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250章 悲痛欲绝

第250章 悲痛欲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唐雄的遗体被送出医院的时候,唐思雨几欲晕过去,她想过去拉着那辆推车,不许他们把父亲送走,可有一双手,将她紧紧的按压着一个胸膛上,让她不能过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的遗体被送上车

    ,看着车驶离。

    “爸…爸…”唐思雨嘶声叫着。

    邢烈寒的手臂环住她,不让她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唐雄已经离世,唐思雨必须要承受这件事情,即便再残忍,再痛心。

    事实已经定了。

    “你为什么拦着我…为什么?”唐思雨双手握拳捶在男人的胸口,仿佛在怨他,怪他,可是她的拳头哪里有一丝的力气?

    软绵绵的,更加让邢烈寒心疼,他一手揽住她的肩膀,由着她此刻发泄着情绪,此刻,如果打他能让她消除一些痛苦,他心甘情愿。

    然而,唐思雨打着打着,却最后狠狠的投进他的怀抱,牙齿紧紧的咬着拳头,泣不成声。

    “别哭了,伯父即然走了,就让他安心的去吧!他一定不愿意看见你这样子。”邢烈寒安慰着她。

    唐思雨听到他的话,反而哭得更加的伤心了,她知道,父亲走得并不安心,他走得十分怨恨,想到这件事情,唐思雨更觉得心脏都碎了。

    但此刻,这件事情,她没办法告诉任何人,因为她现在的情绪没有办法平静下来,连话都不能完整的说出来。

    她被失去至亲的悲痛掩没着。

    一旁的邱琳牵着唐依依道,“依依,我们赶紧过去陪你父亲。”

    “嗯!”唐依依红着眼眶说道。

    旁边邱琳的助理开车过来,邱琳和唐依依坐进去,就追着那辆殡仪馆的车子走了。

    唐思雨也吸了吸鼻子,带着浓重的哭腔朝邢烈寒道,“可以送我过去吗?”

    “当然,走吧!”邢烈寒说完,牵起她的手,走向了他的车子的方向。

    唐思雨坐进车里,什么话也不说,只有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一串的从她的眼眶里涌出来,止也止不住。

    邢烈寒抽了几张纸,他倾身过来,温柔的替她擦试着,唐思雨伸手把他的纸接过,低低的说了一声,“走吧!”

    邢烈寒点点头,启动跑车,飞快的冲出了院门口。

    一路上,唐思雨即便止住了泪,也沉默不语,她满脑子都在回想着父亲最后清醒的那一瞬间,短短的几秒,父亲告诉了她一些事情,父亲含恨而终,成了她最大的悲痛。

    她想不通,父亲最后要说的是什么?他指着邱琳,是想说,邱琳对父亲做了什么手脚吗?

    父亲是心脏病发,而陪伴着他到达医院的是他的助手老徐,所以,这中间,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只能找到老徐再了解了。

    邢烈寒的目光,一直担忧的落在身边的女孩脸上,看着她像一个没有生气的娃娃一样,他的心闷闷的抽疼,没想到唐雄说走就走了。

    做为他的女儿,唐思雨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放到谁的身上,都会痛不欲生的。

    这一路上唐思雨的沉默,加上她悲痛的表情里,有着一些复杂的连他也读不懂的情绪,令邢烈寒担心她是不是悲伤过度,产生了不好的念头?

    “想哭,就再哭一顿吧!”邢烈寒低沉的出声。

    唐思雨叹了一口气,眼眶果然又湿了一些,“我爸的身体不可能这么快就出事的!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知道是什么事情导致我爸心脏病发的。”

    邢烈寒不由微微惊怔,此刻的唐思雨,冷静得令他有些不敢置信。

    “那你觉得你爸的死和谁有关?”邢烈寒微微拧眉轻问。“我觉得有邱琳有关,你当时不在,我爸在最后离世的时候短暂的清醒了十几秒,他当时抬头指着邱琳,他的表情透着怨恨,但他说不出话来了,他分明想要说什么,那一定是令他致死的原因。”唐思雨说

    完,冷静的表情又崩塌了,她闭上眼睛,一行清泪滑落在脸颊,显得痛苦之极。

    邢烈寒的心弦震动,他直接相信唐思雨的话,因为他也关注到邱琳的神情,并没有失去老公的悲伤,反而更像是在演戏。

    以他对唐家的了解,邢烈寒也不难想像出邱琳的野心,她想要把整个唐氏集团据为已有,而唐思雨的存在,就是威胁。

    如果她有这样的心思,那么,她亲手杀了唐雄,也未必不会发生。

    “如果真得如你所说,那么等你父亲落土为安之后,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帮你查出来。”邢烈寒坚定的表示。

    唐思雨闭着眼睛,掀开,泪湿的长睫透着莹莹水光,显得可怜之极。

    “谢谢!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到底。”唐思雨咬着牙说。

    “如果是这样,那你可以先阻止你父亲火化,万一你父亲的身体不能查出原因呢?”邢烈寒提议。

    唐思雨顿时醒悟,“对,也许是我爸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邢烈寒的车速立即加快,直追前方的车子,赶在火化之前拦下来。

    唐思雨现在任何能查出病因的地方,她都不想放过。

    邱琳的车子也跟在身后,很快,她就看见一辆超跑从旁边驶过,唐依依立即低叫了一声,“是邢烈寒的车子,他们追上来了。”

    邱琳的眼底闪过一抹焦燥,她没想到唐雄在死之前,还能醒过来十几秒,而且,他的手指还指着她,想说什么,庆幸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但是他的表情和手指,一定让唐思雨发现了什么。

    这一点,令邱琳的心里有些不安,不过,她想,唐雄亲眼看见她和李德的奸情,但这件事情,除了他和李德,再也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加快速度,赶紧跟上去。”邱琳朝助理命令一声。

    殡仪馆面前,唐雄的遗体蒙着一层白布被抬了下来,唐思雨出来看见这副画面,内心又崩塌了,泪水如水笼头一般涌出来。“唐先生的遗体先不用火化,我们想先冷冻。”邢烈寒上前和主要负责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