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228章 唐思雨回唐宅

第228章 唐思雨回唐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邱琳已经不在了,两名佣人在尽心尽责的照顾着唐雄,唐思雨到了,她们才走。

    唐雄看着这么早送来早餐的女儿,他很是欣慰,胃口也很好。

    唐雄的病,只要每天吃药,不受刺激的情况下,他是什么事情也没有的,但是,他就是不能受刺激和紧张。

    唐思雨就在医院里照顾父亲一天,到了傍晚邱琳让佣人过来接班,但她本人没有过来。

    唐思雨从父亲的嘴里,知道唐依依去出国旅行去了,唐思雨也不喜欢她出现,她现在和父亲聊聊天,聊聊孩子,倒也自在。

    看着唐雄的气色恢复了,病情也不再犯了,唐思雨的心才松了下来。

    唐雄不想在医院里住院了,他要回家去休养,唐思雨正好儿子不在身边,她决定搬回家里住几天,也顺便照顾父亲。

    邢烈寒也没有强求她,反而十分体贴的回他的家里,给唐思雨收拾了几套衣服过来。

    唐思雨在接过他打包过来的衣服时,她眼底那份感激隐藏不住,邢烈寒笑望着她,“如果想感激我,以后多得是机会。”

    唐思雨没敢看他那双暖昧不明的眼睛,但她知道, 自已和这个男人之间,好像已经划不清楚了,他当年对她的伤害,已经还了,反而,现在,她开始欠他很多的人情了。

    邢烈寒离开了,唐思雨在家里住下了,邱琳早出晚归,好像很忙碌的样子。

    但她这两天都在外面会旧情人呢!唐雄却还不知道。

    这种时候,邱琳也赶紧把在国外旅行的女儿叫回来,可不能让唐思雨一个人霸占唐雄的心,不然,以后遗产方面,唐雄一定会更加偏爱唐思雨。

    在第二天下午,唐依依就提着旅行箱回来了,她自然是在唐雄面前上演一关心的戏码,连眼泪都硬是挤出了好几滴,

    唐雄不知道有没有看出她的假泪,但是唐思雨站在一旁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好了,别哭了,回来就好了,爸爸没有怪你。”唐雄伸手把唐依依扶了起来。

    “爸,是我不好,我竟然没有在这个时候陪伴着您。”

    “有你姐姐陪着就行了。”

    唐依依的含泪的目光瞟向了唐思雨,眼神里有着复杂不明的意味,她当然知道这两天唐思雨努力的在父亲的面前,讨着欢心。

    “爸,你放心,我哪也不去了,我就陪在您身边,照顾着您。”唐依依继装孝子。

    “好!你有这份心就行了。”唐雄说完,朝他们二姐妹道,“我先去书房工作一会儿,你们都好好去休息吧!”

    “爸,你别压力太大了,医生叮嘱你要好好休息的。”唐思雨劝了一声。

    “我知道,就看看邮件,回复一下。”唐雄笑着答应。

    唐思雨点点头,目送着父亲进入了书房里,她准备去花园里散散步。

    身后,唐依依的声音立即叫住了她,“唐思雨,你可真会趁人之危啊!趁着我不在的时候,你就你爸的面前讨欢心,你还真有心机。”

    唐思雨扭头看着她,“我才不需要讨欢心,我也不像你这么假腥腥。”

    “只要爸喜欢就行了。”唐依依冷笑一声,不否认自已假腥腥的好一套。

    唐思雨有些厌恶的看她一眼,不想搭理她。

    唐依依落了一个没趣,在她的眼里,唐思雨自命不凡,每次她想和她吵架斗嘴的时候,她就不配合,弄得她想吵也吵不起来。

    唐思雨在花园里打了一个电话给儿子,听着那端儿子稚嫩又开心的声音,她的心里也很欣慰,她原本想着尽快去陪着儿子的,但现在看来,这件事情还要再推后一点。

    好在,电话里的小家伙一听说外公的身体不太好,妈妈需要陪伴照顾不能立即去看他,他就很懂事的说没关系了,并且让她不用担心,他会好好的照顾自已的,还说想快点回来看外公。

    唐思雨也不想儿子回到这个复杂的家庭里来,她倒是希望儿子在国外,好好的陪着邢家的人一起开心的玩呢!

    邢氏集团总办室里。

    今天这里来了一位客人,是邢烈寒的堂叔邢岩,一个五十出头,十分精干的男人。

    邢氏家族出了很多牛逼的商人,除了邢烈寒家族继承下来的公司,还有一些靠其它产业发家致富的人。

    而邢烈寒的这位堂叔是靠钻石起家的,也是身家不凡的人,但是,商界的竞争很强烈,就算是同家族的人,也不可避免。

    自从这位堂叔开始涉猎金融圈之后,就和邢烈寒的公司项目有了争夺战,在这样的情况下,邢烈寒会在权衡之下退让项目,但是,也不是一直让步。

    近几年邢岩的野心渐渐显露出来,他的公司不断的壮大,暗中也有不少不择手段的事情,邢烈寒也少与他来往,但是,今天,他的到来,令邢烈寒有些意外。

    不过,他已经有些猜测了,是为了一条海运线的事情,那是邢烈寒也看中的一条航运线,正在谈判之中,但这条线路和邢岩的一个合作的矿石国家相连,他对这条线路也十分有兴趣。

    但这条航线每年所赚取的利润十分的可观,邢烈寒决定不会让步。

    “堂叔,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邢烈寒坐在他的位置上,双手优雅交叠在胸前,神情难测。

    邢岩哈哈一笑,“侄儿好久不见了,我听说你有了一个孩子,做为叔叔的我,还没有来得及恭喜你呢!”

    邢烈寒脸上笑意未变,但眼神却闪过一抹惊色,这个消息他也只有温家人和唐家人知道,但温家人不会乱说,唐家人和他也没有交际。

    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自已身边的事情,被邢岩监视着,这令邢烈寒眼底闪过一抹浓郁不悦,他勾唇一笑,“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堂叔你的耳朵。”

    邢岩呵呵一笑,“只是恰好听说而已,看来邢家有后了。”“堂叔此次来,就是为了贺喜我吗?”邢烈寒也不想兜圈子,更不想被套近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