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153章 慌言被拆穿

第153章 慌言被拆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以,苏希今天的打扮,被身后的一个狗仔队猛拍,同时,见她独自开车出去,他的车也赶紧跟上。

    苏希到达餐厅里,十一点,她先点了一杯饮料等着温厉琛,无料之中,也看看娱乐八挂,了解自已在粉丝心里的地位,她是一个十分看重自已名声的女艺人。

    除了那些为黑她而想办法踩她的事情,她可以视而不见之外,平常对她的私生活,她必须保持干净。

    因为家族那边,也不希望她惹上这样的闲言碎语。

    苏希当时选择做艺人,父母就反对过,因为她的家族是政治家族,不喜欢家里的孩子抛头露面,特别是她的父亲,因为这件事情,很久没有理她,就连现在,父亲忙得也没有时间理会她。

    她也习惯了,因为在家里,她只是一个小女儿,她还有一个在政坛上十分出色的姐姐,姐姐比她大三岁,现在在外交部二把手,而家里的人,都更喜欢姐姐。

    她的家族也很大,盘根错节,家里的小辈,只有她算是跳出了家族,干了自已喜欢的事业,其它的小辈们,都走着上一辈的路子,在政坛上立稳了脚根。

    在工作上,苏希从不谈论自已的家族,所以,她的家世背景在娱乐圈也一直是保密的,有些好事者也曾经深挖过她的背景,但后面挖出一些眉目都收手了。

    因为苏希的背景,不是寻常人可以打探的,同时,也不敢大肆的拿她的身份背景博取眼球。

    聪明的人,都会绕开这一点,否则,得罪了政界的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希趁机打了一个电话给妈妈,妈妈的声音还是很温柔,让她有时间抽空回家。

    “姐怎么样?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她很忙,最近出差在国外,可能过几天就回来了,你们姐妹之间,平常也多联系一下。”

    “好,我知道了。”

    又聊了一些家族里的事情,苏希挂了,在家族里,即便她赚得钱也不少,可是,比起其它小辈实打实在政坛上的地位,她还算是轻看的。

    必竟,她在家族里,算是一个戏子身份。

    苏希正心不在焉的搅绊着面前的茶,倏地,对面坐下一抹俊美迷人的身影。

    苏希抬头,直接吓了一跳,温厉琛来了。

    “你来了。”苏希慌乱的打招呼。

    温厉琛一双清冷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点菜了吗?”

    “没有!等你啊!我不了解你得口味。”苏希略窘,把刚才的心思都收敛了起来。

    温厉琛翻看着菜单,朝服务员要了几道他爱吃的菜,也没有刻意的挑贵的点,他点完,看向对面的苏希,苏希也把选好的两道点了,服务员收起菜单离开。

    苏希捧着精致的茶杯,看向窗外,但她感觉一道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她。

    她扭头扫了一眼,温厉琛端坐着,但他那双深如寒潭的眸却直勾勾的盯着她。

    苏希的胸口一紧,眨了眨眼,好笑的问道,“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说完,她还真得认为是这个原因,赶紧就要去她的包里找小镜子了。

    然而,对面男人眯眸寻问,“你昨晚应酬了?”

    苏希一听,原来是对她昨天拒绝请他的事情有意见呢!她立即点点头,“对!我有一个投资商的饭局,推不开。”

    “应酬到几点?”温厉琛继续问。

    苏希眼底闪过一抹心虚,却答得刹有其事,“晚上十点左右回得家吧!”

    温厉琛伸手优雅的执起茶杯, 递到削薄的唇瓣处,低沉再问,“去了几个人?”

    “十几个吧!不太记得了,人比较多。”

    “投资商的话,那应该是一个比较有钱的老板吧!”

    “对!挺有钱的。”苏希不得不继续圆慌,但她希望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我一直好奇你是干什么的!”苏希想叉开话题。

    “投资这一块!”温厉琛淡淡应声。

    “哦!那一定很赚钱哦!”

    “不但赚钱,我还认识很多有钱的人。”温厉琛的目光晶亮的凝视着她。

    苏希立即有些费解他这句话,然而温厉琛继续启口,“所以,你昨晚上应酬的投资商,我应该也认识!他叫什么名字?”

    苏希浑身被触电一般,胸口直颤,对面温厉琛的双目明明平和,可是,她却感觉被他拿刀给抵着胸口一样,十分的压迫。

    “昨晚…你可能不认识的!他也不算太有钱。”苏希以为掀过去了,没想到他还绕回来了。

    温厉琛放下茶杯,目光冷然的睇着她,“你昨天对我说慌了。”

    “呃…我没有啊!”苏希嘴硬不承认,但是内心却哭死了,他难道昨天就知道她说慌了吗?

    温厉琛嘴角轻勾起,“那就说出你昨晚一起吃饭的投资商的名字,我去核对一下,是不是你们真吃饭了。”

    苏希被逼到了这个地步,她哪里还能再编得下去了?她俏脸涨红着,脑子都乱套了,明明这个男人只是用了三言两语,就把她逼到了最窘迫的境地。

    她只好鼓着腮帮子,承认了,“好吧!我的确说慌了。”

    “为什么说慌骗我?”温厉琛眯着眸,不悦。

    “因为…因为我昨晚有事。”苏希咬着唇,想到昨晚她窝在沙发上,啃了一晚上的鸭脚,还有一堆零食,这事对一个吃货来说,还真得挺重要的。

    “我很不喜欢说 慌的人,更不喜欢别人骗我。”温厉琛的目光闪过严厉气息。

    苏希不经意撞上他的目光,瞬间有一种平民面对帝王的腿软,这个男人明明不知道他干什么的,可是他身上就散发着一种强烈的上位者的气息。

    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平常人,可练不出如此锐利的眼神和气场。

    “对不起。”苏希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道歉了。

    “这次放过你,下次没有例外!你要为你说慌付出一些代价。”温厉琛低沉而平和的出声。

    苏希立即下意识的做了一个环胸的动作,“什么代价啊!”温厉琛看着她这个动作,略略不屑的勾起嘴角,“多请我十次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