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68章 不方便

第68章 不方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思雨怔了一下,挑眉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刚刚问了,爹地说他还没有吃,妈咪,你快煮点什么东西给爹地吃吧!他会饿坏的。”小家伙一脸担心道。

    唐思雨还以为邢烈寒早已经去哪里吃高级大餐去了,没想到他竟然呆在房间里没有出去,现在都快九半了,他难道不饿吗?

    唐思雨只好答应道,“好吧!我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东西吃,我煮点给他,好像还有速冻饺子。”

    “妈咪,那快点煮吧!”小家伙可担心了,他也以为爹地吃东西了,哪知道他过去一问,爹地还没有吃,而且还在电脑面前工作呢!

    唐思雨只好继续开火煮饺子,烧开的水里,饺子变软变香,放上几根嫩白菜,汤汁看着十分美味,还有洒上一些葱花,看着连她都想再吃一碗。

    “你去叫他过来吃吧!”唐思雨朝儿子说道。

    “嗯!”小家伙从那扇门过去了,唐思雨看着那扇门,这个男人出入她家自由自在的,可她却还没有看一眼他家长什么样呢!

    只是在装修的时候多瞟了一眼,有着她想像不到的奢华,带着一些科技感。

    几分钟后,只见邢烈寒的身影被小家伙拉着过来,他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饺子,又瞟了一眼正在收拾家务的女人,他坐下开吃。

    “爹地,我可以去你家里看一会儿动画片吗?让妈咪陪着你吧!”唐以熙小朋友想找机会让爹地咪妈独处。

    “嗯!”男人已经被食物的香气吸引了,十分爽快的应了一声。

    唐思雨听着儿子要去看动画片,她从沙发上抬头说了一句,“不许看太久。”

    “不会看太久的,爹地吃完了我就睡觉。”小家伙回了妈咪一句,就从那扇门离开了,而且关起来了。

    唐思雨的心微微咚了一下,看向桌前认真吃饺子的男人,她可不太喜欢和他独处的时间。

    就在这时,走廊外面电梯的方向,电梯门叮得一声开启,慕飞一身灰色正装迈下来,手里提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的手提袋,他刚刚从公司方面回来。

    他原本是想回家的,但想到这次唐思雨的演唱会,他觉得有必要过来告诉她一声,他会到场观看。

    他走到两扇门之间,他的目光睨了一眼邢烈寒的房门,眼神有复杂的光芒流转,紧接着,他没有犹豫的按响了唐思雨的房门。

    “叮咚…叮咚…”门铃在这个时候响得格外的震耳。

    唐思雨正在收拾沙发的手一顿,她看向门的方向,不解这个时候谁会来找她?

    难道是父亲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吗?唐思雨走到猫眼面前一看,门外赫然是慕飞。

    她的呼吸微微一窒,他这么晚来找她干什么?

    门铃依然在按响着,显示着门外的人十分有耐心,大有知道她在家,非逼她开门的意思,唐思雨已经有些生气了,这么晚了,慕飞来找她干什么?她倒是要看看。

    她立即把门栅拉开,直接和门外的慕飞面对面的瞪着,她冷淡问道,“有事吗?”

    “我想找你聊聊。”慕飞望着她的目光,温柔含笑。

    唐思雨明显得有些抗拒无力,她别开脸道,“对不起太晚了,不方便。”

    “我看到你要去叶悠演唱会表演的事情了,我已经买好了票去支持你,我相信你一定很棒。”慕飞低沉启口。

    “谢谢。”唐思雨淡淡应了一声,就准备关门了。

    慕飞哪舍得就这样结束聊天?他的健臂立即挡了一下,“等等…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而就在这时,一句冷冷的男声自唐思雨身后传来,“她说了不方便。”

    慕飞的俊颜直接震惊住,原来唐思雨的家里,不止她一个人,还有邢烈寒也在,而且,他口中的不方便三个字又透露着另一种暗示。

    唐思雨的俏脸微微泛红,这个男人插什么嘴?说得好像她和他有一腿似的。

    他不过就是来吃个便饭的。

    邢烈寒高大的身躯直接走到门口,站在唐思雨的身后,目光冷冽的看着挡门不走的慕飞,寒眸危险的眯起,“别打扰我们。”

    说完,他健臂一伸,直接把门砰得一声关紧。

    门外,慕飞的心乱了,呼吸也乱了,拳头紧紧的攥住,他不相信,不相信唐思雨此刻和邢烈寒的关系亲密到同居了。

    慕飞在门外站着,呆呆的,没有离开。

    而房门里面,唐思雨立即扭头生气的瞪向某人。

    “你非要把话说得这么暖昧吗?谁跟你不方便了?”说完,唐思雨有些气呼呼的走到桌前,只见这个男人把饺子吃完了,连汤也喝完了。

    邢烈寒环着手臂,沉着脸盯着她,见她收拾着碗筷进厨房,他倚在门口冷哼一声,“如果我不在,你是不是准备请他进来坐坐?叙叙旧情?”

    “以后我的事情,请你别瞎掺合行吗?”唐思雨利落的洗着碗,头也不抬的警告。

    “我下午才说过,不许你和这个男人纠缠下去,你就忘了?”

    饱含着一种危险的嗓音自唐思雨身后传来。

    唐思雨洗完碗放进碗柜里,回头看着门口一脸霸道的男人,“难道我就不能有正常的人际交往?是不是以后我和任何一个男人多说两句话,你也要干涉?”

    邢烈寒噎了一下,表情僵硬。

    “你放心,我比你更希望儿子成长在健康的家庭里,倒是你,你最好把警告你外面的第三者第四者,不要跑进你家里来私混,我不希望儿子有样学样,以后像你。”唐思雨反倒警告他。

    邢烈寒墨眸眯紧,薄唇启口,“我的私生活很干净。”

    “五年前就开始叫小姐了,你说出来我会相信才怪。”唐思雨根本不会相信的,有钱的男人,都不安分。

    这一点,邢烈寒也没必要向她解释,他迈着步子朝他的房门走去,回头朝她道,“如果慕飞再找你,你最好拒之门外,连门都不许开。”唐思雨撇了撇小嘴,仿佛不想听,而刚到门口的男人又折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