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丫环升职记 > 第293章 相见

第293章 相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93章  相见

    程王妃遇刺身亡,消息在府里传开时,沈秀整个人都懵住了。

    她想过程王妃无数个结局,但怎么也没想到,一世嚣狂的程王妃竟然这么死了,死在弱不经风的魏羽手上。

    “此患即除,侧妃再无须忧心。”曾鸣夏说着。

    沈秀怔怔看着曾鸣夏,十几岁小姑娘,样貌平常,气质一般。就这么出现在人前时,只会被为不受宠的庶出全女儿。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策划了这么大的事。

    不,不对,她一个策划不了。

    魏羽就是再报仇心切,也不可能突然间能力暴涨,能近了程王妃的身。

    嘉乐堂突然着火,而且火势那般大,就是曾鸣夏也做不到。

    “侧妃是觉得我心狠吗?”曾鸣夏说着。

    沈秀道:“魏羽刺杀王妃,这是大罪,会让魏家满门抄斩。”

    要是此事不牵连魏家,只是魏羽一个人被判刑,还可以说魏羽是求仁得仁。

    不惜性命也要报仇,那最好赔上自己的性命也是自己的事。

    但是魏家其他人何其无辜,魏羽被仇心切,只怕是想不起来。若是有人提醒一句,而不是一直在怂恿她,魏羽未必会这么做。

    说到底,这是曾鸣夏利用了魏羽的报仇之心,当了这把杀人的刀。

    早在很久以前,她就觉得单纯的魏羽并不合适王府的生活。

    但她没想到,死的不止是魏羽,整个魏家都完了。

    “我并不认识魏家人,他们的生死与我无关。”曾鸣夏神情淡然,眉宇之间既没有愧疚也没有任何悔意,“我只知道魏夫人会走的安祥。”

    她确实教唆了魏羽,但是能成功,也是因为魏羽强烈的复仇心。

    她能理解那种感情,日日压在自己心头的怨恨。恨不得把仇人刀刀刺杀的冲动,会把人逼疯。

    魏家人会如何怨念她不知道,但魏羽肯定会感激她。

    哪怕是死,也要手刃仇人,魏羽虽死却不悔。

    “你的行事出乎我的意料。”沈秀说着,“我知你心中所想,等府中事务料理完毕,我会托俞先生送你去京城,他会全力助你。”

    她太小看曾鸣夏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就是心中再多怨恨,又能怎么样。

    结果曾鸣夏就做成了这么大的事,而且对无辜的魏家人,没有丝毫的同情之心,人命与她如草芥。

    对现在的曾鸣夏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母亲之仇。也是想她的太少了,一个打定主意要搞死亲爹的人,确实需要坚定不稳的心性。

    “侧妃相助之情,我感激不尽。”曾鸣夏低头说着。

    沈秀却是叹口气,道:“程王妃之事,己经两不相欠了。再者,我就本就恨年家,你做的事情,正合我的心意。”

    年大人那一本奏本,让沈家满门覆灭。

    曾鸣夏要搞死曾五爷,年家肯定也会跟着倒霉。她会如此善待曾鸣夏,本就有这个缘故。

    只是曾鸣夏的水准,实在超过她的想像。只凭这份心肠,她己经成功一半了。

    太狠的人,也会让人不自觉得退步。不再扯上关系,对双方也许都好。

    她能接受的下限是俞永昭,奸滑却可用。

    而曾鸣夏没有任何愧疚害死魏家一门,己经超过她的下限。

    “我依然感激侧妃的提携之恩。”曾鸣夏说着,跪下给沈家磕了三个头,“谢侧妃。”

    沈秀看着她,心情十分复杂,有几分自言自语道:“我却有些迷惑,我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侧妃没有错,这只是个人选择而己。”曾鸣夏说着,“您能放下,成亲生子好好生活,这未偿不是对故去亲人的安慰。”

    沈秀的仇人太大,选择放下更多的是不得己。

    但她不同,她的仇人肉眼可见。只要能有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

    所谓放下,也是看人。有人能放下,有人放不下,本就是自己的选择。

    就像魏羽,自己生死无所谓,但程王妃一定要死。

    “你既不悔,旁人自不需理会。”沈秀说着,“回去收拾东西吧。”

    “是。”曾鸣夏说着站起身来,转身往外走时,脚步却顿了一下,犹豫一下道:“侧妃,不好奇吗?”

    嘉乐堂的火到底是怎么烧起来的,何处下的手,如何布的局。

    这一步步把程王妃送上黄泉路,可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到的。

    “没什么好奇的。”沈秀说着,“我早就知道,人不能活的太明白了。”

    曾鸣夏微微一怔,随即道:“侧妃教诲,我记下了。”

    人不能活的太明白,这句称的上是长生密决了。

    魏羽刺杀程王妃是人赃并获,初审之时,魏羽就直接认罪。后期审理都用不着了,直接判刑,魏羽判凌迟,魏父魏母处斩,其他人流放。

    虽然是非自然死亡,程王妃的丧事还是办的。

    燕王的五七未过,程王妃的丧事又来了,一件丧事是办,两件也是办。

    韩骁不在,燕王病故,诺大王府连个正经主子都没有。

    郭长史异常忙碌,程王妃这样死了,可谓是皇族之耻,上奏的文书要怎么写,也够头痛的。

    “侧妃,喝药了。”音儿端药上来,虽然身上穿着孝服,神情却是轻松的,“萧大夫说了,药一定要按时喝。”

    程王妃死了,平湖秋月上下皆大松一口气。

    燕王死时,就觉得轻松不少,现在更是身上大山没有了。

    “有世子爷的消息吗?”沈秀问着,接过药碗。

    程王妃死了,虽然松口气,但想到魏家,她的心情实在难好起来。

    “说是这几天就能到。”音儿说着,“等世子爷回来,一切都好。发生了这么多事,世子爷不在也是……”好事。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沈秀也猜到了。

    不管燕王死,还是程王妃被刺,韩骁都在千里之外杀海盗,不管怎么牵扯,都牵扯不到他身上。

    本身就是过继,行事就要越发小心才好。

    默默把药喝完,沈秀把碗递给音儿,突然问:“安华郡主可好?”

    “唉,郡主一直在灵前守孝,凡事不管不问。”音儿小声说着,“整个人瘦了许多,看着也是可怜。”

    父母双双亡世,尤其是程王妃是死在她眼前的,对安华郡主的打击甚大。

    原本那样尊贵荣华的人,现在好像木鸡一般,是挺可怜的。

    “安华郡主……”沈秀轻轻念着,轻叹口气,却是问:“琮哥儿呢,谁在管?”

    音儿道:“嘉乐堂失火后,暂时移到后殿,奶妈婆子照看着。我听人说,失火时琮哥儿也在正殿里,虽然被奶妈抱出来,却吸了不少烟,又加上惊吓,身子骨一直不大。”

    刚满月的孩子,只怕受不起这样的折腾。

    更不用说,程王妃去世,嘉乐堂的下人们也乱一团。奶妈婆子照看小主子未必尽心尽力,稍有疏乎只怕就……

    沈秀想了想,问:“我记得洪婆子向来是先王妃的心腹,应该不会不管琮哥儿吧。”

    洪婆子乃是程王妃手下第一人,十分忠心,这个时候,她若是想翻盘,也只有琮哥儿了。

    就是程王妃倒了,余威仍然在,洪婆子整顿下人。其他事情成不了,好好照顾琮哥儿应该很容易。

    “洪婆子啊……”音儿顿了一下,脸上有几分犹豫,却没有再说下去。

    就在沈秀正欲追问之时,就听门口一个声音道:“她殉主跟着程王妃去了,如此义仆,我己经安排人把她厚葬。”

    突然的声音,让沈秀猛然一震,只见韩容一身孝服,大步进门来。

    与几年前相比,韩容成长了许多。

    若说几年前的韩容还像个大孩子,那此时的韩容就是个男人,英姿勃发,眉宇之间有几分像韩骁,却又不似韩骁那般儒雅。

    韩容更阴厉,更冷漠。

    “啊,大公了……”音儿吓坏了,赶紧上前见礼。

    韩容怎么直接进来了,既没有提前禀报,也没有任何通知。

    不会出什么事吧。

    沈秀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人,却突然笑了起来,声音温和,道:“大公子来了,请坐。”

    韩容早就回来了,只是一直没有见到面。

    也真是奇怪,未见面时她还会想起许多。现在真见面了,她反而平静了。

    曾经的韩容早己经不在,记忆里少年己经变得十分模糊。眼前相似而不同的他,让她完全清醒。

    早己过去的事情,不管曾经如何,真的己经过去。

    “多谢。”韩容说着,却没有坐下,他眼晴直盯着沈秀,眼前大肚偏偏的少妇,实在很陌生。

    他一直记得沈秀,很清楚,很清晰。

    而眼前的人,却让他迷茫起来,那个人还真的存在吗?

    沈秀微笑看着他,道:“前几日听音儿说,大公子送了不少东西给我,我还没派人去道谢。”

    “叔叔待我恩深似海,小小礼物,本是应该。”韩容说着,只觉得声音有些发紧。

    沈秀道:“世子爷不在府里,王府又乱成一团,大公子要多操心了。”

    “份内之事。”韩容说着,“听闻侧妃病了,特来探望。”

    沈秀笑着道:“我喝了药,己经无碍了,多劳大公子挂念。”

    “无事就好,无事就好。”韩容连声说着,紧崩的神情突然变得无措起来,“我还有事,告辞。”

    说着韩容快步走了,好似逃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