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六二章 姐妹

第六百六二章 姐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二奶奶的目光不停的在李夏和严夫人之间跳动,却哪儿都不敢看实,来前严夫人严厉叮嘱过她,不许多说一个字,其实不用严夫人叮嘱,她也不敢,她知道的略多一点,对这位从前的九姐儿,如今高高在上的皇后,她的怕,是从骨子里怕出来的。

    沈三奶奶从恍惚中恍过了神,突然跪在地上,冲李夏磕起了头。

    赵大奶奶一个怔神,急忙跟着跪下,她昏头了,老夫人和夫人她们不用磕头见礼,她怎么也也直挺挺站着。

    “都起来。”李夏在沈三奶奶突然跪下时,就已经一步上前,伸手去扶她,“大嫂别跟着添乱,三嫂的心意我知道,三嫂起来吧,不用谢我,要谢,也该谢你自己,人必自助,才得人助。”

    “是。”沈三奶奶站起来,一个是字满是哽咽。

    “舅母呢?”李夏将沈三奶奶扶到黄二奶奶旁边,示意黄二奶奶照应一二,看了一圈笑道。

    “在外头呢。”徐夫人答道:“你太外婆说她的礼数学不出来,就不许她进来,她没耐心,总是忘了这个,忘了那个,一趟大礼走下来,就没记全过。”

    “跟舅母不能计较这些,连我都常常忘了这个那个的,天青去请舅母进来。”李夏失笑,赶紧吩咐天青。

    天青一边笑一边应了,也不吩咐别人,急步出去请姜尚文。

    姜尚文进来,没敢看霍老夫人,先冲李夏曲膝见礼,曲到一半又顿住,看向霍老夫人,“该磕头……”

    “舅母随意。”李夏笑起来,伸手拉过姜尚文,“舅舅这几天没事吧?”

    “别的事没有,就是天天念叨,说指定要开恩科,他到底是考,还是不考。”姜尚文实话直说。

    “那还怎么考?他学问那么好,谁敢不点他做状元?”徐夫人随口接道。

    “这学问好的人,天下多的是,焕哥儿这学问可算不上好。”霍老夫人急忙接话道。

    “这事儿舅母跟舅舅好好商量吧,这是舅舅自己的事。”李夏看着姜尚文笑了句,转头看着严夫人道:“昨天晚上听皇上说,吏部要委一位新尚书,各地官员,该动的,只怕都要动一动,四哥这一任做的极好,皇上想调他回京城做一任。”

    严夫人想笑,眼眶却一热。

    “皇上昨天看赋税吏考,看到半夜,说是越看越惊心,帝国外表光鲜,其实内里千疮百孔,只怕要艰难好一阵子,四哥回来,还不知道怎么辛苦呢。”

    李夏接着笑道。

    严夫人没说话,却冲李夏曲膝下去。

    李夏和众人说了一会儿话,严夫人就和霍老夫人使了个眼色,拉了拉徐夫人,起身告退。

    李夏没多留,起身往外送诸人,叫住唐家瑞,以及李文楠和李文梅,“五嫂留一留,有几句话问你,三位姐姐也留一留。”

    四人站住,天青掀着帘子,李夏看着霍老夫人等人出了垂花门,才让着唐家瑞三人坐下,看着唐家瑞,直截了当道:“阿娘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是。”唐家瑞点头,她知道她说的是那句谁敢不点徐焕做状元。

    李冬神情微凛,隐隐有几分惊惧。这些天,她天天被阮十七耳提面命:你妹妹如今不比从前,她现在是皇后了,不光母仪天下,她跟半个皇上差不多,你别拿她只当你那个小妹妹看,跟她,一定要先国礼再家礼,最好没有家礼……

    “阿娘心思单纯,读书少见识少,又是个不使心的,往后你从操心,挑几个妥当人到阿娘身边侍候,家里的事,你当家作主,特别是几个孩子的教导上。”顿了顿,李夏神情微冷,“要是有人居心不良,想从阿娘这里做什么勾当,你告诉我,或是告诉我不便当,和梅姐儿说也行。”

    “是。”唐家瑞和李文梅同时答应。

    “阮谨俞必定跟你说了不少混帐话。”李夏看着脸色微白的李冬。

    李冬一个怔神。

    “必定是说什么国礼家礼,让你牢记国礼,或许还有什么就当你那个妹妹死了,现在这个就是个皇后,让你别当妹妹看,是这样吧?”李夏看着一脸意外惊讶的李冬。

    李文楠想笑又急忙抿住,李冬呃了一声,点头,“毛毛她爹……没说死了,就是说跟从前不一样了,是说了国礼家礼的。”

    “你告诉他,让他管好自己就行了,我的姐姐我是要护一辈子的,用不着他乱操这个心,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李夏哼了一声。

    李冬嗯了一声,眼圈微红。

    李文楠和李文梅互相看了眼,抿着嘴儿笑。

    “你回去,让唐家贤问一问他那个翁翁,身体如何,皇上有意想让他主持恩科,在秋闱之后吧。”李夏看着李文楠道。

    “好。”李文楠干脆答应。

    “听说老夫人要往北边领兵?”李夏再看向李文梅,眉头微蹙。

    “哎,”李文梅顿时苦了脸,“我和大伯娘劝的嘴都干了,还有二郎,二郎把笔墨都藏起来了,她怎么还是写了折子,她都八十了!”

    “她没写折子,她等到皇上散朝,揪着皇上不放,说她至少还能再打上十年仗。”李夏慢悠悠道。

    “呃!”李文梅眼睛都瞪大了,还能再打十年仗……

    “皇上让我给她找点事儿做。正好,柏乔去了北边,柏枢密要清理整顿军务,他家那个小武堂,一时没人看着,你看,是让她去看着这个小武堂,还是让她去京畿大营当教头?”

    李夏看着李文梅,接着问道。

    李文梅有点儿拿不准,看向李文楠,又看向唐家瑞和李冬。

    “去看着小武堂吧。”唐家瑞道:“京畿大营得整天往城外跑,老祖宗那么大年纪,说不定她还要骑马,在京畿大营要是再兴头上来,上马要打几场……还是看小武堂好。”

    “那就小武堂。”李文梅一边听一边点头,唐家瑞说完,李文梅立刻看着李夏回话。

    李夏笑应了,又说了几句闲话,唐家瑞和李冬等人起身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