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五九章 你和我

第六百五九章 你和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艳阳高高升起,郭胜从影壁前大步进来,一眼看到负手而立的陆仪,和那辆大车,一个怔神,忙踮起脚,一只手撩起长衫,几步走到陆仪身边,指了指大车,陆仪点了下头,郭胜无声的叹了口气,放下长衫,也背着手,和陆仪并排站着。

    又等了两刻来钟,车帘掀起,郭胜比陆仪快了一步,冲前接过帘子高高掀起,陆仪紧跟上前,伸出胳膊,秦王搭了下陆仪伸出的胳膊,跳下车,回身抱下李夏。

    李夏头发有些凌乱,秦王仔细替她拢起几缕掉落的头发,低头看着她的脸色。

    陆仪揪了郭胜一把,两人踮脚往后,退到影壁另一边,斜看着大门方向。

    李夏仰头看着秦王,张嘴想说话,话没出口,眼泪流下来。

    “我也很难过。”秦王用力抱了抱李夏,“拙言说过好些回,和乙辛那一战,要不是江延世调度钱粮,关铨和他,要艰难不知道多少,也许要多拖延三年两年。小古已经哭过好几回了,我知道你的难过,我也一样。

    以后就好了,要是再有江延世,他们不会再陷入泥淖,他们会展尽才华,恣意亮丽,咱们一起,你和我。”

    “好。”李夏喉咙哽咽,片刻,深吸了口气,看着秦王,“你怎么出来了?你不该出来的。”

    “昨天听说,我不放心你,京城现在很安稳。咱们进去吧,让她们侍候你沐浴,再好好睡一觉。”秦王替李夏拢了拢头发。

    “我没事了,你回去吧,正是忙的时候。”李夏拉着秦王的衣袖抹去眼泪。

    “我再陪你一会儿。”秦王说着,揽着李夏,往紧挨着二门的书房院子过去。

    陆仪招手叫进宵练,吩咐他另备一辆车,和郭胜并肩站在月亮门外,看着低低说着话往书房院子过去的秦王和李夏,看着两人进了院门,陆仪转头看着郭胜道:“柏小将军打算大典后隔天一早就启程北上,今天晚上吧,就在我府上,给他饯行。”

    “好。”郭胜干脆答应。

    这一天大家都很忙,直到人定前一两刻钟,郭胜才提着两坛子酒,大步进了陆府那间空院。

    金拙言和阮十七已经到了,正对面坐着说闲话,见郭胜进来,金拙言和阮十七一齐转头看向郭胜,郭胜一个转身,顺着两人的目光往外看,院门口,陆仪陪着柏乔,一起迈进院门。

    金拙言和阮十七一起站起来,迎下台阶。

    “不敢当。”柏乔忙拱手团团见礼。

    “今天你是主客。”阮十七让到旁边,侧身往里让柏乔。

    廊下还是一样的红泥炉旧竹椅,柏乔先挑了把椅子坐下,摇了两下,看着陆仪笑道:“这样的椅子,我让人找了几把带上了,说来也怪,如今我看到酒就觉得得有把花生,还得有个红泥小炉,这椅子坐上去,摇一摇不响,也觉得不对劲儿。”

    “你这是被老郭荼毒了!”阮十七将椅子往后靠的一阵叽咯乱响,指着柏乔一脸痛惜。

    “这破椅子就算了,这酒和花生,真是绝配。”金拙言拉开本白布袋子,将里面的花生一把把抓到红泥炉四周。

    “我倒觉得这椅子跟老郭是绝配。”阮十七又摇了两下椅子,突然想起什么,扭头看着倒好酒放好姜丝,正拎着放到红泥炉上的陆仪,“差点忘了,我这趟来,是有件要紧大事,老陆,你那天把万胜门内踢了个稀烂,我替你收拾烂摊子,整整花了两万银子,你什么把银子还给我?”

    “是我让你去收拾烂摊子的?谁让你去的,你应该找谁要银子吧?”陆仪看着阮十七,惊讶问道。

    “瞧你这话说的,不管谁让我去的,总之,收拾的是你的烂摊子对不对,你的烂摊子,就是你的事,老陆,咱可不能这样做人,两万银子呢!”

    “我觉得陆将军说的对,谁让你去收拾这烂摊子的,你应该找谁要银子。”金拙言用折扇捅了捅阮十七,一脸笑。

    “这银子确实该找……”柏乔的话说到一半,后面的咽了回去,“难道这银子要不回来?不会吧?”

    “不是要不回来,是他不敢。”郭胜不客气的接了句。

    “唉,瞧你这话说的,这跟敢不敢哪儿搭得上?咱得讲理,这明明是老陆的烂摊子,当然得老陆出银子,得讲理对不对?”阮十七义正词严。

    “我瞧王妃挺好的,不至于苛刻你这点银子吧?”柏乔上身前倾,兴致盎然的看着阮十七。

    “这不是苛扣不苛扣的事,行了,算了算了,就我跟老陆这过命的交情,两万银子算什么,来来来,喝酒喝酒。”阮十七大度的挥了下手,把杯子伸到提着壶倒酒的郭胜面前。

    郭胜给他倒了酒,阮十七抿了一口,品了品,舒服的叹了口气,“好酒!”又抿了一口,看着郭胜突然笑道:听说你挨打了?”

    “难道你没挨过打?”郭胜刚刚倒好一壶酒,正往里往姜丝。

    “柏小将军真是温文而雅,竟然没往脸上招呼。”阮十七仔细打量了一遍,啧啧有声,片刻,一声长叹,“我也想打人。”

    “嗯?”陆仪转头看向阮十七。

    阮十七急忙摆手,“不是你,咱俩过命的交情……”

    “那你想打谁?”金拙言上身前探的屁股都不在椅子上了,几乎凑到阮十七脸上,兴致的眉毛抖动。

    柏乔也想到了什么,瞪着阮十七,眉毛挑的飞起。

    郭胜斜着阮十七,一脸不善。

    “你们,瞧瞧你们,都想哪儿去了?我能打谁?我家言哥儿,不行啊?”阮十七用力靠进椅子背里,“看看你们,再怎么,我能跟女人动手……”

    “果然!”金拙言猛一拍椅子扶手,打断了阮十七的话。

    “十七爷这胆气,一如既往的气势如虹啊,敬你。”柏乔往后靠回椅背,一边笑一边冲阮十七举起杯子。

    “这事得跟王妃说一声。”郭胜看向陆仪,拧着眉很认真。

    “嗯。”陆仪点头。

    “哥几个,算我错了行吧,咱们兄弟,对吧,来来来喝酒喝酒,小将军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阮十七一脸笑,举着杯子,点头哈腰,四下碰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