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那位陆将军之十四

那位陆将军之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过年没几天的时候,陆老太爷带着陆仪这一代的老大陆佶,带着十几车年货,到了山谷。

    陆仪没理陆老太爷,却拉着陆佶不松手。

    从头一眼,他就很喜欢这个大哥,凭着孩子本能的直觉,他知道陆佶疼他。

    陆佶比他大了二十岁,早就成亲生子,大儿子只比陆仪小一岁,他看陆仪,确实象看自己孩子一样,疼爱有加。

    陆老太爷和陆佶在山谷呆了小半天,就下山回去了。

    陆仪站在山谷口的一块大石头上,看着骑在马上的陆佶越走越远,直到没入夜色中,由站而蹲,由蹲而坐,坐在那块大石头上,托着腮,呆呆的看着什么也没有了的路的尽头出神。

    眼看天要黑透了,白大虎和二壮站在大石头下面,不停的跳着叫他。

    “小爷,该吃饭了!”

    “小爷,天黑了。”

    陆仪好象没听到,白大虎和二壮跳了半天,见陆仪理也不理他们,并排蹲在石头下,托着腮你看我,我看你,对着一替一口叹气。

    大虎叹气是因为已经开饭了,平时晚一晚肉就没了,今天肯定一丁点肉沫也吃不上了,二壮叹气是因为天这么黑了,他还是有点儿怕黑,一会儿小爷又该吓他了……

    大虎肚子里的咕咕声越响越急,陆仪从大石头上滑下来,垂着头从大虎和二壮中间穿过去。大虎和二壮急忙站起来,紧跟在陆仪后面,往山谷回去。

    一连两三天,陆仪都安静的好象是个最乖巧的孩子,在因为春节临近,而分外兴奋的一群孩子中间,十分显眼。

    柴师父胳膊抱在胸前,和孙有福孙师父并肩站在练功场旁上一棵大树后,两人都拧着眉,忧心忡忡的看着一招一式出着拳的陆仪。

    “这都第三天了,老柴哪,不瞒你说,我这心里,打着鼓呢。”孙师父越看越愁。

    “这打什么鼓?”柴师父一句话没说完,一声长叹,“你说他这到底要憋出个啥招式?这孩子怎么就没个省心的时候呢!”

    “就是啊!”孙师父跟着一声长叹,“他这坏招不出来,我这觉都睡不踏实,大过年的,唉。”

    “这孩子可真是,想他娘了就说一声,你瞧他,一声不吭!”

    “他吭了,你带他去见他娘?”孙师父斜着柴师父道。

    “带是不能带,可说出来,再哭几场不就没事儿了吗。”柴师父有点儿不负责任道。

    “那是白大虎!”孙师父撇嘴斜着柴师父,“凤哥儿这孩子……唉,你说他到底憋什么招数呢?”孙师父目光转向陆仪,又愁上了。

    “十有八九想跑,排班看着吧,我总觉得,哪天一个错眼,他非得跑没了不可。唉,你说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

    柴师父连声叹气,他虽然没孩子,可带过的孩子没一千也有八百,哪一个不是乖乖的让干就干什么,哪有象这样的!

    “以后要当家主的,没点倔劲儿怎么能行,再说,陆家的孩子,都不省心,不过是这个不省心是少点,还是多点的分别。

    行了,好好看着吧,小时候看住,长大了,懂了道理,就省心了,万一光聪明却四六不分,那更不用操心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了,就这几年,撑一撑就过去了。”

    孙师爷两边肩膀一起往下提了提,深吸了口气,壮起精神。

    自从陆仪到了这山谷里,一天出一件事都要抚额庆幸,他觉得这大半年,他老了好几岁。

    柴师父一声长叹,也只能这样了,现在这么大点,能怎么着?

    山谷里的规矩,年三十一早上,该练的功夫一点儿不能少,不过午时过后,就算放年假了,这个年假,也就一天半,年三十半天,年初一一天。

    午饭后没多大会儿,巨大的练功场上,一张一张的桌子就抬上来,一碟一碟平时吃不到的点心果子放到桌子上,随大孩子小孩子们吃。

    白大虎兴奋的两眼放光口水横流,正要跳起来一头扎进那些点心碟子里,被陆仪一把揪住,“吃两块就行,吃多撑着了,年夜饭你就吃不下了,年夜饭才是真正好吃的。”

    白大虎身子摇了几摇,站住了,转着这张桌子转一圈,再围着那张桌子转一圈,一边转了七八张桌子,才万分艰难的挑了两块点心,一点点吃了,斜着满桌子的各色细点,纠结万状了半天,又吃了两块。

    小爷说了,年夜饭才是真正好吃的,他得留出肚子,等着吃年夜饭,幸亏小爷提醒了他。

    陆仪随手摸了块点心,一边咬着,一边到处转,黑亮的眼珠比平时转的快了不少。

    柴师父坐在面对着练功场的屋子门口,手里托着只茶壶,咬着壶嘴,眯眼看着陆仪,他倒要好好看看,这孩子又要给他生出什么新花样出来。

    太阳落山,天还没黑下来,练功场周围就点了比平时多出好几倍的火把,几乎把整个山谷都照的一片明亮,整个山谷但凡有门的样子的地方,都贴上了通红的对联,挂上了桃符门神像,鞭炮时不时响起,夹杂着教习带着笑的训斥声。整个山谷,弥满了过年的喜庆和欢乐。

    老供奉们陆续出来,或蹲或坐在柴师父旁边,说着话,抿着茶,或是抿着酒,看着时辰差不多了,老供奉们陆续入座,姚先生挤在一群老供奉中间,乐呵呵的看着满场子乱叫乱窜,时不时被忍无可忍的教习拍一巴掌的大小弟子们,他极喜欢这座山谷,这些孩子,有多让人头痛,就有多让人喜欢。

    老供奉们都入了座,教习们,和年长一些的弟子,招呼着众弟子入座。

    弟子们的座次没有讲究,谁爱和谁一起,就和谁一起,这入座,就是一片混乱。

    老供奉们淡定的只管各自拱手先互道一声辞旧,喝着茶喝着酒说着话。

    姚先生高高挑着两根眉毛,看着满场子的呼朋唤友,看着陆仪被诸弟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中间,都冲他招手。

    “小爷,咱们一起!”

    “小爷到这边,小爷小爷!”

    ……

    陆仪站在中间,一脸得意的笑,团团转着挥手,姚先生瞪着他,片刻,往上翻起了白眼,他怎么就学不会淡定自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