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那位陆将军之十三

那位陆将军之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几个人在后寨歇了一晚,第二天,柴师父和孙有福孙师父也不跟在后面了,和陆婆一起,带着陆仪,以及非得背上他娘连夜蒸出来的那一大包白面大馒头的白大虎一起,往另一个寨子过去。

    三个人带着陆仪,和越来越多的小男孩,一连走了十来个寨子,直到后头跟了除陆仪之外,足有十二个小男孩,才掉头往山谷回去。

    这十二个小男孩都跟白大虎一样,是陆仪看中了,喜欢的,以及,也喜欢陆仪,跟在陆仪身边跑前跑后兴奋无比的,以及也能和其它小男孩玩在一起的。

    一群孩子中,陆仪最小,不过最大的,也不过七岁多八岁不到。

    从带上白大虎起,陆仪就没怎么偷过懒,最开始是两个小男孩一路走一路玩,跑前跑后捉蛇捉鸟捉虫子,后来小男孩越来越多,柴师父不得不找了根长竹杆,赶鸭子群一样,不停的抖着长杆子,把跑的太野的娃儿打回到路上。

    回到山谷,陆仪和姚先生住的院子外,已经搭好了一排四五间屋子,除了两头一间沐浴洗漱的地方,一间净房,中间没有隔断,放了两排十二张床,跟着陆仪回来的十二个小男孩,全部放在了这一大间屋子里。

    半夜回来,隔天一早,柴师父的吼声照常响起,连陆仪在内,十几个小男孩闭着眼睛,跌跌撞撞出来,跌跌撞撞往练武场跑。

    柴师父也不管是不是仪容整齐,背着手,转着鞭子,慢悠悠跟在后面,看着一群困的睁不开眼的孩子跌撞到教习面前,转身走了。

    从这天起,这群孩子就归在陆仪名下,不过这个归在名下,仅仅是归在名下,除了一起住在陆仪和姚先生院子外的那几间屋子里,别的,都和其它弟子一样,没过几天,这群孩子就象鱼入了水,欢快的柴师父不得不时常抽两鞭子。

    从姚先生到山上二三十个师父,除了盯着陆仪单独教训练功,别的并不理会,在一群小男孩,以及诸多弟子中间,陆仪除了总是单独站在最前面,其它的并没有别的特别对待。

    可半个月之后,陆仪这个年纪最小的,先是在他走一圈各家寨子带下来的十二个男孩中,成了主意多到花样百出的小头头,一两个月之后,就在这一大群弟子中间,颇有威信了。这让陆婆啧啧了不知道多少声,啧啧之余,又恨的咬牙,自从陆仪有了威信之后,这山谷里,就没个清静时候了。

    一晃大半年过去了,陆仪的功夫突飞猛进,十几个孩子的功夫,开始参差不齐起来,白大虎越来越壮,力气比刚来时简直能翻倍,可到招式功夫上头,就落到了后头。

    这天一早上,扎马步时,本来已经扎的稳稳的白大虎,一跤接一跤不停的摔,教习纳闷不已,背着手站在白大虎身边,白大虎稳稳扎着马步,等他一转身,白大虎就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再看过来,白大虎已经爬起来又扎好马步了,再一转身,白大虎扑通一声又摔倒了。教习一连转了十几回身,白大虎就一边摔了十几回,把教习闷的简直想吐血。

    到第二天,除了白大虎,其它十来个孩子,也开始摔跤,三四天后,练功场上,这摔跤就是一个连着一个,除了陆仪背对着大家,稳稳扎着马步,其它人,一个个,随着教习的转身,叽哩咕噜摔成了串儿,再随着教习转回身,一个个飞快的爬起来,重新扎好马步,教习再一转身,又摔成了串儿。

    陆婆,柴师父和孙师父,以及程圆师父等人全围在练功场边上,孙师父最先看出门道,一把揪过白大虎,“你那腿是怎么回事?我都看到了,老实说,不说实话,就把你送回去!”

    白大虎一口接一口咽着口水,不停的瞄着陆仪。

    柴师父一巴掌拍在白大虎头上,“我告诉你,你看他也没用,老实说!怎么回事?这事儿,就是从你身上起来的,说说,好好儿的,怎么这马步扎不好了?你那腿,我也看到了,怎么回事?老实说!”

    柴师父说着,又是一巴掌。

    “不是,不能说,我发过誓,我……”白大虎哭出来了。

    “你说!”柴师爷一把揪过和白大虎睡隔壁床,这会儿正偷眼看个不停的二壮。

    “是……”二壮脸都白了,也开始不停的瞄向陆仪,“那个,是……那个那个,是秘籍……那个……”

    “你说,什么秘籍?”孙师父一把揪过个大点儿的,咬牙切齿道:“老实说!”

    “是,那个,不能说……孙师父饶命!我说我说!那个,就是,那个……那个,那个秘籍,扎马步的讲究,我们扎的,是普通马步,有一种,练绝世功夫的马步,就是……”

    十岁左右的大孩子,缩着脖子,期期艾艾。

    “什么?绝世功夫的马步?”柴师父头一回觉得自己心眼不够用,他头一回听说,马步还分普通马步,和绝世马步!“你给老子好好说,这什么绝世马步!”

    “就是,”大孩子缩着脖子,“绝世马步跟普通马步差不多,就是,扎马步的时候,小腿得跟地面成一个正丁字,大腿跟小腿成一个正丁字,上身跟大腿成一个正丁字,这绝世马步,入门最难,一旦入了门,很快就能练成绝世功夫。”

    大孩子说着,孙师父和陆婆一起比划,孙师父还好,适可而止,陆婆就实诚得多,比划的很认真,比划到一半,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陆仪咯儿一声,笑出了声。

    柴师父瞪着摔在地上的陆婆,再掉头看向双手交叠捂在嘴上,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的陆仪,错着牙,半天才说出话来,“你小子!你等着!都是蠢货!”

    柴师父这一句,是冲着满场揉着屁股的弟子吼的。

    “老子真是……”

    柴师父错着牙,简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你们这群笨货,这笨的!这一个正丁字,再一个正丁字,再一个正丁字,跟那去了后面两条腿的板凳有什么分别?你们见过只有前面两条腿的板凳能站住的吗?啊?”

    满场的弟子有的若有所悟,不过至少一半还是一脸茫然。

    “拿几个板凳来,给他们看!”柴师父气的气都粗了,瞪着用力忍着笑,却怎么也忍不住的陆仪,点着他,错了半天牙,一声长叹,“你去给老子站这三个正丁字,站不出来,不许吃饭!”

    “啊!”陆仪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随即一声惨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白大虎不停的眨着眼,一脸茫然,这三个正丁字,有什么不对?哪儿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