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五四章 惊心

第六百五四章 惊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焕得了长贵让人传的话,急急让人拿几饼好茶过来,再随便拿起什么,赶紧牵马,他得赶紧去侯家。

    管事木瓜抱了一大堆茶饼过来,刚要说话,徐焕一步冲上前,伸手抄了两块揣进怀里就往外冲,急冲了两步突然顿住,回头点着瞪着他的木瓜:“找个人去跟老祖宗说一声,让她去一趟李府,还有你们太太,也去一趟,好几个李家呢。”

    “老爷。”木瓜将满怀的茶饼子放到桌子上,伸手揪住徐焕,“出什么事了?要是老祖宗问去李府干嘛……”

    “看看我这没出息的,这是慌的什么!”徐焕顺手敲了自己一茶饼,“跟老祖宗说,王妃让我去一趟侯家,吃了饭再回来,就这个,这就行了,老祖宗就知道了。”

    “是,哎老爷,那茶饼子,你别揣怀里,那个,不雅相。”木瓜见徐焕揣起茶饼子又要走,急忙伸手再拉了把。

    “瞧我这慌的什么!”徐焕顺手又敲了自己一茶饼,干脆不往外冲了,先将茶饼子递给木瓜,站住,深吸了几口气,“唉,这事太大了,也不能怪我。你说的对,是不能慌,也不用慌。

    行了,还是你跟我走一趟侯家,在这儿好好替我挑几饼好茶,我进去一趟,跟老祖宗说一声,多挑几饼,再备点别的。”

    徐焕交待了句,急急往后宅冲进去。

    片刻之后,徐焕急急出来,木瓜已经挑好了茶,和四五样明州过来的土味特产,带着四五个小厮,跟着徐焕往侯府奔过去。

    几乎同时,霍老夫人和姜尚文两辆车一起出来,走到离李家不远的巷子口,姜尚文直奔李家三房,霍老夫人的车子,往李家长房过去。

    李学璋这一阵子倒是正正经经闭门守孝了,拘着老大李文彬也不许随便外出,只有老二李文栎,因为在太子府领了差使,每天早出晚归,到太子宫当差。

    李文栎还在太子宫,金明池这一场即将轰动京城的大事,这会儿还没轰动到京城各处,李家长房这会儿正安安静静。

    听说霍老夫人来了,严夫人急忙迎出来。

    霍老夫人进了二门没走几步,见严夫人急步迎出来,站住,等严夫人走近了,看着她直接问道:“金明池出事了,你知不知道?”

    “啊?”严夫人一呆,随即一声惊呼,“金明池?”

    “嗯。”霍老夫人推了把严夫人,推着她一边往正院走,一边语气淡然道:“说是有人行刺皇上……”

    严夫人腿一软,幸好霍老夫人正挽着她,软一软赶紧站住,惊恐的看着霍老夫人。

    有人行刺皇上?谁?秦王府吗?

    “这是刚刚阿夏打发人到我们家说的,阿夏打发人到我们家,不是为了传这个话,她是让她舅舅赶紧去一趟侯家,说是侯家被御前侍卫团团围上了……”

    严夫人猛的抽过口气,用力拍了两下胸口,连吸了几口气,缓过来了,看着霍老夫人关切道:“还有谁家?”

    “没说,别让人去打听了,就光阿夏让她舅舅去侯家坐着喝茶这一条,这会儿就够了……她舅舅让我赶紧过来一趟,一来是免得你们听到什么话儿,吓着了,二来,如今咱们这几家,最好关门闭户,什么动静也没有最好。”

    “老刘妈呢?”严夫人立刻扬声叫人。

    老刘妈跟在严夫人身后,支着耳朵听话,正听的两眼圆瞪,听到严夫人叫她,急忙应了一声,抬手用力揉下眼皮,垂手上前。

    “叫上赵大家的,孙忠媳妇,还有老沈,把各处查看一遍,这一阵子,第一,没有我的吩咐,除了西角门和后角门,其它诸门,一概不许随意开启,第二,府里诸人,后巷各家,不许随意外出,第三,不许聚众议论。先这些。”

    严夫人一二三吩咐了,又加了一句,“二房那边也一样规矩,一会儿你走一趟,跟三奶奶说一声。”

    老刘妈连声答应,一路小跑赶紧去传话查看。

    “老祖宗,太子……”严夫人看着老刘妈跑远了,转头看向霍老夫人,提着颗心问道。

    霍老夫人看着严夫人,没说话,严夫人呆了片刻,眼泪夺眶而出。

    “都还不知道呢,先别想那么多,就算怎么着,栎哥儿一个小书办,能怎么样?别多想。”霍老夫人叹着气,低低安慰严夫人。

    “没事,我没事,我……”严夫人声音哽住,“也不是没想过,我……”严夫人喉咙紧的说不下去了。

    “进去说话吧。”霍老夫人低低叹了口气,推了把严夫人,一起进了正院。

    ……………………

    阮十七银子漫撒,人手又足,陆仪带人横冲直撞过去两三刻钟,所有受伤的人,轻伤重伤,统统抬进了茶坊和客栈,分出轻重伤,擦破皮摔青摔肿,养两天就能好的,阮十七一人二两银子赔罪,一个个送走的欢天喜地。

    稍重一些的,都集中在客栈里,请了医术好的跌打大夫,一个伤者至少三个大夫看过,至于再重的伤,还真没有,陆仪和他那些长随的骑术极精,就是那样的横冲直撞,也能保证不冲撞出重伤来。

    东山带了几个人,把打翻了摊子,撞飞了挑子的,挨个照常价双倍赔了一遍,回到客栈禀报。

    阮十七叉着腰,听的一个劲儿的吸气,他这一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差使下来,小一万银子没了!

    万胜门里这一场鸡飞狗跳,真是飞一般快的传进黄府尹耳朵里。

    黄府尹还不知道金明池的事,一听说有人飞马冲进万胜门,冲飞了整条街,顿时全身的寒毛根根竖起,整个人都要着火了,皇上正在金明池看演武,紧挨着万胜门,这要是闹的惊动了皇上……

    他这条小命都得交待进去!

    黄府尹叫上吴推官,带着诸衙役,急如星火的往万胜门赶。

    一群人连走带跑,赶到万胜门大街时,街上已经收拾出来,迎头撞脸,净是紧紧握着或是几串钱或是一块银子,眉开眼笑的贩夫走卒。

    黄府尹和吴推官对视了一眼,顺手揪了个小贩问了,赶紧一溜小跑进了客栈,一眼看到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正咧着嘴一脸心疼的听算帐的阮十七,黄府尹这颗心落下去,又呼的提了上来,这事儿沾着这位十七爷,那就必定不简单!

    “你来的挺快啊。”阮十七看着黄府尹,挥手示意小厮先别禀报,站起来迎上去,“你看你这跑的,汗也出来了,从你们衙门一口气跑过来的?”

    黄府尹见阮十七这样态度,再次松了口气,这才觉得两条腿软的想哆嗦,急忙一屁股坐在阮十七旁边的椅子上,顺手抓起桌子上不知道谁的蒲扇,扇的扑哒乱响,这一坐下来,才觉得身上热的能冒出火苗来。

    “歇一会儿赶紧回去吧。”阮十七拉过把椅子,紧挨黄府尹坐下,压的低低的声音里,透出了一份难得的凝重之意,“金明池出事了儿,大事儿,这口气能喘过来,就赶紧回去衙门守着。”

    阮十七拍了拍黄府尹的肩膀,刚站起来,又微微欠身,看着一脸愕然看着他的黄府尹,拧眉道:“听说这京府府尹,从前不是一任到底做到老死的?听说从前在你这京府府尹的位置上,坐上一任两任,放出去就是一方大员?”

    黄府尹更加愕然,阮十七看着半着嘴,大瞪着双眼,愕然到呆滞的黄府尹,嘿嘿笑了两声,用力在黄府尹肩膀上拍了两下,拍的黄府尹的肩膀应声往下矮,转过身,悠悠哉哉的往客栈后面去了。

    “他刚才说?”黄府尹转头看向吴推官。

    吴推官猛的咽了口口水,下意识的扫了一圈,又扫了一圈,拉了拉黄府尹,“好象……府尊,咱们得赶紧回去,快走吧。”

    黄府尹呼的站起来,往前一步,却正好撞在吴推官身上,撞的吴推官往前他往后,要不是衙役扶的快,两个人差点一起摔在地上。

    不过不管是黄府尹,还是吴推官,都顾不得差点摔倒这件事了,两人一起往外冲,出了客栈,一口气走出半条街,黄府尹总算恍过了神,猛的顿住脚步,呆站了片刻,才接着往前,却慢了许多。

    “老吴,出大事了。”黄府尹伸手拉了把吴推官,两人肩挤着肩,黄府尹压着声音道。

    “是出大事了,府尊,您要是能外放一方大员,您上回怎么说的来着?那岂不是……”吴推官一只手紧紧抓着黄府尹的袖子,一只手往上捅捅,乱划了几下,又往上捅捅,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其实他也不知道。

    ”我说过,除非皇上……“黄府尹还真答了句,一句话没说完,戛然而止,脚步再次顿住,定定的看着吴推官,“老吴,我还年青着呢!我离六十还差好几岁呢!”

    黄府尹的思绪跳跃的吴推官愣了好几愣,差点想跌跟头。

    “老吴,我是说……出大事了!那个十七爷,头一句,金明池出事了,这不是大事,出事不是一回两回了,大前年两个人吵架,还当场吵死了呢,也是大事,可后头……老吴,加上后头,一方大员,老吴,这不是大事,这是天大的事,天!天大!”

    “我懂我懂,我也是这么想,唉,这太吓人了,府尊,咱们先回府衙,回去再说,这是大街上,大庭广众之下,这是天大的事,天哪……”

    吴推官比黄府尹还慌乱,推着黄府尹,嘴里也不知道念叨什么好了,心里纷乱一片,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腿都有点儿哆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