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五二章 先治着

第六百五二章 先治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上的御驾,沿着汴河直冲到御街码头,疾行赶在前面的御前侍卫,野蛮无比的直接挥鞭子驱散御街两边的闲人,步兵在内骑兵在外,刀枪出鞘,在抬起来就狂奔的御驾前面,在很远之前,就杀气腾腾的铺陈出去,在御驾之后,一对对收拢戒备其后,冲进宣德楼,冲往文德殿。

    御驾里,四皇子烫手般丢开侍卫们塞进他怀里的皇上,直直的瞪着已经渐渐冰冷僵硬的皇上,下意识的推了一把,仿佛想把他推到自己的视线之外。一张脸灰败的和皇上的脸色不相上下。

    五皇子坐在四皇子对面,中间隔着死去的皇上,呆呆的看着仿佛另一个死人一般的四皇子。

    李夏站在右嘉肃门一侧阴影中,看着御驾从自己面前疾冲而过,看着跟在御驾四周,一路疾奔跑的的秦王,金拙言,以及跑的鞋子掉头发散的诸位相公和六部尚书们,往后退了退,轻轻舒了口气。

    她的大事,告一段落了。

    李夏一边转身往右掖门走,一边看向紧跟在她旁边,脸色苍白的湖颖,目光落在她胳膊上,“伤的怎么样?”

    “含光说皮肉伤,没大碍。已经上了药了。”湖颖努力想笑一笑,却因为太紧张,没能笑出来。刚才她真是吓坏了。

    “那就好,能撑得住吗?”李夏松了口气,接着问道。

    “能,刚才有点疼,现在不疼了,没事,王妃放心。”湖颖连声道。

    她从昨天傍晚起,就侍候在王妃身边,今天发生的事,有多重大多可怕,她比谁都清楚,她这颗心,紧张激荡到其实刚才受伤时,她也没觉得痛。

    “嗯。”李夏嗯了一声,不再说话。脚步极快往前,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已经离右掖门不远,李夏看到右掖门已经关闭,掉头往宣德门过去。

    长贵和金贵见李夏掉头,忙一前一后从离右掖门不远的角落里窜出来,一溜小跑跟上来,一前一后,跟着李夏急步往宣德门走。

    宣德门是承影带人守着,看到李夏过来,微微欠身,示意侍卫放行。

    李夏看到承影,没再多看四周,脚步半点没慢,径直出来,上了车,吩咐回秦王府。

    车子停进秦王府二门,李夏下了车,进了二门,轻轻舒了口气。

    长贵还好,金贵差点想抬手抹一把冷汗,老大把王妃安危交给了他,谁知道王妃突然要出府进皇城……还好还好,平安出去,平安回来了。

    金贵留在二门外,长贵紧跟在李夏身后,边走边禀报:“内侍卫这边还没去找曹善,分不出人手,柏枢密两刻钟前过了利泽门,说是马速极快,估摸着再有两刻来钟,就能到京畿大营了。”

    “嗯,我歇一会儿,两刻钟吧,要是没什么不寻常的事,等两刻钟之后再进来禀报。”李夏边走边吩咐道。

    长贵垂手应了,站住,看着李夏到了暖阁门口,才退后几步,一溜小跑往二门去了。

    他得赶紧去收拢各处消息,两刻钟之后,金明池的情况,京城如何,京畿大营,以及宫中皇城各处如何,都得有信儿才行。

    李夏站在暖阁门口,吩咐或是跟着上了台阶,或是停在台阶下的诸丫头,“湖颖去洗一洗,换身干净衣服,伤口再让大夫看看,能当差就过来,撑不住就歇下,不要强撑,咱们还要忙一阵子的。澄心查看一遍各处,吩咐厨房饭菜用心,参汤燕窝粥不要断了,府里各处都多送过去,这几天不比寻常,大家都极辛苦。新安守好暖阁,我要歇两刻钟。”

    众人答应,各自去忙,新安带着天青、金星,侍候李夏去了大衣服,睡在了暖阁一角的榻上。

    两刻钟后,李夏起来,洗漱换了衣服,一边慢慢吃着饭,一边听长贵禀报:“刚刚在金明池,崔太监身死,郑尚书死,内侍卫死伤大半,柏小将军轻伤,古尚书胳膊上被划了一刀,皮肉伤,不重,其余诸臣安好。”

    长贵的话微顿,抬头看了眼李夏。

    “五爷身边的长史朱铨死。别的,还得再详细的信儿。”

    见李夏慢慢喝着碗汤,没有任何表情,长贵暗暗松了口气,语速重新快起来:“御驾经过御街时,御前侍卫已经围住太子宫,江府,郑府,魏府,还有三皇子府上,苏家,侯家。刚刚宫里传了旨意出来,皇上重伤,全城戒严,往京畿大营传了旨,命柏枢密暂领京畿大营,随时听令,无旨不得擅动。”

    李夏吃的无味,听的专注。

    “宫里姚妃传了话,已经妥当了。陆将军传了令,命京府衙门协助,查找曹善。朱喜递了话,说各处议论纷纷,真是说什么的都有,还真有人信誓旦旦,说亲眼看到一条黑龙从天而降,两条龙打起来了。”

    就是在李夏面前,长贵也没忍住,撇了撇嘴,“和王妃先前预料的差不多,请王妃放心。”

    “嗯,让七姑奶奶立刻去一趟魏府,就说我担心吓着老夫人和诸位女眷,让她过府看一看。”李夏听完长贵的禀报,吩咐道:“请八姑奶奶去一趟三皇子府上,陪一陪三皇子妃,直到府外的御前侍卫撤走,让她和三皇子妃说,请三皇子妃只管安心。请舅舅去一趟侯家,说说话,喝喝茶,吃了晚饭再回去。要快。”

    长贵答应了,一溜小跑退出。

    李夏吃好了饭,慢慢喝了杯茶,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红花绿树,很快,这座她曾经花了心思,和王爷细细商量着布置修缮出来的宅子,就是潜邸了。

    皇上的御驾直冲到文德殿前,车驾不能前进了,秦王命人拆了御驾前一半,将皇上连人带车上的垫子一起抬下来,一路奔进了皇上日常起居的勤政殿。

    四皇子和五皇子被几个护卫推着,紧跟在皇上后面,跌撞着进了勤政殿。

    满太医院的太医们,个个跑的鞋掉帽子没,只紧紧抱着怀里的药箱,这会儿,这药箱就是他们的性命。一群太医你挤我推冲进勤政殿。在殿门口收住步,站成紧紧一团,惊恐的想打量又不敢打量的打量着四周。

    勤政殿挤满了人,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慌乱和紧张。

    勤政殿外间,金相全无形象的瘫坐在地上,鞋子没了,头发全散了,衣服上全是血渍,脸色惨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魏相不比金相好哪儿去,散乱的头发里,脸上,上身全是斑斑点点的还鲜红的血。惨白的脸色里多了无数惊恐不安,用力抓着胸口,紧一口慢一口的喘着气。

    严相年轻一点点,不过这会儿,他年纪的这一点点,完全没有半点表现,身上血渍污渍堆在一起,后背上还有两三个极其明显的血脚印,正趴在只锦凳上,一声紧过一声的喘息咳嗽。

    古翰生半边身子都是血,高高举着一只胳膊,胳膊上缠了一堆不知道什么,缠成了一只纺锤,也不知道是蹲还是坐在地上,一阵接一阵的哆嗦。

    罗仲生喘着粗气,手忙脚乱的扯着古翰生的衣服,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王富年略好一点,不过也就是略好一点点,喘的没那么急而已,罗仲生扯一把古翰生的衣服,他扯一把罗仲生,两个人一下接一下的紧扯,看的几个太医眼都晕了,这两个,大概吓的失心疯了。

    刑部周尚书干脆直挺挺躺在地上,一声喘气带出一声啸鸣,喘气急促,啸鸣更急促,听的人简直透不过气。

    明剑长剑出鞘,叉脚而立,堵在寝殿门口,金拙言握着还带着血渍的长刀,守在勤政殿门口,不管看向谁的目光,都杀气腾腾。

    小厮明镜等人,和已经赶到的秦王府护卫,从大殿门口,往台阶下,往四周,正一个个钉出去。

    “这殿里的都需要诊治。”秦王从东厢寝殿出来,看着太医正陶杏林吩咐道:“皇上伤得重,要用心,几位相公和诸位尚书也极要紧,要赶紧诊治,你分派。”

    “是是。”陶杏林连声答应,分派的极快,“孙太医,你们几个去看看几位相公和尚书们,老胡跟我来。”

    殿里这份慌乱,和人人都沾了满身的血,让陶杏林非常容易的判断出,这是一场刺杀,皇上要伤,必定是刀枪跌打伤,这上头,胡太医最擅长。

    陶杏林和胡太医跟在秦王身后,高高提着颗心进了寝殿,隔着秦王,陶杏林只看了一眼直挺挺躺在床上的皇上,就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

    床上那张死灰的脸,和僵直抽搐的手,都无比明显的告诉他:皇上不是伤得重,而是,已经死了。

    陶杏林不想看却又被什么勾住一般,再看了眼皇上那张青灰的侧脸,紧张之下,一口口水咽的咕咚一声,响亮无比。

    胡太医最擅长跌打损伤,当年到战场上历经过的,皇上是个死皇上这事,甚至比陶杏林看的更快更清楚明白,听到陶杏林那一声响亮的咽口水声,也觉得喉咙紧的透不过气。

    他和陶太医,这一回只怕活不成了。

    胡太医心里纷乱无比,可能有什么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瞄着陶杏林,绝不肯前于陶杏林半步,只肯落在陶杏林后面半步,硬着头皮走到床前。

    “好好看看伤口,看看伤到了哪里,致不致命。”看着对着床上的皇上,扎扎着四只手,不知道往哪儿下手的陶杏林和胡太医,秦王缓声道。

    “是是是!”陶杏林和胡太医两个都是如蒙大赦,这是让他们查看皇上的死因,这就好办了,好象,还有了生机……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将皇上翻了个身,目瞪口呆的看着皇上背后那把几乎连刀柄都扎了进去的刀,和还死死握着刀柄的那只手。

    紧挨五皇子,站在皇上床头的四皇子直直的看着握着刀的那只断手,喉咙咯咯了几声,神使鬼差一般,扑通一声瘫跪在地上,“不是我!不是我!”

    这一路回来,皇上都是仰面躺着,躺在他怀里,他把皇上推了下去,他害怕,不是他,他真没有……

    陶杏林脖子象有千斤重,一点一点转向四皇子,目光呆滞的看着他,胡太医镇静多了,见陶杏林直直的看着四皇子,看的他自己象个傻子一样,急忙一脚跺在陶杏林脚上,陶杏林痛的一个弹跳,急忙掉头看向那只断手,和那把刀。

    五皇子抖着腿,不敢看秦王,又不敢不看秦王,见秦王仿佛没听到没看到惊恐失态的四皇子和他,心里稍稍安了些,弯下腰,用力去拉四皇子,“四哥起来,不是你,四哥起来。四哥。”

    “好好诊治,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人拿进来,皇上没好之前,身边离不得你们。“秦王冷声吩咐了陶杏林和胡太医,又看向看着他的五皇子道:“老五和你四哥在这儿看着,好好侍候皇上。”

    秦王说完,转身出了寝殿,明剑让过秦王,重新一脚踩回去,提着剑堵在寝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