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四七章 飞花迎春

第六百四七章 飞花迎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御船上,皇上露出笑容,果然技艺超群,真的天女散花,也不过如此。

    垂手侍立在皇上侧后的崔太监再次瞄了圈四周,并没怎么留意御船前面献艺的舞伎童子。

    这样被召到御船前,或是召到宣德门下献艺的江湖艺人,年年都有,这本来就是上元节灯和金明池演武的流程之一,以示皇上与民同乐么。

    柏乔的船靠在秦王这边,他心里闪过丝不爽,不过,柏家和秦王府颇有几分交情,这样的照应他以前也做过,不是什么大事。

    他选了秦王这一边侍立,又多放了一个护卫在身边,有点什么动静,身边四个护卫往前挡,他护着皇上,立刻就能退到另一边的护卫群中。

    这里,外有柏乔,内有七八个内护卫,绞杀只是须臾间。

    金相神情严肃的看着献舞的女伎,却没看进眼里,说不上来为什么,他的心沉甸甸的,却又落不下去,一股说不上来什么感觉的感觉,挥之不去。

    魏相一直瞄着皇上的脸色,见他露出笑容,兴致盎然起来,暗暗松了口气,目光转向舞伎们,却和金相一样,没看进眼里,他有些走神。

    刚才王富年和罗仲生说话的神态,他看在眼里,心里就不怎么安宁了。

    这一趟推举相公虽说不了了之,可苏相这个缺,是板上钉钉的了,依皇上的脾气,应该是要补一个进来的,他原本是觉得拉郑志远入中书十拿九稳,现在看王富年这个样子,罗仲生只怕是个劲敌……

    严相捋着胡须,看起来十分专注的看着舞伎们,其实也没怎么看进去,一来他对这些不感兴趣,二来,刚才魏相那几句孩子们打架的闲话,又勾起了他心里那团困惑,魏相家那个小孙女是七姐儿硬拉过去的,这必定是那位王妃的意思。

    王妃这是想干什么?

    魏家是太子妃娘家,这样的人家,示这样的好有什么用?

    站在船舱最前面的柏景宁,看着比穿花蝴蝶还要快捷利落几分的舞伎和童子,眉头渐渐皱起,这些舞伎过于利落了,行动之间,力道过足,隐隐有杀伐之气。

    柏景宁下意识的看向首尾相连的三条船上竖着的高高的杆子,这杆子好象太高了。柏景宁转头看向皇上,皇上一脸笑容,正看的专注而满意。

    柏景宁有些犹豫了。

    也许是他想多了,跑江湖卖艺的,多半练过些拳脚功夫防身,又是舞伎,利落是利落了点,可也不算太出格……

    唉,皇上最近喜怒无常,极爱迁怒,还是算了。

    柏景宁瞄了眼船上的护卫,又扫了眼将御船围了半圈的站满御前侍卫的大船小船。

    内侍卫的功夫,他是深知的,就算……就凭这些舞伎,连船舱都难靠近。

    柏景宁慢慢深吸了口气,一点一点吐出来,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早上起,他就有点儿心神不宁。

    郑志远全神贯注只看着皇上的神情,见皇上渐渐露出满意的笑容,简直想抬手抹一把汗了。

    古翰生古尚书倒是看的十分专注,他喜欢看这些江湖舞伎,这股子生机勃勃的野趣难得。罗仲生微微侧头,听王富年指点着几个舞伎说笑评论。

    四皇子和五皇子离皇上最近,站在崔太监和四个一身内侍打扮的内侍卫后面,两个人各自出着神。

    自从太子被皇上勒令闭门读书之后,四皇子这颗心就七上八下,几乎片刻没能安宁过,好事坏事,该想不该想的,都想遍了。

    五皇子则是满腹烦恼和困惑,他身边这个长史,是李六的大舅子,照理说……唉,可他怎么总是这样呢?他让他心里极其不安,嗯,他得再去一趟秦王府,悄悄儿的,说一说他这个长史……

    皇上侧前,最靠近窗户的船舱边上,站着秦王,除了站在船舱门口的柏景宁,就是他离皇上最远了。

    秦王背着手,看着越舞越快,越舞越热烈的舞伎,眼睛渐渐眯起,片刻又舒开。

    阿夏让他穿上软甲,他没穿,要是今天这条船上,就他一个人穿了软甲,也许就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就算侥幸没事,这船上诸人,这御船周围的侍卫,个个眼明心亮,他这一件软甲,不可能瞒得过所有人,瞒不过所有人,就是瞒不过人。

    阿夏总说要想的长远些,他觉得很对,他这件软甲,就得想的长远些。

    长远着想,自然是不穿更好。

    他相信阿夏,相信拙言,也相信自己。

    金拙言站在秦王侧前,秦王看舞伎看的眼睛眯起时,金拙言眼眶微缩,转头看向侍立在秦王身后的明镜和明剑。

    明镜和明剑迎上他的目光,两只脚似有似无的动了动。

    郭胜和平时差不多打扮,一脸惬意,带着一身长随打扮,神情懒散的富贵和银贵,和柏乔在一条船上,柏乔这只船,泊在了秦王站立的这一边。

    这是柏乔给秦王府的一份照应。

    不许陆仪随侍在秦王身边,是崔太监的意思。崔太监担着护卫皇上安全的重责,这份要求虽说有几分疑心过重,不过,小心无大错,他就算不赞成,也肯定不反对。

    这话传到秦王府之后,郭胜找到他,说王妃担心王爷安全,想让他跟在柏乔船上,以防万一,他立刻就答应了。

    陆仪不能随侍在秦王身边,能随侍的,就只有金拙言了,金拙言的功夫他是知道的,从最初从师学习,走的就是大开大合,冲锋杀敌的路子,并不擅长近身护卫,何况,金拙言随侍秦王身边时,必定是要手无寸铁的,别说王妃,就是他,也不是很放心。

    郭胜的敏锐和反应之快,生死之间的那份准确狠辣,他和他阿爹都极是佩服,跟在他的船上,又能带兵器,只要不是陌刀硬弓,别的什么都可以。

    有握着称手利刃的郭胜策应,秦王的安全,大致能过得去了。

    为了便于郭胜的策应,他这条船泊在了最靠近秦王的地方。

    从那三条船结成首尾相连,舞伎们缠着七彩绸带飞上杆头,头一趟天花散花时,富贵的眼睛就微微眯起,两只手抬起,袖在了胸前。

    银贵两只脚挪了挪,又挪了挪,再挪了点儿,总算挪的舒服了,垂手站着,微微侧头看着舞的天花乱坠的舞伎和童子们。

    郭胜神情淡然的看向富平,富平迎着郭胜的目光,顺着郭胜的目光,看向那些舞伎和童子,再看向郭胜,眼皮微垂。

    郭胜两只手背到身后,一只脚在身前的锚柱上蹬了两下,两只脚来回挪了挪重点,站着不动了。

    三条花船后面那条船上的鼓点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三条花船上的舞伎提着更大更花枝招展的花蓝,同时缠上彩绸,飞上杆头,满天鲜花飞舞而下,鲜花之间,舞伎们在高低不一的位置,两只脚用尽全力蹬开杆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射向御船,人在半空,利剑抽出,长长的舞裙往后摇曳飘落。

    长长的杆子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道,齐齐发出断裂的咔嚓声,往后倒下,船上的童子两步窜上翻转上来的船侧,扎入了湖水中。

    三条船后的那一船老迈鼓手,已经全数往后翻入水中。

    满天鲜花刚刚撒出,郭胜就一脚蹬在刚刚拭过的那根锚柱上,人在半空,才高声喊道:“有刺客!”

    富贵和银贵和郭胜同时,跃起扑向御船。

    柏乔听到郭胜那一声有刺客时,正看到从花雨中激射而出的舞伎们,立刻往前疾冲,迎着舞伎扑来的方向,一脚蹬在高高突起的船头上,人在半空,抽刀出鞘,往将要落在柏景宁面前的一个舞伎直扑过去。

    富平一直紧盯着郭胜,在郭胜动了的同时,抽刀反手,一刀刺进了离他最近的内侍卫胸口,立刻抽出刀,砍在目瞪口呆看着他的另一名侍卫脖子上,那名侍卫的头飞起来时,还是满脸的惊愕和完全不敢置信。

    头颅飞起的内侍卫后面的侍卫,已经抽出刀砍向富平,富平象是没看到砍向他的那把锋利长刀,眼睛紧盯着那名侍卫,在长刀砍下他半边身子时,将手里的长刀捅进了那名侍卫的胸膛。

    崔太监安排在秦王一侧的四名内侍卫,在郭胜落在御船上时,成了四具尸体,御船一侧,门户洞开。

    郭胜落向御船时,直接出脚踹倒面前的船舱,几乎同时,几个舞伎砸穿船舱顶,落进了船舱中,御船上,木头的破碎断裂声音响成一片,木屑四射。

    金拙言和明镜、明剑三个,用肉身将秦王挡在中间,疾往郭胜冲过来的方向退。

    郭胜落到船上,没有任何停顿,再次直扑上前,落地同时,袖中那柄一尺来长的三棱刀滑出,捅入刚刚抽出刀,正厉声吩咐护住皇上的崔太监的后腰。

    三棱刀直没到底,郭胜一步踏前,紧贴在崔太监身后,一只手卡住崔太监的头,猛的一拧时,另一只手卡住崔太监握着短刀的手,将崔太监那把短刀捅进了皇上后背。

    崔太监的脖子瞬间被拧断,郭胜抽出扎在崔太监后腰的三棱刀,砍断崔太监握刀的手,扔开崔太监,上前一步,接过两眼圆瞪,浑身僵直的皇上,往并肩而立的四皇子和五皇子推过去,“保护皇上!”

    富贵紧跟在郭胜侧后,在郭胜抽刀捅向崔太监的同时,一只手握刀捅向离崔太监最近的内护卫,另一只手揪住目瞪口呆完全傻了的朱铨,猛一把推着他挡在另一名内侍卫砍向郭胜的刀前。

    内侍卫的刀砍进朱铨的脖子,富贵已经杀了一名侍卫,立刻抽刀出来,捅进这名内侍卫胸口。

    银贵扑向金拙言,落在金拙言身前,将几把刀剑递过去,握刀横在身前,见金拙言和明镜明剑握刀在手,立刻往郭胜和富贵那边冲过去。

    金拙言手握长刀,护着秦王,厉声高叫:“有内奸!保护皇上!”

    舞伎们已经全数落地,奋不顾身的往船舱里冲杀过来。

    柏乔挡在父亲柏景宁面前,一刀砍倒落地未稳的一名舞伎时,柏景宁已经从紧跟在柏乔身后跃上御船的家将手里接过长刀,一步踏出,迎上几名舞伎。

    围在御船三侧的御前侍卫,已经接二连三的冲上御船,冲向因为衣着鲜亮,而格外显眼的众舞伎。

    另一部分侍卫,翻身入水,刚刚结束演武的水军,也跳入水里,围杀捉拿那些童子和老者。

    四皇子和五皇子被郭胜推过来的皇上砸在身上,摔倒在地,两人魂飞魄散,全凭着本能,急急想要扶起皇上。

    四皇子浑身颤抖,用尽全力想要推起皇上,却一把按在扎在皇上后背的那把刀上,那把刀的刀柄上,还握着崔太监一只断手,四皇子这一按是用尽了全力的,用力之下,那把刀全数捅进了皇上身体里。

    四皇子两只眼睛瞪的眼珠都要掉下来了,慢慢举起手,直直的瞪着满手淋漓的鲜血,再也忍不住,尖叫出声,“不是!不是我,不是!不是我!救命!不是……”

    五皇子两只眼睛圆瞪,直直的看着四皇子那一手的鲜血,干张着嘴,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郑志远离皇上极近,一直全神贯注的看着皇上,郭胜捅向崔太监,以及握着崔太监的手捅向皇上的那一刀,他看的清清楚楚,整个人僵直呆硬,片刻才反应过来,尖叫出声,“他杀……”

    郑志远的尖叫刚刚喷薄出来,看着金拙言等人拿起刀剑,刚刚冲过来的银贵,干脆之极的一刀划在郑志远脖子上,划断了郑志远的尖叫。

    魏相紧挨郑志远站着,银贵划出的这一刀,他看的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刀光闪过,郑志远身上狂喷而出的鲜血,冲了他一头一脸。

    魏相刚要尖叫,迎着银贵眯眼看过来的目光,喉咙里咯咯了两声,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金相反应过来,立刻猛转身看向秦王,没看到秦王,却正正看到郭胜将皇上扔给了四皇子和五皇子,在四皇子尖叫声起时,金相猛扑上来,一把推翻皇上,再猛一把推回去,一巴掌打在四皇子脸上,厉声吼叫,“皇上受伤了,快叫太医!快!”

    严相被一名疾冲而来的御前侍卫撞的一个狗啃泥,趴在地上连滚带爬,却不知道该往哪儿爬。

    古翰生站在混乱血腥的船舱中,手里的折扇举在半空,呆若木鸡。

    罗仲生做过十几年帅司,算是领过兵吧,还算镇静,头一个反应,就是扑上去要用肉身护卫皇上,却被王富年一把揪的原地打了个转,“帅司小心!”

    王富年揪住了罗仲生,推着罗仲生,在四周的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中,也不知道往哪儿躲才好,两个人抱成一团,没头苍蝇一般,在船舱中乱撞。

    秦王一直紧盯着郭胜,见金相扑过去将皇上推了一个来回,急忙示意金拙言,“往那边,护住舅舅。”

    说着,秦王已经一步冲前,扑跪下去,和金相并肩,伸手按在金相肩上,用力按着他,声音冷而厉,“听着,皇上受了伤,性命无碍,得赶紧回宫,立刻,让柏景宁赶往京畿大军,要快!”

    “是。”金相已经冷静下来,再次看了眼已经全无生机的皇上,将皇上再次推到四皇子怀里,猛的站起来,厉声叫道:“皇上性命无碍!柏乔护驾,立刻回宫,柏景宁即刻赶往京畿大军,稳住大军,捉拿谋逆之人!看住所有的人!不许擅动,立刻回宫,立刻!”

    四皇子坐在血泊中,抱着全无生机的皇上,迎着秦王森寒的目光,抖的如同秋风中的树叶。

    “看着你四哥!”秦王一把将五皇子推到四皇子身边,厉声道。

    五皇子不停的点头,错眼间,看到身首异处的朱铨,腿一软,倒在皇上身上,急忙爬起来,紧挨四皇子,一起发着抖。

    落进和冲进船舱的舞伎,已经全数身首异处,柏乔连声号令,御船在侍卫们的团团护卫之中,往西水门疾冲而进。

    金明池另一面看热闹的京城小民,看的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直到御船极快的退入西水门,兴奋的议论猛然暴起。

    隔了整整半个金明池,他们看不清楚那些纷飞的舞伎,是献艺的新花样,还是,他们亲眼目睹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刺杀。

    关于是新花样还是刺杀,刺杀是要杀谁,京城小民们各执已见,当场就有人由吵而打,一天里不知道打了多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