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四六章 盛况

第六百四六章 盛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每年的金明池演武,是京城除了上元节放灯,最盛大最热闹的盛事了。

    上元节放灯,是皇上坐在宣德楼上与民同乐,金明池演武,则是皇上坐在船上,与民同乐。

    皇上的御船泊在靠近西水门的地方,从西水门往两边延伸,几乎圈了一半金明池,都是御前侍卫的戒严范围,而另一半,则开放给京城的小民,整个金明池另半边,人声鼎沸,热闹到不堪。

    水军演武在湖中间,靠着西水门那边,皇上的御船泊在最前,两侧和后面围了几条御前侍卫的护卫船,护卫船两侧,是三品以上官员,和钦点而来观看金明池演武的几家有爵位的人家的船。

    在另一边,离岸边不远的地方,一条条小船装扮的鲜艳亮丽,船上有杂耍,喷火,舞蹈等诸般热闹。

    岸上围观的京城小民,对水军演武的兴致,远不如对这些几乎布满半边湖岸的杂耍和跳舞的兴趣。

    毕竟,水军演武年年雷打不动就那几样,可近岸这些小船上的花样,可是年年翻新,年年有亮彩。

    今年金明池半边沿岸,小船一个挨一个,年年都有的杂耍喷火,今年好象特别精彩热闹,跳舞的小船也比往年鲜亮漂亮,一个个比往年漂亮鲜艳的年青舞女,拽着彩带,舞的格外精彩。

    御船泊稳,皇上站起来,往前两步,站在前面敞开的船舱里,目光越过还一只船也没有的湖面,看着对面近岸的热闹,和岸上乌泱泱攒动不停的人头,心情更好了。

    “往年好象没有这样的盛况,是朕没留意?”皇上看着金相笑道。

    “是啊,今年好象特别热闹。”金相微微欠身,有几分敷衍的奉承了一句,他心里沉甸甸的,就算不沉甸,他如今也没有从前的精力了。

    “这是皇上盛德所致,国泰民安。”魏相跟着奉承了一句。

    皇上刚要沉下去的脸,又笑起来,捋着胡须笑道:“这几年确实海清河晏。”

    “这都是皇上圣明。”魏相忙再陪笑奉承。

    朱铨急急的又捅了几下五皇子,这会儿是讨皇上欢喜的绝佳机会,五皇子难为无比的瞥了朱铨一眼,悄悄往后退了半步。

    朱铨暗暗叹了口气,想上前一步接话奉承,却又犹豫起来,他品级低下,随侍五爷在船上,照理说,是没有他说话的余地的……没等朱铨犹豫好,靠近西水门一边,那一片御前侍卫落脚的院落旁,几声宏亮的炮声响起。

    “今年水军演武,是柏枢密亲自督办的,必定精彩无比。”魏相看了眼一直站在船舱外面一点的柏景宁,又扫了眼郑志远,陪笑和皇上说了句。

    皇上嗯了一声,往回坐到椅子上。

    水军演武和往年一样精彩,除了最后抖出的那幅皇上万岁万万岁的红绸,跟往年没什么不一样。

    不过皇上心情好,看的还是很有兴致,特别是那幅万岁的红绸,极是喜庆吉利。

    皇上捋着胡须,刚想点头表示夸奖,突然想起自己发过话,今年这演武,得有些新意,这一幅红绸就算新意的话,这也太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了。

    一念至此,皇上本来满是春风的脸上,浮起了一层秋色。

    从水军开始演武,到演武结束,郑志远一直提着颗心,紧张的看着皇上的神情,见他一直看的兴致勃勃,一颗心渐渐放下,等到看着皇上捋着胡须,眼看要点心,刚要舒了口气出来,却看到皇上变了脸色,郑志远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急忙看向船舱门口的柏景宁,可柏景宁离的太远了,别说目光,就是说话,只怕都得大声点儿才行。

    郑志远急忙再看向魏相,魏相早就瞄见了皇上由春风而秋意的脸色,接到了郑志远的求援目光,却没敢说话,皇上肯定不是对演武不满,而是想到了什么让他不满的事,是什么事儿?

    魏相努力在想,皇上已经冷声发了脾气,“朕不是让你用心操办,务必要比往年喜庆热闹?”

    “是。”郑志远硬着头皮近前一步答话,“正有件喜庆的事,要跟皇上禀报,前儿有一群极西的,说是什么极乐之地来的舞伎,请求给皇上献舞,皇上看,就是那边那几条船。”

    近岸的小船,和御船隔着大半个湖,皇上站起来,顺着郑志远的指向,看着凑在一起的三四条艳丽的花船,花船中间竖着根细高的杆子,杆子上垂下七色绸带,船上六七个妖娆舞伎,和三四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童子,不时卷着绸带,顺着杆子飞快的上到杆底,再飞仙一般落下来。

    三四条船各自舞蹈,却又互相配合,合着另一只船上几个老迈鼓手拍出的简单节奏,跳的热烈而喜庆。

    近岸的花船中,最数这几只花船旁边,人最多,掌声、哄然叫好声,也最响亮。

    “嗯,让她们近前献艺。”隔的太远,皇上看不清楚,可这几条花船上那份扑面而来的热闹喜庆,却是不管隔多远,就能感受到的。

    郑志远急忙跑出去,抢在内侍之前传了话,一条小船从侍卫队中出来,往近岸召唤那几只小船近前献舞。

    叫近岸的花船御前献艺,虽说不是年年都有,可也不算很稀罕的事,不过对于岸上围观的京城小民,和满满当当挤满半边湖岸的花船而言,亲眼目睹时的那份激动羡慕与有荣焉,难以抑制。

    皇上捋着胡须,听着对面岸上爆发出的万岁山呼,极是受用。

    这几年,他特别爱听好听的话,爱听这山呼万岁。

    几只小船来的很快,离御船一射之地,被御前侍卫示意不可再近,小船没再靠近,三条船首尾相接连成三角,那只坐着鼓手的船停在三条船后面,四条船上的舞伎、童子和老迈鼓手端端正正,规规矩矩行了三磕九拜大礼,站起来各自归位,鼓声响起,舞伎们接过童子递过的花蓝,同时飞快的卷到杆顶,从杆顶飞舞而下时,将蓝子里的绸花撒出,真如天女散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