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那位陆将军之十一

那位陆将军之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山里不是只有那些老供奉,周围山上山下,到处散布着山民。

    在不久之后,陆仪就知道了这些遍布在大山里的山民,分属十八家寨子,这十八家寨子,是他们陆家守卫南边疆土最基本的依仗。

    除了这些寨子,陆仪所在的那个山窝另一边,还住着数百名年龄不一的男孩子。这些男孩子都是从山外陆家送过来的,有陆家子弟,有陆家家生子儿,军中兵将子弟,也有很多因为各种原因送过来的孩子,比如有几个,是陆老太爷捡回的孤儿。

    姚先生进山第二天,就被那群老供奉不客气的派了活儿,给那帮孩子当先生,跟原来的先生比,一来,姚先生明显高明太多,二来,先生么,只嫌少不嫌多。

    陆仪的心思从逃跑这件事上转开,头一天跟着姚先生,从他们住的那间小院,转了几个弯,看到一片巨大空地,以及空地上站的满满的扎马步人群,和空地四周简单之极阔大无比的一间间大屋子时,再一次目瞪口呆。

    陆仪目瞪口呆,看到了陆仪的一众小孩子和半大孩子,也同样目瞪口呆。

    姚先生牵着陆仪,昂着头,神情严肃威严的从练功场边上走过,眼角余光瞥着随着陆仪走过而跌倒的扎马步的孩子们,嘴角一路往下扯,这心性也太差了,明儿他就得好好给他们讲讲子见南子……这篇好象不大合适,总之,得好好教导教导这帮没出息的小家伙们!

    陆仪看着随着他的走过而跌倒的扎马步孩子,先是眉毛飞起,惊讶而呆,走出四五步,眉毛落下眼睛弯起,这一下跌倒的更多了,陆仪笑出了声,抬起手,冲因为跌倒在地,被教习一棍子打上来的孩子愉快的挥起来。

    姚先生望天翻白眼。

    唉,任重道远啊!

    作为一个四岁的孩子,不再一门心思只想着找阿娘之后,在一群年纪比他大个两岁三岁的孩子中间,如一滴水落进河里,或是如鱼入水,很快,就快乐的……照姚先生的话说,成天怪叫。

    从到课堂和练功场头一天,陆仪就站在与众不同的位置上,他不跟大家一起在课堂上课,他每天从练功场早走一个时辰,回到他和姚先生那间小院,单独学他的功课。

    至于练功场上,从头一天到最后,他都是一个人站在最前面。

    鸡叫头遍起来练功,天黑透了还在写字,腿摔破了,陆婆子最多随手往他腿上抹一把药,还得嘀咕一句,破皮不算伤,就连有一回脚崴了,陆婆子给他揉着脚时,姚先生还举着戒尺,紧盯着他写字,说是脚崴又不伤手,不耽误写字。

    在山里的头半年,陆仪三天一大哭,两天一小哭,一天掉无数眼泪,可他这眼泪半点用没有,从姚先生到练功场的教习,一个个视而不见,看他哭就心疼是诸弟子,可他们没用啊,一个个自顾还不瑕呢,多看他一眼就得挨棍子。

    哭了半年,陆仪不哭了,一半是皮了,另一半是因为哭了没用啊。

    临近春节,陆仪的功夫入门的很不错,个子长高了些,跑的更快了。

    山子诸弟子练功学习,十天歇一天。

    隔天是休息天,陆仪和几个比他大个两岁三岁的小孩子,正嘀嘀咕咕商量着明天上山是抓蛇还是捉鸟,陆婆子过来叫他,明天早点起来,跟她一起去一趟后寨,后寨有个孩子病得重。

    这是陆仪进山以来,头一趟有人带他出去,不管去哪里,总之是离开这座他早就熟的不能再熟的山谷。

    陆仪兴高彩烈的答应了,也不管那几个孩子了,连句交待都顾不得了,只把一只手举上头,一边往他和姚先生院子里狂奔,一边胡乱挥了几下,就算是一句交待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陆仪就跟在陆婆子身后,陆婆子背着个足有她一半那么高的巨大背篓,陆仪则背了个柴师父特意给他编的一只小背篓,背篓里不知道装了什么,重的陆仪想哭。

    往上走了没多远,就几乎没什么路了,陆婆子拿着把大砍刀,一刀一刀砍出道,却砍的飞快,走的飞快。

    陆仪开始还紧跟着,没跟多远,就累的额头渗汗,紧跑两步,伸手揪住陆婆子的衣襟,陆婆子将砍刀换到另一个手里,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根细长的小铁棍,一棍子敲掉了陆仪的手,敲的陆仪差点哭出来。

    连滚带爬又跟了十几步,陆仪悄悄伸手拉在陆婆子背的那个巨大背篓上。

    刚刚抓住,陆婆子就象背后长了眼睛一般,一棍子狠敲在陆仪手上,陆仪疼的立刻松手。

    走了几步,陆仪更加小心的伸手拉上去,这一回陆婆子更快,没等陆仪拉稳,就一棍子敲在他手上,这一棍子敲的陆仪小手上红僵起一条棍子痕。

    陆仪不敢再拉,跟在陆婆子后面,由连走带跑,到连走带爬,到一步一挪时,前面的陆婆子已经走的完全看不到了,只留下一条刚砍出来的新鲜道路。

    陆仪背着他那个对他来说不能算小的小背篓,一边走,一边抹眼泪。

    一直走到太阳爬到头顶上,陆仪又渴又饿,肩膀被背篓勒的疼,脚被扎得疼,前看茫茫,后顾无人,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这是哪儿来的伢子,你家大人呢?”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个高大汉子,背着个大背篓,手里提着把大砍刀,弯腰看着陆仪问道。

    陆仪两条腿蹬着地,坐在地上转了半圈,仰头看着看着他的汉子,嘴一扁,“伯伯。”

    高大汉子忙蹲在陆仪面前,仔细看着陆仪,越看越爱,“伢子,你家大人呢?这伢子生的真是好。”

    “我家大人在前面,在后寨,伯伯你要去哪里?伯伯你能不能送我去后寨?伯伯我才四岁,伯伯你看,我的脚磨破了,还有这里,伯伯你看,这背篓可重了,伯伯你送我去后寨好不好?”

    陆仪两只手一起揪着汉子的衣袖,泪眼花花。

    汉子一脸为难,哎哎了几声,左右看了看,“那个,唉,算了,我背你走一阵,快到后寨的时候,你得下来自己走,行不行?”

    “伯伯你真好。”陆仪不停的点头,“伯伯你最好了。”

    一边说一边赶紧爬起来,往汉子背后的背篓里爬。

    离两人不远,柴师父揣着手,和老书生并肩站着,不停的摇头,“这伯伯喊的,真让人牙酸。”

    “这是用得着,这孩子可鬼得很,不错是不错。”老书生说着,牙疼般咝了几声,“他这总仗着自己好看可爱,这可不行,再好看也是虚的,不顶用啊。”

    “谁说不顶用,那不,多顶用。”柴师父往已经在汉子的背篓里,愉快的晃着脑袋的陆仪努了努嘴。

    “这不行。唉,有点儿愁人。”老书生抽出折扇,烦恼无比的挠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