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四一章 送出的希望

第六百四一章 送出的希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魏相一天忙碌,直到很晚才回到府里,又见了几个早就候在府里的门人学生,才拖着疲倦的步子,回到正院。

    罗老夫人迎出来,丫头端了碗牛乳熬的米汁,魏相慢慢喝着。

    这是魏家的养生之道,信奉米面最养人。

    “听说你去了趟长沙王府?金相折子递上去了?”罗老夫人看着老伴那一脸的疲倦压抑,关切道。

    “嗯,老金是个明白人,瞧他那样子,也是倦了,折子还没递,唉,我是尽了力了。”听老伴问到金相,魏相脸上的疲倦更重,“长沙王府里,花草繁盛,唉,草木之气远胜人气,让人伤感。”

    “那座王府,要不是金相,早就被荒草埋没了,当年,咱们刚成亲那时候,长沙王府多热闹,真真正正人才济济……唉,不说了,都是不该提的话,你也别想太多,去了这一趟,尽了心了,别的,随他们去吧,你都这把年纪了。”

    罗老夫人劝解道。

    “各家有各家的福动劫难,我没想他们家,我是想咱们家,咱们这府上……”魏相一声长叹,“要是经历一场长沙王府那样的劫难,这个魏字,只怕就要灰飞烟灭了,咱们魏家,可没有长沙王府那样的底蕴。”

    魏相连声叹气,“从长沙王府出来,我去了趟大慈恩寺,想想三爷二爷,还有苏家,苏相和他那个儿子,还是满眼繁华,就是一眨眼,灰飞烟灭,唉。”

    魏相脸上的悲伤,几乎不能自抑。

    “唉,可不是。”罗老夫人也跟着低低叹着气,看着魏相,想说什么,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算了,说了又能有什么用?倒是让他多添一份忧虑。

    “我真害怕咱们家……”魏相看着罗老夫人,罗老夫人眼眶一热,她没敢说的话,他说出来了。

    “想开些,从玉泽定给了太子,这话儿咱们不就说过,要是荣华,是荣华极了,要是有什么不好,魏家只怕要沉寂好些年,都是打算过的。”

    罗老夫人努力想宽慰魏相。

    “只怕不只沉寂,只怕咱们府上,也得象长沙王府那样,也许还不如长沙王府,我都这把年纪了,几个儿子,孙子,才具上,好也不过略好而已,真要……”

    魏相喉咙一哽,他真要是获罪而死,魏家,谁来支撑?谁能象金相那样,一个人将整个长沙王府撑起来几十年?

    罗老夫人看着眼中隐隐有泪的魏相,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劝什么才好,也没什么好劝的。

    “你也别想的太坏,让太子闭门读几年书,也是皇上一片爱子之心,就象你,不也常常把几个儿子,孙子关起来读书?那是君臣,也是父子。”

    半晌,罗老夫人低声道,说是劝,却更象是在说自己的想法。

    “再说,皇上眼前,如今只有三位皇子了,老四老五,到这会儿也没看出来能立起来的样子,皇上虽说……可也算是个精明人儿。

    皇上是想着再生出一位两位皇子,可这事儿,你不是说过,程家这人丁,就没兴旺过,象皇上这样,六位皇子,已经是极数了,再要有一位两位皇子,那是极难的事儿。

    皇上那样的人,凡事替自己打算的不能再打算了,就算是指着再生个一个两个小皇子,那没生出来之前,太子也必定是平平安安的。

    不过一时难一难,还能怎么样?”

    “从前我也这么想。”魏相神情晦暗,“可现在,秦王府到底想干什么,谁能说得准。”

    顿了片刻,魏相意味不明的一声长叹,“这一阵子,六部小吏都十分热衷谈论史上的兄终弟及,太学里,有几位教谕,甚至专程讲了史上的兄终弟及。”

    罗老夫人脸色变了,“就是本朝,也有过两回。”

    “这一条,咱们从来没想到过。”魏相神情更加黯然。

    罗老夫人呆了一会儿,突然抬头看着魏相道:“有件事,你不说这个,我差点忘了,也没当回事。

    今天午后,玉桥媳妇去大相国寺点长明灯,遇到了唐家那位七奶奶。”

    “秦王妃的姐姐?”魏相反应极快。

    “就是她,和她那个嫁进丁家的八妹妹,还有罗尚书家那位和离的三娘子,三个人一起,拿了一把手的长命锁平安符,说是去替她家如意,还有她五哥家孩子,阮家那俩孩子,陆家那位宝贝姑娘,还有,”

    罗老夫人顿了顿,叹了口气,“如今是柏家姑娘了,从前苏家那位小姑娘,换长命锁平安符,玉桥媳妇说,她当姑娘时,跟唐家七奶奶情份极好,见了面,就往静室喝着茶说了一会儿话。你怎么了?”

    罗老夫人正说着,见魏相突然怔怔忡忡出了神,忙问了句。

    “没什么。”魏相收回心神,“秦王妃跟几个姐姐情份都极好,这位唐家七奶奶,在京城里年纪差不多的媳妇中间,竟是无人不和她交好。”

    罗老夫人也是一呆,“你不说,我还……可真是,就连玉泽,也很跟她说得来,唉,不说这个了,说玉桥媳妇的事儿。”

    罗老夫人的神情里也添了几分晦暗。

    “玉桥媳妇说,唐家七奶奶跟她说,她们这些孩子,如今每天一个时辰,都在柏府,跟着柏家一个老家将练习吐纳,扎马步练功。”

    魏相一个怔神,罗老夫人会意的看着他,轻轻拍了拍魏相的手。

    “说是,柏小将军从苏家接回囡姐儿之后,就开祠堂上了族谱,记在柏小将军和万夫人名下,他们柏家的规矩,会走路就得开始练功,囡姐儿早就走稳当了,接回柏家没多久,就挑了师父,开始练功。

    说是没两天,先是古家,那位古尚书你是知道的,最是倚老卖老,拉得下脸,带着自家孙女,往柏家一扔就走了。隔天,阮家那位十七爷,就把他家那个叫毛毛的小丫头,也送到柏家去了,说是教一个娃是教一遍,两个三个也是一样教一遍,不过多浪费几碗茶几块点心,实在不行,他家毛毛自带茶水点心。”

    魏相听的眉毛抬起,罗老夫人这几句话,说的他那份沉重之极的心情之中,竟生出几分哭笑不得,这是茶水点心的事儿?

    “玉桥媳妇说,唐家七奶奶就说了,这么好的事,不能落下她家如意,听说毛毛去了隔天,她也老着面皮,硬把她家如意也塞进了柏家。唐七奶奶说,送了如意回来,她一想,阮家十七爷说的对,三个五年是教,十个八个也是教,她立刻弯到李家,把李五爷家老二,那位安姐儿,还有李家二房两个庶出姐儿,一股脑儿全送柏家去了。”

    魏相一口气呛着了。

    “说是如今柏家那个小武堂,已经添到了七位教习,圈了一大块地方出来,说是除了这几个,还有阮家那位大哥儿,叫言哥儿的,李家二房三房两位哥儿,古家一个哥儿一位姑娘,严相那位长孙,还有兵部江尚书家两个小孙子。

    唐家七奶奶跟玉桥媳妇说这些,是让她把咱们大姐儿也送过去。”

    罗老夫人的话说到最后一句,魏相怔忡之间,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罗老夫人看着怔忡之中的魏相,接着道:“玉桥媳妇说,唐家七奶奶还说,她们唐家跟柏家交情浅,她跟她家七爷又不象她六姐夫那样厚脸皮,所以柏家这个武堂的茶水点心,平时照应,是她们几个轮着去的,总不能全让万夫人操心。

    说是常常一去好几家,除了她们这些送孩子过去的,还有丁家那位二奶奶,阮夫人也常带着阿果去玩儿,还有罗尚书府上那位三娘子,人多得很。

    说是经常人去的太多了,说是照应孩子,倒不如说是她们自己乐呵,玉桥媳妇说的时候,眼睛里都是亮光,看她那样子,想去的很。”

    魏相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份心计……”

    “老头子,这是人家的好意。”罗老夫人也是一声长叹,意味却和魏相一声长叹大相径庭。

    “好意是好意,我知道,可是,要是太子知道……”魏相一脸苦笑的看着罗老夫人。

    “都说不聋不瞎,做不得阿翁阿婆,”罗老夫人一脸淡定,“孙子孙子媳妇,重孙子重孙女,这一大堆的,谁到哪家玩耍,跟谁在一起,遇到谁了,谁跟谁好,谁跟谁闹别扭了,这事儿,哪家能事事知道的?就是知道了,也管不了,再说,那是孙子媳妇和重孙女儿,内宅的事,也不该你知道。

    你不该知道,我年纪大了,耳朵聋,眼也花了,早就不管琐事了,我也不知道。”

    罗老夫人淡定的抖了下帕子,“太子那个人,有一条跟皇上的脾气最象,就是眼里只有大事,从来不管小事,江家那位公子也是,要不,你哪天探个话,看看太子,或是那位江公子,知不知道柏家这个小武堂。”

    “也是。”好半天,魏相低低道,“这事你盯着些,不是咱们……”后面的话,魏相脸上带着丝丝难堪,没说出来,“我不是爱惜自己,实在是这满府的人,唉,大姐儿才那么大点儿,回回见了我,一声一声的太翁翁……”

    魏相喉咙一哽,“我这个太翁翁,再怎么,也不能堵了她的生路啊。”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罗老夫人神情淡然中透着几分黯然,“当初,是咱们太贪心,你我太贪心,可这错是咱们的,不是孩子们的,能给他们留一条生路,是咱们的本份,真要有什么,我和你,我陪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好。”魏相握着罗老夫人的手,长长一声叹息中,有郁结,但更多的,是一份有了生机的轻松。

    ……………………

    工部虽说还算太平,不过罗仲生半点没觉得轻松,整个朝堂都是乌云压顶的感觉,他再怎么,也轻松不到哪儿去,何况,他还有份似有似无的小心思。

    这一趟推举相公,毕竟还是有一线希望的,毕竟是推举两位相公……

    不过这点儿小心思,在推举后头一天的早朝免了,御前议事也免了之后,消了一半,等到第二天的早朝和御前议事又免了,接着听说魏相去了长沙王府之后,这点儿小心思,就跟一场酒醉一样,隔了两天,就只余下点儿回味了。

    罗仲生比平时晚了两刻钟,从工部出来,上了马没走多远,十来个人,鲜衣怒马,从斜刺的街上冲过来,罗仲生急忙勒住马,没等他看清楚,斜刺里冲出来的十来个人中,最前的一位,已经冲他拱手招呼了,“是罗尚书,真是巧,一出门就遇到了罗尚书。正好。”

    阮十七说着,勒转马头,和罗仲生并行。

    “早就想找罗尚书赔个礼道个不是,说几句话,可这一阵子,唉。”阮十七一声长叹,手里的鞭子甩出几个响亮的鞭花,“罗尚书都知道,大事一件接一件,今天巧了,一出门,正好碰上罗尚书。”

    “你跟我要赔什么不是?”

    听到阮十七一句赔个不是,罗尚书背后的寒毛都竖起来了。陈家那桩案子还悬在京府衙门没结呢,对上阮十七这么位浑不吝,他不敢照正常的想法想他。

    “罗尚书真是大度。”阮十七握着鞭子,冲罗仲生拱了拱手。

    罗仲生一颗心提的更高了,没敢接话,只看着阮十七,等他往下说。

    “就是你家三姐儿的事,要不是我,好好的一门亲,对吧,生生没了。因为这个,毛毛她娘可没少抱怨我,我说来找你赔个礼,毛毛她娘就说我混帐,这哪个赔个礼就能掀过的事儿?不过,不管掀不得掀得过,这个礼,得先赔了。”

    阮十七说着,在马上再次冲罗仲生拱手欠身。

    罗仲生一颗心落回去了一大半,急忙拱手还礼,“不敢当不敢当。这事我该谢十七爷,三姐儿这门亲事,当初是我和她阿娘太急切了,没看清楚,幸亏十七爷……唉,早看清楚早好,这是三姐儿她阿娘的话,这事,该我好好谢谢十七爷。”

    罗仲生说着,冲阮十七拱手欠身。

    “哈哈哈,”阮十七爽快的笑起来,“我就说,罗尚书是个明白人,又明白又爽快。这事不提了,还有件事,这是我家毛毛她娘的交待,你家三姐儿的亲事,包在我阮十七身上,你放心,一年半年,必定给你家三姐儿再寻一门称心如意,真真正正的好亲。这个,照毛毛她娘的话,这才叫真正的赔礼。

    行了,就这样,我还有事儿,别过别过。”

    阮十七说着,冲罗仲生随意的拱了拱手,催马走了。

    罗仲生一根眉毛挑的老高,呆了一会儿,失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