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三八章 金池夜雨

第六百三八章 金池夜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先李太后有大智慧。”好一会儿,郭胜才低低感慨道。

    能把陆家这样一把绝世利刃,拱手送给嫁进皇家的后来者,送给那些她不认识,不知道的哪家姑娘,这份心智,这份手笔,让他不知道怎么表达满腔满腹的那股子滚烫。

    怪不得这位先李太后的传说无处不在,而高祖,甚至太祖,都只存在于祭祀和史书之中了。

    “陆将军说,王府这些侍卫,都是他一手带出来,再带进京城的,那前任那些陆家侍卫呢?”郭胜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问道。

    “陆家前任家主,是陆将军的大伯,一直随侍在先郑太后身边,先郑太后死前一天,那位陆家家主暴病而亡。”

    李夏紧紧抿着嘴,片刻才接着道:“前任家主那些侍卫,内侍卫中有一些。”

    郭胜脸色微青,这死的可太巧了。

    “这个终身效忠,是陆家家主的终身,还是?”

    “陆家家主,金娘娘走后,把陆将军指给王爷……”李夏的话顿住,眼皮微垂,“这事不用瞒你,娘娘临走前,把这一代陆家给了我,这是娘娘对我的承诺,我让陆将军全心全意护卫王爷安全,是我对娘娘的承诺。”

    “那先郑太后?”这几个字从郭胜嘴里,有几分硬挤出来的感觉。

    “嗯,当初先郑太后替先帝求娶金娘娘时,是有过承诺的,在先帝之后,坐上大位的,必定是金娘娘的血脉,若金娘娘无后,承位之人,则由金娘娘指定。

    金娘娘和金家都不是轻信之人,先郑太后这个承诺,必定要有足够的份量,这个份量,只有陆家当得起。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先郑太后要让陆家那位家主,死在她前面。”

    李夏声音轻而冷,“陆家择后而侍,有一条规矩,要有子,先郑太后大行之时,必定觉得算无遗策,她肯定想不到,娘娘后来生下了王爷。”

    李夏嘴角笑意隐隐。

    “王爷真是先帝的……”郭胜实在忍不住那份突如其来的八卦之心,说到最后,抬手挥了下。

    “你说呢?”李夏斜了他一眼,随即道:“这不是你该想的事儿。问问陆将军,知不知道他大伯当年那些侍卫都是哪些人,去向如何,宫内侍卫中,有多少是他大伯当年的旧人,这些旧人,有去拜见过他的没有,你知道该问些什么。”

    “是。”一声是之后,是郭胜长长的叹息,“陆将军常常提起他大哥,他大伯的长子,他大哥待他极好。”

    “嗯,现在南边掌管陆家的,就是他这位大哥。金贵那边怎么样了?”李夏转了话题。

    “顺顺当当,再有几天,就差不多了。”郭胜欠身答了话,见李夏示意没有别的事了,垂手退出。

    ……………………

    午后,淅淅沥沥下起了细雨,一直到傍晚,不见停歇,反而下的大了些。

    金拙言和郭胜穿着蓑衣斗笠,骑着马,带着长随小厮,以及富贵长贵,不紧不慢往西水门过去。

    京城十景,其中之一叫金池夜雨,就是西水门外,雨中的金明池。

    这会儿,金拙言的心情,倒是极适合金池夜雨的那份凄凄幽幽。

    出了西水门,没走多久,就到了金明池边,郭胜下了马,将缰绳扔给小厮,示意富贵和长贵跟着,和金拙言笑道:“沿着这金明池走一圈吧,我觉得这金池夜雨,就得这么走一圈,才是真正的金池夜雨的景儿。”

    “我最讨厌这金池夜雨。”金拙言也下了马,示意明镜等几个心腹小厮跟着,背着手,一边和郭胜并肩往前,一边皱眉扫着四周,“那些悲风伤秋,无病呻吟的无聊人,才觉得这雨落池塘,也能算得上景。你真喜欢这个?”

    “这会儿挺喜欢的。”郭胜十分专注的打量着四周。

    “到底有什么事儿?”金拙言不看四周了,只看着郭胜,斜瞄着他走出十来步,直接了当的问道。

    “王妃说了,这事你不知道最好,王妃也没告诉王爷。”郭胜看到岸边一块大黑石,几步跳上去,站在石头尖上,转圈看了一遍,又跳下来。

    “阿凤呢?”金拙言看着他跳下来,盯着他问了句。

    “那我不知道。”郭胜极不负责任的答了句,“汴河出了西水门入金明池,西水门下了水门,那进金明池的地方呢?还有没有水门?”

    郭胜看着瞄着四周问道。

    “水门没有,不过有几道暗闸。”金拙言皱起了眉头,神情中有了几分凝重。

    “这金明池只有汴河一处入口?汴河水量可不小,不过这金明池确实不小。”郭胜接着一边走一边看一边说。

    “有暗沟通出去,有水闸,御前侍卫中,有专门管理这些水门水闸的水鬼,都是从南边水军中挑出来的。”

    顿了顿,金拙言盯着郭胜道:“金明池演武那天,除了明处和岸上,从东水门外到金明池入口,以及这金明池中,御前侍卫中的水鬼几乎全数出动,各处警戒。前三天,从东水门往西水门一线,以及这金明池,各处暗闸水门,全数关闭。水中比岸上,更加铜墙铁壁。”

    “这我知道。”郭胜仿佛没觉察到金拙言这一番话中的试探和凝重,语调随意,“御前侍卫处已经忙起来了,柏小将军连尝杯酒的功夫都没有。”

    “富贵,下去瞧瞧。”郭胜说着,伸手揪下金拙言腰间那块玉佩,抬手扔进了水里。

    “唉!”金拙言一声唉字没喊完,富贵就跟着玉佩,象条箭鱼一般扎进了水里。

    “干嘛揪我的玉佩?那是姑婆赏赐的!”金拙言怒目郭胜。

    “我没有。”郭胜拍了拍自己的长衫,理直气壮,“放心,那么大一块玉佩,肯定捞得上来。咱们往前走。”郭胜推着简直想咬他一口的金拙言。

    “你到底想干什么?”走出十几步,金拙言错牙问道。

    “不是说了,你不知道最好。你说说,这金明池演武,都是怎么演?有什么规矩?演武那天那么热闹,你瞧这么大一个池子,边上到处都是看热闹的人,年年都得有人掉水里去吧?要是有人掉水里了怎么办?有没有没能捞上来的?”

    郭胜一边看着景,一边和金拙言说起了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