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三五章 闲说

第六百三五章 闲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进来时,李夏正提着笔,在纸上点来点去,见郭胜进来,先吩咐湖颖,“你到台阶下看着。”

    湖颖明白李夏的意思,这是让她带着人看紧暖阁四周,不许任何人靠近。

    看着湖颖退下,郭胜神情郑重,姑娘这是要说极其重要的事。

    “你先说吧。”李夏将笔伸进笔洗里,慢慢涮着。

    “是,刚刚颁下口谕,四爷署理吏部,五爷署理户部。”郭胜直接说正事。

    李夏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陈江已经押进大理寺大牢,就在胡庆隔壁。”郭胜说着,看了眼李夏,李夏皱头微蹙又松开,似笑非笑。

    “散了朝,金相直接就回长沙王府了,说是托了魏相,替他把几件私物收一收,随便找个人送到长沙王府。

    魏相和严相脸色都很不好,至少是摆出了一幅很不好的样子。

    周尚书回到刑部,就叫十七爷叫过去,说了早朝的事,嘱咐他小心,别的竟然一句没多说,十七爷颇为意外。”

    “这有什么意外的,都是人老成精的,别的,就算他说了,阮谨俞能理会他?倒不如无为而治。”李夏不客气道。

    “王爷也这么说。”郭胜脸上露出丝笑意,忙又敛了笑意,接着道:“现在皇城内外,极忙。缺的两位相公,皇上让京城六品及以上官员各自推荐一人,今天酉末之前,密折递到宫里。

    六部之中,吏部尚书一直空缺,都是苏广溢兼理,如今吏部尚书这个缺,皇上没提,四皇这个署理吏部,倒是实实在在的理。”

    郭胜看了眼凝神听着的李夏。

    “刑部周尚书回到部里,说了推举的事,接着就说自己老迈无力,就是刑部尚书这个位置,能勉力再撑个一年两年,已经是难得之极,要是再加重任,他那份年老体衰,只怕当天就直接骸骨回家了,说的极其坚决。

    兵部尚书江周一直病休在家,早朝之后,推举相公的信儿一出来,江家就请太医过府,说是江尚书夜里晕厥了一回,不声不响的张扬,这个晕厥,皇城内外,大约都知道了。”

    郭胜带着丝说不出味儿的笑意,看着眉梢微挑的李夏,接着道:“礼部郑志远,户部古翰生,工部罗仲生,最为热门,听说赌坊已经开出盘口了……”

    李夏眉毛挑起,郭胜看着她高高挑起的眉毛,立刻笑道:“对市井小民来说,这就是场热闹,反正……”

    “满门抄斩什么的,跟他们全无关系,也是场热闹。”李夏接过话道,“你接着说。”

    “是,除了这三个人,还有大理寺卿刘明祥,柏枢密,王富年,甚至侯明理等等,都有人提起。”

    郭胜看向李夏,“十七爷说周尚书问他准备推举谁,十七爷正正好好六品,十七爷说他无所谓,周尚书推举谁,他就推举谁。周尚书说他也无所谓,让十七爷打听打听,别人推举的都是谁,”

    郭胜这一段话说的又快又绕,李夏眉毛再次挑起,郭胜看着她,“十七爷就来问我,有什么好推举的人没有。”

    “王爷有什么要推举的人吗?”李夏反问道。

    “王爷不打算推任何人。”郭胜答的很快,看了眼李夏,“五爷身边的长史朱铨,好象忙得很,刚刚散了朝,就跑到咱们府上,说要请见王爷,王爷没见他,他去了趟李府,从三房到长房,从李府出来,又去寻了趟唐七爷,这会儿,往刑部去了。”

    “咱们也不推任何人。”李夏仿佛没听到朱铨的繁忙,只答了郭胜前一段话。

    “六爷那边,要不要?”郭胜嗯了一声,看着李夏问道。

    “不用,六哥不会淌这样的混水,李家守着孝呢。”李夏说到守孝两个字,心里一阵刺痛。

    “是。”

    “推举不推举的,一场热闹罢了,皇上的脾气,是很讲究乾纲独断的,越是大事,越要独断。再说,真要推出两位相公,一层一层空缺,一层一层补进,对这会儿的京城来说,这是一份极大的动荡。”

    “就怕皇上想不到。”郭胜对皇上那原本就极少的敬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无影无踪了。

    “他当然想不到,不过,他们会让他想到的。至少这会儿,朝中还离不开金相。而且,太子闭门读书,魏之雄若是做了首相,嘿。”

    李夏一声嘿笑,“魏之雄这个人,骨子里懦弱,紧要关头,不是往前冲,而是往回缩,这一场闹剧,只怕最后还是要在金相手里收拾残局。”

    郭胜听李夏这么说,呆了片刻,哈的一声,王妃这么一说,他再一想,还真是。

    “不说这个了。金明池演武,你看过几回?”李夏转了话题,看了眼刚才点点画画了半天的一张纸。

    “看热闹是看过好些回了,早年都是隔的极远,找个高点的地方,看金明池中的战船划来划去,敲锣打鼓,十分喜庆,后来,跟着金世子看过几回,离的近了,倒不如远远看着热闹。”

    郭胜有些不知道往哪儿答,他对金明池这种演武不感兴趣,还不如玩杂耍的看着热闹。不知道王妃问这个是什么用意。

    “金明池演武分三场,至少中间一场,皇上必定要到的,这些都有规矩,皇上从宣德门出来,沿着御街到汴河,上船出西水门,进金明池。”

    李夏将刚才画的那张极其简略的图推向郭胜,郭胜忙上前几步,仔细看那张图。

    “金明池演武前,都要疏通汴河,是疏通,也是检查,金明池通着汴河的那一半,早一个月前就由御前军封禁,整个金明池,这会儿已经封禁了,也是为了水军排演。”

    随着李夏平和的解说,郭胜的心一点一点提了起来,伸手拿起那张纸,拧眉细看。

    “皇上在御街上了楼船,到金明池,看了演武,再回到御街,这中间,不会下船,从前有过御船在金明池过夜的先例,象太祖他们,下了楼船,四处踏青游玩,是常有的事,不过,从先帝到皇上,这几十年,对金明池演武,都是不得不去,都是在楼船上,从来没靠过岸,更没下过船。”

    李夏接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