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三三章 一口入骨

第六百三三章 一口入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先生要面圣的请求,当天递上去,当天就被皇上驳回了。

    隔天早朝后没多大会儿,陈江关于婆台山一案的案情折子,附带着胡先生的一份折子,一起明发出去,送到各部,被无数留在京城的各路官员的幕僚、家人,迅速抄出来,十万火急往各路各处送出去,甚至京城的各家小报,也都在这一正一附两份明折递上去之后片刻功夫,就拿到了抄本,立刻排版开印,一边印一边开始卖,这样的大事大生意,赶上一件就能赚上至少一年的钱啊。

    江延世拿到陈江那份只陈述查到的实情,和胡先生那份直接了当的说蒲高明和他所作所为,全是奉了太子口谕,铁口钢牙一口咬死的折子时,满京城已经无人不知了。

    江延世脸色微青,看着拿着胡先生那份折子,连手带人,都在微微抖动的莫涛江,“先生稳一稳,也算预料之中……”

    “这份折子不在预料之中!”莫涛江将胡先生那份折子用力拍在高几上,“这一口咬的,入骨透髓!”

    江延世沉默了好一会儿,看向莫涛江,“先生以为,这事,会怎么样?”

    莫涛江站起来,来回走了几趟,压下满腹说不出哪儿的愤怒,深吸了几口气,稳定了心神,沉声道:“昨天陈江替胡庆求见皇上,皇上是驳回了的。”

    “嗯,婆台山一案,皇上催过好几回了,话里话外也说明了,是一群亡命匪徒无法无天,乃地方官教化不利,几位相公督导不利。胡庆想见皇上,皇上大约也想到了他要说什么,皇上不想听到胡庆的话,不想知道婆台山一案的真相,他想要这件事安安稳稳,尽快过去。”

    江延世眼睛微眯。

    “既然想掩过去,就该给胡庆面见的机会……唉。”莫涛江一声唉里透着说不出的味儿,这些年,他越来越觉得皇上实在愚蠢到让他多想想就气短气粗,唉,不能这样,那是圣上。

    “明折要经过一圈流转,至少要到午后,才能送进宫里,要是没人提醒,只怕要到傍晚,皇上才能看到。”

    莫涛江叹了口气,这样的一份折子,明知道会让皇上暴跳如雷的折子,谁敢提醒皇上去看呢?皇上的脾气,提醒他的那个人,只怕要比递折子的陈江,更加可恶,要是宫里的内侍,除了那位崔太监,别的,直接拉到慎刑司打死,都太寻常了,崔太监从不听闻政事。

    “皇上至少要到傍晚才能看到这份折子,也许明天早朝前,他也看不到,皇上最近伤心老二的死,几乎不怎么看折子了。”

    江延世冷冷的声音里,透着丝丝厌恶。

    “这份折子,只怕还要被往后挪一挪。”莫涛江叹了口气,宫里那些内侍,当然是希望皇上这一场大脾气,先在早朝上发泄出来,要是傍晚,甚至宫门落钥后,再让皇上看到这份折子,那对于皇上身边的内侍宫人来说,就是一场大灾难。

    他们想让皇上看到这份折子,要付出代价,可不想让皇上看到这份折子,却简直就是举手之劳。

    “明天早朝上,必定有一场风暴。”莫涛江声音沉落里透着郁结。

    他一直觉得,秦王争位这一场大危机,由小而大,直至今天不可收拾,至少七成是因为皇上处置不当,这七成中,有九成是因为皇上自己的德行有亏,至少,他的孝字,从来没做好过,他对金太后,从来没有过一个孝字。

    金太后的不慈,有情可原,皇上的不孝,只有德行有亏四个字。

    对金太后不孝,对秦王这个幼弟,也从无兄友之情……

    莫涛江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甩开这些无谓的感慨。

    “只看明天的早朝。”莫涛江看向江延世,“皇上的脾气,不知道要怎么发作陈江……”

    “陈江性命难保。”江延世声音清淡,“皇上会说陈江失仪,当场廷杖,或是别的什么过错。”

    江延世嘴下往下,扯出满脸鄙夷。

    “不管陈江是不是秦王府的人,他这份折子,这一场担当,是替秦王府出头,只看秦王府,看金相要怎么做,虚张声势,却眼看着陈江赴死,对秦王府最有利,要是这样,皇上一口恶气出来,太子,”

    莫涛江叹了口气,“就算能保住太子之位,只怕别的……这得看皇上的心情。”

    莫涛江一脸苦笑。

    “要是秦王府力保陈江,保下了陈江,太子一时无虞,可未来,却更加泥泞难行。唉。我总觉得,她会保下陈江。”

    最后一句,江延世说的极轻。

    莫涛江沉默片刻,轻轻点头,“我也这么觉得,秦王已经树起了明君这块招牌,保下陈江,一来可得天下士子之心,二来,也是展示给朝堂内外,但凡为他出头担当的,他都要护下,后一条,最可怕。”

    “嗯,这件事,还有办法吗?”江延世垂着眼皮,好一会儿,看着莫涛江问道。

    “已经到这一步了。唉。”莫涛江摇头叹气。

    “嗯,那就这样吧。”江延世语调倒有些轻松往上了,“不可为就放手。胜负成败,并不在这一件事上,只要太子还是太子,就足够了,往后,要是成王,太子的未来长着呢,有的是时间收拾人心,收拾时局,要是……”

    江延世咽下了后面几个字,“天下是清明太平,还是洪水涛天,反正也看不到了不是?”说着,江延世笑起来。

    莫涛江神情晦暗,长长叹了口气。

    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怎么会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样大逆不道的境地,他往后回想,竟然一团乱麻。

    从前他鄙夷过身不由已这四个字,总以为那是借口,是蠢人的自我安慰,这会儿,他的身不由已,他竟然理不出是怎么一步步身不由已的。

    这一场局中的人,有多少是身不由已四个字?

    “我去一趟太子宫,明天早朝上,太子怎么应对,得议一议。”江延世声音平和。

    “不过被人诬陷四个字,其余不必多说。”莫涛江低低说了句。

    江延世嗯了一声,出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