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那位陆将军之二

那位陆将军之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了,这孩子,起了大名没有?”

    沈氏正要退出,陆老太爷又问了一句。

    “还没有。”沈氏看了眼紧紧抿着嘴,一眼不眨的看着她的凤哥儿,移开目光,垂首退出。

    “到翁翁这里来。”陆老太爷看着紧紧抿着嘴的凤哥儿,笑着示意他。

    凤哥儿没说话,两只胖胳膊搭在高到他胸口的榻沿上,回头看向陆佶,陆佶失笑出声,忙弯下腰,将凤哥儿抱到陆老太爷身边。

    “这孩子是聪明。”陆老太爷伸手抚在凤哥儿头上,看向三老爷陆明画,“你看看,他找他大哥,不找你,这孩子多明白。”

    陆明画被陆老太爷这一句话憋的眼睛都瞪起来了,不过还真是,他在凤哥儿左边,阿佶在他右边,他看向阿佶求援,不看他!

    “老太爷,三太太来了。”外头传来安顺的禀报。

    帘子掀起,三太太周氏进屋,一眼就落在了紧挨陆老太爷坐着的凤哥儿身上。

    一来这孩子太好看太招人眼了,二来,他可是坐在陆老太爷怀里的。

    听到三太太来了这句禀报,凤哥儿就开始往榻沿边挪,陆老太爷松开手,只看着他要做什么。

    周氏给陆老太爷见了礼,凤哥儿也挪下了榻,挪来挪去,找了个算是正对着周三太太的地方,闷声不响的跪下磕头。

    “这是?”周三太太惊讶的看着冲着她磕头磕的简直磕出声儿的凤哥儿,急忙要伸手去扶,却被陆老太爷抬手止住,“叫你来,就是因为这个孩子,他叫凤哥儿,是老三的孩子……”

    陆老太爷将刚才沈氏那些话说了,“……这是老三的错,老三,给你媳妇赔礼!”

    陆明画垂着头,冲周氏长揖到底。

    周氏没理陆明画,弯腰拉起凤哥儿,“好孩子,起来,错不错的,和你无关。”

    “阿娘说,我要是能回陆家,让我以后要好好孝敬您,阿娘说,她和我最对不起的,是您。对不起。”凤哥儿被周氏拉着手,仰头看着她,奶声奶气。

    “这孩子,这可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阿娘的错。”周氏弯腰蹲下,抱了抱凤哥儿,“这孩子长的跟……真是可人疼。”

    陆明画讪讪的直起腰,讪讪的看着抱着凤哥儿说话的周氏,神情尴尬。

    “叫你来,就是商量这孩子的事,还有他阿娘。”陆老太爷暗暗松了口气。

    虽说老三媳妇一向大度明理,可这突然来了个三四岁的男孩子,还这样长相,这样聪明伶俐,他还是有几分担心的。

    “陆家子嗣,断没有流落在外的道理,孩子的事,媳妇儿听老太爷作主,沈氏,听老太爷刚才的话,这沈氏也是个有主意的,还是听听她自己的意思最好。”

    陆家老大一家一直在京城,老二一家在任上,周三太太一直在老宅当家理事,是个拿主意的。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这孩子我带着他去见见族老,沈氏那边,你去看看?”陆老太爷和周氏商量道。

    “是。”周氏垂眼答应,“这孩子起名了吗?”周氏一边说,一边低头看着一直仰头看着她的凤哥儿。

    “既然小名叫凤哥儿,就叫仪吧,陆仪,凤凰来仪。”陆老太爷已经想好了名字。

    这孩子长相心智,都不简单,又是这样的离奇身世,陆家这一代,往后,只怕要数他最为出色了。

    想到这个,陆老太爷心情往上扬起,佶哥儿这一代几乎个个资质平平,这件事已经让他扰心了几十年,这会儿,他看到了希望。

    陆老太爷牵着凤哥儿,往祠堂里面进去,凤哥儿另一只手轻轻揪着陆老太爷宽大的衣袖,不时偷偷往后面瞄一眼,看着站在屋门口的周三太太,一直瞄到陆老太爷牵着他转了弯,也没看到阿娘过来,凤哥儿心里一阵委屈,要不是答应了阿娘,他想哭一场,大哭。

    看着陆老太爷牵着凤哥儿,以及陆明画、陆佶等人走远了,周三太太轻轻叹了口气,吩咐婆子,“请沈氏过来。”

    沈氏跟着婆子进来,听婆子说了句这是三太太,就急忙跪下磕头。

    “起来,凤哥儿刚才也象你这样,见了我就磕头,这事不怪你,更不能怪他,身为奴婢,你能怎么样?快起来。”周三太太上前两步,弯腰扶起沈氏。

    “太太慈悲。”沈氏站起来,再次深曲膝几乎到底。这一福,是因为她这几句话,一句身为奴婢,让她真心实意想再次给她磕头。

    “凤哥儿跟着老太爷去祠堂见几位族老,给列祖列宗磕头去了,让我问问你,你有什么打算?”周三太太也不多说,直截了当问道。

    “三老爷当时悄悄赏了民女一百两银子,后来民女脱身,假托了是三老爷让人赎身,姚县令又赏了民女一百两银子,民女到了兴安城之后,置了四十亩上好的水田,还有处小宅子,民女生活无虞,请太太放心。”

    沈氏解释的十分清楚,三太太刚才那几句,以及这份坦然真诚,她也须报以真诚,而且,她觉得眼前的三太太,是个值得信任的。

    “那凤哥儿呢?你不打算再见他了?”周三太太微微蹙眉。

    “来建昌城前,民女有好些打算,刚才见了老太爷,这会儿又见了太太,把凤哥儿交给您,交给老太爷,民女放心得很,民女进府,一来对凤哥儿没什么好处,二来,为奴为婢非民女平生所愿。”

    沈氏垂着眼帘,顿了顿才接着道:“民女视凤哥儿爱逾性命,疼爱太过,难免娇纵,实在不忍心,民女不在身边,对凤哥儿只有好处。”

    周三太太看着她,她言谈清晰,条理分明,这是打定了主意的。

    “既然这样,我也不多劝你,你要是不介意,凤哥儿就记到我名下。至于你,兴安城离建昌城太远,只怕照应不及,你孤身一人,万一有点儿什么事儿,陆家就不提了,只怕要伤了凤哥儿的心,要不,你搬到建昌城外,离建昌城十来里路,有片小庄子,山清水秀,是我的嫁妆,你到那里去住,只说是我家远房亲戚。”

    周三太太想了想,建议道。

    “好。”沈氏沉吟片刻,爽快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