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三一章 有所不为

第六百三一章 有所不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城门不远,车子微顿,帘子掀起,朱铨露出半边脸,示意四皇子该下车了。

    五皇子依依不舍的看着四皇子下了车,小内侍上车,拧了只热帕子递给五皇子,五皇子接过帕子,慢慢擦着,低着头呆了一会儿,将帕子递给小内侍,低声道:“你到后面车上,让朱长史上来,我有话跟他说。”

    小内侍应了,下了车,朱铨上了车。

    “王爷哭过了?四爷没说什么吧?”朱铨关切的看着五皇子问道。

    “没说什么,”顿了顿,五皇子带着几分小心的看着朱铨,“四哥说,皇上要让他署理吏部。”

    朱铨惊讶的挑起了眉梢,“那四爷什么意思?这可难得。”

    “四哥说,皇上也要让我署理六部之一。”五皇子看着朱铨,接着道。

    “这是好事!”朱铨眉梢飞动,“四爷倒是消息灵通,四爷要是署理吏部,五爷最好能署理户部,只有户部能和吏部相比一二,户部古尚书跟秦王府一向交好,现如今三司使已经握在王使司手里,如今大家都称他王相了呢,王相和秦王府更是交好,五爷要是能署理户部,事半功倍。”

    朱铨说的兴奋起来。

    “朱长史,你真觉得是好事儿吗?”五皇子看着朱铨,轻声问道。

    “当然。”朱铨笑起来,“皇上倒是想到秦王爷前头去了,我这几天还想着,怎么找机会跟秦王爷提醒一二,五爷该站到台前,历练一二了。唉,李五爷刚走,不是说话的时候。”

    想着李文山,朱铨心里一阵酸痛,李文山是他见过的人中,最纯直难得的,可惜了。

    “你真觉得小叔那么看重我么?”五皇子紧盯着朱铨。

    朱铨笑起来,“瞧五爷说的,秦王爷身边只有五爷您,他不看重五爷,还能看重谁?四爷?那不是笑话儿了?除非……”

    朱铨的话顿住,随即摊手笑道:“跟五爷也没什么不能说的,除非宫里有了小皇子,扶助一个幼帝,当然比五爷这样的成年皇子好,可是,宫里这些人美人不断,却没能添上一儿半女,本朝皇嗣一向不丰,皇上虽说春秋还盛,可毕竟不年青了,除了五爷,王爷还能扶助谁呢?”

    五皇子看着朱铨,片刻,垂下眼帘,“朱长史,我想和小叔说说话儿。”

    “好,极是应该。”朱铨抚掌赞成,“五爷见了王爷,一定要恭敬谦逊,视王爷如父,可也不能太过了,若是太过,万一颠倒了尊卑……算了,现在不说这个,以后再说。我让人先递个话?”

    “嗯。”五皇子垂头应了。

    秦王没送二皇子夫妇往天清寺,听说五皇子要见他,皱眉看向金拙言,金拙言也看着他。

    “我先去探探话?”金拙言站起来。

    “你去不合适。”秦王叫进侍立在门口的首领内侍怀喜,“你去看看郭先生忙不忙,跟他说一声,让他先去陪五爷说说话儿,我这会儿不得闲,怕五爷有什么急事儿。”

    “是。”怀喜答应了,垂手退出。

    没多大会儿,郭胜就大步进来了,冲秦王长揖见了礼,又冲金拙言和陆仪拱了拱手,带着一脸无奈的苦笑道:“象是吓着了,一定要见王爷,朱铨等在二门外,我去看了一眼,瞧朱铨倒有点儿眉飞色舞的样子,朱铨这个人,书生气太重,比六哥儿还重,偏还觉得自己颇有权谋。”

    “只怕是生了念想。”金拙言脸上带着丝冷笑。

    “老五真不象个能生妄心的。”陆仪的话里透着犹疑。

    他觉得不象,可他不敢断定,这种执掌天下,握有万民的事,几乎能让所有人疯狂,何况,毕竟是位皇子,生出些许想法,还真不能算是太妄想了。

    “五爷眼里只有害怕,妄心不妄心的,不怎么象。”郭胜道。

    “你跟王妃说说,问问王妃什么意思,要不要见。”秦王沉吟片刻,吩咐郭胜。

    郭胜点头应了,转身出去,径直往离书房院子极近的那间小小暖阁过去。

    没多大会儿,怀喜小跑进来禀报:王妃请五爷到小暖阁说话去了。

    金拙言松了口气,看着秦王笑道:“确实,不管他要说什么事儿,王妃见他,都比你合适。”

    “只怕又是让阿夏为难的事。”秦王不知道在想什么,低低叹了口气。

    五皇子进了小暖阁一刻多钟两刻钟,出来就直接回去了。

    天色将要落黑,秦王从书房院里出来,刚转个弯,就看到李夏正站在小暖阁门口等着他。

    秦王急忙紧走几步,李夏看到他,露出笑容,几步下了台阶,跑几步迎到他面前。

    秦王抬手抚在李夏肩上,这几天她憔悴的厉害,看起来象是瘦了不少。

    “中午吃的好不好?怀喜说你多喝了半碗汤,饭却吃得少。”秦王的手顺着李夏的肩膀往下滑了些,揽着她,仔细看着她的脸色,关切道。

    “午饭前小厨房送了碟子菱粉糕,我多吃了一块,中午饭就少吃了,我没事。”李夏将手塞到秦王手里,和他慢慢往前走。

    “刚才老五来,说送老二夫妇到天清寺回来路上,和老四说了一路话。”两人说了几句闲话,李夏说起了五皇子。

    “嗯?郭胜说他看起来很害怕?”秦王微微蹙眉。

    “是很害怕,他说老四说,皇上的意思,要让老四署理吏部,说是还想让他也到六部历练一二。”李夏抬头看向秦王。

    “这几天早朝,皇上都夸老四皇庄打理的好,踏实能干,才具出众,诸如此类,昨天我还和拙言议这件事,也想到了。”秦王说着,叹了口气。

    “皇上想把老四和老五也推起来,咱们看出来了,太子他们看出来了,就连老四和老五,也看出来了。”李夏一声嗤笑里充满了鄙夷,随即又叹了口气,“老五刚才说,从前还在宫里的时候,老三就说过一回,他们都是只有娘的孩子,这句话,他一直深刻在心。”

    “这样的话,阿娘也说过。”秦王跟着叹了口气。

    “老五说他从极小到现在,只求活着,要是有一天,不用担惊受怕,能安安生生的活着,就是此生最大的福份,他从来没想过其它,其它的,他承受不起。”

    李夏沉默片刻,才接着道:“我答应他,只要咱们平安,就许他一个平安。”

    秦王一个怔神。

    “这违背了我跟娘娘说过的话。”李夏停步,仰头看着秦王,“我犹豫过,可是,我如果不许这个平安,就是把他逼入绝路。就要多一个极大的变故。老五走后,我又仔细思量过,这个时候,这样的变故,太危险了,咱们很可能承担不起。

    我没想过他会来找咱们,而且找的这样直接,看的这样透彻明白,说的又是这样透彻明白,把我回旋含糊的余地,都透彻到没有了。

    我答应他,是因为,我觉得,娘娘留下的两件大事,这两件事相比,也是有轻有重,你能登上大位,能够象先郑太后和先皇许下的,王朝正统必定由娘娘的血脉承传,这一件,是重中之重,是娘娘所有心愿的根本,也是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别的,都该能为这件事退让。

    我就许了他一个平安,既然许下了,总要做到。娘娘的遗愿,只怕就做不到百分百了。”

    “阿娘把这件事交到你手里,把我也交到你手里。”秦王握了握李夏手,“那就是一切由你作主,阿娘是这个意思,我更是。

    阿娘不是狠毒之人,做事向来留有余地,咱们订了亲之后,阿娘常常说起你,阿娘很喜欢和我说起你。”

    秦王喉咙微哽,片刻,才接着道:“阿娘说你聪明天成,有一份她没有的坚韧耐心,还说你天性中有一份悲悯,连她都不如,说你比她强,比她年青的时候强,甚至也比前些年的她强,能娶到你,是我此生最大的福份,这是阿娘的话,我也这么觉得。”

    “嗯。”李夏抿着嘴,抿出丝笑意,伸出胳膊抱住秦王,脸贴在他胸口,站了好一会儿,才站直,转过身,和秦王接着并肩往前。

    “郭胜说朱铨眉飞色舞,那是个书生气极重,又颇有抱负的,要不要想办法把他调开?给个外任?”两人往前走了一段,秦王看着李夏道。

    “不用。”李夏答的很快,“第一,现在整个京城都是极其敏感的时候,突然调走朱铨,必定各有想法,对咱们,对老五都没有好处;其二,让朱铨跟在老五身边,虚虚实实,至少皇上很喜欢看,皇上看着,必定感觉极好;其三,老五很明白,我看他也算个心志坚定的,朱铨心眼不如他,心志也不如他,不用担心。”

    “嗯。”秦王不知道想到什么,失笑,“阿夏,跟你比,倒是我经常婆婆妈妈的。以后,”秦王顿了顿,“有了孩子,你来教导吧,我觉得我肯定不行,我得象阿凤那样。”

    “陆将军怎么了?”李夏挑眉问道。

    “他家阿果,现在会翻身了,今天早上阿果自己一个翻身脸朝下趴在榻上了,吭吭哧哧想翻回来,累的额头都有汗了,阮氏不让帮忙,说阿果自己能翻过来,阿凤看的心疼,趁着阮氏一错眼的功夫,帮了阿果一把,被阮氏看到了。”

    李夏哭笑不得,“阮夫人发脾气了?”

    “嗯,阿凤一幅灰头土脸的模样,感慨了好大一会儿,说等阿果大了,练功这事他指定狠不下心,到时候只怕得托付给柏乔代劳。”

    李夏歪着头,想了好半天。

    她记忆中从前的陆将军,好象有些模糊了,可这份模糊里,那份温和却没有一丝苟且的严厉,却棱角分明、清晰无比。

    从前,阮夫人刚成亲没多久就怀上了,生产不顺,一尸两命,听说是个男胎,直到她一跤摔回去,陆将军还是孤身一人,常年住在侍卫房……

    现在,李夏想象着陆仪对着阿果想帮又不敢帮的样子,笑容渐浓,“这事阮夫人做的对,是该好好教训。”

    话没说完,李夏想到了言哥儿和毛毛,“这两天事多,我有好几天没见到言哥儿了,还有毛毛。”

    秦王呆了下,唉了一声,明天要是言哥儿和毛毛领了教训,不能怪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