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三零章 只有娘

第六百三零章 只有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皇子停灵刚过十天,就出殡了。

    出殡当天,二皇子妃侯氏服毒自尽。侯氏是躺进棺材之后服的毒,一切都替自己准备好了。

    皇上的口谕传到的很快,追封为益亲王妃,和益亲王合葬。

    侯氏的自尽,并没有影响二皇子的出殡,只不过在出殡队伍中添了一幅棺椁,一前一后,出了益郡王府,暂时停灵在了天清寺,和三皇子并排放在了一间屋子里。

    三皇子和二皇子都是英年早丧,二皇子的陵地墓穴,才刚刚开始,就是三皇子的陵墓,也还早着呢。

    五皇子跟着队伍,将二皇子夫妻两幅棺椁送进天清寺,随着队伍出来,隔了四五步,看着形容憔悴的四皇子,想说话,却下意识的看了眼左右,垂下了头。

    五皇子府长史朱铨跟在五皇子身边,看着他瞄向四皇子的那几眼,看着他脸上隐隐的惊惧和迟疑,靠近一步,低低道:“五爷要和四爷说几句话吗?”

    “没有!”五皇子下意识的先否定一句,随即看着朱铨,慢慢舒出口气,“是你,没有,我就是……”五皇子又扫了眼四皇子,“看四哥憔悴的厉害,就是看看。”

    “五爷不必担忧太过,王爷,是能护得住五爷的,五爷要是想和四爷说几句话,我来安排,让四爷到五爷车上说话?”朱铨挨近五皇子,低低建议。

    五皇子踌躇起来,他有满肚皮的话,想问问四哥,想和四哥说说。

    他怕得很,从小到大,他跟四哥最能说得来,他们两个,一样的处境,一样的长大,这会儿,凭着直觉,他觉得他和四哥,比小时候,比从前,比任何时候都相似,他和他,面临着同样的境况。

    “好。”五皇子鼓足勇气,一个好字,几乎用尽了力气。

    “五爷别过于担心,没什么大事,您先上车,您放心。”朱铨安慰了几句,送五皇子上了车,往后退了十来步,四下看了看,不动声色的往四皇子靠近过去。

    五皇子的车子开始慢慢往前移动,刚走了没多远,微微顿了顿,车帘掀起,四皇子跳上车,急忙回身拉紧晃动的车帘,看着车帘不动了,才慢慢松开,回头看向五皇子。

    “四哥!”五皇子一声四哥喊出来,眼泪夺眶而出。

    “你瘦了不少。”四皇子打量着五皇子,声调酸涩。

    “你也是,四哥,你没事吧?”五皇子擦掉眼泪,仔细打量着四皇子。

    “不知道。”四皇子低低叹了口气,随即苦笑道:“至少这会儿没事,我没事,你也没事。”

    “四哥,你说,我们……”五皇子看着四皇子,眼里溢满了惶恐不安。

    “我不知道。”四皇子一脸苦笑,“他们说,皇上不是太后亲生的,这事儿,你听说了吗?”

    五皇子一个怔神,“哪个太后?金太后?”

    “嗯,你很久没进宫了吧?”四皇子见五皇子一脸愕然怔忡,忍不住叹气,伸手拍了拍五皇子的手。

    “我进宫……”五皇子满脸愕然中渗着苦涩,“我哪有机会进宫,我也不想进宫。”

    他进宫见谁呢?没有想见他的人,也没有他想见的人。

    “我领着皇庄的差使,一个月,总得给太子请两回安,皇庄的帐,好些事。”四皇子的话有些乱,他一个月总要进个两三趟宫,可每回进宫,对他来说,都象走一趟鬼门关一般,他真希望能够再也不用进宫。

    “苏娘娘象是疯了。”四皇子声音压的很低。

    “四哥,你刚才说皇上不是太后娘娘亲生的,是真的吗?那王爷呢?”五皇子在惊慌和混乱稍稍过去之后,满心只有这一件大事。

    “皇庄上有个老供奉,临死前说是去见了皇上,也许是太子,她死的时候我在,太子让我看着她,送她最后一程。那个老供奉临死前一直说话,说皇上不孝,瞎了眼……”

    说到瞎了眼三个字,四皇子声音落的极低,下意识的扫了眼四周。

    “还说,娘娘狠毒,骂了好多,说是皇上是早死的那个金贵妃生的,被太后抱了去,还说金贵妃是被太后活活打死的,死的惨极了,皇上肯定知道了。”

    四皇子紧贴在五皇子耳边,几句话说的真就是放他口,只能入五皇子的耳。

    “那?”五皇子脸都青了。

    “你小心些。”四皇子怜悯的看着五皇子,低低叹了口气,“还有,有一回我去给太子请安,太子和江公子在屋里说话,没避着我,江公子说,王爷是要把皇子们都屠尽的,说是,”四皇子再次飞快的瞄了圈四周,“王爷是想兄终弟及的。”

    五皇子机灵灵打个了寒噤。

    “四哥,我一直想找你说说话,可我不敢,我也觉得……我不知道这些事,我就是觉得害怕,怕极了。”五皇子身子微抖,“四哥,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四皇子声音极低,“要是咱们能熬到太子即位,也许就能活下去……”

    “那我呢?”五皇子抓住四皇子的手,带着哭腔。

    “我不知道。”四皇子一脸苦笑,“皇上才多大?我是觉得,熬不到。昨天,江公子跟我说,说太子想让我署理吏部,说二哥和三哥没了,咱们该多担当些,替皇上和太子分忧。”

    “这是?”五皇子手指都是凉的。

    “江公子说这是皇上的意思,除了我,还有你。我觉得咱们熬不过去。”四皇子握着五皇子凉冷的手指,他不能替他暖一暖,他自己的手指也是冰凉的。

    “四哥,我从……记事起,从来没敢妄想过,我只想活着,我……”五皇子握着四皇子冰冷的手指,欲哭无泪。

    从小到大,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大家都忘了他,这样,他就能躲在角落里,安安生生的躲在角落里。

    “我也没有,这几年,我事事都听太子的话,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他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这样。”

    四皇子声音极低。

    “那我……”五皇子看着憔悴到苍老的四皇子。

    “你只能听王爷的话,没有办法了。署理吏部要真是皇上的意思,”四皇子的话顿住,目光悲伤的看着五皇子,“还有你,真要是皇上的意思……”四皇子抖着嘴唇,说不下去了。

    “皇上也想让咱们死么?”五皇子看着四皇子,声音极轻,“不是,皇上不是想让咱们死,而是,咱们死了还是活着,他根本不在意,从小就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咱们从小不就知道么,三哥说过一回,你还记得吗?三哥说,咱们俩可怜,是因为咱们没娘,没有母族,说从大哥到小六,都是只有娘的孩子,可咱们俩没有娘,没有母族。”

    四皇子声音满溢着悲凉。

    五皇子嘴唇抖动了片刻,肩膀耸动,无声的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