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二九章 攻守之别

第六百二九章 攻守之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隔天早朝后,关于秦王府门口那场劫杀,就查清查明,有了定论:

    江延锦为泄私愤,罔顾国法,丧心病狂,与其妻已经畏罪自杀,江延锦祖父江荣明治家不谨,罚俸三年,江延锦父江会贤革去功名,令闭门读书一年。

    李文山舍身救护秦王,其父心疼其子而亡,感人至深,令礼部祭祀,翰林院立传传世,封其母徐氏为国太夫人,食一百户,其妻唐氏为夫人,其子李章恒为六品忠训郎,其弟李文岚食双俸。

    李夏扫了一遍抄来的旨意,放到书桌,眯眼看了片刻,曲指将那张抄纸弹到了地上。

    郭胜看着那张纸飘飘摇摇落到了地上,才抬头看向李夏。

    “晚上去见一见金相,告诉他,无论如何都要护下陈江。”

    李夏不再理会那张纸,看着郭胜吩咐道。

    “是。”郭胜应了一声,刚要告退,却看李夏神情犹豫,忙屏气静声,垂手等着。

    “先去趟李家,跟五嫂说一声,把阿娘那一百户食邑,还有六哥的双俸拿出来,在迎祥池找个地方施药,替五哥祈福,替天下祈福。”

    李夏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口时,语调却干脆坚定。

    郭胜有些错愕,“王妃,这是……”

    这是怨望!

    “就是要这样。李家先要有态度。”李夏站起来,走到窗前,“陈江那些话,他要做的事,我想了半夜。让诸如陈江等人发声,冲锋在前,秦王府,李家,长沙王府沉默无声,稳妥是稳妥极了,可这不合王爷正大光明的性子,也配不上五哥的厚重憨直。”

    “是。”郭胜喉咙微哽。

    “我和王爷做的事,冒天下之大不韪,可一步步走到现在,如此艰难,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是逆天行事,而是,要往后想,行大逆不道之事,立心却不能阴暗卑劣,因为是这样一路行来,才能有陈江那句话,才能有陈江那样的以为,大逆不道之后,是一个清明世界,走到现在,该站出来的,可以站出来了。”

    李夏说的很慢,郭胜只听的一阵热血上冲。欠身垂首,“是!”

    ……………………

    午后,迎祥池后的葆真宫,正对着迎祥池的经楼里,江延世一身素白,和裹着件黑色薄斗蓬,黄瘦了很多的莫涛江站在窗户后面,远远看着离那堆还没有清理的纸灰堆不远,刚刚摆出来的施药长案。

    “这是怨望。”莫涛江叹了口气。

    “她就是要把这份怨愤摆出来,诱出更多的怨愤。”江延世语调平淡,好象这件事跟他全不相干。

    “图穷匕首见了?”莫涛江紧皱着眉头。

    “不是,她要由暗而明了。”这一句,江延世的语调里透着说不出的味儿。

    莫涛江转头看着他。

    江延世盯着已经开始施药的长案看了一会儿,眼睛微眯又舒开,“你看,明明是她和他们步步紧逼,一步步走到现在,倒象是他们才是苦主。”

    “之前,谁能想到?”莫涛江又叹了口气。

    “姑母想到了。”

    “娘娘不是想到,她只是感觉到了。在战场博杀之人,刀枪弓箭没到之时,就能感觉到那股子杀气,有些人迟钝些,有些敏锐,娘娘是极其敏锐的那种,可她脾气太急,太耐不下性子了。”

    莫涛江的话说的有些急,一阵咳嗽涌上来,咳的连绵不断。

    江延世远望着那张施药长案,神情有些晦暗。

    “要是娘娘能多些耐性,别那么暴烈,觉察到了,不动声色,暗中去查真相,不是查不出来,甚至,极其好查,宫中多的是当年旧人,那时候,魏国大长公主还活着,全具有还活着,当年的人,当年的事,都在那儿。唉!”

    莫涛江攥拳捶在窗台上,呼吸又有些急促。

    “已经过去了,多说无益。”江延世低低道。

    “唉!”莫涛江又是一声长叹,“好好一局棋,原本稳操胜券,唉!娘娘性子急躁暴烈,公子又何尝不是如此!”

    “是我错了。”这四个字,江延世说的快而轻,却发自内心,他确实错了。

    “唉。”莫涛江这一声叹气,透着疲惫无浓浓的无奈。“现在,攻守已变。”莫涛江看着那张施药长案,“从那堆纸钱起,就已经出手了。公子和娘娘,和江家,甚至太子,勇猛刚烈,宜于冲锋,短于防守,唉。”

    “先生觉得,下一步,她会往哪儿走?”江延世沉默离久,才低低问道。

    “太子。”莫涛江的回答快而简洁。“不过,我以为,不会有大事,前天傍晚,皇上把太子叫进宫里训斥,将柏乔那份折子扔给太子,这不是训斥,这是护卫。”

    “我也这么想。”江延世点头。

    “皇上一向讲究制衡,先前有二爷三爷,和太子龙争虎斗这么些年。”莫涛江的话顿住,再次长叹,“唉,要是没有秦王府……唉,公子说的对,再多说这样的话,就成了无知妇人了。

    如今二爷和三爷一系土崩瓦裂,秦王府亮开爪牙,皇上必定极为忌讳,如今朝中,只有太子,能和秦王府势均力敌,皇上不会怎么着太子。”

    “她也想到了,所以才有此举。”江延世示意迎祥池。

    “是,这是要用民心民意,逼压皇上。”莫涛江又是一声压不住的咳嗽,“公子,如今太子是守势,只宜忍耐,太子占着大义,只要无错,就能全胜,不用多做什么,只要忍耐两个字。”

    江延世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好一会儿,低低叹了口气,“先生不要低估了她,当初姑母的想法,也和先生说的一样,太子占着大义,只要耐心等待,可是,你看看,她怎么能容太子只守着忍耐两个字?阮谨俞已经递了折子,要锁拿骆远航进京审讯,折子上说,骆远航勾结的并非江延锦,而是江家。”

    莫涛江眉头紧拧,好半天,开口前先叹气,“婆台山一案,还没结案呢,赶到盱眙军善后的是赵老夫人,丁家如今紧紧跟在秦王府身后,这案子,皇上不想多牵多连,可陈江这个人,无牵无挂,孤僻无常,他身边那位朱喜,我总觉得是秦王府的人。”

    “前天皇上召见太子训斥时,说过一句,他觉得太子该好好的闭门读上几年圣贤书了。”江延世低低道。

    莫涛江呆了呆,“这是有放太甲于桐宫的意思?”

    “只怕就是这个意思。”

    莫涛江脸色发白,好半天,才看着江延世苦笑道:“要是那样,太子和娘娘,只怕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先生也是这么想?就是这样,事到如今,已经没有攻守之别了。”江延世带着丝丝苦笑。

    莫涛江呆了半晌,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