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二八章 围观者

第六百二八章 围观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柏乔被送回柏府,就没再出来,丁泽安从殿前司找到柏府,听说柏乔回到府里就要酒,已经醉了,呆站着琢磨了一会儿,出了柏府,先往李家跑了一趟,又往秦王府过去。

    看来,他听说江延锦自杀在宣德门外,头一个念头是对的,劫杀秦王爷这事儿,要跟婆台山惨案一样,又他娘的要不了了之了。

    柏乔醉在府里,前一天还轰轰烈烈的抄检一夜之间偃旗息鼓,到了傍晚,想着这宵禁的令还在呢,几个殿前司统领找到柏府,却只得了一句话,柏小将军还没醒呢,几个统领你瞅我我瞅你干瞅了半天,各自拍屁股回家。

    殿前司今天和昨天大相径庭,京府衙门的黄府尹和吴推官都是人精,不用多琢磨,就心知肚明,到了傍晚,黄府尹和吴推官挑了十来个伶俐有眼力的衙役,都换了便服,穿街绕巷,绕到迎祥池。

    衙役们散在迎祥池各处,黄府尹和吴推官则躲在间能清楚看到迎祥池的茶楼里,看着那堆越到傍晚越明亮的化纸堆,和旁边已经加到四张八仙桌,放了四五只香炉的祭桌,以及川流不息的祭奠人流。

    这宵禁的事,殿前司不露头,他们府衙是绝对不会冲上去的,不过,看还是得看着,别万一有点儿什么事儿,柏家后台硬头皮硬,不怕,他们京府衙门可不行。

    唉,这真是桩糟心事儿,李五爷的死,江家搭上了一条命,也算一命抵一命,可秦王爷差点被人杀了这事,真要是什么说法也没有,不了了之,那可真是……

    黄府尹和吴推官对坐喝着浓茶,你一个字,我两个字,彼此看一眼,意味深长的叹一口气。

    “儿子,跟弟弟,哪能一样!”吴推官一声长叹。

    “可不是,可那儿子,不是一般的儿子,现在就这样,这以后……哪有活路?”黄府尹摇头叹息。

    “您瞧眼前这个。”吴推官往迎祥池那处明亮的祭奠之地努了努嘴,后面的话,连口齿都有些含糊了,“还不是逼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不是好事。”

    “五爷今儿可是一大早就去了李家。”黄府尹探身过去,吴推官急忙迎上,咬耳朵说了一句。

    “说到这个。”吴推官左右看了看,站起来,挪到黄府尹旁边,和黄府尹附耳道:“有句闲话,昨儿个我回家,路过我们家那巷子口,您也知道,我家那地方,人杂嘴杂,巷子口那个算命的张铁嘴,正跟几个闲人胡扯,我站着听了两句,李五爷走那天,大睛的天,不是突然就下了暴雨么,张铁嘴说,他从乌云眼里,看到了龙爪龙头,是条黑龙。”

    “啊?”黄府尹眼睛都瞪大了。

    “还有呢,那张铁嘴说他看到龙爪,就接了几捧雨水尝了,那雨水里腥味儿浓的很,说这是龙随身的雨云,说那天那暴雨,是因为龙动了真怒,这才狂风暴雨,下下来的,都是从龙随身雨云里下的雨,能治大病的,他说他接了半桶。”

    吴推官接着道,说到接了半桶,啧啧几声,极是羡慕。

    “等等,”黄府尹只觉得头一阵接一阵懞,“他看到真龙了,是因为那真龙动了真怒,那天,谁能动这真怒?”

    吴推官斜着黄府尹,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府尊,您说呢?还能有谁?反正吧,五爷肯定不是真怒,真怕还差不多。那个张铁嘴,有点儿小本事,去年底他给我批过一卦,说我今年这一年,如同巨浪中的小船,一个浪头接一个浪头,不过有惊无险,到现在,您瞧瞧,从过了年,满肚子惊气儿就没散过。”

    “老吴,这可不是小事!”黄府尹一口接一口抽凉气儿。

    “可不,不是小事儿!”吴推官这一声可不,透着丝丝愉快的幸灾乐祸。

    黄府尹听出了这丝幸灾乐祸,斜眼看着他。

    “府尊,”吴推官凑过去,“咱俩,这搭档,二十多年了吧……”

    “这是第五任,二十三年了。”黄府尹说到二十三年,一声郁闷之极的长叹。

    这京府府尹的位置,照规矩是皇上亲点,不是极得皇上信任看重,是点不到这个位置上的,先帝之前,点上这个位置就意味着飞黄腾达,做上一任,最多二任,出去就是一个封疆大吏,几任之后入主中书门下,都是寻常事。

    可到了先帝,他上一任府尹,从先帝即位第二年点了府尹,一直做到老死在任上,皇上点到他头上时,先头十年,他还有个念想,这十年,早就断了这个念想了,他肯定也和前任一样,老死在这府尹的任上了。

    吴推官干笑了几声,黄府尹这一声闷叹,他太知道原因了。“皇上还年青着呢,至少比咱们年青,我看哪,咱俩这搭档,得搭一辈子。”

    “唉!”黄府尹又是一声长叹。大概是老了,这两年他老是想起年青时候的雄心壮志。

    “这京城多好,不说这个,象咱俩这样一搭就是一辈子,不多,咱们俩,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话,府尊,照我说,不是坏事,您瞧瞧那位,黑色的,做的几件事,头一条几路驻军,到现在,再怎么艰难曲折,都清理完了,这事儿,我记得早些年可没少听您说什么大患。”

    黄府尹点头,那是早好些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还一腔热血,关心朝政,不过这十来年,他连邸抄都懒得看了。

    “后来大小弓,这个都不用您说,我都知道,多大的祸害呢。那事儿,别人知不知道咱们不知道,可咱们是知道的,那背后,不也是那只黑……爪子,就冲这两件,至少比,那个,强多了。”

    吴推官手指头往上捅了捅,一脸干笑,“再说了,皇上还年青着呢,比咱们年青,咱们这任上,也就是小风小雨,大风大浪的时候,你我早就乞骸骨了,看戏都靠不上去了,这是好事。”

    黄府尹揪着胡须,呆了片刻,点头,“你说的对,至少不是坏事,唉,那个黑……那啥,真到他手里,这府尹,大约就不用一做一辈子了。”

    不过这好事,是轮不到他头上了。皇上,还年青着呢。

    ……………………

    隔没多远的一间酒楼里,二楼雅间,灯光昏暗,窗户半开。

    这会儿,围在迎祥池边上的酒楼茶坊,对着迎祥池这边的一楼二楼,全是这样灯光昏暗,窗户半开,一只只眼睛从昏暗半开的窗户后,看着迎祥池边那堆好象越来越旺的化纸堆,和旁边络绎不绝的人流捻香祭拜。

    雅间里,陈江和朱喜对面而坐,桌上放了几样下酒菜,陈江捏着杯子,眼睛看着络绎不绝的人流,神情郁郁的慢慢啜着酒。

    “一整天了,早上我过去时,看到了那位郭先生,真是不容易。”朱喜一句话说的含含糊糊。

    “照我看,不是假的。”陈江仰头喝了杯中酒,朱喜给他斟上酒。

    “最早那位杨大娘子,李五爷对她姐弟,甚至对她们杨家,说是恩同再造,一点儿也不为过,后头那几家,都是如此,这些,”陈江往那边人流方向努了努嘴,“我已经看到了好些受过他恩惠的,别的,你去打听打听,我觉得,应该都是受过他恩惠,得过他援手的。”

    “嗯。”朱喜一声嗯里,有几分感慨。

    “说李五爷要钱有钱,要人有人,随手施恩的本钱厚。这话有点儿道理,可有钱有人的,这京城多的是,人家眼里看不到你的难处,人家眼里根本看不到你。李五爷能看到,且是真心实意替你为难,替你着想,这是难得处。”

    顿了顿,陈江再次长叹,“不亢不卑四个字,能得其精髓的,我只见过李五爷一个。就是三岁小孩子,他都能凭着本能分出真心假意,何况这满京城的精明人呢。唉。”

    朱喜也跟着叹了口气。

    陈江沉默着喝了四五杯酒,放下杯子,看着朱喜道:“老朱啊,从明儿起,你别过来了,咱们一场主宾,就到此吧。”

    朱喜愕然,“东翁这说的什么话?这是怎么了?”

    “我打算把婆台山一案,明折上奏,实话实说。”陈江语调清淡。

    朱喜听的更加愕然,“东翁……”

    “接到婆台山一案时,我偷偷去见了王爷。”陈江抬手止住朱喜的话,声音很低,话却很清晰,“问王爷,这案子,要怎么审,王爷说,其一,国有律法,其二,王爷说我饱读圣贤书,久经历练,熟知民情,深谙人心,该怎么审,只该看律法,察民情,不该问他。”

    朱喜听的眉梢挑动。

    “老朱啊,从王府出来,我一夜没睡着,真真正正是思绪万千,想着我入仕这些年,两成的精力查案子,其余八成,都在挖空心思想着怎么把无数伸过来的手挡回去,怎么让那些案子真相能大白,让那些凶手能伏法,越是大案,越是如此。

    就是这样,别的不说,你我经手的大案,真正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将案情公之于众,将真正的黑手真凶绳之以法的,有几件?明明查明了,却非要葫芦提抹成一团漆黑的,有几件?大小弓里无数人命,无数案子,全都是葫芦提三个字!”

    陈江越说越愤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因为王爷这几句话,婆台山一案,我决定装聋作哑,老朱,你知道为什么吗?这是因为我的私心,我要保全自己,在以后,清明世界到来之时,能专心一意,痛痛快快查几年案子,唉!”

    陈江一声长叹,“可是,你看,大家都象我这样,想着保全自己,想着未来一展拳脚,一个个,就只敢在这阴黑的夜里,偷偷过来上一柱香,或者,连这一柱香也不敢来上,只敢在自己家里,偷偷掉两滴眼泪,洒一杯水酒,那这清明世界,只怕就得跟那堆火一样,总是要熄灭的,我想添把纸钱,以我这无牵无挂的一条命。”

    “东翁,这可不是小事!”朱喜眼睛都瞪大了,这可是要命的事儿!

    “我意已决。”陈江给自己斟了杯酒,一口喝了。

    “这是大事,东翁至少得跟王爷说一声,这可不是擅自作主的事儿。”朱喜急的额角汗都出来了,伸手按在陈江手上,急急的劝。

    “王爷说过,让我眼里只看律法,心里只要衡量圣人教导民情人心,我现在就是这样,以后,如果有命,也必当如此。”

    陈江推开朱喜的手,“明天起,你不用过来了,大约还要一两天,你准备准备,不过,想来秦王府应该是能护得住你的,不用管我。”

    “东翁!”朱喜一只手不停的拍着桌子,心情复杂到无法理清。

    他和陈江相处这么些年,知道他这是下定决心了,他下定了决心,那是任谁也没办法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