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二七章 各有打算

第六百二七章 各有打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柏乔的审问口供,傍晚前后,从宫里送到了金相等几位相公手里,第二天的早朝上,在满堂激动激烈之极的争吵中,内侍从宣德门几乎一口气跑到大殿门口,江延锦在宣德门口,递了份薄薄的折子之后,举刀捅进了自己心口。

    江延锦在宣德门投案自杀前,妻冯氏已经悬梁于江府。

    折子寥寥数语,是江延锦亲笔,交待的清清楚楚,刺杀秦王,是为了给冯氏一族报仇,为妻雪恨,强弓硬弩来自江阴军中,弓手也都是来自江阴军中,来自冯氏的私人。

    激烈的争吵如同沸水上浇了一大瓢冷水,瞬间安静的连个水泡也没有了。

    皇上冷着张脸,站起来,径自走了。

    秦王府里,郭胜大步流星冲进暖阁,李夏抬头看向他。

    “江延锦到宣德门投案,当场把自己捅死了,说是他私自所为,为了给冯氏一族报仇。”郭胜说的极其简洁。

    李夏脸上一丝意外也没有,“江延锦当初为了冯家,从明州星夜兼程赶到京城,却留下不走了。”

    李夏脸上露出丝丝讥笑,“不但不走,还动作频繁,搭上赵家,搭上了骆远航,江延世留下他,容着他,就是为了今天呢。”

    “那?”郭胜看着李夏。

    “这样很好,这件事咱们不管,嗯,”李夏沉吟了片刻,“一会儿我跟王爷说一声,这件事让他退一步,皇上什么意思,几位相公怎么议,就怎么样。你去迎祥池看看,找个合适的机会,让六哥去一趟。”

    顿了顿,李夏接着道:“这桩劫杀,大约也就这样了,今天下午,或是明天早朝之后,只怕就要给五哥一个丰厚追封以安抚,等追封下来,再要怎么样,就是咱们过了。”

    李夏轻轻冷笑了一声,这就是人心,人命之后有了些许好处,你再有忿恨,就是执拗就是不知恩不知足不懂事……

    “赶在追封前面!”李夏咽下心里突然冲上来的悲怆,急促的吩咐道。

    “是。”郭胜欠身答应,退几步转身大步出去了。

    ……………………

    前一天,自从杨大娘子之后,迎祥池边上接二连三的有人过来烧纸祭祀,这堆火,从杨大娘子点起,就没熄过,一直到深夜,祭祀的人流,还是络绎不绝。

    到第二天,清早起来溜弯散步喝早茶吃早饭的闲人不闲人发现,那一堆已经极厚的灰烬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用青砖圈住,一圈青砖旁边,并排放着两张有些破旧的八仙桌,桌上放着两只香炉,旁边堆着两堆线香。

    不时有人上前,拿一根香,弯腰在青砖圈子旁边那支粗大的雪白蜡烛上点燃,举香三鞠躬,将香插到香炉里。

    ……………………

    散了朝,柏乔又被皇上叫着听完了议事,回到殿前司,从进大门起,见什么踢什么,冲进上房,一脚踹翻了他那张堆满了乱七八糟东西的长案,又踢倒了旁边的茶桌,茶桌旁边的花架,花架边上的熏炉,在满屋的狼籍中间,连转了几圈,余气未消,直冲出去。

    小厮护卫屏着气急跟进来,再急跟出去。

    柏乔一路踢出殿前司,跳上马,勒着马在殿前司门口连转了四五圈,突然想起昨天郭胜那句话,有人在迎祥池烧纸钱祭奠李文山。

    “去买几担纸钱,多买些。去迎祥池!”柏乔吩咐了一句,调转马头,抖动缰绳,直奔迎祥池。

    几个小厮急忙从队伍中出来,买了纸钱,顺便又买了元宝,香烛,但凡想到的,有一丁点可能会用到的,都先买了再说。

    他家爷心情不好,极端不好。

    柏乔一口气冲到迎祥池,离很远就看到那圈青砖围成的粗陋圈子里,跳动不停的火焰,和不时飞起的一星半角的纸灰,以及青砖圈子旁边,已经排成一条线的捻香祭拜队伍。

    等着捻香祭拜的队伍,三三两两围蹲在青砖圈子旁边,划开纸钱往里添着的人,以及三三两两看热闹的人,比柏乔看到他们更早的看到了一身鲜亮衣甲,骑在马上,因为怒气未消而浑身杀气腾腾的柏乔,顿时慌乱起来。

    柏乔跳下马,随手扔了缰绳,大步流星,径直冲到那两张八仙桌前,示意刚刚拿起根香,一脸惊惧看着他的一个中年人,“烦让一让。”

    说着,伸手拿起根香,左右看了看,往前一步,半蹲半跪下,点燃了那根香,转了转,对着李府的方向,郑重三鞠躬,直起上身,将香插进香炉,冲看的呆的半张着嘴的中年人微微欠身,“您请。”

    几个小厮买了纸钱等物,各提了几提,一路飞马,已经赶到了,见柏乔上好了香,急忙提着纸钱送过来。

    柏乔走到那圈青砖旁边,找了个空档蹲下,一左一右两个老妇人急忙往旁边挪,给柏乔让出位置来。

    小厮用力扯断捆纸钱的麻绳,划开一把纸钱递给柏乔。

    柏乔一把一把往火堆里扔着纸钱,扔着扔着,悲伤越来越浓,眼泪落下一滴,又落下一滴,渐渐淌成了串,渐渐哭成了声。

    周围的人,都忘了自己要做什么,呆呆的看着一只手不停的往火堆里扔纸钱,另一只手一把一把抹着眼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柏乔。

    这一幕,深刻印进所有人的心里,在迎祥池众多故事传说中,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给画匠画师,甚至年画商家添了幅新画,和高山流水的钟子期和俞伯牙一样,在这之后,成了极受喜爱的画作题材。

    这是以冷酷闻名的柏小将军,后来的柏大将军,柏大帅,一生中唯一一次当众痛哭。

    “快快快!去请六爷!”看到柏乔蹲下送纸钱那会儿,郭胜还有几丝犹豫,谁知道眨眼间,柏乔就哭成了孩子,郭胜一窜而起,急急的往外推长贵。

    长贵飞窜出去,上马疾冲去请李文岚。

    李文岚跟在飞奔的长贵后面,到的极快,迎祥池离李家不算远。

    郭胜迎在最靠近迎祥池的巷子口,见长贵疾冲过来,上前一步,伸手抓住李文岚的马缰绳,勒停马,顺势抱下李文岚,将缰绳扔给小厮,自己拉着李文岚,一边急急往前走,一边低低道:“迎祥池有人烧纸钱祭奠的事,你五嫂跟你说了没有?”

    “说了。”李文岚赶的有些气喘。

    “嗯,柏乔来了,正哭的厉害,你去劝劝。”几句话间,已经进了迎祥池,郭胜站住,推了把李文岚,“去吧。”

    李文岚嗯了一声,奔着哭的泪水滂沱,泪人儿一般的柏乔,连走带跑。

    “柏小将军,还请节哀。”李文岚冲到柏乔身边,弯腰想去拉他。

    “六……”柏乔仰头看向李文岚,伸手抓住李文岚的胳膊,李文岚没能拉起柏乔,反被柏乔一把揪的坐到了地上。

    “您别哭了,五哥……”李文岚本来就满腹悲伤,这两天要强撑着安慰阿娘,早就憋的十分痛苦,被柏乔的眼泪和痛哭,还有这一拉,一句五哥说出来,就崩溃了,抱着柏乔的胳膊,放声大哭。

    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人的长贵,哎了一声,六爷是专程来劝柏小将军的,一句话没说完,他倒哭的比柏小将军还惨,这叫什么事儿!

    “这样好,就这样最……唉。”郭胜拍了下长贵,一句话没说完就哽住了,一声长叹,抬手抹了把眼泪。

    柏乔搂着李文岚,连连拍着他,似乎想安慰几句,却哭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好顺手塞了把纸钱给李文岚,小厮机灵,急忙拎了一大捆蹲到李文岚身边。

    坐在青砖圈旁边,一边涕泪横流一边化纸钱的,由柏乔一个,成了柏乔和李文岚两个人抱头痛哭,两个人一边哭,一边一把一把的扔着纸钱。

    眼看那几堆纸钱化的差不多了,郭胜示意长贵,“挑几个人,差不多了,先陪六爷送柏小将军回去。”

    长贵答应了,带了十来个李府小厮长随,上前劝起李文岚和柏乔,将两人扶上车,先将柏乔送回柏府。

    两人刚走,就有几个书生上前,捻了香,提着捆纸钱,蹲在青砖圈旁,一张张化着纸钱。

    郭胜眯眼看着越来越多的捻香祭奠,和满满围在青砖圈旁化纸钱的文士书生,以及提着一捆捆纸钱,等着青砖圈旁空出位置的更多的文士举人太学生,以及,换了便服的各部小吏小官。

    所谓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