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那位陆将军之一

那位陆将军之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建昌城来说,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不是春节,而是端午,因为这一天,是陆家祭祀祖先,游龙舞狮,满城派送点心果品的日子。

    陆家的端午祭祀,要延续三天,头一天庄严肃穆。第二天欢庆热闹,有附近几十个府县来的舞狮舞龙队沿街献艺,争奇斗艳,有陆家的流水席,有老人孩子的鞋帽利是,有无数杂耍;第三天则是几乎满城醉倒,陆家在各个街口放着巨大的酒桶,经过的皆奉酒一杯,感谢大家一年来的辛苦。

    嘉佑十八年的端午,第二天的热闹和往年一样,正午前后,外面大街小巷正热闹到不堪,阔大非常的陆家祠堂里,一桌桌的家宴刚刚摆上,陆家家主陆老太爷有几分疲倦的坐在用来休息的厢房里,正和远途归来的长孙陆佶说着京城的闲事。

    “……太后身子骨不大好,阿爹说,大约也就这两年了,阿爹说,太后很忧心金娘娘。”陆佶声音很低。

    “金娘娘的病好了?”陆老太爷皱着眉头。

    “还是那样,阿爹也很担心,阿爹说,金娘娘越来越安静了,看人的时候,眼神越来越清澈。”

    “这是想明白了。”陆老太爷坐直了身子。

    “是,阿爹也这么说……”

    陆佶的话没说完,就被外面一声微带颤声的通传打断,“老太爷,外头有人求见。”

    “进来说。”陆老太爷听出是老仆安顺的声音,也听出了这声音中的微颤,扬声叫了进来。

    “老太爷,祠堂门口来了个年青女子,带了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说要求见老太爷您,那孩子……那个孩子……”安顺两只手乱比划。

    “那孩子怎么了?你好好说话。”陆老太爷拧眉问道。

    “是,那孩子……唉,老太爷您看看就知道了,老奴不敢说。”安顺急的一跺脚。

    “你跟我去瞧瞧。”陆老太爷站了起来。

    安顺跟在他身边侍候了几十年,他知道安顺的禀性脾气,能让他惊成这样,急成这样,这事儿必定小不了,他说让他去看看,必定是一定要他亲眼看看的人和事。

    “是。”陆佶答应一声,忙上前虚扶着陆老太爷,跟着健步如飞的陆老太爷,到了祠常门口。

    虽说几十步外就喧嚣一片,可陆家祠堂门口,却十分清静。

    清静的祠堂门口,一个荆钗布裙,略有些瘦削的年青女子,正蹲着和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低低说着话儿。

    小男孩先听到动静,转头看向祠堂大门。

    陆老太爷迎上小男孩的目光,目瞪口呆的看着小男孩,陆佶也看傻了眼,安顺着看着的目瞪口呆的陆老太爷,唉了一声。

    年青女子也看到了陆老太爷,看着目瞪口呆的陆老太爷,明显松了口气,轻轻推了孩子一把,“凤哥儿,快跪下。”

    小男孩立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却没磕头,只仰头直视着陆老太爷。

    年青女子也跟着跪下,“您就是老太爷吧?民女姓沈,原本不敢打扰老太爷,实在是这孩子……”

    年青女子眼里涌满了泪,怜惜无比的看了眼小男孩,“难得的聪慧,若是一直跟在民女身边,埋没了他,民女实在……心如刀绞。”

    沈氏眼泪成串落下来,小男孩垂下了头,浑身僵直。

    “这是谁的孩子?”陆老太爷上前一步,一把拉起小男孩,弯下腰仔仔细细的看他。

    “三老爷。”年青女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小男孩,心里的酸涩无以形容,从今天以后,她就再也见不到他,见不到她视若性命的儿子了。

    “叫老三过来,立刻!”陆老太爷头也不回的吩咐了一句。

    安顺答应一声,也不叫人,自己一路小跑去叫三老爷陆明画。

    “三老爷不知道有凤哥儿。”年青女子用力从儿子身上移开目光,看向转头看向她的陆老太爷,“民女原是兴昌县县令姚讳寸福家的丫头,四年前,三老爷经过兴昌县,在县衙住了两晚,头一天宴请时,因为三老爷多看了民女两眼,当天晚上,姚县令就让民女到三老爷屋里侍候。

    三老爷走后第二个月,民女发觉自己怀上了,就将三老爷走时赏的一百两银子拿出三十两,想办法自赎出来,搬到兴安城,生下了凤哥儿。

    凤哥儿七个月就会说话,不到两岁就识了不少字,如今已经读完了千字文,诗韵,和所有民女能找到借到的所有的书。

    他才不过四岁,民女就已经无力再教他,再教养他。

    民女实在不舍得耽误了他。”

    沈氏的声音哽住,看着正拧头看着她的儿子,想笑,却没能笑出来。

    “三老爷来了。”安顺年纪虽然大了,腿脚却利落得很,三老爷陆明画跟在他后面,倒落后了四五步。

    “你看看,认不认识?”不等陆明画走近,陆老太爷就指着沈氏问道。

    陆明画跑的简直要气喘了,听到父亲的问话,忙紧前几步,看向沈氏。

    沈氏也仰头看向他。

    “你是?”陆明画声音透着几分迟疑,“姚惜泽家的那个丫头?琴瑟?”

    惜泽是兴昌县令姚寸福的字,姚惜泽就是兴昌县令姚寸福。

    姚老太爷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脸色沉下来,举起拐杖在儿子背上敲了下,示意他看小男孩,“你看看这个!”

    “这是……呃!”陆明画还没注意到那个三四岁的小豆丁,被父亲这一敲看到了,顿时目瞪口呆,“这是!”陆明画圆瞪着双眼,看着陆老太爷,指着小男孩,却说不出话。

    “这是你儿子!”陆老太爷又一拐杖敲在陆明画背上。

    “啊?!”陆明画更加目瞪口呆。

    “你跟我进来说话。”陆老太爷不理儿子陆明画了,看着沈氏,神情和蔼。

    沈氏有几分迟疑,站着没动。

    “你放心,这孩子一看就是我陆家子嗣,你肯送他来,必定也是听说过的,我陆家最重子嗣,何况,又是这么出色的孩子,放心,进来说话吧。”陆老太爷和蔼耐心的解释道。

    “老太爷见谅。”沈氏并不否认,只曲膝致了歉意,跟在牵着小男孩的陆老太爷身后,越过还在目瞪口呆中的陆三爷陆明画,进了祠堂。

    进了陆老太爷刚才休息的厢房,陆老太爷让了一回沈氏,见她谢过却并不坐下,也不多让,微笑问道:“你带着这孩子,冒冒失失就找上门了,你怎么知道陆家能认这孩子?”

    “见过三老爷的,都说凤哥儿长的象三老爷。”沈氏低眉垂眼答了句。

    “嗯,这孩子,跟老三倒不怎么象。”陆老太爷往后靠到椅背上,看向长孙陆佶,“你把里屋那张小像拿来给她看看。”

    陆佶答应一声,进了厢房里间,片刻,拿了个宽约四寸的卷轴出来,拉开送到沈氏面前。

    沈氏看了眼,眼睛瞪大了,急忙凑近去看,这一眼,看了个目瞪口呆。

    这画像上的人,和凤哥儿,只除了年纪大小不同,长相模样,竟象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这是先祖。”陆老太爷看着目瞪口呆到嘴巴半张的沈氏,心里放松下来,看向想伸头去看画像,却又站着不敢动的凤哥儿,微笑道:“叫凤哥儿是吧,凤哥儿来,到翁翁这里来,想看那个?阿佶,拿给你弟弟看看。他叫陆佶,是你们这一辈的大哥,给你大哥见礼。”

    凤哥儿立刻拱起手,带着几分奶声奶气,“大哥好。”

    “凤哥儿好。”陆佶忙将卷轴递给安顺,欠身拱手,郑重还了一礼。

    “我先让人带你找个地方歇一歇,凤哥儿留在我这里,我得和几位族老,还有凤哥儿他爹商量商量,你放心。”陆老太爷拉着凤哥儿坐到自己身边,和沈氏温声道。

    “是,全凭老太爷安排。”沈氏看了那张陆氏先祖画像,一颗心升彻底放下来,爽快的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