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二五章 算大事不

第六百二五章 算大事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诸臣退出了殿门,皇上转眼看向一堆堆的折子,挨堆打量了一遍,冷哼了一声,看向垂手立在大殿一角的崔太监,“这事儿,你怎么看?”

    “朝廷上的大事,老奴不懂。老奴只是想起来先皇常说,为君者不可逆大势,要顺势而导,不可逆流而行。”崔太监往前一步,垂手笑道。

    皇上脸上的神情更加不好看了,冷哼了一声。

    “从婆台山一案,到昨天的事,看起来,朝廷内外,都吓坏了,不瞒皇上说,老奴也吓着了,实在是过于暴烈了,得压一压了。”崔太监看了眼皇上一脸的心情不好,接着道。

    “怎么压?”皇上烦恼的拍着炕几上的一摞折子,“二哥儿走了,朕若打压太子,秦王府这边怎么办?你看看这几天,老二跟疯狗一样,见谁都亮着牙,整座秦王府都跟疯狗一样,朕压都压不住。偏偏四哥儿和五哥儿一对儿没出息,四哥儿跟在太子后面,唯命是从,五哥儿跟在老二后面,唯唯诺诺,哪象是朕的儿子?”

    皇上越说越气,“真是太没出息了!朕让他俩一起领差使,一起出府,甚至两处座府,都特意挑了相邻的两片宅子,不就是想让他俩互相扶助,谁也别靠,立起来,朕也好……”

    后面的话,皇上咽住了,“你看看现在,朕这样扶助,这两个也没能立起来。二哥儿三哥儿先后没了,你看看这两个,也是一对儿蠢货,朕什么都给了,可他俩连自己都护不住!现在成了这样,两边都是乌眼鸡一样,一个暴烈,另一个能好到哪里?不也疯狗一样?动了哪个,另一个就是一支独大,偏偏,唉!”皇上一声长叹,“这五六年,宫中一点动静都没有!朕手里,一个能从中调和,稳一稳的人都没有!”

    “程氏一族,从迁到中原以来,就子嗣不丰,象皇上这样,生了六位皇子的,除了皇上,也就两位,子嗣上的事,皇上还要放宽心。”崔太监这几句劝,虽说委婉却十分明白。

    皇上更加烦躁,连拍了几下那摞折子,连声长叹,“唉!不放宽心又能怎么样?程氏一族,没有能多过六个儿子的。可六哥儿走了,宫里还是没能添丁。后来三哥儿也走了,这一年多也是全无动静,现在二哥儿也没了……唉,朕是不想了,你说的是,象朕这样,生了六位皇子的……唉。”

    皇上又是几声长叹,这几声长叹里,充满了难过郁结。

    象他这样,生有六位皇子的,到最后成家立业,传宗接代的,最多的那位祖上,也只有一半,这一半三个儿子中,有一个还下半身瘫了,不过,那是因为这六位都是年纪极小就上了战场,死的都是战死,瘫的那位,也是因为战中坠马,又被践踏……

    唉,不管怎么说,这是程氏的命数。

    “从前二爷三爷在的时候,诸朝臣眼中,只见得到太子,和二爷三爷三位爷,如今皇上身边只有三位皇子,这就大不一样了,就是四爷五爷,如今的心境,只怕和二爷三爷在时,也大不一样。”

    崔太监看一眼皇上,接着道:“皇上,婆台山一案,已经过于暴烈,皇上心慈,就有了昨天的强弓硬弩,要是……唉,这话老奴不该说,可,事关皇上安危。

    皇上,人的胆子和妄心,是一步一步生出来,长起来的,皇上若是再不压一压,只怕,这胆子和妄心再长一点,就不可收拾了。”

    崔太监再看了眼紧紧抿着嘴的皇上,声音落轻,“再说,还有个伊尹放太甲于桐宫,三年复归的典故呢。”

    “嗯。”皇上神情缓和了,“这倒是,压一压,却不必压到底。唉,真是没一个让人省心的,朕这子嗣,就算再多,又有什么用?”

    崔太监看着皇上,陪着笑,跟着叹气。

    “你替朕看看这些折子。”皇上心情看起来好多了,厌烦的看着一堆一堆的折子,示意崔太监。

    “皇上,这些可不是老奴该碰的东西,再说,老奴也看不懂,这是只能皇上您亲力亲为的事儿。”崔太监陪笑道。

    “唉,朕最信得过你,就是因为你这份守份不逾越,可这守份不逾越,又实在讨厌得很。”皇上拍着折子,满脸满身的厌烦苦恼。

    “老奴给皇上沏碗稍稍浓些的茶吧。”崔太监陪笑道。

    皇上嗯了一声,挪了挪坐好,开始一份一份看折子。

    ……………………

    金贵连走带跑冲进小院,一把揪起个小厮,“老大呢?”

    “屋……”小厮一边说一边抬手指向上房,金贵看到小厮一抬手,不等他说完,松开小厮,往上房直冲进去。

    “老大,出事儿了!”金贵一头冲进来,瞪眼看向正和富贵对面坐着吃早饭的郭胜。

    “出什么事了?”郭胜刚咬了一口包子,瞪着金贵含糊问了句,急急忙忙伸长脖子,咽下那一大口包子。

    富贵刚喝了一大口菜粥,赶紧吐回了碗里,可还是呛的咳了两声。

    最近净出事儿,出的全是大事儿!

    “也不算太大。”金贵迎着瞪着他的四只眼睛,突然觉得自己好象有点儿小题大作了,“就是,杨承志那个闺女,杨大娘子,在迎祥池边上,给李五爷烧纸钱呢,哭的什么似的,围了好多人在看,我觉得……这应该是大事吧?”

    金贵一边说一边看着郭胜由瞪而斜过来的目光,和富贵越瞪越大的怒目,以及错的咯咯有声的白牙,一点点缩起了头。

    “你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富贵一筷子砸在金贵头上,心疼的看了眼他那碗菜粥,好好的一碗菜粥,喝不成了。

    “这事儿……”郭胜抬手挡住富贵要砸出去的第二只筷子,“这会儿不是大事,不过……”郭胜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我得赶紧去见王妃,你去迎祥池看看,先别让人打扰,一会儿我就让人去寻你,快去吧。”

    郭胜说着,伸手抓了两只大包子,一边咬,一边大步流星出去了。

    富贵又看了眼他那碗菜粥,虽然不舍还是赶紧放下,也抓了两个包子,一边往外走,一边踢了金贵一脚,“没你的事儿了,赶紧去吃饭,吃了饭去找丁二爷,今天还要查铺子,老子没空,你去跟着,凡事听丁二事吩咐就行。”

    “放心放心!贵爷您放心!”金贵见郭老大这么重视,饭都没吃完,就去见王妃,胸膛早就挺起来了。

    他就说么,这是大事。

    富贵脚步很快,赶到迎祥池时,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聚了不少。

    迎祥池这地方,是整个南城的市井小民们没法到亲人坟前时,烧纸送钱的最佳地点,一来这里是神佛之地,灵验,二来,也只能这里烧,在家里肯定不行,在街头巷尾烧,要被城门司还有京府衙门抽鞭子的,万一着了火怎么办。

    除了清明七月半冬月送衣什么的,平时这里也几乎天天有人悲哭烧纸,毕竟冥寿祭日各有不同,就是今天,阔大的迎祥池,烧纸的也有三四处,原本不该有人围观看热闹,可这处烧纸的人,是杨大娘子。

    经过两次告状,特别是前几天放生显灵那件事,杨大娘子在京城算是个大名人了,南城的闲人,几乎人人认识她。

    见是她一身孝服,和弟弟抱着两大堆比两人还高的纸钱元宝串儿往迎祥池过来,路上就有闲人跟着看热闹了。

    再等到跟到迎祥池,听杨大娘子的哭诉,竟然不是祭祀她爹娘,而是……好象是昨天死的极其惨烈的那位李家五爷,秦王妃的兄长,这就非常值得好好看一看了。

    这会儿正是闲人外出溜弯喝吃早饭喝早茶的时候,富贵到的时候,围着杨大娘子,已经算是里三层外三层了,附近的茶楼酒楼,对着迎祥池这一边的,也是间间窗户大开,人头闪动,往迎祥池看着热闹。

    富贵游鱼般挤进人群,看着泣不成声的杨大娘子,和跪在杨大娘子身边,不停的抹着眼泪,将元宝一把把扔进火堆里的杨兴,杨大娘子另一边,杨婆子半跪半蹲,一张张划开黄裱纸,一张张扔进火堆里。

    富贵挤到杨婆子身边,轻轻捅了捅她,杨婆子回头见是富贵,神情不变,接着低头划开纸扔进火堆里。

    富贵挨在她后面,低低道:“让杨兴回去,家里有一个人抛头露面就行了,省得让人指指点点。”

    杨婆子头也不回,又划了几张纸,挨近杨大娘子,低低说了几句,隔着杨大娘子,拍了拍杨兴,“你回去,该上学了。”

    杨大娘子也推了把杨兴,杨兴嗯了一声,低着头往后退入人群,回去了。

    郭胜打发来传话的人到的极快,富贵两根眉毛一起一落动了几个来回,倒退着往后,找了个高处打量了一圈四周,看好了,四下瞄到他那帮闲人,袖着手踱了过去。

    杨大娘子抱来的两大堆一人多高的元宝和纸钱,虽说富贵捅了把杨婆子之后,杨婆子就不动声色的放慢了速度,元宝和纸钱还是很快烧完了。

    把余下的元宝和纸钱都抖进火堆里,杨婆子站起来,去扶杨大娘子,“大娘子别哭了,咱回吧,人死不能复生。”

    没等杨大娘子站起来,一阵哭声由远而近过来的很快。

    “恩人哪!这是什么世道啊!老天哪,你这是瞎了眼了吧……”

    杨大娘子忙站起来,旁边已经有闲人扬声在叫,“这也是给李五爷送纸钱的。”

    “这边这边!一块儿送,别让李五爷麻烦,还得两处收钱。”有闲人一边招呼叫着,一边推开众人,让进新来的比刚才杨大娘子那两大堆元宝纸钱还要高的三四堆纸钱,示意他们看那堆还在燃烧的纸钱堆。

    杨婆子拉着杨大娘子往后面让了让,新来的是一个中年人架着个婆子,后面跟着两个十几岁的憨厚少年,四个人围着火堆跪下,婆子拍着手哭诉,中年人闷声不响的划开纸钱往火堆上添,两个少年低着头,一把一把往火堆里撒元宝。

    “这也是给李五爷送纸钱的?”闲人堆里,嗡嗡声扑天盖地,都拼命踮起脚,伸长脖子,竖直着耳朵,想看清楚听清楚,得赶紧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看热闹不能看个明白,看成一团糊涂浆子,那就落了下乘了。

    “我知道他们家,先是在戴楼门外头搭个棚子,后来,就阔起来了。”

    “她家在戴楼门外时,我老娘还给过她们一包衣服,那时候,真是可怜,说是家里七八十亩上好的水田,让人来回量了两回,就量成人家的了,哪,那婆子是娘,旁边是她儿子,这是最小的儿子,那两个是她孙子,大儿子家的,刚到戴楼门时,那两个小的才这么点儿,大冬天的光着脚,她家老头子和她家大儿子去告状,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死的。”

    “后来在戴楼门外支个摊子卖卷饼,挺有名的。”

    “哎!我认出来了,是卖卷饼的韩婆子,她家卷饼好吃,我一口气能吃四五个!”

    “你是饭桶!哎,这位大哥,你接着说,她家哭李五爷,李五爷替她们报仇了?”

    “报没报仇不知道,反正她家阔起来,搬到城里置了宅院,是因为她家那七八十亩地,要回来了,韩婆子卖饼不少挣钱,听说把地卖了,在京城置了宅子,还买了间铺面。”

    “原本是这么回事,唉,这事儿我知道,李五爷有好几年,就是到处查这事儿的,这种凭良心的事儿吧,真就得李五爷这样的人去做,李五爷这个人我认识,真是好人哪。”

    “可不是,李五爷这一走,不知道多少人给他送纸钱呢,好人哪!”

    ……

    富贵不远不近的站着,支着耳朵听了一大会儿闲话,慢慢悠悠踱开,往旁边看过去,嗯,这几个小猴子,事儿办的不错,再历练几回,就能派些大点的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