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二四章 恼怒的皇上

第六百二四章 恼怒的皇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的早朝,虽然皇上先大发了一通脾气,可朝堂上,还是吵成了一团。几乎每个人都递了折子,有的人还不只一本,递了四五本折子的,都算平常。

    朝堂直吵的皇上烦躁到愤怒,呼的站起来,拂袖而去。

    金相抬着手,连喊了七八声,勉强压下满殿愤怒的争吵,让人抬了两只大筐,收了所有的弹折,命殿内所有人今天都不要擅离衙门,备着随时传召,再叫了柏枢密,六部尚书等人,一起往中书过去。

    进了那间议事的大屋,金相示意先把那两大筐折子放到一边,看着众人依次坐下,自己一只手撑着长案,慢慢坐下,看着众人道:“折子的事先放一放,有一件急事,得先议一议。”

    金相两三句话里,叹了四五口气,“侯计相今儿个没来,病了,唉,已经上了乞骸骨的折子,如今正在春赋上来的时候,唉,侯计相荐了度支上的王富年,我觉得妥当,大家说说吧。”

    在让大家说说之前,上官先表明自己的态度,这在金相……不光金相,在谁,都是件很不怎么合适的事,不过现在这会儿,朝廷乱麻一般,确实紧急,确实混乱之时,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大家虽然心里都浮起异样感觉,不过,都还是能理解的。

    “我跟王富年公务上常来常往,他确实担得起,品行又好,我觉得合适。”古翰生是户部尚书,和度支公务上来往频繁,他先表态也算合适。

    “当初在福建统总剿匪一事时,浙东路就是由王富年统总钱粮,极其清爽明白,后来我就和浙东路借了王富年,统总各路钱粮,南方剿匪势如破竹,王富年功不可没,他确实有计相之才,绰绰有余,我赞成。”

    柏景宁实话实说,就是现在,军费钱粮,他跟侯明理向来说不清楚,他只找王富年,清楚明白,根本不用他操心,王富年要是接任了计相这个位置,他每年这军费上,可省力多了。

    “王富年和我在浙东路共事多年,号称铁算盘中的铁算盘,这就算了,难得的是,王富年品行极佳,我赞成。”

    罗仲生跟着表态,心里却有股说不出的滋味,说妒嫉肯定算不上,不过酸水不少,说高兴也算高兴,他跟王富年从当年到现在,交情都相当不错,计相这个位置他肯定是坐不上,与其别人,不如王富年,王富年能坐上去,与他和罗家,都只有好处。

    可这高兴中,却夹杂无数酸水苦水,说不出的万千味儿,唉,算是感慨吧,感慨这人之际遇。

    当年他统总江南军务,一方大员,封疆大吏时,王富年不过是个四品同知,如今,这也没几年啊,这王富年就要被称一句相公了,他这辈子,只怕也上不去这一步了。

    魏相脸色微青,侯明理上折子病辞,又推荐了王富年这事,他跟大家一样,也是刚刚听金相这一说,才知道,这太过份了!

    金相刚刚说完的时候,他就该冷脸斥责这事的荒唐,按照规矩,这样的事,应该他们几位相公先议好了,或者议不好,再提到这里来。

    可他一只手抓起松开,松开抓起,犹豫到现在,还在犹豫。

    昨天那场劫杀,太骇人听闻了,强弓硬弩这事,沾上边碰得着的,都是个粉身碎骨,侯明理这个时候乞病,不就是因为女儿侯郡王妃牵涉进去了,他推举王富年,必定是得了什么许诺……

    王富年是秦王府的人……

    他要是反对,就得提出另一个合适的人,可现在,他不敢随便提人选,外面柏乔还在满城搜查,李家那位女婿丁泽安,紧跟在柏乔身边一步不落,万一……

    “魏相的意思呢?”

    魏相还在乱七八糟的想,突然听到金相一句询问,急忙答道:“这是大事,是要圣裁的。”

    “嗯,既然大家都觉得王富年十分合适,那一会儿就举荐王富年接任计相,请皇上圣裁。”金相总结了一句,接着道:“好了,现在开始看折子吧,要快,这几天皇上病着,过了午时,就得等明天了,都是极要紧的事。”

    众人听了,急忙接过小吏递上的一摞摞折子,赶紧看起来,这两大筐折子,他们每个人都要全数看一遍,再理出来,理出折子,也得理出自己的思路。

    早朝上吵的时间太长,折子又太多,众人头也不抬,也就堪堪看完,离午时,只有一个时辰了,金相一边催着众人分类折子,一边道:“赶紧分一分,至少各有什么想法,到皇上面前再说吧,这折子里的事,实在拖不得,赶紧赶紧。”

    众人忙中好歹没出错,跟着金相,急急匆匆赶到宫门口,直奔勤政殿。

    皇上缓步从殿后进来,看起来疲倦非常的坐到榻上,扫了眼每个人都抱的满怀的折子,脸上的倦意更浓,“说吧。”

    “是,”金相上前半步,先说了推举王富年接任计相的事。

    皇上皱起了眉头,“侯明理不过病了,怎么就推举起计相来?”

    “侯明理病得重,只怕一时半会不能到部视事,如今正是春夏赋税吃重的时候。”说不上来为什么,金相没有多说的心情。

    从昨天开始,连他们这些老臣,也都站着议事儿了。

    “魏相看呢?”皇上的目光从金相,移到魏相。

    “臣以为,皇上说的极是,侯明理年纪不大,不过一时病了。”魏相心里转了无数念头,还是先让侯明理拖着计相这个位置,等他理出头绪。

    “嗯,你看呢?”皇上看向严相。

    “皇上所言极是,只是,如今正是春夏赋税吃紧的时候,侯计相哪怕一时半会不能到部视事,都影响极大,臣以为,若是让侯计相在职养病,三司使这里,得指个人统领一二。”

    皇上看向古翰生,他是户部尚书,代理一下三司使,极为顺便。

    “皇上,臣一向愚笨,接任户部,直到今天,还十分吃力,就是户部的事,还要时常请教侯计相和王富年。”古翰生迎上皇上的目光,立刻推辞,他是真兼不下来。

    皇上皱起眉头,又看向严相,严相立刻躬身苦笑道:“苏相病重,臣兼顾苏相和臣手中诸事,再要顾及三司使,只怕顾此失彼,误了国家大事。”

    皇上脸色沉下来。

    “不如让王富年暂代实务,再让魏相兼顾一二,皇上看呢?”柏景宁上前半步,躬身建议。

    “你看呢?”皇上脸色缓和,看向金相。

    “臣以为妥当。”金相欠身赞同。

    魏相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这么安排,岂不是责全是他的,回头有了功劳,倒不一定是他的了。

    唉,就这样吧,好在,这计相的位置,不算落到他们手里,只能这样了。

    “皇上,今天早朝的折子,臣等已经理出来了,总计……”

    金相的话没说完,就被皇上打断,“议的怎么样?先择要紧的说。”

    “是。”金相将自己怀里的折子递给内侍,“这十二份,说婆台山惨案,和昨天的劫杀,皆是皇上纵容所致,请皇上下罪已诏。”

    皇上脸色变了,上身猛的直起,眼睛微眯,从金相起,挨个看向低眉垂眼抱着折子的众臣,“真是混帐!你们说说。”

    皇上先点到了魏相。

    “历朝历代,总少不了这样哗众取宠以博名的小心,皇上不必理会。”魏相忙欠身道。

    皇上轻轻舒了口气。

    “这十二份折子言词中肯,皇上应该好好看看,臣以为,下罪已诏是有些过了。”金相迎着皇上看过来的目光,欠身答话。

    皇上神情顿时转厉,眯眼盯着金相,冷哼了一声,看向柏景宁,“你说说。”

    “婆台山一案和昨天的劫杀,陈少和柏乔还在清查,臣以为,应该等查清楚之后,再论责任。”柏景宁垂眼道。

    皇上似有似无的冷哼了一声,斜向严相,又从严相斜向几位尚书。

    “诸位朝中重臣,一个个疏忽应付,私心重重,你们扪心自问,这臣子,你们做的怎么样?算来算去,倒是朕的不是了!也是,是朕过于慈悲了。把折子放下,朕自己看,都退下。”

    皇上看起来十分恼怒,最后一句,声色俱厉。

    金相脸色不变,垂手应了,往后退出,诸人也忙将折子交给内侍,跟在金相后面,依次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