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二三章 敬一杯茶

第六百二三章 敬一杯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痛哭一场,挪进厢房,净了面,换上一身重孝,看着满屋关切的目光,目光落在一天之间,仿佛就瘦了一圈的唐家瑞身上。

    唐家瑞迎着她的目光,“阿娘没事,你放心,朱氏和六哥陪着呢。”

    李夏嗯了一声,看向霍老夫人,“太外婆,我没事了,我想和五嫂说说话儿。”

    “好,都该歇一歇了。”霍老夫人边说边站起来。

    严夫人轻轻按了按李夏的肩膀,阿夏看起来削瘦的厉害,摸起来倒是还好。

    “我没事,大伯娘放心,大伯没事吧?”李夏抬手按在严夫人手上,低低问道。

    “昏过去一回,你大伯最疼五哥儿,还好,现在没事儿了,太医守着呢,你放心。”严夫人心里一阵酸涩。

    五哥儿这一走,李家的天,塌了一半了。

    李文楠伸手扶住严夫人,满眼满脸担忧的看着李夏,却一句话没说,只是回头多看了李夏好些眼,跟着严夫人出了屋。

    屋里只留下李夏和唐家瑞,李夏再次打量着唐家瑞,一颗心微微松驰下来,唐家瑞的神情气色,比她想象的要好。

    “对不起……”李夏一句对不起没说完,就被唐家瑞打断,“这三个字,我刚归家没多久,五郎就跟我说过。”

    李夏微怔。

    “我刚归家一个多月的时候,有一回,五郎跟人会文,多喝了点儿酒,我让人榨了碗雪梨汁端给他,他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我。”

    唐家瑞的话顿住,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好一会儿,才接着道:“他说他从到横山县起,就跟在王爷身边,他拖着整个李家小三房,都跟王爷在一起,他说王爷是要做大事的,他追随王爷,前程未卜,生死难料,他说他也许不能陪我一辈子,他对不起我。”

    唐家瑞说的很慢。

    “我怎么会在乎这个呢?”唐家瑞用力咬住突然抖动起来的嘴唇,片刻,缓缓透过口气,“我就说,既然这样,你给我沏杯茶,算是赔礼吧。他说好,他说他天天给我沏茶,直到……”

    唐家瑞的话顿住,片刻,才接着道:“王爷做成了他的大事,要是他还活着,这茶,他要讨回去的,我说好,到那时候,就换我天天给他沏茶,五郎笑的很大声,他说好,到时候,他一定要高高翘着脚接。”

    唐家瑞低下头,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李夏,“从那天起,只要他在家,他就天天给我沏一碗茶。你看,他已经赔过礼了。”

    李夏站起来,重新拿了杯子,沏了杯茶,双手捧给唐家瑞。自己再沏了一杯,坐回到唐家瑞身边。

    “我小的时候,刚开始看些史书时,常常哀叹无辜者之不幸,我阿爹说,那些不幸,只宜悲悯,不宜怨忿。

    阿爹说,象我们这样的人家,比市井寻常人家,已经多了不知道多少活的机会。

    我小时候受过寒,每到冬天,稍凉一凉,就要咳嗽起来。”

    唐家瑞的话突然顿住,因为这个,每到冬天,她总爱穿有云肩的衣服……

    “归家头一年,五郎知道我这个毛病,到处求医问药,是王爷出面,请了早就不再出诊的冯老太医,整个冬月,一天两趟往咱们府上跑,诊脉用药,用银针拨寒气,那年冬天过后,我再没咳过。”

    她也从此再没用过云肩。

    “你看,这就是咱们家比之别人家,多出来的生机,这样的,还有很多,已经多出无数生机了,偶尔有损,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五嫂。”李夏低低喊了一声,挪了挪,挨近唐家瑞,挽着她的胳膊,心里酸软一片,“谢谢你,我好多了。”

    “一会儿就回去吧,别担心家里,家里有大伯娘,有太外婆,有舅母,有阿娘,还有六哥儿,有楠姐儿她们,都能帮着家里,你那里,只有你跟王爷,你和王爷好,大家才能都好。”唐家瑞抬手按在李夏手上,声音低而缓。

    “我记住了。”李夏应了一声,没再说话,两人沉默着坐了好一会儿,李夏站起来,“我回去了。”

    “好。”唐家瑞站起来,将李夏送到门口。

    ……………………

    李夏在秦王府二门里下了车,就看到一身素服的秦王,站在月洞门外。不远处,陆仪背着手,站在树阴下。

    李夏往前几步,一头扑进秦王怀里,秦王用力搂住李夏,抱着她,下巴抵在李夏头顶,好一会儿,才动了动,低声道:“夜深天凉,进屋吧。”

    “嗯。”李夏挨着秦王,转身并肩,慢慢往里进去。

    “阿娘没事吧?”错着灯笼的余光,秦王仔细看着李夏的脸色。

    “阿娘还不知道,只和她说五哥伤的极重,六哥和六嫂轮流陪着,大伯娘说不用担心阿娘,有她和太外婆呢。”李夏低低道。

    “你五嫂呢?”沉默了片刻,秦王才接着问道。

    “我给她沏了杯茶。”李夏心底一阵浓烈的酸涩,“五嫂很好,女人总比男人坚韧,这是太外婆的话。”

    秦王低低叹了口气。

    “很早以前,我们还没订亲的时候,五哥就有准备。”李夏将手塞在秦王从她后背绕过来,按在她腰间的手里,“五哥和姐姐交待过,和五嫂也说过,他说他跟着你做大事,生死难料,他知道。”

    “不该是他。”秦王喉咙紧涩。

    “没有不该的,能是别人,当然也能是咱们自己,我也……”李夏的话猛然顿住,“你不也做过准备么,这本来就是一条生死一线间的路,好在,”李夏仰头看着秦王,“我觉得,快要走出来了。”

    “嗯,皇上很怕。”秦王的声音很轻。

    “他怕的是强弓硬弩,不是握着那些强弓硬弩的手,这个蠢货,一辈子觉得自己帝王心术,智珠在握,刀光就在眼前,还觉得一切皆被他玩于股掌之间,天下早就腐烂到恶臭不可闻,他还觉得是史上未有的太平盛世,他治世之能非尧舜不能比。”

    听到皇上两个字,李夏心里猛的冲上一股恶心难忍的愤怒,几句话连珠般喷出,又猛啐了一口。

    “阿夏。”秦王紧握着李夏的手,用力搂紧了她。

    “我没事。”李夏轻轻呼出口气,“我最恨帝王心术这四个字,以后,你不要这样。”

    “好!”秦王答应的郑重而干脆。

    两人没再说话,偎依着进了正院,满院灯光扑面而来,这扑面的明亮和温暖,让李夏有几分刺目恍惚的感觉,下意识的往秦王怀里挤了挤,低低叹了口气,这是家啊。

    湖颖带着几个小丫头,赶紧递了热帕子,热汤水,摸着李夏手脚冰凉,又急忙让人赶紧拿汤婆子来,烫热了厚棉帕子,包在李夏脚上轻轻揉搓。

    “明天要早朝吗?”李夏双手捧着热汤,抿了一口,仰头看着再次仔细打量她的秦王问道。

    “嗯。”秦王见李夏确实还好,松了口气,“你放心,都准备好了。”

    “侍候王爷沐浴,水热一些,让厨房煮两碗烂糊面。”李夏吩咐湖颖,又看向秦王,“我也有点儿饿了。”

    秦王听李夏吩咐煮烂糊面,有一瞬间的怔忡,她和他一样,也想起了阿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