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一九章 雨

第六百一九章 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山昨天和阮十七慢慢喝着薄酒,聊到半夜,一早起来,想着阮十七说的早年海匪猖獗时南边几件旧案,郭先生说不定知道内情,正好手头没什么要紧公事,算着秦王等人该从益郡王府回去了,上马往秦王府过去。先跟王爷说说阮十七的打算,再问问郭先生那几桩旧案。

    在秦王府门口刚下了马,就看到秦王那辆大车往巷子里转进来,承影和几个小厮骑马走在车前,陆仪跟在车后,一起进了巷子,陆仪和承影等人下马,车帘掀起,秦王踩着脚踏,下了车。

    这次往益郡王府祭祀,陆仪吩咐动用了这辆精钢包裹的大车,车辆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沉重而阔大,哪怕是秦王府那扇进出大车的侧门,也略窄了一线,车子是要绕道侍卫们跑马进出的那扇侧门,才能进出。

    李文山忙笑迎上去,“王爷回来了……”

    李文山一句话没说完,陆仪突然神情大变,发出声短促的啸叫,一只手拔刀出鞘,另一只手一把扯下车帘,扯下的同时,已经几下抖成一根,用力挥了出去。

    承影和含光、宵练几个小厮,听到啸叫,只比陆仪慢了一线,抽刀出鞘,一手挥刀一手用鞘,凭着无数死生中历练出来的直觉,挡向来自四面八方的杀机。

    李文山半句话还在喉咙里,直直看着迎面而来的点点寒光,连声惊恐也没能发出来,猛扑上前,一把抱住了和他只有一步之遥的秦王。

    只是一瞬间,从三面射向秦王这个标靶的不知道多少支箭,从车子那边过来的,被精钢铸就的车子弹飞。从巷子口过来的,被陆仪手里卷起的帘子,手里的刀,和承影等,以及其它刚下马,以及还没下马的护卫们,以刀剑和肉体挡在秦王之外。从秦王面前,从李文山背后射来的两三支箭,几乎同时,全数钉进了李文山后背。

    陆仪挡住头一轮箭雨,甩开那卷车帘的同时,跃上车顶,从车顶上再次跃起,飞跃上王府高高的围墙,再从围墙上直扑向远远那角不知道哪家的屋角时,从腰间揪下那只黑色布袋,扔了出去,布袋落下时,陆仪也一脚踏碎屋角,直直落了进去。

    不过一两个眨眼的功夫。

    承影和含光、宵练等七八个小厮,以并不比陆仪慢的速度,各扑一处,缀在后面,不过晚了三五息的金拙言踩到马背上,直扑到已经被护卫团团围在中间那团人形护盾旁边,加入到握刀警戒在外围的护卫中间,厉声吼叫:“进府!”

    护卫肉盾拖成紧紧一团冲入王府大门,金拙言冲上大门台阶,一把夺过门里递出的他那杆长枪,握枪站在所有护卫最前,吩咐小厮明书,“去叫柏乔,告诉他!就说王妃的话,请他……告诉他就行了,快去。”

    明书狂奔而出。

    郭胜和柏景宁说了几句话,更晚了一些,冲到王府大门口时,眼前已经是尸横遍地,郭胜直直的看着满地的鲜血,狼狈沉默的大车,和从大车前一路拖进王府大门的那道浓厚血痕,喉咙干涩。

    “你进去看看。我也不知道。”金拙言扫了眼郭胜,喉咙干哑。

    郭胜没答话,从众护卫让出的缝隙中直冲进去。

    大门里,秦王紧紧抱着已经气息全无的李文山,被护卫们团团裹挟,直到进了二门,才松开些,却依旧真正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紧围。

    “把五爷给小的吧,王爷已经走了。”明镜和小厮上前,一左一右架住李文山,秦王慢慢松开,看着满手淋漓的鲜血,声音极低,“去请王妃。”

    “王爷怎么样!”郭胜急切中透着丝丝惊恐凄厉的声音直冲进来。

    “王爷没事,李五爷,”站在最后围的明剑顿了顿,“遇难。”

    郭胜脸上的急切惊恐担忧一下子凝固了,下意识的看向内宅方向。

    这个世上,和姑娘最亲近的人,不是王爷,不是他,而是李五。

    李夏跪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脸上仿佛还带着笑的五哥。

    “阿夏,对不起,是我……”秦王半跪在李夏旁边,李夏目不转睛的看着仿佛还在笑着的五哥,抬起手,抓了一把,又抓了一把,秦王急忙伸过手,李夏抓住秦王的手,再往上抓住秦王的衣袖,顺着衣袖抓上去,拉过他的胳膊,将头靠过去,抵在他肩上。

    “阿夏……”

    “别说话,让我歇一会儿,就一会儿。”李夏声音极低,透着无尽的疲倦和悲凉。

    秦王不敢说话了,只努力让身体柔软些,让她靠的舒服些。

    郭胜慢慢往下,曲膝半跪,垂着头,心里一片浓烈的,说不出的荒凉感觉。

    这份荒凉不是因为李五的死,而是因为姑娘那几句话,那话里的悲凉和寂寞。

    陆仪衣服上血迹斑斑,身后,承影提着个捆成一团,头垂的象死人一样的黑衣人,大步进来,走近看到血泊中的李文山,和头抵在秦王肩上,一动不动,以及看着李夏,看的一动不动的秦王,悄悄示意承影往后退一退,站在郭胜身旁,悲伤的看着眼前的悲伤。

    金拙言站的略远,怔怔看着脸上已经笼起一层死灰的李文山,下意识的想起他头一回见到李五,他大睁着眼,揪着自己衣服,惊讶之极的问着古六:不都是一样的料子么?哪儿不一样了……

    这也是一线生机么,借走了他的生机……

    周围的静寂中,外面越来越近的马蹄声越来越响。

    李夏有些吃力的抬起头,一直往上抬,没再看托在小厮手里的李文山,找了一圈,看向金拙言,“烦你走一趟,送五哥回去吧。”

    “是。”金拙言欠身答应,看着李文山背后那三根长长的黑沉利箭,低低吩咐,“把箭剪了……”

    “你替五哥把箭拨了,别留箭头。”李夏拉着秦王,有些吃力的站起来,还是没看李文山,只看着郭胜吩咐。

    郭胜低头往前,示意小厮挡住李夏的视线,摸出把柳叶薄刀,动作极快的切开皮肉,起出那三支带着长长倒刺的长箭,收起长箭,退后半步。

    “就这样抬回去吗?”金拙言看着浑身血透的李文山,犹豫着问了一句。

    “嗯,就这样。”李夏已经转过了身,一步一步往那间暖阁过去。

    郭胜轻轻拉了拉金拙言,“都别换衣服,挑几个衣服脏的,别避人。”

    金拙言垂着眼嗯了一声,让人抬了只春凳过来,抬上李文山,出了秦王府大门,金拙言脚步顿住,左右看了看,招手叫了个从头到脚干干净净的小厮,“你先去李家,和唐五奶奶说一声,五爷……走了,正送五爷回家,五爷这样子,你略说一说,让她准备准备。”

    小厮应了,急忙上马疾奔往李府。

    金拙言步行走在最前,四个浑身血渍,甚至脸上都溅着血迹的小厮,抬着李文山,周围跟着十来个同样身带血渍的小厮,往李府过去。

    刚出了巷子,迎面正遇到上疾赶过来的柏乔,柏乔远远看到这一群浑身是血的小厮,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急催马冲上前,纵身跳下,直冲上来,“是谁?”

    “李五。”金拙言往旁边让开,等柏乔冲到春凳前,看清楚了,才低低答了两个字。

    柏乔一口气没松下来,一阵悲伤就猛冲上来,急忙眨着眼,生硬的转过身,抹了把已经夺眶而出的眼泪,往后退了两步,冲着李文山长揖到底,却没能说出话来。

    金拙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众小厮,越过柏乔,继续往前走。

    江府,那间占地阔大,安静清幽的书房院子里,江延世端坐在上房南窗下,正专心致志的抄着心经。

    枫叶脚步急快的进来,站在门口,看向专心写着字的江延世。

    “说吧。”

    “是,李文山死了,刚刚从秦王府抬出来,别的,看不出动静,不敢太靠近。柏小将军已经到了,正在从秦王府往四下搜查。”

    江延世笔下一滞,看着按的过重,已经写坏的那个空字,沉默片刻,“是谁送李文山回去的?”

    “金世子。很是凄惨,李文山几乎泡在血泊中,金世子和那些小厮,也是个个浑身血渍。”

    那些血渍太刺目了,虽说说不清为什么,可枫叶觉得,这刺目的血渍,也是件要紧的事。

    好一会儿,江延世慢慢叹了口气,“秦王没事,至少无碍性命,也许毫发无损。”

    江延世站起来,慢慢踱到廊下,看着天边突然翻滚而出的乌云,暴雨雷电要来了。

    金拙言带着李文山,出了秦王府,刚走过一条街,翻滚而来的乌云里几声炸雷,暴雨倾泻而下。

    几个小厮从旁边店铺里讨了一大块油布,四个人扯起,挡在李文山身体上方,其余人,连金拙言在内,仿佛没意识头上身边大雨如注,在街道两边无数安静无声的注目中,穿过人流让出来的空空的街道,沉默往前。

    雨水从每个人身上流过流下,带着殷红的血渍,从抬起落下的脚上混入地面的雨水中,留下一道由深而浅,而无的红色。

    唐家瑞不敢置信的瞪着报信的小厮,小厮连连长揖,“五奶奶节哀,五奶奶一定要节哀,五爷一会儿就到了,世子爷说,请五奶奶……请五奶奶……”

    平时伶牙利齿的小厮只觉得舌头和牙总在打架,“府上还有老爷夫人,五奶奶……”

    “我知道,多谢你。”唐家瑞猛的透过口气,下意识的答道。

    小厮长舒了口气,“五奶奶……那就好,小的告退。”

    小厮垂手退出。

    唐家瑞想站起来,两条腿却仿佛不是自己的,抖着手用力按着椅子扶手,撑到一半,手一抖,连人带椅子摔在地上。

    “五奶奶!”守在门外的大丫头疾冲进来。

    “我没事,没事!我好好儿的!”唐家瑞一轱辘爬起来,笔直站着,一连串的吩咐快极了,“去请六爷回来,越快越好,去请大伯娘过来,越快越好,去请六奶奶,让她立刻去正院,陪着阿娘,让她看好阿娘,让人去请太医过府,越快越好,去请徐家舅爷,还有舅母,告诉舅舅,不要惊动太外婆,快去!”

    大丫头刚才侍立在门口,已经听到了小厮禀报的事,哽着声音应了,一路飞奔出去传话。

    “来人,给我另拿套衣服。”唐家瑞接着吩咐,胳膊僵硬的抬起,拨下了头上那枝艳红的珊瑚掩鬓。

    朱氏扶着徐夫人,目瞪口呆看着垂手禀报的婆子。

    “你刚才说什么?”徐夫人不敢置信的瞪着婆子。

    “五爷……五爷……”婆子抖着嘴唇,一只手不停的往外指着,“世子爷亲自送回来的,正……五奶奶说,让夫人……六奶奶。”婆子求援的看向朱氏。

    “阿娘,您先别急,您先缓口气,六爷回来没有?”朱氏只觉得腿都是软的。

    “已经去请了。”婆子看着脸色已经开始惨白起来的徐夫人,忙指着外面,“太医已经请来了……”

    徐夫人一口气喘过来,“那太医怎么说?有太医就没事,快去瞧瞧!”

    “唉……”朱氏唉了半声,急忙冲出去追上往外面奔的飞快的徐夫人,婆子在后面连跑带走,“六奶奶,六奶奶,太医是替夫人请的,六奶奶……”

    李三老爷李学明正和从要横山县就跟在身边的师爷陈定德在茶馆里听书,眼看暴雨雷电突兀而至,一声接一声的炸雷这下,书是听不成了,两个人出来,上车回来。

    在府门口下了车,陈师爷愕然看着府门口雁翅透排出去的小厮,“东翁,这是?”

    李学明也是一脸愕然,“赶紧,进去看看,好象出了什么事了。”

    两个人也顾不得滂沱大雨了,跳下车,几步冲进大门。

    “出什么事了?”李学明一边掸着幞头的雨水,一边问门房,门房一脸的泪,指着里面,“老爷,您进去……您……”

    门房不停的往里面划着胳膊,却不敢禀报出了什么事儿。

    李学明脸色微变,沿着游廊直冲进去,一路上的仆从婆子,流着泪只指路,李学明也顾不得问了,径直往前冲的飞快。

    陈师爷跟在后面,跑的喘着气脸色发白,看来是出大事了。

    李学明一头冲进正堂,一眼看到一身死灰,直直躺在正堂地面一张锦垫上,已经被脱光,正最后净身的李文山,两只眼睛圆瞪,喉咙里咯咯了几声,猛扑往前,一头扑到李文山身上,手脸按在李文山冰冷的身体上,一声“我的儿……”没喊完,就背过气去。

    “太医!”金拙言急扑上前,抱起李学明放到旁边椅子上。

    唐家瑞也急忙站起来,紧跟过来。

    守在旁边的太医急忙上前,看着李学明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飞快的涌上青灰,惊恐的眼睛瞪的溜圆,急叫着药童拿银针。

    扶着李学明的金拙言只觉得手下的肉体一点点却飞快的僵硬,和太医一样,惊恐到无措。

    唐家瑞呆直的看着脸上飞快的浮上一层死灰的李学明,浑身颤抖。

    “东翁,东翁!”陈师爷看着眨眼间脸上就一片死灰,气息全无的李学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抬手揉了揉眼,用力眨了几下,从李学明看到地上的李文山,再用力眨几下眼,用力揉,只揉的两眼通红,陈师爷慢慢萎顿在地上,出大事了。

    “夫人呢?”金拙言只觉得腿都是软的,一把揪过个婆子,厉声问道。

    “已经去请了。”婆子抖着声音答道。

    “你去,让夫人不要过来,告诉她没事,先别过来!”金拙言咬着牙。

    “我去。”唐家瑞伸手拦住婆子,转身就往后去。

    “快去催徐家舅爷,快!”金拙言见唐家瑞脚步极快的往后宅进去,回头看了眼大睁着双眼,已经气息全无的李学明,抬手按在头上。

    他的心里,和外面一样,雷鸣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