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一八章 一场小戏

第六百一八章 一场小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跟在金拙言,略落后半步,一起进了益郡王府大门。

    益郡王府虽说是郡王府,却十分阔大,是亲王府的规制,作为皇上的儿子,他这个亲王是早晚的事儿,这并不逾越。

    益郡王府大门进来,一片宽敞的回旋之地之后,分为三路,中路过了两重门,就是二皇子停灵的正殿。

    金拙言郭胜带着身后几十人,一色素服素帽,刚过了一重门,迎面就看到柏景宁从二重里出来。

    柏景宁也看到他们了,台阶下了一级,就站住,看着绷着脸的金拙言,和金拙言旁边的郭胜,以及两人身后,那一长串精干敏锐的长随护卫,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了?”等两人走近,柏景宁拧眉问道。

    金拙言和郭胜同时冲柏景宁长揖下去,直起身,金拙言拱手道:“我们王爷一会儿要过来,我和郭先生先过来看看,枢密也知道,我们王爷蒙上天眷顾,刚刚死里逃生了一回,在下实在不敢大意。”

    “太子刚刚来过,也没有这等阵势。”柏枢密沉着脸,目光再次扫过两人身后长长的长随和护卫队伍。

    “枢密是明白人,王爷比不得太子。”金拙言垂着眼皮,语调有几分生硬。

    “枢密您看,我们从大门一路进来,如入无人之境。”郭胜拱手欠身,又回身示意进来的方向,“二爷仙逝,王妃一介弱女子,又正是伤痛之时,这府诸般,必定顾之不及,要是让小人钻了空子,不光害了我们王爷,也要害了益郡王妃,甚至侯家。可这府上此情此景,我和世子斟酌再三,还是觉得我和世子走一趟,不要打扰王妃,才最合适,枢密看呢?”

    “婆台山上诸多余匪,至少没能缉拿归案,这些,枢密都是知道的,郭先生和我都是经过婆台山那一夜残酷动荡的,实在是不敢大意。请枢密见谅。”金拙言拱手道。

    郭胜的话柔和谦恭,金拙言就是一片生硬强势,柏景宁看着这一红脸一黑脸的两人,沉默片刻,转过身,率先往里进去:“那我就陪你们看一看,以免你们这个代劳,代劳的过了。”

    金拙言急转头看向郭胜,郭胜一根眉毛挑起,推了把金拙言,两人急忙跟上柏景宁。

    怪不得王妃说最好和柏景宁碰上,有他看着,既能让人投鼠忌器,又把这一趟怎么说都有点儿嚣张的过了的搜府,转成了不算公,可也好象不算私事的事儿,说到哪儿,也不过一句秦王府小心太过。

    郭胜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这一趟他主搜,金拙言负责应付益郡王府诸人,以及所有的干扰,柏景宁转身走到了前头,郭胜立刻集中了精力,开始察看,金拙言的心情却一下子放松了,有柏景宁挡在前面,他今天这差使,可轻松太多了。

    金拙言一边走,一边顺眼打量着柏景宁,目光落在柏景宁脚上那双牛皮战靴上,微微一滞,随即调开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

    柏枢密祭祀之后,必定是要往枢密院处理公务,穿这么双演武打仗的鞋子干什么?

    他们有心想碰到他,也许,他也正有心要碰到他们呢……

    金拙言从直视前方中,斜一眼出来,瞟向柏景宁,又急忙收回去。

    此事只宜心照不宣。

    跪在灵前的侯氏没看去而复返的柏景宁,只盯着金拙言,看到金拙言身后,在郭胜示意下,已经往四下散开,开始查看搜检的诸长随护卫,呼的站了起来,“这是要干什么?欺负我益郡王府无人了吗?你们想干什么?”

    “王妃。”金拙言冲侯氏长揖一礼,“因为我们王爷一会儿要过府祭祀,刚刚在下和郭先生就先过来查看了一趟,到贵府门口,长驱直入到一重门,无人理会,在下十分惶恐,立刻让人禀告王爷暂缓出府,容在下和郭先生看一看有没有恶人混入贵府,乘机作乱。

    王妃也知道,王爷和二爷都刚刚经历了婆台山之乱,二爷战死……”

    “战死?不是你们杀了他吗?”侯氏情绪突然激动起来。

    这府里的人,能打发出去的,都被她打发出去了,去看着修二爷的陵墓,去查看二爷停灵之处,却安排不久后的出殡……

    她知道她要做的是什么事,不管成与不成,都是要抄家灭族的。

    这座益郡王府只有她一个人,二爷抬回来时,她就想跟着二爷一起走了,她早就准备好了,成与不成,她都要去追随二爷。

    可侯家,她得尽力替侯家想一想,她一个弱女子,手无寸刃,益郡王府一片混乱,处处空虚,人人都能如入无人之境,她再当场自尽,二爷和苏家都已经如雪崩般的倒塌了,侯家,他们大约不会赶尽杀绝,也许能以是她过于疏忽,而逃过这一劫。

    没想到被他们利用了。

    “王妃慎言!”柏景宁面色一冷,厉声呵斥了句,“世子所言不差,我刚刚到时,直到灵堂,也无人理会,婆台山……”柏景宁喉咙微哽,立刻又压下,“王爷大难不死,惊恐之心,人之常情,再说,山上的亡命之徒,四下逃散,这中间还有几个强弓手,都未能缉拿归案,小心一些,是应有之义,这,也是为了王妃好!”

    最后一句,柏景宁加重了语调。

    侯氏怒目着柏景宁,紧紧攥在一起的拳头微微的些颤,“他要是怕,那就别来!我这府里,二爷在这里,我们谁都不怕,这是益郡王府,你让他们出去,滚!”

    侯氏看着那群长随护卫已经查出了灵堂,又急又怒。

    “王妃维护二爷之心,一如我等维护我们王爷之心,请王妃体谅。”金拙言长揖到底,恭敬客气,毫不退让。

    “王妃不该生气。”柏景宁皱着眉头。

    “这是益郡王府!难道你们柏家,也这样任人搜检?”侯氏手指点着柏景宁,急怒之下,声音都变了。

    “这会儿,秦王爷若到柏家,世子若觉得他要亲自查看一遍才能放心,柏家自然敞开大门,任由世子查看。”柏景宁答的极快,“若是王妃到寒舍,要查看一二,也是一样。”

    金拙言眉梢微挑,急忙又落下。

    郭胜带着人,查的极快,有一路已经由中路,往东西两路过去。

    “我没有你们柏家这样的气度,这是我和二爷的家,绝不容许任何人这样践踏,让他们走,让他们滚,不然!”侯氏看着直奔东西两路的长随护卫,一阵急切无比的狠意猛冲上来,侯氏摸出早就扣在袖子里的短小匕首,贴到自己脖子上,“我就死给你们看!”

    周围一片惊叫,柏景宁愕然看着侯氏手里那把寒光凛凛、薄薄的匕首,金拙言不易觉察的动了动,调整好姿势,准备找到机会,一掌打飞匕首。

    “阿清,你这是要干什么?这是怎么了?”一声清脆的咣噹声后,响起声急切颤抖的痛呼惊叫。

    “阿娘,你走,快……”侯氏拧身看向从棺椁后面进来的母亲曹夫人,和跟在曹老夫人身旁,捧着碗燕窝粥的大嫂范大奶奶,一眼看到握刀举在自己脖子上的侯氏,范大奶奶手里那碗燕窝粥,就咣噹一声砸在了地上,接着立刻又是一声咣噹。

    趁着侯氏拧身分神的空儿,金拙言不紧不慢的抬手弹在侯氏握着刀的那只胳膊肘上,侯氏顿时半条胳膊一片酸麻,匕首落在了地上。

    柏景宁立刻弯腰捡起,递给了身后的长随,冲曹老夫人欠身拱手道:“老夫人来的正好,王妃伤心太过,烦请老夫人看看她身上还有没有其它不祥之物。”

    “阿清你这是要干什么!阿清!”看着侯氏腿一软瘫坐到了地上,曹老夫人一声惊叫,急忙扑向女儿。

    金拙言示意范大奶奶,“你看看她身上还有没有其它不祥之物,仔仔细细查仔细!她真要有个好歹,老夫人不说了,年纪大了,精力不济,这一个看护不利,可是只能全落在你身上了。”

    范大奶奶听的脸都青了,紧紧抿着嘴,跪在地上,膝行几步,靠近已经软倒在地上的侯氏身上,闷声不响的一寸一寸的仔细摸起来。

    她知道金世子刚才那句不是恐吓虚言,王妃真要是这会儿死了,不管她看护的利和不利,只怕她都活不成了。

    柏景宁的目光紧盯着范大奶奶的手,看着她从头摸到脚,暗暗松了口气,抬眼斜向正挨个瞄着灵前的丫头婆子的金拙言,犹豫了下,吩咐身边的长随,“你回去一趟,从红叶院挑两个人过来,替王妃看一看这里。”

    柏景宁的话略有些含糊,长随明白他的意思,低低应了,转身退出,急回府挑精干女护卫过来搜察这些丫头婆子和女眷。

    金拙言听到了柏景宁这句吩咐,背过手,接着仔细的挨个看跪了满堂的丫头婆子。

    他刚才就在想,怎么老郭没带几个婆子过来搜身,难道是算计着柏枢密这句吩咐呢?嗯,回去得好好问问老郭,这趟差使,他好象瞒了他不少事,真是不象话!

    侯氏被金拙言一指弹飞了匕首,又顺手敲的她半边身子酸麻一片,站立不住,瘫坐在地上,被心疼的哭个不停的阿娘搂在怀里,直直的看着意态闲适的打量着灵堂里的一切的金拙言,恨到极处,一片麻木。

    她借了刀,她精心布置了好几天,想了无数可能,却原来这样不堪一击,就连死,她都做不到。

    侯氏一动不动坐着,象个死人一般,看着郭胜回来,看着他再出去,看着秦王进来,看着他再出去,仿佛象小时候,偷偷躲在岸边那间小小的暖阁里,看着湖中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在唱戏,天黑了,灯笼挂起来,隐隐约约的水雾中,戏台上的悲欢离合,和眼前这间灵堂一样,都好象是另一个世间……

    柏景宁跟着秦王出了益郡王府,看着秦王上了车,在陆仪等人的护卫下走了,轻轻拍了下郭胜,“查的怎么样?”

    “这是找到的东西,这个,拿到的时候,还有丝热气儿呢。”郭胜伸出手,银贵忙递了两三样小东西到他手里,郭胜托到柏景宁面前,这几样,都是弓弩上必备的小东西。

    “打算怎么办?”柏景宁看着那几样小东西,脸色黑沉。

    “得回去请了王妃示下。”郭胜将东西又递给银贵。

    柏景宁沉默片刻,长叹了口气,转身上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