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一二章 赶紧赶紧

第六百一二章 赶紧赶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推官带着女子和两个汉子到衙门时,四个人后面,已经跟了黑压压一大堆人了。

    进了衙门,吴推官给一脸紧张跑出来的衙役头儿老周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用管外面跟来的闲人。

    他这推官做了几十年,早就做成了精了。这一堆人都是那仨人招来的,他一清二楚,这一堆闲人里头,多少闲人,多少不闲的人,谁知道?

    这仨人,还有看不出来的不知道多少人,不管是哪家的,都最好装傻装不知道顺其自然,衙门什么规矩就照什么规矩来,千万不能多事,千万不能坏了人家的计划,不管哪头,都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黄府尹出来的极快,和吴推官在大堂后的角落里嘀咕了一阵子,从后门进了大堂,上到大堂高台上,只当没看到衙门口那些各显神通,挤的到处都是,甚至爬了满树的看热闹闲人,只管和往常一样,衙役们几通威武之后,带了那个妖娆女子,和两个汉子上来。

    妖娆女子甩着帕子,从堂下一路扭上来,直扭的吴推官拧着眉头,担心她扭坏了腰。上到堂上,女子捏着帕子往上一甩,媚眼先飞快的抛了一个遍,这才款款跪下,“奴家见过府尊大人。”

    “谁是你家大人!好好说话!”黄府尹被她小腰扭的,再一圈媚眼飞的已经眼睛都瞪大了,再听到这句大人,汗毛都竖起来了,急忙猛一拍醒木严厉训诫。

    “奴家……”

    “好好说话!你当唱戏呢!”黄府尹再一拍醒木。

    这一句话音刚落,外面围观的闲人中,响起一片哄笑拍手声,可不是跟唱戏一样。

    “好好说话!”黄府尹不拍醒木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唉,吴推官怎么捡了这么个活宝回来!

    “是~~”女子这一声是,拖着委婉悠扬的长腔,末了又甩了两下帕子。

    吴推官听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两个过来说!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怎么回事?”黄府尹干脆不理这女子了,指着两个看的比外面闲人还乐呵的汉子问道。

    “回府尊,小的佘大,这个是小的兄弟,余三,都是京城人。是这样,这个娇娇儿,她说她姓娇叫娇,见了谁都让叫她娇娇儿,不是小的乱叫。”

    佘大说了一个名字,解释了一大通。

    外面又是一阵轰笑,一声接一声,各种怪腔叫着娇娇儿。

    “安静!”黄府尹猛一拍醒木,两班衙役急忙屏着笑,齐齐用水火棍用力捶着地面,喊起了威武。

    外面安静下来,佘大接着道:“一年……一年半之前吧,这个娇娇儿一个人过来,看了我们家一间院子,看来看去,说是看中了,给了三个大钱,说是定钱,让先给她留着,他当时花眼昏了头,还真给她留着了,三个大钱!”

    佘大指着站在他旁边,一脸干笑的余三。

    “好在,两天后,娇娇儿还真来了,带着陈州门的吴统领,现在不能叫统领了,能叫名字了是吧,吴有光吴老爷,赁契是娇娇儿画的押,不过银子,是吴老爷给的。

    头一回,给了半年的,之后,也是半年半年的给,到今年年初,又该给半年房钱的时候,吴老爷没来。

    府尊肯定知道,这赁契是娇娇儿画的押,小的们断没有找吴老爷要赁钱的理儿,您说是不是,小的们只好找娇娇儿要。

    后来,娇娇儿分十回,给过一个月的赁钱,还有四个月,一直欠着,不给钱,也不搬走,找她要钱她撒泼,让她搬走她也撒泼。昨儿个,小的们又去要赁钱,这娇娇儿说,今天下午必定给的。

    府尊,您肯定知道,这话一听就不对啊,这娇娇儿,就是不给钱,也从来没这么利落过,回回都是仗着我们兄弟不打女人,追在我们后面骂,这一回,竟然这么爽利,我们兄弟觉得不对,半夜起就在院门外守着,果然,天一亮,这娇娇儿拎着那个包袱,偷偷摸摸出来就往城外跑,幸亏我们兄弟警醒,没让她跑成!”

    佘大这一翻话,说的清楚明白,却把黄府尹听的头大如斗。

    吴推官用力咳了好几声,以提醒黄府尹,事关吴有光,现在能以事关婆台山大案,暂不宜公开为由,驱散闲人,关着门审了。

    黄府尹也想到了,醒木一拍,下令驱开闲人,此案暂时不宜众所周知。

    闲人们恋恋不舍,看着几个衙探悄悄溜了进去,急忙你传我、我传你,赶紧去订明天的衙报,这案子,必定极有意思。

    驱散了闲人,黄府尹和吴推官细细审明了娇娇儿和佘大余三,头痛之余,又有几分庆幸,幸好幸好,全是吴家和苏家的事儿,没连到别人家。

    没等两人喘口气,外头猛一通鼓响,紧接着第二声更响,到第三声,响到一半,扑通一声,接着就是一声怒呵,“这是什么鼓?难道摆明了不让人告状?喂!有人告状!”

    黄府尹和吴推官这才明白那一声扑通是他们衙门的那面巨大鼓,被敲破了!

    两个人根本不用衙役禀报,连走带跑,急匆匆赶出来,就看到阮十七不知道从哪儿搬了张椅子,大马金刀的坐在衙门口正中间,左右各站了两排威风凛凛的小厮。

    这两排小厮和阮十七面前,从衙门口到大街上,一堆一堆的看热闹的闲人,挤的简直密不透风,比刚才审那个娇娇儿时,还多出不少。

    一个嗓门响亮的出奇的小厮站在阮十七前面,正举着张状纸,刚念了头一句两个字,“兹有……”

    就被阮十七打断,“直接说,这一通篇文拽成那样,爷听不懂。”

    “是,我们家十七爷,实名告状!”小厮立刻接着道:“告的是渭南陈家!陈家勾引吴三等匪徒,陈家宗妇胡氏更是和匪徒沆瀣一气,先是推着他们家媳妇出门挨刀受死,接着满山满野的找人挨刀,害死了……爷,名字要说不?”

    “不用说了,就说多少人。”阮十七大手一挥。

    “是,害死了我们阮家最最老实肯干的仆从,总计,十七人,伤二十三人,罪大恶极,求府尊大人给个公道啊!”

    小厮念完,一只手举着状纸,两只手一起挥起落下,用力嚎了几声。

    “爷,黄府尹出来了。”东山这才刚发现一般,扬声禀报给他家十七爷。

    其实黄府尹和吴推官一前一后,跑的帽子都歪了奔出来时,他就捅过他家十七爷了,十七爷没理,他就没敢禀报。

    阮十七从椅子上一弹而起,一个旋身,冲黄府尹长揖下去,“黄府尊,下官实在冤枉的厉害,都气糊涂了,到今天才想起来,这陈家和胡氏,窝引匪徒,害死那么多人,这不是下官的私仇,这是犯了朝廷律法的大罪,来晚了,请府尊恕罪,请府尊查清严惩。”

    黄府尹一路急跑出来,路上倒是听到小厮的声音了,那小厮声音太响,想不听到都不容易,可他本来就心急,又跑的一个头两个大,声音是听到,话却没能听的太明白,听阮十七这么说,一边下意识的点头,一边伸手去要那张状纸。

    吴推官凑过去,和黄府尹一起,一目十行看了状纸,只觉得眼前一黑。

    这个陈家,就是和罗尚书府上是亲家的那个陈家,告了陈家,那罗家能扯得开么,罗尚书疼这个嫁进陈家的小女儿,那是出了名的!

    这案子,又是两家拉锯,拿他们京府衙门当那个锯!

    “不急,府尊先把这状子接下,好好查清楚,再断案也不迟,我在这京城要住上十几几十年呢,不急,我一点儿也不急,府尊慢慢查,下官先走了。”

    阮十七抬手在黄府尹肩膀上拍了下,又拍了拍吴推官,一脸哈哈干笑,转身扬长而去。

    罗仲生让人盯着阮十七这边的动静,阮十七这边状纸刚刚递好,那边就已经飞奔报给了罗仲生,罗仲生听到推媳妇出门挨刀受死这一句,呼一下站起来,直冲出屋,把正在禀报的小厮吓的往后连退了四五步,差点摔倒。

    罗仲生一头冲进朱参赞屋里,“赶紧,朱兄,烦劳你赶紧走一趟,先写份状子。”

    朱参赞瞪着眼睛,愕然看着一脸喜气的罗仲生。

    罗仲生笑了两声,三言两语将阮十七刚刚将陈家告到府衙的事儿说了,“……正正是个好时机,烦劳先生写份状子,陈家残害我罗氏女,请府衙判个和离,这上头先生比我通,写好了,烦先生亲自走一趟,送到黄府尹手里,再和黄府尹解释一二,最好能看着把和离的判书拿回来。”

    朱参赞听明白了原委,失笑出声,连连点头,“好好,这状子好写,我这就写。”

    朱参赞一边说一边拿了张素白纸过来,提笔就写。

    罗仲生就站在旁边看着,眼看朱参赞笔下不停,一气呵成写好了,接过扫了一遍,摸出随身小印盖上,交给朱参赞,“就烦劳先生了。”

    “这是小事。”朱参赞说着,拿了件薄斗蓬,出来往府衙过去。

    陈省从工部衙门出来,往罗府接罗婉,却连二门都没让他进,别说罗婉,连个象样点儿的管事婆子都没看到,陈省心里的惊气越来越重,却无论如何想不明白怎么会这样。

    眼看在罗府二门里干站着也没什么用,转身出来,站在大门口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先回家和太婆商量商量。

    他太婆马老夫人刚刚吃了药,睡着了,陈省犹豫了下,没敢打扰,这不是急事,就先出到外面书房,等太婆睡醒。

    没等到太婆睡醒,陈省先等到了京府衙门一个衙役浑身恭敬一脸干笑送过来的一张状子,和黄府尹的几句话,请陈家这边,叫个人过去回个话,这是阮家十七爷递的状子,实在不敢不接下,不敢不审一审,请二爷见谅。

    陈省一目十行看了一遍状子,只气的胸口痛的受不了,这简直是血口喷人!

    陈省一把抓起状子,怒气冲冲往外走,一口气冲到二门外,突然顿住,他往哪儿去?他本来是想去找罗尚书……

    罗尚书这会儿找不得。

    那跟谁商量?

    “去看看太婆醒了没有。”陈省转身吩咐一个婆子。

    还是得先和太婆商量商量。

    马老夫人这药里都是安神的成份,睡得沉,还是没醒。

    陈省再次回到书房,将状子又看了一遍,怒气少了,惊气上来了,这状子上,告的是陈家通匪,说大伯娘伙同匪徒找人挨刀……

    大伯娘伙同匪徒如何如何这话,丁家那位二爷,也说过一回,就是他送大伯娘和阿婉,以及他们李家一群女眷下山的时候,他把他拉到一边,啰啰嗦嗦说了很多,他没在意,一群受了惊吓,丢魂落魄的女人,伙同匪徒,不是笑话儿么……

    可这状子上,说是陈家,不光是大伯娘了……

    没等陈省想的明白些,又有一个衙役,跟着小厮进来了。

    这个衙役就不怎么客气了,先递了一份文书给陈省,一脸干笑道:“刚刚,罗家也递了份状子到我们衙门,告贵府下狠手谋害罗家女,我们府尹已经查明属实,这是判书,请二爷收好。”

    “什么?”陈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一天,仿佛到处都在上演神鬼剧,一片光怪陆离。

    “还有,我们府尊说,十七爷状告陈家窝引匪徒吴三等人一案,请陈门胡氏,和陈家当家人,立刻到衙门回话,我们府尊说了,事涉婆台山案,不敢轻忽,我们府尊说了,一个时辰后,陈家再不到府衙回话,就要往上请示下,上门拿人搜检了。”

    衙役说完,不等陈省答话,微微欠了欠身,转身就走了。

    陈省举起那份判书,看一遍没看明白,再看一遍,再看一遍,总算看清楚了:陈家谋害罗氏女性命,这门亲事已不能再成亲事,罗家不欲过多追究,两家好聚好散,一别两宽。从此路人。

    陈省身上一层冷汗,又一层冷汗。

    他突然明白了,罗家这么急着要断亲,不是因为罗婉不贤,也不是因为他对罗婉不好,而是因为,他们陈家要大难临头了,他罗仲生只管捞出他那个女儿,却对陈家不闻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