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十章 是人有一蠢

第六百十章 是人有一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婉在李家,和沈三奶奶说到很晚才回到府里,一夜好睡,第二天早早就起来了。

    二皇子战死,皇上十分难过,这几天早朝常常说免就免了,今天罗仲生就不用早朝,不过就算不用早朝,罗仲生也是一早上就要到部里视事,罗婉要起早了才能见到他。

    早饭刚刚摆好,见罗婉进来,乔夫人先把她拉到身边,仔细看她的气色,“好多了,就是这眼睛还肿的厉害,一会儿让桃翠好好给你敷一敷。”

    “我没事了阿娘,我想好了……”罗婉迫不及待的想和阿爹阿娘说她的决断,罗仲生却抬手止住了她,“不急不急,先吃饭,你阿娘让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炸糯米糍,赶紧吃,这个略凉一点就不好吃了,吃完咱们再说话。”

    罗仲生说着,已经挟起块糯米糍,先吃起来,咬了一口,连连点头,笑着示意罗婉赶紧吃。

    罗婉应了,也先挟了块糯米糍吃了,这糯米糍味道真是好极了。

    吃了早饭,漱口上了茶,罗婉看着阿爹,带着几分迫切道:“阿爹,我想好了,我再也不回陈家了。

    昨天阿爹跟我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进去了,昨天去找沈姐姐说话前,我还这想想,那想想,没能下了决心,可沈姐姐说的那些话……”

    罗婉说到沈三奶奶,眼圈微红,挑着沈三奶奶从山上下来,一路上连口水都没能喝上,她自己差点被郭二太太害死,已经病的七死八活了,还被郭二太太逼着亲手熬药,不住口的骂她丧命星不孝等等这些让她听了都难过的受不了的细节,说了七八件。

    ”……沈姐姐想回娘家安心养几天病,可她娘家说李家势大,后头还有座王府,怕得罪了郭二太太,就是得罪了李家,不敢接她回去。

    她阿娘就去看了她一趟,还是偷偷摸摸,后门进后门出的,象做贼一样。

    阿爹,李家也就二房糊涂混帐,要是陈家这样的,哪天阿爹不在了,阿娘要去看我,是不是连偷偷摸摸也不行?阿爹,我肯定不如沈姐姐那样厉害,那样能忍,要是没有阿爹支撑,在陈家,我只怕连半年都活不下去,这会儿回去了,到那时候,我该怎么办?”

    罗婉泪眼汪汪的看着罗尚书。

    罗仲生长叹了口气,看向不停掉眼泪的乔夫人,“婉姐儿既然打定了主意,你也想开些,婉姐儿这话说的对,如今有支撑才不过这样,往后我走了,婉姐儿真要在陈家,这日子只怕真象她说的,还不知道过成什么样儿。”

    “好。”乔夫人声音里满是哽咽。

    罗婉听阿爹这么说,轻轻舒了口气。

    “好了,你安心在家养着,阿爹今天就找陈省说说话儿。”罗仲生站起来。

    罗婉连连点头,跟在后面将罗仲生送出屋,看着她爹出了垂花门,才再次舒了口气,看着站在她旁边,眼里还有泪的乔夫人,伸手挽住她,“阿娘,您别担心,我以后肯定会过的好好儿的,昨天沈姐姐和我说了好多,你听说过那位霍老夫人的事儿么?她可厉害了,阿娘我说给你听,我可佩服她了……”

    罗婉挽着罗夫人进了屋。

    ……………………

    昨天大半天,陈省先是觉得他撞上鬼了。

    罗婉哭喊着回了娘家,太婆急晕过去了,等太医到了,说了没事,他就急急忙忙骑马出来,准备去罗府接回罗婉,谁知道刚出了巷子口,就撞到了一个卖糕的小贩,热腾腾的米糕撒的到处都是,他被小贩一把揪住,非要见官。

    他急着有事,直接给到了一百两银子,可那小贩看起来是个傻子,梗着脖子就是要讨个说法,一定要见了官,一直纠缠了小一个时辰,刚刚摆脱,前面街上一辆装满黑炭的大车翻倒,后面几辆装着几丈长大圆木的车子只能进不能退,前前后后堵的死死的……

    他从出门到傍晚,一直堵在离家门口十来丈的大街上,到傍晚,总算恍过神了,不过撞鬼了,这是有人不让他去罗家接人。

    陈省怒极,却又觉得好笑,这样的伎俩,能挡他一天半天,难道能从此就把他挡在这街上?挡在罗府之外?就算把他挡住了,阿婉消了气,自己也就回来了。

    他没纳妾,一个通房还是阿婉安排的,在外面几乎不狎妓,他不爱这个,阿婉性子娇,他从不跟她急吵,她说什么是什么,听不惯也最多不理会,听烦了就走,他待她,还有怎么好?

    阿婉肯定知道他待她好,他确实待她好。

    婆台山那事,大伯娘是有点儿过了,大伯娘害怕,阿婉肯定也害怕,不过女人么,临到事上,不都是这样,乱成一团,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好计较的?

    陈省忙了一天没去成罗家,焦急愤怒之后,又淡然了,他阮十七以为这样能挑得他和罗家离心,真是做梦。

    第二天,陈省再出门,刚出巷子又被个挑着两大筐萝卜的挑夫撞了,看着满地乱滚的萝卜,陈省没发火,吩咐小厮按价赔钱,自己调转马头回去了。

    他这是黔驴技穷了,只能这么堵着他,随他堵,阿婉那边,就是不去,又能怎么样?

    到午时前后,是罗仲生吃饭的时辰,陈省再次出府,这次倒是顺顺当当,见到了罗仲生。

    罗府刚刚送了饭菜过来,正在摆饭,罗仲生客气的让着陈省,听说他也没吃,忙让人添了一幅碗筷,招呼陈省,“先吃饭。”

    陈省以往要找罗仲生,也是赶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常常和罗尚书一起吃饭的,这会儿也和往常一样,坐到罗仲生对面。

    “阿婉没事了吧?昨天……”

    “咱们先吃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罗仲生打断了陈省的话,笑呵呵的让着他。

    陈省笑应了,和罗仲生对坐吃了饭,老仆收拾了碗筷下去,上了茶,罗仲生看着陈省,不等他说话,先笑道:“听说阿婉昨天闹的很厉害?”

    “这没什么。”陈省立刻接话笑道:“阿婉性子娇,家里人都知道,从太婆起,都是尽让着她的。”

    “连你太婆也得让着她?这也太过份了。”罗仲生眉头皱起来了,长叹了口气,不等陈省再解释,就转了话题,“前两天婆台山下来,是丁家那位二爷送阿婉下山的?”

    “是,”陈省脸上闪过丝不自在,忙笑着掩饰过去,“阿婉上山之后一直住在李家别庄,后来又跟着李府上那位沈三奶奶到陆家别庄避难,丁二爷送李家太太下山,自然要把阿婉也一并带到山下。”

    “喔。”罗仲生听不出情绪的喔了一声,“丁二爷说过什么话没有?”

    “那倒没有。”陈省飞快的答了句,话脱口出来又觉出不对,立刻又陪笑补了几句:“说了些怎么受了惊吓这类的话,其实不用说也看出来了,大伯娘和阿婉都是面无人色,大伯娘是被人一路架回去的,站都站不起来了,阿婉还好些。”

    罗仲生看着陈省,有几分怔忡,他这样的蠢气,肯定不是昨天今天突然生出来的,以前,他怎么没注意到呢?

    人都有犯蠢的时候,他这一蠢,就犯在了这个女婿身上。

    “阿婉昨天闹成那样,我和她阿娘都很生气。”罗仲生缓声道。

    “不是什么大事,阿婉性子娇,在家常常这样,我吃了碗粥不吃碗粥,她都会生气,这也没什么,我都能让着她……”陈省急忙陪笑解释。

    “阿婉被我和她阿娘从小娇生惯养,这性子,确实太大了些,唉,你这媳妇,往后是你们陈家的宗妇,是这样吧?”罗仲生眉头皱起,笑容没有了。

    陈省隐隐觉出丝不对,陪笑道:“是。这是……”

    “阿婉都这么大了,这脾气性子早就养成了的,再要改,只怕是改不了了……”

    “我知道,我一向让着阿婉,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一个大男人,哪能跟阿婉计较这样的小事……”陈省急忙解释,那一丝丝不对劲的感觉,开始往外漫延。

    “先听我说,阿婉不光性子娇,还不能容人,这不是你让不让她的事儿,刚才你说了,连你太婆也让着她,这是不孝,偏偏她还一无所知,难道以后你们全族都得这么让着她?那不是成了笑话儿了?宗妇不易,一想想阿婉这样的性子脾气,要做你们陈家的宗妇,我和她阿娘,多想一想,都睡不着觉。”

    罗仲生连叹了几口气,“阿婉这样的,要是做了你们陈家的宗妇,岂不是要害的你们陈家家宅不宁规矩全无,乃至大祸临头?我和她阿娘想来想去,怎么想,阿婉都做不了宗妇,哪家的宗妇都做不了。我看这样吧,我接阿婉回家,你,还有你们陈家,还是另挑个脾气柔顺,大度明理,懂事知礼,孝敬长辈的好女子娶回去,这样对你们陈家才最好,唉,咱们要知错就改。”

    “什么?”陈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肯定听错了!

    “是我和阿婉她阿娘当时疏忽了,是我们对不起陈家,你们陈家休妻也行,和离也行,阿婉的嫁妆,送不送回来也都行,总是我们罗家对不起你们陈家吧。”

    罗仲生这几句话说的缓慢而清晰。

    陈省这一回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敢置信的看着罗仲生,“就因为大伯娘一时糊涂,没能护好阿婉?那个时候,谁能顾得上谁?大伯娘吓的到现在时昏时醒,倒是阿婉还好些……”

    “不是。”罗仲生皱着眉头,打断了陈省的话,“我刚才说了,是阿婉不好,性子娇纵,不能容人,不孝不悌,这些,你都说过,这样的阿婉,怎么能做得了一族宗妇?我这是为了你好,为了你们陈家好,阿婉配不上,配不上你们陈家。”

    “您说这种话就没意思了,”陈省有点儿恼了,“阿婉昨天离家,我当时就追出来了,是……”

    “我都说了,不是因为这些,这是我跟阿婉她阿娘商量了很久的事儿,是阿婉配不上这个宗妇,这门亲事,还是算了的好,省得阿婉以后祸害你们陈家,我和她阿娘就算死了,也不得安宁。”

    罗仲生再次打断了陈省的话。

    陈省脸上一片青色,站起来,“我去接阿婉回去,不过几句口角,我陈家从没有休妻的例,也没有和离的理儿,您这话,实在儿戏!”

    “嗯。”罗仲生看着他,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转头吩咐老仆,“好好送陈二爷出去。”

    老仆应声,陈省转身要走,又顿住,转回身,冲罗仲生胡乱拱了拱手,昂然走了。

    罗仲生看着他的背影,叹气连连,他这双眼睛,也有一瞎好几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