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零九章 层层叠叠

第六百零九章 层层叠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延世站在清淡的月光下,转头打量着四周,二皇子这座郡王府,他来过不只一次,白天的清雅中总是透着股挥不去的富丽奢侈,远不如这会儿。

    江延世颇有几分感叹,老二和老三的府邸,都是苏烨看着修建和布置的,这会儿月下看,倒是比白天清雅自然了数倍。

    想着如今的苏烨,一件麻布僧衣,瘦的陷进去的双颊,江延世有几分恍惚,如今的苏烨,就和月下的这座府邸一样,脱去了富贵奢华气,倒是真正的清雅了。

    “来了。”旁边的小厮低低提醒了句,江延世转身,看着步子不快,却走的很稳的二皇子妃侯氏。

    侯氏一身重孝,清瘦晦暗中,透着隐隐约约的丝丝戾气。

    江延世眼睛微眯,随即舒开,这样的侯氏,很好。

    “王妃。”离了七八步,江延世往前一步,站到月光里,长揖到底。

    侯氏笔直站着,冷冷看着江延世。

    “王妃站过来这里说话,可好?贵府上,并不是全然妥当的。”江延世迎着侯氏的目光,侧身往旁边树阴下让了让。

    片刻之后,侯氏往前几步,站进了阴影中。

    “知道二爷去了婆台山,我就让人过去,想护住他,不过已经晚了。”江延世的声音如同这月光,清冷中透着丝丝说不出的温柔。

    侯氏身子似有似无的颤抖了下,嘶哑的声音里浓溢着悲伤,“你们联手杀了他,你们已经杀死他了,用不着说这样的话了。”

    “我从来没想过让二爷死,还有三爷,太子更没有,象二爷和三爷那样美好的人,应该好好活着。”江延世的话顿住,坦然迎着侯氏满是讥讽的目光,“二爷和三爷都是过于美好了,从外到内,适于风花雪月,却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阴谋诡计,王妃是个聪明人,这一条,应该看的很清楚。

    我自小伴在太子身边,是和二爷、三爷一起长大的,从小看到大,我知道二爷和三爷是什么样的人,太子更知道,这样的二爷和三爷,留着装点太平,粉饰皇家的兄友弟恭,展示太子的大度仁慈,最好不过。”

    侯氏微微闭了闭眼,移开目光,看着满院清寒的月光,月光下的园子,清雅极了,却又是那样疏离。

    她一直想不明白,他那样的性子,那么爱自在,那么清雅,那么美好,那样天真善良的一个人,做个富贵王爷不好么?

    “听说二爷走了,太子妃哭了好几场。我听太子妃说过,王妃当年知道自己要订亲二爷时,曾经和她偷偷说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江延世声音低而缓。

    侯氏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她很小的时候,头一回看到二爷,就象看到了天上的仙人一样,因为他太美好,太高贵,一切都太好太好,她连想一想都不敢,后来他到她家求亲,她当时听丫头禀报,以为自己神情恍惚,白日里做起了美梦。

    定亲后大半个月,她常常睡着睡着,一下子惊醒了,因为她梦到她要嫁给二爷这事,是个美梦,美梦醒了……现在梦没有了。

    “二爷走的很不甘心。”江延世看着她,低低叹了口气。

    侯氏闭了闭眼,二爷回来时,是她亲手给他擦洗,给他换的衣服,他脸上的神情,那么惊恐,那么愤然,那大睁的双眼,她用了力才合上的……

    “王妃有什么打算?”江延世轻声问道。

    侯氏一个怔神。

    她有什么打算?她能有什么打算?她自然是要替他守一辈子的,她……他问的不是这个打算!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侯氏仰头看着江延世。

    江延世目光平静的迎着她的目光,却没说话。

    “你想干什么?”侯氏声音尖利起来。

    “她杀了三爷,又杀了二爷,之前还有六爷,下一个,不知道是四爷还是五爷,大约是四爷吧,五爷这个幌子应该会留到最后,四爷之后,大约就是太子爷了。她笃定没有人象她那么狠厉,象她那样的手段,三爷死了,你们不过哭了一场,现在二爷死了,你们也不过哭一哭,最多骂一骂罢了,她笃定你做不了别的。唉。”

    江延世看着侯氏,一声叹息里透着说不清的意味。

    “你这是算计到我头上了?要借刀杀人吗?”侯氏眯眼看着江延世,带着几分怒气。

    “王妃有刀吗?”江延世迎着侯氏那丝丝并不怎么坚定的怒气,“二爷那几把小刀,已经和柏悦一起,全数折损在了婆台山。王妃是没有刀的,不过,我可以借刀给王妃,王妃来布个局,由王妃来杀了他,王妃一了恩怨,我替太子争一条活路。”

    侯氏紧紧抿着嘴,这几天她守在二爷灵前,悲愤之余,不知道想过多少回,她要是能替二爷报了仇,二爷肯定很高兴,可她一介弱女子,她手无寸铁……

    “我要想想。”侯氏压下心里那股子说不清是兴奋还是恐惧的浓烈情绪。

    “好,不过,这件事,请王妃自己想,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起,她们无孔不入,这个,王妃应该已经领教过了,一旦让人知道,只怕王妃立刻就要伤心过度,横死灵前。”

    江延世郑重警告道。

    侯氏紧紧抿着嘴,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江延世看着她的背影,慢慢舒出了一口气。

    他最欣赏有仇必报的弱女子。

    ……………………

    阮十七隔天到刑部,小吏已经将金守礼这两年里经手过的所有卷宗都抱过来了,阮十七两只脚蹬在长案上,一份份看的飞快。

    到午饭前,阮十七已经看完了金守礼经手的那些卷宗,指着挑出来的十来份卷宗吩咐东山抱上,再吩咐小吏把其余的卷宗送回去,站起来,带着东山往周尚书那间小院过去。

    周尚书看着掀帘进来的阮十七,一边示意他坐,一边温和笑道:“查的怎么样了?有眉目了?”

    “有一点,不过,这个眉目后头,只怕眉目更多。”阮十七不客气的在周尚书长案前的扶手椅坐下,示意东山将卷宗放到周尚书长案上。“这是我从金守礼这两年经手的卷宗中挑出来的,这些,应该都有点问题。”

    “这可不少。”周尚书伸手抬起卷宗,略翻了下,皱起了眉,“你真疑心是他?”

    “到门口看着点儿。”阮十七没答周尚书的话,先吩咐东山。

    东山应了一声,阮十七站起来,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重新坐下,这才看着周尚书道:“这金守礼,不过是个诱饵,诱着咱们往人家安排好的路子上走。我走了走。”

    周尚书眉毛扬起来了。

    “这十来桩案子,安排的极好,从小到大,最早的一件,是一桩失手殴打致死案,苦主是个穷族穷家的穷秀才,只有母子两人,苦主死后,是这个当娘的不依不饶,顶着状子到处哭叫,判了秋后问斩,到金守礼手里时,苦主这个娘,刚刚死了,这桩案子,苦主那边就没人了,有了翻案的余地,他就以案情不明为由,驳回重审,重审之后……离京城不近,要查清楚再报回来,只怕得好些些时日,不过我觉得,必定是说从前的案子审错了,这凶手,肯定早就放回家了。”

    阮十七将最上面一份卷宗推给周尚书。

    “从这件开始,后面的,一步一步,就越来越不容易,到这最后一件,就是吴三越狱这件事。这样一步深过一步,整整两年的历练,这位金守礼,必定十分老练了才对,怎么会听到尚书将越狱案交给了我,就吓的面容失色,掩饰不住?这可不象历练过两年,做过这么多大案的老手。”

    周尚书连连点头,这个他也想到了,这个金守礼,只怕是个最外围的执行者……

    一想到这个,周尚书一阵头痛,真要查出来这个案子是团伙,刑部里有这么个团伙,他这个尚书大约就做到头了,能让他在京致仕,都是皇上圣德仁厚了。

    “还有,金守礼家里,算得上家徒四墙,他那间小院是赁的,赁钱一年一年的交,他老婆一脸菜色,一女一儿,女儿嫁给兵部一个小吏,嫁妆很一般,儿子现在张家私塾附学,那家私塾人很多,因为学费非常便宜。

    他老家就在离京城三四十里的金家村,我已经让人去看过了,家里有个二三百亩地,不过,那地是从金守礼他爹起,就是他们金家的了。地现在是金守礼的弟弟打理,说是每年都要往京城金守礼这里送米豆之类。”

    “那他拿到的银钱呢?哪儿去了?”周尚书愕然。

    “昨天人定前后,有个十分俏丽的女子,鬼鬼祟祟溜到金守礼那间小院门口,偷偷摸摸磕了几个头,就跑了。当然没让她跑成,缀上了。”

    周尚书抬手按在额头,不得不佩服阮十七这份玲珑心思。

    “是个外室,刚生了个小儿子,白胖白胖的很可爱,看不出来象不象金守礼,金守礼太瘦,孩子太胖。”

    阮十七的话让周尚书有几分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女人,说她是从南安城,跟着阮家往京城送东西的船,进的京城。”阮十七接下来的话,把周尚书听怔了。

    “我家确实隔三岔五的往京城给我送东西,正好,她说的那趟,跟船过来的管事正好在我府里,我就问了,确实有这么个女子,是南安城一个常往我们老宅送珍珠什么的赵掌柜托付的,这个赵掌柜,虽说应该早就没影子了,不过我还是捎信回老家,让人去查了,查这个不是为了这个案子,南安城太远,等把赵掌柜的底细查回来,这案子肯定已经查清结掉了,查这个,是因为竟然有人在南安城欺负我们阮家,不得不好好教训教训。这是私事。”

    周尚书听的眉头紧拧,从两年前的南安城开始的,这份缜密耐心,让人害怕。

    “这会儿先查到这些。有两件,第一,金守礼这样的蠢货,一个人做不成这十来桩案子,部里肯定还有人,这个人,或者说这一群人,只怕都是真正的老手,这中间,必定有位置还不低者,大牢在我掌管之下,尚书也知道,能越过我,随意调度大牢的,这部里……”阮十七干笑几声,“这事儿,暂时就尚书知道我知道最好,别打草惊了蛇。”

    周尚书点头,他也这么想。

    “其二,那个俏丽小外室,有几分心眼,不过,北海几句恐吓,就能把她吓的竹筒倒豆子,实话全说出来了,她背后肯定有人指挥。部里那个,和这个小外室,只怕背后都是一只手。”

    阮十七的话顿了下,干笑两声,“还有,不能算第三,只是跟尚书随便说一句。这事儿,直指到我头上,满京城,敢这么针对我搞这样的事儿的,可不多,犯得着的,就更少了,这背后的黑手是谁,尚书心里先有个数。”

    阮十七说完,站起来,看着脸色发青的周尚书,一脸笑,“尚书这些年待我不错,我这个人最不爱说那些这个感那个恩的肉麻话儿,只是心里有数罢了。所以,一定要过来和尚书说一声。这事儿,尚书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十七绝不介意,尚书多年照应,这也算是十七的一份心意。”

    阮十七说完,拱了拱手,转身出了屋。

    周尚书端直的坐在长案后,眉头拧成了一团。

    阮十七从周尚书院子里出来,径直出了刑部,站在刑部大门口,眯眼迎着太阳,打了个喷嚏,连叹了几口气,上了马,直奔秦王府,去找郭胜。

    阮十七将刑部那个金守礼的事一点没漏说清楚了,坚定不移的拒绝了郭胜的邀请,立刻拱手告辞。

    那位,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去见她的。

    郭胜送走阮十七,径直进了书房院子旁边的那间暖阁。

    李夏听郭胜说了金守礼这件事,低低哼了一声,“吴有光,再到这个金守礼,他打算的很好,假如婆台山一击而中了,吴有光这一条线,就转向了苏家,金守礼这里,可以用来清除王爷余下的人手,或者中间转向哪里,一击不中,也可以用来混淆是非,嫁祸与人。”

    顿了顿,李夏嘴角往下扯了扯,看着郭胜问道:“去年考绩,骆远航又是一个卓异?”

    “是,这是他这一任第二个卓异了,若没什么意外,明年又能往上升一升,就是一方大员了。”

    “杨承志的案子,现在怎么样?”李夏接着问道。

    “杨承志的案子还是原来那些东西,不过,这样的事,骆远航不是头一次做,到杨承志时,其实已经做的很熟练了,前头几起,都是上下狼狈为奸,只有两起,一是当时的知县三年前病死了,一是当时的知县任上病死,这两个可以用一用,已经准备好了,长贵经的手,王妃放心。”

    郭胜答的极其详细,当初杨大娘子那一状不了了之的时候,王妃就吩咐他继续暗中查杨承志一案和那个骆远航,现在果然用上了。

    “把骆家和江家的生意往来,一并抛出来,光一个骆远航没什么意思。”李夏接着吩咐道。

    郭胜眉梢微挑,干脆的应了一声。

    和骆家,确切的说,和骆远航做生意的,是江延世的庶出兄长江延锦,江延锦自江阴军冯福海案进京之后,就没再回明州,一直在京城,多数时候,是在城外的庄子里。

    “还有,吴有光那个案子,想办法搅一搅,这条线既然剑指苏家,就帮他再烧的旺一些,总不能都照他的安排走。”李夏接着吩咐。

    “是。”郭胜愉快答应,这个搅一搅,他最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