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零七章 地狱之下有地狱

第六百零七章 地狱之下有地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从书房院子出来,直奔旁边的小暖阁,李夏已经等着了,陆仪也在,这让郭胜有几分意外。

    “宫里递了话出来,江延世巡查春耕回来当天晚上,去看望了江皇后。他是戌初两刻从东华门出来的,落钥前出的宫,中间也不过两刻来钟的辰光。”

    郭胜一进来,李夏就看着他道:“这是很着急,一定要见一面的见面,我诱杀了老二,江延世必定是醒悟了,他明白了江皇后那么些年说的那些话,一点儿没说错,他这是找江皇后讨主意去了。”

    郭胜神情微变,看了眼陆仪,陆仪神情也有几分凝重。

    “江氏是个极其直接粗暴的人,相比于她,江延世就太委婉太讲究了,现在,江延世既然觉得江皇后的眼光智慧胜过他,那江皇后的话,他必定听而奉之,江氏会跟他说什么?”

    李夏看着郭胜和陆仪。

    “杀了皇上?”郭胜反应极快。

    陆仪刚要说话,被郭胜这一句噎着了。

    “这话愚蠢。”李夏不客气的评价道:“皇上身边有个崔太监,极精明的人,宫中宿卫一直在他掌控之下,而且,皇上这个人,是一定要时时刻刻都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就是睡着了,四周也要有人不眨眼的看着他。

    宫城之外,整个京畿,从前在蒋老将军手里,蒋老将军出了名的忠正耿直,现在在柏家手里。要是能杀了皇上又没有后患,还能轮得着江氏动手?”

    郭胜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

    “还是要杀了王爷吗?”陆仪试探了句。

    “嗯,婆台山的局,在江氏眼里,必定是太繁琐太委婉不够直接,她最喜欢用最直接最简单最粗暴的法子。”李夏脸色阴沉。

    陆仪脸色变了,这种不顾一切的粗暴猎杀,最是防不胜防,郭胜脸色也极不好看,江延世那些死士有多强悍,他是领教过的。

    “王妃放心,只要我在。”陆仪举手握拳,按在胸前。

    “我信得过你,只是……”李夏顿了顿,声音低下去,“替身,能用的还有几个?”

    “两个。”陆仪低低叹了口气。

    “请一个过来吧。”李夏转向郭胜,“放出点儿风,让江延世知道,王爷有替身。”

    “是。”郭胜垂手答应。

    “陆将军先去安排吧,郭胜留一留。”李夏示意陆仪,陆仪微微欠身,退了两步,转身走了。

    李夏站起来,走到窗前,良久,转回身看着郭胜道:“我让陆将军把所有的防卫,都放到王爷身边了,这一阵子,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出府。”

    郭胜眉头微皱,王爷不能不出府,王妃的确是可以尽量不出府,防卫都放到王爷身边,也算合适。

    “万一,我有个万一,你不必管我,立刻离开王府,隐藏起来,替我做好两件事……”李夏眼皮微垂,接着道。

    郭胜愕然,“王妃这是……”

    “我跟你一样,一介凡人,说死就死了,死了肯定是化不成妖的,我死后,也肯定是没法再交待你什么了,所以,你现在听好。”李夏看着郭胜,露出笑容。

    “王妃!好,请王妃吩咐!”郭胜曲一膝跪在了地上。

    “我若死了,头一件事,屠了江延世和江家,鸡犬不留,杀了太子,立刻,手段随你,这些你都能做到,之后,想来王爷和金拙言他们,都能做的很好。”李夏的吩咐简单直接。

    “是,王妃放心。”郭胜应的极其干脆。

    这两件,他确实做得到,在不择手段的情况下。

    “现在就可以先着手安排起来了。”李夏示意他起来。

    “是,那宫里……”郭胜站起来,刚问出几个字,就被李夏打断,“那些你不用管,做完这两件事,立刻离开京城,远走高飞,我希望你能活着,继续去见识这世上的奇闻逸事,这世上,真的有许多有意思的奇闻逸事。”

    李夏带着笑,“嗯,我还留了份礼物给你,以后有机会,你去找五哥,跟他说,我让他把只有他知道的那件事,说给你听,想来这个礼物,你肯定十分喜欢。”

    “我觉得姑娘是天下最福大命大的那个人,姑娘不会有事的。”郭胜这句,不是宽慰,是笃定,他自始至终,都坚定不移的这么觉得。

    “未雨绸缪而已。”李夏笑起来。

    ……………………

    送走阿爹和阿娘,罗婉躺在床上,大睁着双眼,从出嫁想到现在,再从现在想到未来,把几个哥嫂挨个再想一遍,连小侄子侄女们都想到了,越想越愁肠百结,越想越觉得前无生路,后有追兵。

    呆呆想了不知道多少时候,罗婉坐起来,吩咐守在旁边的大丫头桃翠,“你去跟夫人说一声,我想去李家找沈姐姐说说话,现在就去。”

    桃翠一个怔神,不过没敢多说,忙穿过两道门,去和乔夫人禀报。

    乔夫人呆了片刻,点头,“你去侍候婉姐儿梳洗,我这就让人备车,再打发人过去说一声。”

    沈三奶奶她是知道的,李家二房一门不堪,只这位三奶奶,实在良善。婆台山那晚,又是沈三奶奶救了婉姐儿,她想找沈三奶奶说说话,让她去最好。

    罗婉洗漱了,桃翠捧了一盘子十来个热烫的熟鸡蛋过来,准备给她滚眼,罗婉摆手道:“不用,沈家姐姐不是外人,不会笑话我的。”

    桃翠忙放下盘子,侍候罗婉换了衣服,挑了件略厚的斗蓬披上,戴了帷帽,出门往李府过去。

    昨天下午阮十七和徐家舅舅冲进李家二房,一顿鞭子将郭二太太抽的半死,大夫还没请到府里,郭二太太就被抬进家庙锁了起来。

    二老爷李学珏在祠堂里祖宗面前跪着,看样子没个十天八天是出不来了。

    李文林吓的不知道往哪儿躲,也不知道得了谁的指点,跪在病在床上的沈三奶奶面前,磕头如捣蒜。

    沈三奶奶这病,仙风吹过一般,一夜过去,就能起床走到院子里闻一闻新鲜的栀子花香了。

    乔夫人打发先来说一声的婆子是骑马来的,到的早了不少,沈三奶奶听说罗婉要来,有几分纳闷,她不是病了?好象比自己病的还重,难道是听说了昨天她们家的事,不放心自己?

    今天上午陈家的事,沈三奶奶还一无所知。

    沈三奶奶一边不着边际的想着,一边让人侍候着换了身衣服,闻闻屋子里一时半会散不去的浓烈药味,想了想,吩咐把罗婉请进二门里的暖阁里。

    这个家里,她头一回有了自在的感觉。

    罗婉进来,沈三奶奶一眼看到罗婉那双肿的就是两只大红桃子一样的双眼,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二郎欺负你了?”

    罗婉点头。

    “啊?二郎怎么敢欺负你?”沈三奶奶愕然,罗婉拉了她一把,“姐姐,咱们进去说话,好多话呢。”

    “好好好。”沈三奶奶忙伸手扶住罗婉,扶着她坐到炕上,摸了摸她的手,“手有点儿凉,我让人送个炭盆过来?”

    罗婉点头,沈三奶奶吩咐了下去,没敢上茶,让人端了碗清心汤过来,递给罗婉。

    “姐姐别忙了,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罗婉接过汤放到几上,看着沈三奶奶,语带凝噎。

    “好,你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沈三奶奶忙坐到罗婉旁边。

    “今天一大早,十七爷到陈家去了……”罗婉先从阮十七冲进陈府说起。

    沈三奶奶瞬间愕然之后,就淡定了,听说那位十七爷最记仇不过,自然没有打一个放过一个的理儿。

    罗婉这回倒没怎么哭,从阮十七进了陈府,她被人硬抬出来起,发生了什么,谁说了什么,一直说到她阿爹阿娘中午和她说的那些话,“……姐姐,我来,是想找你商量……”

    罗婉一句商量没说完,就看到沈三奶奶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姐姐你怎么了?”罗婉忙用帕子去替沈三奶奶抹眼泪,“都过去了,姐姐别替我难过,姐姐别哭。”

    “不是替你。”沈三奶奶喉咙里哽的全是委屈和悲怆,微微仰着头,慢慢吸了两口气,才能再说出话来,“婉姐儿,你来找我商量,我就一句话,你阿爹阿娘既然这样疼你,赶紧和离吧。”

    罗婉没想到一向温吞胆怯的沈三奶奶竟然回了这么粗暴直接的一句话,一脸愕然。

    “就是因为你爹娘年纪大了,替你支撑不了多少年了,我才让你赶紧和离,脱了陈家那个泥坑地狱。否则,等你爹娘不在了,谁还能替你这样支撑?要是那时候,你再碰到这样的事,该怎么办?”

    沈三奶奶微微闭了闭眼,用力咽下满腔的悲愤委屈。

    “象我,咱们从婆台山上下来,在路上,二太太就开始骂我不孝,我家老爷,还有三爷,你是知道的,一路上到家,我连碗水都没能喝到,回到家,我让人捎话给我阿娘,跟她说,我想回娘家住几天,养几天病,我那时候病得重,我很害怕,我不想死,我有聪哥儿呢,她没死,我不敢死。”

    沈三奶奶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扑落成串儿。

    “可……”沈三奶奶喉咙一哽,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

    “你一直在家啊,没接你回去?”罗婉有几分不敢相信的看着沈三奶奶。

    沈三奶奶不停的点头,“当天晚上,我阿娘象做贼一样,过来看了我一趟,从后角门进来的,阿娘说,当人家媳妇,都是这样的,让我忍,说熬到……她死,就好了。阿娘说,李家后头有座王府,她跟阿爹说接我,阿爹骂她,他们……不敢……”

    沈三奶奶双手捂着脸,哽咽的让人心碎。

    “姐姐,姐姐别哭,姐姐。”罗婉抚着沈三奶奶的后背,难过的一个劲儿的掉眼睛,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以为她够悲惨的了,可跟沈家姐姐比,她那点悲惨根本不算什么。

    “李家好歹还有大伯娘,就是大伯,也算是个公道明理的,陈家还不如李家呢,现在你阿爹阿娘在,他们都这样待你,往后,你阿爹阿娘不在了,陈家二郎再发达起来,陈家发达起来,象现在的李家,到那时候,你怎么办?”

    沈三奶奶总算咽下悲怆,看着罗婉,每一句里都是泪,“你那几个哥哥,有肯替你出头的吗?象十七爷那样?”

    “从前阿爹常和你们家大老爷同病相怜,因为子侄辈一个出色能成器的都没有,如今你们李家有个三房,我们罗家还是那样。”

    罗婉将头靠在沈三奶奶肩上,“姐姐,我知道了,趁着现在还能抽身退步,从地狱里爬出来,我先爬出来再说,以后……”罗婉顿了顿,“再怎么,也不能比这样更不好了,略好一点点,都比现在强。”

    沈三奶奶不停的点头,“我是命好,沾了我们三房的光,是十七爷救了我。”

    “你家那位太太?”罗婉拿定主意,就觉得轻松下来,立刻想起这个对沈家姐姐最最关键的事。

    “这辈子是出不来了。”沈三奶奶长长吐了口气,又啐了一口,“活该!”

    “那,那两个呢?唉,姐姐,你真是可怜,这一家子,竟然一个好的都没有。”顿了顿,罗婉也啐了一口,“陈家也是,一个好人都没有,一样混帐,就是不明显罢了。”

    “二老爷在祠堂里跪着呢,大伯让他写自己错在哪儿,听说他在祠堂里从昨晚上嚎到现在了,说他没错,我看这回大伯是下了狠心了,真要是找不到错处,不会放他出来的。”

    “那就让他这辈子也找不出来!”罗婉立刻接道。

    “他出来我也不怕,这几天,咱们也算经过生死了,我也想明白了,这做人,什么孝道圣人之道,这规矩那礼法的,都是……你越敬重它,它越欺负你!不是东西!”

    沈三奶奶小声的啐了一口,罗婉不停的点头,她也悟到了。

    “二老爷,还有三爷,再要作妖,我就去求大伯娘,或是……”沈三奶奶眼睛一亮,“去求十七爷!我觉得十七爷是个真正的好人,大好人,怪不得阿夏当初看上了他,肯把冬姐儿嫁给他,说远了,我就去求他,求十七爷给他们找个外任,越远越好,只要远,其它都不论,让他们一任接一任的做外任。”

    沈三奶奶猛的呼了口气,挺直上身又往上耸了耸肩膀,“就这样!我已经没有爹娘没有娘家,也没有能指望的人了,可我还有聪哥儿,还有茉姐儿和莉姐儿,都看着我呢,我得立起来,我死都死过了,我还怕什么?”

    “对对对!姐姐说的太对了,姐姐是个厉害人,那天晚上,你多厉害呢。”经过婆台山那一晚之后,罗婉是真心觉得沈三奶奶是个了不得的厉害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