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零四章 两个闺蜜

第六百零四章 两个闺蜜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婉进东耳屋躺好,太医就到了,李文梅见太医是常往她们家给苗老夫人请平安脉的,就不客气的跟在旁边,仔仔细细问了半天,问的清清楚楚了,才放太医出去开方。

    罗婉这一通折腾,再痛哭了一场,那口闷气全数哭了出来,这会儿虽然眼睛肿成了桃子,人倒是舒服畅快多了。

    “十七爷说的那什么青梅,你别太当真,十七爷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常常胡说八道信口开河。”李文楠侧身坐到床沿上,看着罗婉道。

    “对对对,你别往心里去。就是要信,也得让人查清楚再信。”李文梅也不用丫头,自己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到床边,赶紧接话道。

    “十七爷还真没胡说过,他就是说话不好听。”罗婉又是一声响亮的抽泣,“可说的都是实话,都已经当面挑破了,这会儿再让人去查,还能查出来什么?渭南又不是京城,再说,我现在也不在乎这个了。”

    李文楠想干笑都没能干笑出来,婉姐儿这话,算是夸她家六姐夫吗?

    “那个,等会儿我去找一趟六姐姐,让六姐姐问十七爷,十七爷跟六姐姐从来不敢瞎说,让六姐姐问问他到底有没有。”李文梅赶紧陪笑出主意。

    “就是没有,又怎么样呢?我说了,我现在不在乎这个了。”罗婉眼泪又出来了,“我跟他说,他大伯娘让我去死,他大伯娘看我那眼神里,都是恨意,她不是因为孝,她是要借着匪徒,借个孝字,要害死我,可他说我净胡想乱想,还说他大伯娘吓坏了,说他大伯娘一向待他极好,他大伯娘是长辈,还说这个孝字,是该这样不错的。

    我再说,他一脸懒得跟我计较的样子,就说好了好了,算你说的对,那你大人大量,让我别跟他大伯娘计较。

    我差点死了,差点死了!我当时,拿着银簪子,已经准备好自弑了。

    他一点儿都不在乎,他不信我,他根本不管我说的是真是假,他一句细节不问,他根本不管他大伯娘是不是想害死我,他不查不问……他就是敷衍我,他一直这样,我跟他说什么,他都是那句,让我别计较,我多说几句,他眉头就皱起来了。”

    李文楠长长叹了口气,肩膀一路往下塌,这样的话,阿婉从前也常抱怨。

    李文楠看向李文梅,李文梅迎着李文楠的目光,再看向眼泪不停掉的罗婉,一脸苦相,她也不知道怎么劝。

    “我病成这样,昨天他跟我说,说我再怎么也是陈家妇,说我以后是陈家的宗妇,包容大度最要紧,说今天十七爷要是来了,让我出面说几句话,我为什么要说这几句话?宗妇怎么了?宗妇就该被人家害死还得笑着,还得大度?还得拼了脸拼了命的护着那凶手?我还要怎么大度?我没要当这个宗妇,我不当这个宗妇!”

    罗婉哭出了声。

    “别哭别哭,阿夏说过,哭这事最没用。”李文楠忙将自己的帕子递给罗婉,嘴里胡乱劝着。

    “我都不想活了,你不知道,我和沈家姐姐逃进陆家别庄,庄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们俩躲在墙角,周围都是血腥味儿,都是刀砍肉的声音,都是惨叫,人死了那种惨叫,我和沈姐姐……我们……都以为是必死的了……”

    罗婉帕子紧紧按在嘴上,浑身发抖。

    “这几夜,我没有一夜不做噩梦,我跟他说,我怕,他说我就是娇惯太过,说我不是好好儿的么,都已经过去的事了,我怎么就这么揪着不放呢……”

    罗婉放声哭出来。

    李文楠看着李文梅,李文梅看着李文楠,两人一起看着痛哭的罗婉。

    这话还是没法劝。

    “我家二爷说,隔天一早,陆将军接到阮夫人和阿果时,当众就跪下去了,说他对不起阮夫人,让她和孩子经受这样的大难大惊吓。”李文梅低声道。

    罗婉呆了呆,再次痛哭出声。

    “别想这些了,或者是,那个,想开些吧,你和陈二爷这日子,才刚开始呢,唉。”李文楠长叹了口气,摊着手,“陈二爷不是说了,你以后是要做宗妇的,现在这些不算什么,以后,比这更……唉,往后的糟心事儿多着呢,想开吧。”

    “阿婉,我和七姐姐不想胡说八道瞒着良心说漂亮话劝你,事上看人,陈家和陈家二郎,经这事,出来的样子,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你早看清楚,以后明明白白过日子,至少能防着些,不至于让人轻易害了你的命,你也是个聪明人,就是单纯的过了,眼里没坏人。”

    李文梅看着罗婉,神情郑重,这是她的真心话,认清楚人,比什么都要紧。

    “阿梅说的对,我和阿梅要是拼命胡说陈家怎么好,陈家二郎其实是这样那样,其实是对你好,那不是帮你,那是帮着陈家害你,你是个聪明人,咱们几个,从前都约定过,一辈子照应,我觉得,这会儿帮你一起看清楚,实话实说,才是真正的照应你。”

    李文楠拉住罗婉的手,看着她道。

    罗婉面色苍白,往后靠在靠枕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帐顶,好半天,慢慢转头看着李文楠,“楠姐儿,咱们两个自小儿就认识,就算随在任上那些年,不得见面,也是至少两天一封信,直到现在,我们无话不说,现在,我问你一句,你要诚实答我。”

    “你问吧。”李文楠有点儿想到了她要问什么。

    李文梅眉梢微挑,她也想到了。

    “换了你是我,就这会儿,这样,你会怎么办?”罗婉紧盯着李文楠,轻声问出来,微微屏气看着李文楠。

    其实她知道李文楠会怎么答,她睁着李文楠的答案,又害怕李文楠的答案。

    李文梅看看屏着气,神情复杂的罗婉,又看看李文楠。

    李文楠眼皮微垂,紧紧抿着嘴唇,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你是知道我的性子了,我必定是要和离的,和离不成,哪怕出家,哪怕死,我也是断不会再和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家过下去了。”

    “那我就和离,和离不成,我出家,出家不成,我死!”罗婉接的飞快。“阿爹替他们陈家做了多少事,谋了多少好处,这些我都不计较,他陈省前程如何,他陈家如何,我都不计较。

    可他们拿我不当人,他们拿刀桶我时,还得让我站着别动,还得让我笑,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家,过下去,就是个死字。

    都是一死,可断了亲死了,至少让他们陈家不能再拿着我的死占便宜要好处!”

    “唉……”李文梅一脸说不出的表情,“那个,婉姐儿,有句话,那个,十七爷虽然是我们六姐夫,可这话该说还是得说,今天这事,十七爷可是有意要那个,那个……”

    “有意挑起来的,我知道。”罗婉深吸了口气,“今天是十七爷有心有意,可婆台山上那一夜呢?那他把我抬出来,把我横在十七爷面前,拿我挡下十七爷那把刀呢?难道也是十七爷设了套害他?退一万步,就算都是十七爷设了套,他进套了,他也是有这个心,他做了,他们陈家做了,那对我来说,这些就不是套,这就是明明白白的实情,十七爷不过挑破了而已。”

    “哎!”李文楠长长舒了口气,“婉姐儿,我一向觉得你太娇惯,太娇弱,可你这几句话,还有婆台山上那一夜,是我错了,你只是没到事上。

    你这份明白,比我以为的还明白好几分,那我就实话实说,这话是太外婆说的。

    太外婆说,什么从一而终,屁话!遇人不淑,就该赶紧想办法抽身退步,改嫁也好,不改嫁也好,只要没有祸害在身边,只要自己立得起来,日子怎么过都是好日子,我瞧你是个能自己过出好日子的。”

    “至少没人害你了。”李文梅叹了口气,接话道。

    罗婉眼泪又出来了,一眼一脸泪的看着李文梅,“这句话……那天我们逃进陆家,沈姐姐也说了这句话,她说,没有人也好,至少没人推我们出去挡刀了。”

    “别哭别哭,你看看你这眼。阿婉,你再好好想想,和你阿爹阿娘,好好商量商量。”李文楠拍了拍罗婉,“不管你要怎么样,我和阿梅,还有阿夏,都站在你这边,不管你要怎么样,我们都站在你这一边。”

    罗婉不停的点头。

    李文楠和李文梅又陪着说了好大一会儿闲话,眼见罗婉疲倦了,才告辞出来。

    两人一起出到二门,上了李文楠那辆车,一上车,李文梅就拉着李文楠道:“七姐姐,你说,六姐夫是不是……”

    “还用问!”李文楠连唉了好几声,“明摆着的么,他挑事把婉姐儿挑回娘家,再让咱们俩过来,这明摆着是让咱们劝罗婉和离,打的就是让罗陈两家断亲的主意!”

    “好象真要断亲了。”李文梅也跟着唉个不停,“不过,我觉得这不能怪六姐夫。”

    “当然不能怪六姐夫,这得怪他们陈家!”李文楠一句话说完,唉声不断,“可是,唉,这事儿,你说,咱们得跟……阿夏?跟阿夏说一声?”

    “阿夏肯定已经知道了。”李文梅下意识的左右瞄了瞄,凑到李文楠耳边,“这是二郎跟我说的,说阿夏什么都知道,她要是说不知道,那是装不知道。”

    “嗯,不过我觉得吧,这事儿吧,阿夏知道了也不好。”李文楠一根手指按着两眉之间,一脸苦恼,“挑着让人家断亲,再怎么说,也那个那个……再怎么也不是好话儿啊,阿夏还是不知道的好,我是说装不知道,咱们不能去说,去了她就没法装了。”

    “那咱们?”李文楠看着李文梅,李文梅看着李文楠,几乎同时道:“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