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百零三章 前面的伏笔

第六百零三章 前面的伏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家离丁府和唐府差不多远近,不过,丁府以及八姑奶奶肯定比七姑奶奶快不少。北海骑马直冲丁府,在丁府门口,将马勒的前蹄扬起,直立起来,北海顺势跳下马,缰绳随手一扔,急如星火往里窜,“找八姑奶奶,急!在哪儿呢?”

    丁府仆从下人多数都是当年跟在赵老夫人身边,甚至跟过苗老夫人的老兵,门房上的全是老兵,看到北海这幅十万火急军报来了的架势,一个个眼睛都亮了,一半人抢着冲下台阶牵那匹兴奋的乱蹦的马,另一半人赶紧排成队儿指着挨着二门的回事厅,“那儿那儿!”

    看着北海直冲进去,几个门房伸长脖子一脸向往,不知道是不是又有架打了,上回老夫人嫌他们太老……

    丁府规矩少,外管事都是直接进回事厅回事,北海一头冲进回事厅,“八姑奶奶,我们十七爷说,让您赶紧去罗府,罗二奶奶……唉,先叫着罗二奶奶吧,不得了了,快哭死了,我们十七爷说,让您赶紧去罗府,不然就来不及了。小的还得去请七姑奶奶,八姑奶奶赶紧去!越快越好。”

    北海说完,拱着手转身就跑,李文梅一声哎才刚刚出口,北海已经跑出门了,李文梅那后半声哎卡在喉咙里,噎的呃了一声,立刻跳起来吩咐:“赶紧给我牵匹马,快!”

    她嫁进丁家这几年,虽说功夫没怎么长进,这骑术倒是很过得去了,只要不是过年过节那样人多的时候,是可以在大街上跑马了。

    李文梅一阵风冲出来,上马直奔罗府。

    大概是这位六姐夫把人家陈家杀人放火了,罗二奶奶是不是活不成了?半死半活抬回罗家了?

    北海再一头扎进唐府侧门,在二门那座月亮门外,急的伸长脖子,两只脚乱跳,唐家规矩就大了,他再急,也得等二门婆子进去传话。

    好在二门婆子一看他急成这样了,知道耽误不得,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李文楠正带着如意查看刚从江宁府送来的十几箱子东西,听婆子说北海急的快烧起来了,让她赶紧去罗尚书府上,吓了一跳,急忙让奶娘带走如意,连衣服也没顾上换,直接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叫着赶紧备车,快快!

    北海守着李文楠冲出来,急忙冲上前见礼,“请七姑奶奶赶紧过去一趟罗尚书府上,我们十七爷说,罗二奶奶只怕不好了……”

    “什么?”李文楠失声惊叫,脚下一软,差点摔在地上。

    “不是不是,不是那个不好,是哭的厉害,哭的太厉害了,快哭死了,总之,人死不了,可别的……唉,总之,七姑奶奶赶紧去看看吧,八姑奶奶已经过去了,七姑奶奶赶紧,小的告退。”北海见那边车拉出来了,急忙垂手告退。

    李文楠已经顾不上他了,上了车,一迭连声的催着快走快快。

    车子急忙忙往前冲的空儿,李文楠跟李文梅一样,头一个念头也是最后一个念头,就是那位十七爷只怕是在陈家闹出人命,或是把人家家砸了烧了,罗二奶奶只好先避到罗家,这是让她和八姐儿去替他描补……

    真要这样,这哪是能描补的事!他该去找阿夏……嗯,他不敢。

    昨天他把二婶抽了一顿这事,她们隔没多大会儿就知道的一清二楚,昨儿晚上,她家阿贤还担心这个六姐夫在陈家闹的更加不可收拾,看来,这是真不可收拾了,要不要打发人去跟阿贤说一声?嗯,不急,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李文楠急的汗都出来了,车子冲进罗府二门,还没怎么停稳,李文楠连放脚踏的空儿都等不得,已经从车上跳下来,一边急急往里走,一边问从后面一路小跑跟上来的婆子,“你们姑奶奶回来了?在哪儿呢?丁家奶奶来了没有?你们姑奶奶怎么样了?”

    “都是刚刚,丁家奶奶和我们姑奶奶就是前后脚,这边这边,我们姑奶奶,是直接抬进去的,婢子光听到哭,没看见人。”

    婆子在二门当值,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跑的腿都软了,心里更是七上八下,这是出啥事儿了啊!

    李文楠一头冲进罗尚书夫人乔氏的正院,上房里,乔夫人正搂着宝贝女儿罗婉,掉着眼泪,一迭连声催着太医呢,太医怎么还没来?

    “怎么回事?”李文楠示意帘子外和帘子内的丫头不用禀报,几步溜到李文梅旁边,轻轻捅了捅她,低低问道。

    “我也不知道呢。”李文梅也正提心吊胆抓狂中,她差不多和罗婉前后脚进的这罗府,罗婉从进门起,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到现在,还没喘过来气儿,哭声没停,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呢,别说她,连乔夫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来人,谁跟婉姐儿回来的,叫进来一个!”乔夫人见女儿哭声落低了,也能透过口气,至少不会哭死过去了,这才喘过来一口气,厉声吩咐,她得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裘嬷嬷早就等在外面了,听叫进,急忙掀帘进屋,跪在乔夫人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先从婆台山那夜说起。

    婆台山上的事,她家姑爷严令不许任何人提起,她家姑爷下了严令,她家姑娘没发话,她当然是一个字不敢提起,不过这会儿她家姑娘都委屈成这样了,又是夫人问起,什么姑爷不姑爷了,当然就不作数了。

    裘嬷嬷嘴皮子相当利落,记性也好,把婆台山的事,姑娘是怎么跟她说的,姑娘背地里哭过多少回,姑娘说她当时吓成什么样儿,当时如何的九死一生,姑娘这委屈有多大多深,再到今天姑娘被姑爷让人强行抬到胡夫人院门口,要她再替胡夫人挡刀,一边哭一边说,一边说一边哭。

    李文楠和李文梅听的眼睛瞪圆了又落回来,两个人都暗暗长舒了口气,可紧接着这气又提起来了,唉,她家这位六姐夫,这不是赤祼祼挑事儿么?挑的还是大事!

    乔夫人听到婆台山上胡夫人推她宝贝闺女出去喂伺匪徒挡刀,脸已经气白了,再听到女婿陈省把病成这样的女儿硬抬出来,挡阮十七这把刀,直气的一口接一口喘粗气。

    裘嬷嬷开始回话时,罗婉的哭声就一路往下低落,只有一声接一声实在忍不住的抽泣了。

    听裘嬷嬷连说带哭带比划的说完,乔夫人看向李文梅和李文楠,“这都是真的?你们三嫂子也被这样欺负了?”

    李文梅不停的点头,“唉,可不是,要不然,昨天徐家舅舅也不能带着六姐夫上门……唉,夫人既然知道了,还不只这些……”

    李文梅将胡夫人和郭二太太将沈三奶奶和罗婉推出去后,沈三奶奶和罗婉当时如何危险,完全是靠福大命大才逃过的一劫,以及胡夫人和郭二太太为求活命,如何带着匪徒到处诱找她六姐娘几个和阮夫人母女,以及六姐夫人让小厮南海去救她们,胡夫人如何揪着南海不放,下死力帮着匪徒找到了六姐娘几个和阮夫人母女的藏身之处,差点害死了六姐一家和阮夫人母女,六姐夫拼了命才护住的事,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末了,瞄了眼李文楠,有几分怯怯的低低道:“……这些详情,隔天接回婉姐儿,我们二爷就奉了我们老祖宗的吩咐,仔仔细细都跟陈家姑爷说了,一个字没漏。我们二爷想着,陈家姑爷必定会跟您和罗尚书转说这事,就没再到您府上禀报。”

    “六姐夫昨天冲到二叔家,把二婶差点打死,就是因为二婶这孽做的太大了,阿爹和阿娘就站在旁边看着,一声没敢吭。后来是徐家老祖宗发了话,让二婶进家庙抄经赎罪,六姐夫气得乱发脾气,已经放了狠话,要是二婶敢迈出家庙半步,他就绝不再错过机会,必定要一顿鞭子抽死二婶。我阿爹阿娘今天一早就去陆将军府上陪礼去了。”

    乔夫人脸都青了。

    她一直陪着罗尚书辗转任上,几十年了,公务上的事,罗尚书是常和她说起的,婆台山上那一夜,背后的惊心动魂,她是知道不少的。

    胡夫人助匪诱找阮夫人母女,那匪,哪是匪,找的也不是阮夫人,是阮夫人后面的人……

    乔夫人略一多想,后背立刻一层冷汗。

    这样的大事,陈省竟然全数瞒下,一个字没说过来!

    “来人,扶三姐儿到东边碧纱橱歇着。梅姐儿楠姐儿,你们替我陪陪阿婉,陪她说说话,劝劝她。”

    乔夫人吩咐李文梅和李文楠,她家和李家是世交,她和严夫人又极其交好,吩咐起李文楠和李文梅,一向不用多客气。

    李文梅和李文楠忙应了,陪着罗婉进了东耳屋。

    “叫个妥当人,去寻老爷,跟他说,要是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我有点儿事要跟他说。”乔夫人看着李文梅和李文楠陪着罗婉出去,吩咐道。

    刚刚知道的事,是极大的事儿,一个不好,埋下的祸患足够抄家灭族,而且这抄家灭族就在眼前。

    那位王爷,如今可是大不一样了。

    当初她是太着急了,竟然给婉姐儿挑了这么户人家,一门不堪也就算了,怎么陈省也这么不懂事?婆台山上这事,这是多大的事儿呢,为了瞒下他大伯娘的过错,他竟敢全数瞒下,他难道看不到这背后的可怕?况且,这哪是他能捂下来的事儿?

    乔夫人略一多想,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着,痛的心惊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