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九六章 不可欺

第五百九六章 不可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山上死伤之惨烈,让几位相公和诸官员小吏,几乎站立不住。

    仵作们还好,虽说眼前这样的人肉屠场一般的情形从没见过,可好歹死人见得多了,脸色苍白,却还都能撑得出一份镇静。

    小吏们就差的太多了,有些常跟着看看死人的还好,至少撑得住,另一些,腿软气乱,一个小吏脚下打滑,一个踉跄往前扑倒,急忙伸手往地上按,却正正按在地上半块断掌上,顿时吓的一声惨叫,跟在后面的刑部堂官早已经撑到了极限,被他这一声惨叫,张嘴就吐,喷的前面一个仵作一后背的豆花包子碎。

    “成何体统!”金相停步怒斥了一声,又叹了口气,转头看着柏景宁道:“也不能全怪他们,还是烦请柏枢密挑些人调上来,先清理一二。你们,要是实在撑不住,先下山去吧。”后一句,金相是对前前后后的仵作,小吏和诸官员说的。

    柏景宁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叫过名家将吩咐了几句。

    前前后后的小吏和官员,只有两三个垂头退下了山,其余的,咬着牙接着上山。

    这个时候撑不住下山的,以后的仕途如何,可就很难说了。

    秦王安静的站在旁边,没看众官员和小吏,只一点一点,再一遍看过已经看过一遍的修罗场。

    阿夏说她不喜欢这样的过程,他也不喜欢。

    金相越过诸常官小吏,用力按着长随,越走越快,这满眼的血腥,比他想象的更加惨烈可怕,每走一步,他的心就提起一分。

    再有几级台阶就能看到婆台寺大门了,金拙言浑身污血,大步迎上来,金相一眼看到金拙言,满腔热辣直冲上来,身子摇了两摇,差点滑倒。

    魏相看着血腥中透着腾腾杀气的金拙言,迎着金拙言看向哪儿都恶狠狠的目光,下意识的往旁边避开一步,却又立刻意识到心底突然涌起的那股惧意,急忙压下,挺直后背,直视着金拙言问道:“二爷呢?”

    “寺里。”

    金拙言没看魏相,答了两个字,紧一步上前,扶住了金相,“我没事,一点轻伤,翁翁别担心。”

    柏景宁的目光越过扶着金相的金拙言,看向同样一身血污,撑着根枪杆当拐杖,带着浑身的怒火邪火,横着众人,一幅在掂量找谁出气模样的阮十七,阮十七迎上柏景宁的目光,立刻低眉顺眼,浑身恭敬,枪杆一撑,往旁边跳了半步,欠身示意柏景宁,“夫人和大姑娘在这边。”

    柏景宁心里突然生出股明知不可能的渴望,几步越过众人,急急冲向阮十七示意的方向。

    阮十七恢复了刚才的找岔模样,挨个横过众人,目光落在苏相身上,往地上啐了一口,跳转过身,把那枪杆在地上敲的能多响就有多响,跟在柏景宁身后,连蹦带跳的飞快,往陆家别院方向过去了。

    一路上来,苏相几近麻木,这会儿更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法,连呼吸都乱成了一片。

    他自幼读书,讲究的是君子远疱厨,眼前这样的修罗场,他做梦都没梦到过……

    阮十七敲着那根枪杆,一步三跳,一跳两三步,很快就跟上柏景宁,在他身侧半步,看着呆的如同石人一般,直瞪瞪看着仰面摆在一张竹榻上的柏悦,和坐在柏悦身边,轻柔仔细的替她擦拭着脸上污血的汪夫人。

    汪夫人旁边,阮夫人和李冬一块块濡湿帕子,一块块递给汪夫人。

    “我们一家,还有阮氏,多亏了大姑娘,可是我……”阮十七喃喃开口,话没说完,就被柏景宁抬手止住,“和你们无关,她是……她心甘情愿。”

    阮十七垂下了头。

    汪夫人听到声音,抬头看向柏景宁,嘴唇抖了片刻,才说出话来,“能带悦儿回家了吗?”

    “还得等等。”柏景宁往前一步,蹲在汪夫人面前,“这是,大案,得等他们看过,再等一会儿。”

    “好。”汪夫人垂下眼帘,伸手接过帕子,接着专心的给女儿擦拭脸上的血污。

    柏景宁站起来,转身走了。

    阮十七撑着枪杆,原地跳着转了个身,侧头看向山路方向,苏烨呢,哪儿去了?难道也死了?

    李夏一觉好睡,直到日跌才醒。

    她所在的这一带受到的波及不多,这里的几家别庄,说起来都是空无一人的。长沙王府别庄里,至少这一带,和往常一样的安静美好。

    李夏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吃了饭,端砚才问道:“太医过来问过几趟了,什么时候进来给王妃诊脉。”

    “就说我受了大惊吓,这会儿不能见外人。”李夏随口答了句,“告诉他们,王府一位医供奉已经替我诊过脉了,说说安安静静养几天,不见外人最好,让太医们不用再往这儿来了,去忙别的病人吧。”

    端砚答应一声,出去传了话。

    湖颖紧接着进来问道:“王爷午时前后和诸位相公一起先回京城了,刚刚打发人过来,问王妃今天晚上是回王府,还是在这里再歇一晚?来人还说,婆台寺损毁,说是有旨意,祈福法事另择吉日。”

    “现在就走吧。”李夏看了眼窗外,时辰还早,这会儿启程,天黑前能赶回王府。

    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她最好回到京城,有些事还要再看看。

    “是。”湖颖应了,急忙出去吩咐了下去。

    李夏披了件浓紫色厚斗蓬,帷帽拉起,将头脸掩的严严实实,出来小院,看着停在小院门口的几顶两人小暖轿,迟疑了下,越过暖轿,吩咐轿夫,“跟在后面吧,我想先走一程。”

    端砚和湖颖一左一右紧跟在李夏身后,李夏脚步很快,沿着山路径直往下。

    没走几步,一股子令人窒息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

    李夏脚步微顿,拢了拢斗蓬,脚步稍稍慢了些。

    周围都是忙碌的御前侍卫,却都沉默不语,除了急促的脚步声,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山里的鸟雀们仿佛也消失了。

    忙碌的侍卫们看到拱卫在李夏四周那些矫健冷厉的长沙王府护卫,和严严实实裹在浓紫斗蓬里的李夏,欠身后退。

    李夏闻着浓烈的血腥味儿,目不斜视只管往前。

    从前那一回,关铨凯旋回来时,说过了真定府,恍如隔世,因为血腥味儿没有了,他北上御敌近十年,那些年里,辗转之地,处处都是浓浓的血腥之气,早就不闻不觉,几乎忘了人间是什么味儿。

    直到过了真定府,闻到了泥土的味儿,青草的味儿,雨水的味儿……

    原来血腥味儿,就是这个味儿,真让人恶心。

    端砚和湖颖惊恐的看着路两边一具具铺出去的尸首,路上还散满了细小的断肢碎肉,两个人拢着斗蓬提着裙子,微微昂头,不看脚下只管往前踩,急急的跟着脚步极快的李夏,脚下踩了什么,她们都已经顾不得了,太多了,她们实在避不开了。

    这不是人间,这是地狱!

    李夏一口气走到半山的观云亭,站住,示意紧跟在后面的暖轿上前,“我累了。”

    抬轿的不是往常的粗使婆子,而是长沙王府的护卫们,轿子走的极快,山脚下,车子已经备好等着了,李夏上了车,端砚跟里去侍候,路口的御前侍卫们移开拒马,车子一路小跑往京城回去。

    离城门没多远,一人一骑迎面而来,李夏掀起帘子,郭胜冲到车前,勒转马头,和车子并行,欠身道:“王爷那边没什么事了,吩咐我过来王妃这边。”

    李夏嗯了一声,放下帘子。

    车队沉默而快,穿街过巷,进了秦王府侧门,李夏在二门里下了车,示意了郭胜,径直往她那间暖阁过去。

    郭胜紧跟在后,进了暖阁。

    李夏示意端砚守在暖阁门口,自己去了斗蓬,坐下,示意郭胜也坐。

    郭胜上身前倾,先仔细看了看李夏的气色,才开口道:“巳初两刻,柏枢密和几位相公,带着御前军,就到了婆台山,巳正前后,婆台山出了大案这事,京城几乎都知道了,有庄子的各家都赶去了婆台山,五爷和六爷有差使,唐大奶奶,唐家贤和七姑奶奶,还有八姑奶奶,都是骑马过去的,李家知道的晚了些,也都去人了。

    如王妃所料,这案子点到了陈江头上,陈江带着朱喜,已经去婆台山了。金世子还留在婆台山。”

    郭胜简要的说了各人的动向,看了眼李夏,补了一句,“卯正前后,柏悦母亲汪夫人就赶到了,骑马去的,王爷让人放她上山了。”

    “苏烨是怎么回事?”李夏皱眉问道。

    “在查。”郭胜再次看了眼李夏,“阮十七说,他那边,是柏悦头一个赶过去救援,不过二三十息就到了。发现柏悦尸首后,他让阮夫人和六姑奶奶去将柏悦暂时收拢看着。”

    李夏脸色微变,后背慢慢挺直,不过二三十息就到了,那她就是听到呼救,立刻就赶过去了。

    “起出苏家所有暗线,查清楚柏悦是怎么去的婆台山,这中间必有内情,要查的一清二楚,每一步,每一句话都别漏了。”李夏冷声道。

    “是。还有,李家别庄里……”郭胜有些仓促急切的接着说起昨天夜里发生在李家别庄的一切细节。

    凌晨清理时,柏悦是唯一一具他只远远看着,不忍近前的人,姑娘这句吩咐,让他骤然生出一腔悲凉,他得赶紧转向别的事,以压下为股令人悲凉的悲凉感觉。

    “……沈氏和罗氏除了蹭破了些油皮,一切都好,郭氏和那位胡夫人,些许有点儿皮外伤,瞧阮十七那样子,恼得很。”

    郭胜含糊了最后一句,李家是王妃娘家,不管什么事什么人,只有王妃能处置。

    “阮谨俞回来了?”李夏面无表情。

    “谢夫人赶到,和汪夫人一起带走柏悦后,阮十七就带着阮夫人母女,还有六姑奶奶她们回到了京城,这会儿正张罗着请各种大夫过府诊脉治伤,动静很大。”

    “把李家别庄这些细情,告诉阮谨俞。”李夏垂眼吩咐道。

    郭胜一个怔神,随即醒悟,这是要把那位太太和那个夫人,交给阮十七处置了。郭胜想着阮十七看着烂泥一般的两位’长辈’时,那幅眯眼错牙的模样,眉梢刚要挑起,又急忙落回去。

    “柏乔到哪儿了?”李夏问道。

    “明天哺时,肯定能进京城了。”郭胜立刻答道。

    “日跌前查清楚苏家发生的所有事。”

    “是。”郭胜欠身答应,接着道:“还有几件有点儿急的事,一是跟着赵老夫人去盱眙军的人请示下,说那位胡先生和蒲高明长子愿一切听王府安排,倾尽所有,只求能留下蒲家一家性命。”

    “山上各家,无辜之人,死了多少?”李夏目光冷冷。

    “近五百人。”郭胜垂下了头。

    “这些人死在谁的刀下,你最清楚。”李夏冷笑一声,“难道什么阿猫阿狗一句倾尽所有,我都能收下的?蒲高明之前的罪恶,已经足够整个蒲家死上两个来回,这一趟,又是五百条人命,难道他们蒲家的人命是命,别家人,就不是命了?王府的门槛,不是他们蒲家这样的能攀得上的。”

    “是。”郭胜不敢再坐着,站了起来,躬身垂手,“还有,朱喜请示下,婆台山主这一案,查到什么程度。”

    “尽陈江所能,他能查到什么程度,就查到什么程度。”

    ”是。“郭胜应了一声,垂手退步,李夏见他没什么事要禀报了,也站起来,”去寻一趟阮谨俞,让他诊好脉看好伤,就过来见我。”

    郭胜再次欠身答应,垂手退出。

    李夏回到自己院里,再次泡了个热水澡,仔仔细细洗了头发,她很厌恶那些血腥味,以后以及未来,她希望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再没有这样的血腥味儿。

    李夏睡了一天,还是觉得十分疲惫,没等秦王,径自先睡了。

    睡的迷迷糊糊,只觉得有人从后面圈住她,李夏翻个身,将脸埋在那个温暖的怀里,含含糊糊道:“你回来了,什么时辰了。”

    “嗯,我很好。”秦王没听清她呢喃了句什么,将她圈在怀里,“辛苦你了。”秦王低头看着一只手抓着他的衣服,又睡沉了的李夏,温柔的在她脸颊吻了下,脸挨她的头顶,几乎闭上眼睛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