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九四章 晨曦到来

第五百九四章 晨曦到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阮家别庄和陆家别庄其实是挨着的,有一只角隔了矮矮一堵墙。

    几乎是立刻,陆家别庄那座在整个天下都极其有名,据说修建时得过先李太后指点,高祖在里面赏景醉卧过,太祖被罚,关在里面读过书,以及无数名人光临过的小楼楼顶,突然火光冲天,和火光同时,几个嗓门差不多能赶上郭二太太的小厮在楼上高声狂叫:“秦王妃有难!秦王妃在此!秦王妃被歹人围困!快来救人!秦王妃在此!秦王妃有难!秦王妃在此,秦王妃有难!”

    这突然而起的大火,和几个超大嗓门小厮的同时狂喊,让正陷入厮杀的整个婆台山都停滞了至少两息。

    南海和护卫头儿和诸护卫,都是跟随他家十七爷多年的老人,见惯了他家十七爷的手段,早就稀松平常,半丝停顿没有,趁机砍杀了几个被这火光大吼惊走了神的黑衣人。

    江延世正端着杯酒,看着笼在黑暗中的婆台山,被这冲天的火光和突如其来的大喊,惊的半口酒差点噎着。

    “是陆家别庄。”枫叶也被吓了一跳,“喊的是……”

    “我听到了!”这么大嗓门一起喊,整座山都听到了。

    这火光,这大喊,喊的这句秦王妃有难,让他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会不会真是秦王妃?”枫叶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家公子。

    “不会。”江延世半点好气没有,“这位十七爷,可真是真情真性,真是……不要脸!”

    “要……怎么办吗?”枫叶屏气等了一阵子,见他家公子没说话,忍不住问了句,这么大的动静,公子总得应对吧。

    “必定是阮氏母女的行踪要暴露了,他们知道该怎么办。”江延世淡淡说了句。“那幢楼,真是可惜了。”

    能把阮谨俞逼成这样,这一步极好。

    李夏当然也看到了火光,眉梢微挑,郭胜愕然看着那冲天火光,听着震动整座山的狂吼,两根眉毛一起飞起,下意识的挖了下耳朵。

    王妃说的真对,阮十七那边要是有事,可真是想不看到都不容易!

    “十七爷看来急眼了,要不要……”郭胜惊愕过后,就有几分担忧,阮夫人和孩子都在阮十七身边。

    “不用,他连秦王妃的招牌都打出来了,还要什么?”李夏没好气的打断了郭胜的话。

    蒲高明军和柏悦都在混战中,离的都不远,听到这句秦王妃有难,柏悦大约还要想想,判断一下,蒲高明必定直驱前往救援,蒲高明那几百精锐,足够了。

    “调些弓手,等蒲高明赶到,把江家那些人压住,不要让他们轻易撤了,他们驱着郭氏逼出阮谨俞,必定是要再用阿果她们逼出陆将军,这批人不会少了,只怕是最大的一股,多调些人手,能留下多少,就要留下来多少。”

    李夏眼睛微眯,冷冷吩咐道。

    “是。”郭胜一跃跳下楼梯,急急传令出去。

    金拙言正一枪刺入一名匪徒前胸,吼声火光倒没怎么影响他,听到句秦王妃有难,心里一惊,用劲过猛,往前趔趄了一步,把匪徒刺了个透心穿。

    明镜急忙上前一步,金拙言枪尖抵着地面,已经站稳了,回头看向喊声起处。

    “是陆家别庄。”明镜急忙道。

    “秦王妃有难,他可真敢喊。”金拙言呸了一口,挺枪往前,冲向和两个护卫缠斗在一起的三四个匪徒。

    柏悦早就陷入了混战,身上的软甲已经被血浸透,枪缨沉甸甸垂下,鲜血不停的往下滴成串儿。

    那句秦王妃有难让她心里一惊,手下却没有丝毫停顿,反倒快了几分,连刺了几枪,挑飞了一个匪徒,径直冲往火光燃起的陆家别庄。

    残余的苏家护卫紧跟其后,一起冲向陆家别庄。

    连被砍中都半声痛呼都没有的黑衣人,象阮十七预想的那样,极其强悍,虽然他和他的人算是身经百战,一对一对上,却不是黑衣人的对手,黑衣人从周围的黑暗中缓缓不断的冲出来,阮十七奋力支撑之余,一息一息数着呼吸,在他的预计中,援军应该来的极快。

    最先赶到的援军出乎他的预料,不是他预想的不知道是谁谁,而是柏悦。

    一个照面,阮十七冲柏悦咧嘴一笑,“有劳。”

    柏悦没看他,枪缨抖出一蓬血珠,迎面刺向一名黑衣人。

    阮十七是个功夫不够心眼补的人,练功从来没下过功夫,刚才的奋力支撑,那一会儿,就把他的力气努的差不多了,柏悦带人加入,他立刻往后撤,站在自家战团后面,紧盯着战局指挥调度。

    有那座小楼上雄雄燃烧的巨大火炬照耀着,黑暗的婆台山上,总算有了一片光明一点的战场了。

    蒲高明带着他那些精锐,比柏悦略晚了几十息,也杀入了战团。

    阮十七直直的瞪着蒲高明,从蒲高明看到他带来的亲卫,这都是朝廷军服,他们果然都各自调了兵,这是哪一支?盱眙军?

    真他娘的!

    离战团极近的阮家别院里,那一声接一声的狂喊,小暖阁里的诸人听的一清二楚。

    徐夫人一下子窜了起来,声音凄厉,“阿夏?阿夏怎么了?”

    “阿夏没事。”李冬急忙扑上去抱住阿娘,“阿娘别怕,阿夏没事,是毛毛他爹让人乱喊的,阿夏根本没在这里,她不会有事,阿娘别担心。”

    “夫人放心,之前十七叔就说过,真要是贼多了,就让人喊几嗓子秦王妃在此,那些官兵听到王妃在这儿,肯定都得赶紧往这边跑,赶过来解救,阿夏没事。”阮夫人也忙过来劝解安慰。

    ”那人都到咱们这边了,阿夏那边呢……阿夏在哪儿了?“徐夫人一只手紧紧抓着胸口,刚才,她刚刚眯上眼,就梦到阿夏站在血泊里……

    ”阿娘,阿夏肯定没事,您别担心,您忘了阿夏常交待你的话了?阿夏说让你和阿爹平时只管顾好自己就行了,别的人都不用你们管,有事的时候,更是谁都别管,只顾好自己,你们只要一管别人,那就是给她添乱。“

    李冬自己就心乱如麻,干脆直接祭出了阿夏这句杀手锏。

    徐夫人深吸了口气,不停的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添乱。“

    徐夫人勉强压下了满腔的恐惧担忧,却无论如何睡不着了,半躺半坐在榻上,眼睛一会儿闭,一会儿睁,只觉得这一夜简直比一辈子还长。

    山脚下的徐家别庄里,窗户大开,霍老夫人和苗老夫人并肩坐着,凝神听着外面那一声声吼叫。

    “说是秦王妃有难,我去瞧瞧?”姜尚文先听清楚了,一边说,一边目光灼灼的看向金贵那根铁棍。

    金贵肩膀中了箭,这铁棍用不成了,她想借来用用。

    “咱们只管顾住自己,阿夏真有难,也不是咱们能帮得上的。”霍老夫人十分淡定。

    苗老夫人点头,“你太婆说的对,我告诉你,领兵打仗就是这样,最忌听说有难就跑过去,十有八九是陷阱,就不是陷阱,也得坏事,当年……”

    “咳,阿娘。”赵老夫人猛一声咳,打断了苗老夫人准备从五十年前开始的当年。转回头,看着一脸遗憾的姜尚文,又看了担忧的没法淡定的严夫人,笑道:“别担心,王妃早有安排。”

    苗老夫人听赵老夫人这么说,笑起来,“可不是,先头她让人捎了句话,让我带样东西,我还纳闷,没头没脑一句话,这会儿才知道,王妃真是,想的太周到了。”

    “什么东西?”黄二奶奶好奇了,却被严夫人一把拍了回去,“不是你该问的,都是大事。”

    “不算什么大事,不过……过两天也就知道了。”赵老夫人看着黄二奶奶,温和笑道。

    偏在婆台山镇子后面,那处平时冷清,这会儿更加冷清的青庐里,秦王站在那三间仿照最早的那三间茅屋,却精致高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三间草庐窗前,远眺着婆台山。

    陆仪一身戎装,长长的陌刀竖在旁边,站在茅屋门口,背着手也看着婆台山。

    陆家别庄那把火烧起来,喊声响彻山上山下,连远在青庐的秦王和陆仪都看到了。

    “喊的是秦王妃吗?”秦王凝神听着,低低问道。

    “是。”陆仪听的清楚,没有隐瞒,“那里应该是我家那座庄子,王妃不在那里。应该是十七的诡计。”

    “十七顶不住了?”沉默片刻,秦王低声问道。

    “我信得过他。”陆仪紧紧抿着嘴,调匀了突然有点紧乱的呼吸之后,才声调缓慢的说道。

    陆家别庄那幢小楼上,火一直雄雄的燃烧,李夏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的看着燃烧的火,和旁边灯火通明了一夜的婆台寺。

    “寅正了,盱眙军那边递了信过来,那个姓胡的幕僚已经悄悄拿下了。”郭胜往前半步,低声道。

    姑娘一动不动这么站着,已经站足一个时辰了。

    “你去吧。”李夏头也不回道。

    ”是。“郭胜欠身答应,退后半步,一跃而下。

    李夏动了动,脚步有几分虚浮,她站的时间太长了。“端砚,拿个垫子给我,再沏杯茶,热一些,浓一些。”

    郭胜出了小楼,往前两步,抬手打了个不怎么响的响指,楼外那一片空荡寂静中,突兀的立起两群人。

    郭胜往前走了两步,先看了看左边长沙王府那些护卫,一色的黑衣滚红边,长沙王府的徽记是黑底红边,长沙王府下人的装束,也都以黑底红边为基础。

    迎着郭胜看过来的目光,护卫们低眉垂眼,以示遵从臣服。

    郭胜再看向另一边,一样的装束,却半点没有长沙王府护卫那份整齐肃杀,一个个伸长脖子,脚尖倒没敢踮,可脸上却带着各色各样的表情,恨不能招手示意他们老大:他在这儿呢。

    郭胜有几分叹气,这就是江湖和庙堂,他这些兄弟,管用极了,就是不上台盘。

    “差不多了,照我先前的分派,就从咱们这庄子起,拉成一线往下搜,查杀漏网之鱼,记着,只要不是咱们的人,全部杀了,咱们用不着活口。网要密,招子要放亮,拉到山脚下,再拉回来,要快,爷给你们一个时辰,去吧。”

    郭胜抬手一挥。

    两队人一起转身,长沙王府的护卫们队形不变,郭胜那些兄弟们灵活无比的挤进护卫的队伍,快速无声的出了长沙王府,一路往山下清理战场。

    郭胜抽出把狭长的刀,掂了两下,跟在队伍后面,出了别庄。

    绥宁王府那间高阁里,江延世站起来,看向黎明前最黑暗的婆台山。

    天快亮了,他的人几乎翻遍了这婆台山。

    没找到秦王,这一场劫杀,就是一败涂地。

    “传令,撤。”江延世声音轻缓无波,枫叶低低应了,正要转身,又听江延世吩咐道:“杀了柏悦。”

    “是。”枫叶垂手退出。

    江延世拎起薄斗蓬,随便披上,迎着极快回来的枫叶,语气轻淡,“走吧,明天下了雨,正是春耕的好时候。”

    枫叶垂手跟在后面,下了楼,出了别庄,走进了后山那一片密林。

    李夏坐在厚软的垫子上,下巴抵在曲起的腿上,看着陆家别庄那把火渐渐暗弱熄灭,将手里的杯子递给端砚,“问问朱喜,好了没有。”

    “是。”端砚下了楼,片刻,朱喜上来,将手里薄薄一份折子双手捧到李夏面前,“刚刚理好,请王妃过目。”

    李夏斜着他,这黑的伸手勉强看到五指的地方,他让她过目!

    朱喜双手捧上折子,见李夏没接,一抬头的瞬间,就明白了,立刻尴尬万分,他实在太紧张了,“王妃,那个……”

    “说说吧。”李夏看着黑不透风的远方,她不想下去看这份折子,她不想错过日出。

    日出只是一瞬间的事儿。

    “辰初一刻,刑部送断头饭,发现吴三和吴大李代桃僵,逃出大牢,辰正一刻,周尚书退朝路上得到禀报,立刻禀告了几位相爷,巳正一刻,阮谨俞到刑部……”

    朱喜的禀报清晰而快,这些都是从昨天一早到现在,各个事件的准确时辰,准确人,以及简略却丝毫不漏的事情经过,他们家的,对家的,以及,其它所有身在其中的人家,关键之处,都提点在折子上。

    李夏凝神听着,慢慢嗯了一声,吩咐道:“交给长贵吧,辛苦你了。”

    “王妃过奖,不敢当,王妃……”朱喜抬头,目光灼热的看着李夏,后面的话堵在喉咙里,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敬仰之意,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重重磕了几个头。

    “下去歇一歇吧,晚点让郭胜送你回去,让长贵上来。”李夏侧头看着他,语调里隐隐有一丝笑意。

    “是。”朱喜低头垂手,紧张的往后退,一直退到后背撞在楼梯柱上,撞的一个趔趄,急忙转身下楼。

    长贵捏着那份折子,静悄无声的上来,半跪在地,“王妃。”

    “镇子后面的青庐,知道吧?陆将军在那里,把你手里那份折子给陆将军送过去,不用回来了,跟在陆将军身边听令吧。

    下山的时候,去一趟徐家别庄,苗老夫人和赵老夫人在那里,跟苗老夫人说,烦请赵老夫人去一趟盱眙军,立刻就走,该带的东西请她带好。

    记着跟陆将军说一声你去徐家别庄传话的事。”

    李夏声调缓和中透着丝疲惫。

    “是,王妃放心。”长贵说不清为什么,曲膝跪下,磕了个头,三两步就窜下了楼梯。

    李夏往后靠在墙上,眯眼看着遥远的东方,一丝丝光亮艰难的破开黑暗,眨眼间,就光芒万丈。

    李夏迎着光亮,打了个呵欠,闭上了眼。

    她的仗已经打完了,后面更繁琐更耗神的朝廷之战,就是王爷的事了。

    晨曦中,江延世勒住马,回头看了眼急追上来的信报,抬起头,眯眼看着蓬勃而出的朝阳。

    信报拨马而去,枫叶催马上前,低声禀报:“寅末时,赵老夫人从徐家别庄出来,带着十几个亲卫,往盱眙军方向去了。”

    江延世神情一滞,整个人象被定住一般,片刻恍过神,神情有几分怔忡。

    盱眙军原是丁帅旧部,曾是苗老夫人麾下五部之一,赵老夫人此去,是去收拢安抚盱眙军的。

    他想到了蒲高明暴死,盱眙军只怕要乱,却没有理会。她也想到了,让赵老夫人前去安抚收拢,必定早就在她的谋划之中。

    她已经把这天下当成自己的在打理了。

    这是因,还是天机已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