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八九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第五百八九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暮色迫不及待的涌上来时,比徐家别庄还要更靠近山脚的几家别庄,开始有人在惊呼大叫:刑部大牢逃出来的吴三往婆台山来了,杀人不眨眼的吴三往婆台山来了!快回家!快关门!

    徐家别庄里,姜尚文已经召集齐了别庄里的青壮,各自拿着趁手的兵器。姜尚文则提着她那把长柄大刀,左边跟着清柳,右边跟着明叶,正带着家丁们沿着围墙里面再次细细巡查,一边看,一边和家丁头儿老于和万方商量着这边可以设个什么障,那儿是不是能放把火……

    徐焕则点齐了家里的婆子丫头,挑出有胆色有力气的,人手一根包铜楠木水火棍。进了偏在别庄一角的他那个书房院子。

    水火棍是各家家丁的标配,徐家自然也有,有很多,只是用的是沉甸无比的楠木,以及,包了黄灿灿的铜,威力就至少翻了个倍。

    霍老夫人买这座别庄时嫌它小,后来待过几回客,回回都觉得这别庄太小,只有这一回,从上到下,头一回觉得这别庄太大了,就算别庄里所有的人都能打能杀,撒在别庄各处,也就是比一碗汤里撒一撮胡椒面略强。

    这是霍老夫人将整个别庄看了一遍之后,和姜尚文商量着挑的地方。

    书房院子一面靠着片山崖,一面墙外就是二门外跟出门的下人临时歇脚的地方,一片狭小的空间,之外,就是别庄围墙了。

    这座别庄的围墙,就是别庄大门两边这一带,用的大青石砌成,高大坚固,当然,上任别庄主人修这一段高大的青石围墙,不是为在坚固,而是为了气派。

    四面墙有两面还算坚固,比起别庄里其它地方,这就是瘸子里的将军了。

    霍老夫人已经换了身利落的短打,带着同样一身短打的单嬷嬷和两个丫头金荣和金华,围着书房院子检查各处,吩咐跟在后面的健壮婆子丫头们把这儿钉死,拖个书架子把那儿堵上。

    徐焕站在院子后面那棵参天大树上,伸长脖子看着周围的动静。小厮木瓜扎扎着手站在树下,来回转圈,他觉得闲站着心里有愧,可又实在没什么能做的,转着圈感觉好一点。

    严夫人带着其余诸人,都在正屋坐着。

    黄二奶奶时不时看一眼大睁着眼睛,傻呼呼不知道害怕的女儿李章玉,急的吓的喉咙发干,实在忍不住,“夫人,真要出事?”

    “老祖宗说了啊,防患于未然,这一会儿,阿娘你都问了七八遍了。”李章玉在严夫人之前,斜着她娘嗔怪道。

    “你懂什么?”黄二奶奶虚拍了女儿一巴掌。

    “阿娘你别问了,有事没事,反正你再问也没用,你看你都吓着阿茉和阿莉了。”李章玉可一点儿也不怕她阿娘。

    “玉姐儿说的不错。”严夫人已经淡定下来,脸上带着丝笑意,“怪不得满天下的女儿家,就数李家的最抢手,你看看玉姐儿,这么大点,倒比你强多了。”

    “茉姐儿也不错。”李章玉指着紧紧拉着妹妹阿莉的阿茉。

    “莉姐儿也不怕,莉姐儿乖,莉姐儿是好孩子。”阿莉仰头看着李章玉,一只手握成拳头扣在胸前,连紧张带害怕,眼泪都快出来了。

    “莉姐儿当然是好孩子,来,到大婆这里来,让大婆抱着你。”严夫人又是心疼又是想笑,伸手叫阿莉,“还有阿茉,你也来,有大婆,有你大姐姐,外头还有老祖宗,有舅婆有舅公,好些人呢,一会儿咱们看场热闹。”

    “象过年那么热闹么?”阿茉乖巧的将头挨在严夫人身上,仰头问她。

    “嗯……”严夫人认真的沉吟了下,“大婆觉得,得比过年热闹。”

    “夫人,二太太她们也在……”黄二奶奶突然想起来,手指点着山上。

    严夫人斜了她一眼,没答话,黄二奶奶呆了呆,没等她再问,外面响起清柳清脆愉快的声音,“老夫人,金贵来了,带着好些新鲜瓜果。”

    “快叫进来。”霍老夫人的眉宇顿时舒展开来。

    那位郭爷手下四贵,各有绝活,这位金贵,听说是以打架见长的,阿夏让他来了……

    霍老夫人高兴之余,心又往下沉了沉,她不知道阿夏要做哪些事,可金贵这样的,该留在她身边,却指派到了她们这山庄里,只怕,阿夏手里的人,不怎么够……

    金贵都到门口了,徐焕都没看到,这让站在树上不停张望的徐焕备受打击,也知道这样的夜色里,就他这样的眼神,看也是白看,泄气的滑下树,拍拍衣服进了屋。

    姜尚文已经巡视一遍回来了,带着清柳和明叶进了院子。

    两个外管事,老于和万方各自带着人,一人守一面。

    金贵昂首挺胸的挑着个担子,进了屋,将前面一只筐提起来递给清柳,“有嫩黄瓜,还有小甜瓜,尝尝鲜。”

    “你的家伙什儿呢?”姜尚文打量着金贵,皱眉问道。

    临阵之时,有没有趁手的兵器,可是事关重大。

    “这儿。”金贵将后面一只筐也拿下来,将挑着两只筐的那根长棍上缠着的粗麻布一气儿抽开,一只一端开刃有尖的熟铁棍露出来。

    姜尚文凑上去,看着熟铁棍开刃有尖的那一头,啧啧称赞,“这个好,这是怎么想出来?能刺能砍能砸,这还有倒刺,这东西好,回头我也做一根。”

    “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做出来的,这是郭老大替我弄的,花了好些银子,郭老大说还搭了他好些人情。再说,这棍子重得很,你们女人家哪能用得动!”金贵得意的掂着他的铁棍,心情愉快非常,这根铁棍拎着就让人兴奋,挥起来那真是爽利的没法形容啊。

    姜尚文撇着嘴,伸手想从金贵手里把棍子抢过来挥两个,抢了两回没抢过来,正要说话,一眼看到从屏风后进来的徐焕,顿时嘴角上扬,气定神闲的笑起来,她不跟他计较,等回到城里,让她家老徐去找郭胜要一根,哼,一根棍子算什么!

    “这筐里是什么?”姜尚文还是有些悻悻然的踢了踢后面那个筐子,这一踢竟然没能踢动。

    “好东西。”金贵打开筐子,先一把一把的摸出十来把匕首,抽出一把示意给姜尚文,“看看,怎么样?”

    金贵手里的匕首比一般的匕首长而狭,血糟刻的恰到好处,黑黝黝暗沉沉的,却让人看了莫名心悸。

    “好东西!”姜尚文接过一把,爱不释手,再接过一把,递给了李章玉,“拿着,这是好东西,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候,就这么拿着,只管捅。”

    李章玉又是害怕又是兴奋的接过匕首,还没等抽出来握好,黄二奶奶一声惊叫,“这东西哪能给孩子,这个……”

    黄二奶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严夫人打断了,“也给我一把。”

    “啊?”黄二奶奶一个怔神,突然醒悟过来,一屁股跌坐在炕沿上,夫人也要了一把,难道,这是自裁用的?

    “来,茉姐儿拿着拭拭。”李章玉抽出匕首,利刃在手,豪气顿生,空挥了两下,看着大瞪着眼睛看着的阿茉,将匕首递过去。

    “有点害怕。”沉甸的匕首压的阿茉手往下一沉,被李章玉按着手指握住匕首,象被施了法一样,大瞪着眼睛说害怕,却又握的紧紧的。

    “阿茉不错,来,阿莉也拿一把。”姜尚文看着一脸害怕却又将匕首握的紧紧的阿茉,笑个不停。

    黄二奶奶身子一歪,差点摔到地上,连阿莉也要准备着自截么……

    金贵已经将后面筐里的匕首,短刀,小手弩都拿出来,交给霍老夫人分给诸人,徐焕伸手去接小手弩,霍老夫人越过他,将手弩递给木瓜,“这手弩贵重,就你那准头,拿了也是白瞎,木瓜拿好,护好你家大爷。”

    看着徐焕空张着的两只手,金贵咯的一声笑,塞了把短刀到徐焕手里,“徐爷拿着这个吧,壮胆。”

    姜尚文一脸不善的斜着金贵,刚要说话,外面传来老于的声音:“老太太,有人敲……撞门。”

    老于声音没落,一声不知道什么撞在大门的沉闷声传了进来。

    姜尚文一把提起了大刀,金贵棍子一横,就要往外冲。

    “稳住。”霍老夫人的声音淡定安然,“先礼后兵,焕哥儿,你去问一句,为什么撞咱们家门,把咱们家身份亮出来。”

    “是。”徐焕答应一声,紧握着那把短刀,毫不迟疑的一步冲了出去,木瓜攥着那把手弩,紧跟在徐焕身边。

    “外头是什么人?撞我们家门做什么?这里是秦王妃的外家,明州徐家。”徐焕的声音响亮且气势十足。

    姜尚文听的昂起了头,她这位夫君,虽说打架是真不行,不过胆色气势,那是没话说的!

    “我们是城门司莫统领部下,奉命追捕吴三等逃犯,有人看到人进了你们这座庄子,请徐爷把门打开,我们要进去捉拿人犯。”外面答的极快,气势一点儿不差。

    “第一,我跟你们莫统领是熟人,莫统领部下,可没有你这样的陌生口音,第二,我们府上的护卫家丁,你们莫统领也是佩服过好几回的,比你们强太多了,吴三没进我们庄子,真要进了,那倒好了,直接拿了交给你们莫统领,倒可以讨顿戏酒。”

    徐焕丝毫不让,他不知道这位莫统领是谁,不过这不要紧,先堵回去再说。

    徐焕话音没落,旁边黑暗中传出几声凄厉的惨厉喊叫:“杀人啦!又杀人啦!”

    喊话的声音几乎和惨叫同时吼道:“老子不跟你废话,兄弟们,把门撞开!”

    “这门太厚,撞不开。”

    “绕到那边去看看。”

    “搭把梯子。”

    ……

    一阵扑沓沉重的脚步声中,夹杂各种声音,从大门口往两边散开。

    木瓜一把扯下徐焕,徐焕不用他拉,掉头急忙往院子里冲回去,接下来的事他不擅长,躲起来别添乱就是帮忙。

    姜尚文和金贵已经出了院门,姜尚文面对侧方的二门,金贵则守在对着园子的方向。两人提着长刀长棍,都是站在最前。

    撞门声又响了五六声,脚步声已经绕过院门那面墙,这间别庄,除了正门那一面,其余的,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墙。

    金贵兴奋的转着手里的铁棍,紧盯着正前方。

    君子墙外的脚步停顿了片刻,突然轰的一声,姜尚文猛啐了一口,“王八东西!”

    竟然直接把她们家别庄的墙给撞塌了!

    院子里,霍老夫人心往下沉,上来就撞倒了墙,可见对方的打算干脆直接,没考虑后路,这可不是好兆头。

    “歹人在此!在这儿呢!老夫人别怕,我们来救您了!”冲过被撞倒的豁口,一个响亮的出奇的声音连叫了好几遍。

    “放你娘的屁!”姜尚文这一声骂差点就能压过那个响亮的大嗓门了。

    金贵双手握着铁棍,身子微矮,紧盯着端着枪握着刀,冲着他冲过来的一群也不知道是谁的人,突然暴冲往前,手里的长棍头先劈在冲在最前的一个人的脖子上,在鲜血激射而出前,长棍顺势往前挑起,从脖子往脸,将旁边一个人的头脸几乎砍成两半,挑起的棍子再往下,砸在第三个人的头顶,把第三个人的头砸的如同爆裂的西瓜一般。

    三个人的鲜血脑浆几乎同时爆喷而出,顿时,周围惊恐的叫声,怒吼声和呵骂声乱成一片。

    紧跟在金贵后面的老于一声吼,手里的长枪刺在一个挥着刀往前冲的汉子心口,微微一拧,用力抽出。

    老于身后的众家丁三人两人一组,握着刀托着枪一起直冲往前。

    “后退者死!给老子冲,不救出老夫人,谁都别想活!”还是那个响亮的出奇的嗓门。

    矮墙的缺口里涌进了越来越多的人。

    姜尚文手里的长刀气势不输于金贵,呼呼啸叫的刀风下,鲜血和肉块横飞,清柳和明叶一左一右护在姜尚文两侧,手里的狭薄长刀挥起落下,每一刀挥出,或是刀砍入肉入骨那人令人牙酸的扑噗声,或是刀枪撞击的刺耳声。

    万方也用长刀,却比姜尚文那把刀长而重,站在姜尚文侧前,那把沉重笨拙的长刀挥动的灵活无比,如同死神的收割机,每一刀片过,都是一片血腥。

    霍老夫人笔直的站在敞开的院门内,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修罗场。

    到这会儿为止,冲进来的人,战力都极弱,全凭人多,只怕这些真是京城的厢兵,那个亮嗓门是谁?

    霍老夫人心里沉沉甸甸,若是这些厢兵真得了上峰的军令……

    “这些人应该真是城门司那些厢兵。”徐焕站在霍老夫人旁边,眉头几乎拧成了团。

    “先不管这些,杀了再说。”霍老夫人简单答了句,凝神看着修罗场中。

    厢兵后方突然一阵混乱惊叫,有人尖叫:“吴三,是吴三!”

    那股子混乱强劲无比,几乎瞬间就冲进战局中,冲进来的几十人见人就砍。

    冲在最前的一个汉子挥着比金贵手里的熟铁棍还有粗一圈的铁棍,冲着金贵兜头砸下去。金贵急忙举棍迎上,两根棍子砸在一起,火花四溅,那汉子一边抡棍子再砸,一边泼口大骂:“我操你娘!”

    “我操你祖宗!”金贵避过汉子的棍子,举棍猛刺。

    和抡棍汉子同时冲过来的几个汉子迎着迎上来的姜尚文抡刀劈上去。

    万方一声闷喝,一刀砍翻了一个杀红了眼的壮汉,一步往前,越过姜尚文,迎上这群比那帮厢兵明显彪悍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不知道什么匪。

    和姜尚文,以及清柳明叶混乱在一起的一个汉子被明叶一刀割在大腿上,突然一声吼,“是你这野娘们!”

    明叶也认出了这个和她们混战在一起的汉子了,就是那天调戏李家大姐儿,被她们揍了一顿的那几个畜生。

    明叶冷哼一声,手里的刀骤然一转,一刀捅进了那汉子的小腹,汉子一声惨叫,双眼圆瞪,一只手死死揪住明叶的肩膀,另一只手里的刀,不管不顾往明叶身上捅去,要死一起死。

    眼睛一直盯着姜尚文这边的徐焕一声尖叫,尖叫声刚起,一杆长枪斜刺而来,捅开那汉子,明叶刀往下落,斩掉了那汉子握刀的手。

    徐焕抬手抹了把汗,下一刻,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起,没等徐焕反应过来,就看到刚刚帮明叶捅开那汉子的老于身子突然往后,直直倒在地上。

    “有箭!”和破空声同时,霍老夫人尖利的声音响起。

    声音没落,第二声破空声又响起,金贵本能的一把揪住个被这突兀的箭声吓呆了的汉子,手往怀里拉,脚往前冲,几乎同时,利箭破肉入骨的声音响起,被金贵揪着的汉子被这一箭射了个透心凉。

    箭手不只一个,和第二支箭几乎同时,一支箭射穿了一个呆滞的匪徒。

    “快回来!”霍老夫人的声音里透出了惊恐,面对这样的弓手,这不是对战,是屠杀。

    金贵将手里的尸体提起过头,飞快往后退,姜尚文转身就往回跑。

    两声破空声几乎同时响起,紧紧护在姜尚文背后的清柳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匪徒堆里,又一个壮汉中箭倒地。

    “快走!”姜尚文猛拉了把顿住步往回看的明叶。

    徐焕抬脚就往外扑,被霍老夫人一把揪了回来。他出去就是送死。

    几乎没有间隔,又是两声箭响,一箭钉在了金贵露在尸体外的肩膀上,另一箭射杀了一个匪徒。金贵闷哼一声,手里的铁棍掉在了地上。

    “快,杀进去!”被这夺命利箭吓呆了的匪徒们反应过来,要逃过这些夺命箭,眼前的小院是最好的地方。

    “把刀拿出来!老单!”霍老夫人抽出了弯刀,往前一步。

    霍老夫人话音没落,一个平淡清亮的声音响起:“豆姐儿,箭!”

    和这一声平淡的吩咐同时,一声比刚才那些箭声更加凌利的破空声后,不远处响起重物坠地的声音。第二声箭气破空声和重物坠地声同时,接着是另一个重物摔到了地上。

    “唉哟,老亲家!”霍老夫人松了口气,笑出了声。

    这声音她熟极了,她那老亲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