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八六章 棋子亦棋手

第五百八六章 棋子亦棋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这象样点儿的树根,你们大爷寻着了?特意打发你过来说一趟?”二皇子看着小厮取笑道。

    “回王爷,不是,那树根,我们大爷看了一半就出来了,打发了不少人这个那个,后来又招手把小的叫过去,说是让小的过来京城寻王爷,说是小的赶到京城,王爷差不多该从衙门里回到府里了,让小的先到王爷府来寻,寻不着再沿着御街往衙门去,还让小的路上看着点儿,说是说不定路上就能看到……”

    二皇子再次失笑出声。

    这确实是个刚挑上来的小厮,所以苏烨才这么细致的交待他,也只有苏烨那样处处替别人着想的人,才会想起来这么细致的交待一个新当差的小厮。

    小厮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个,小的运道好,我们大爷说,他从长垣码头直接去婆台山别庄,让小的跟王爷说一声,请王爷务必去一趟婆台山,说让小的请王爷立刻过去,我们大爷说他在别庄里等您,说有极要紧的事。”

    “婆台山?”二皇子皱起了眉头,他那个叔叔正在婆台寺代天子祈福,苏烨让他赶过去做什么?出什么要紧的事了?

    二皇子看着陪着一脸笑看着他的小厮,想问,却没开口,这个刚挑上来的小厮明显是个一问三不知的,问了也没用。

    “刑部越狱的那两个死囚拿到没有?”二皇子回头看着长随问了句。

    “刚刚从衙门出来的时候,说是已经追的无处可逃,这会儿,小的再去打听打听?”长随赶紧答道。

    二皇子嗯了一声。

    长随去而复返的极快,“刚巧碰到个受了伤退下来的衙役,说是他受伤退下来的时候,那群亡命之徒已经被团团困在麦梢巷里,这会儿肯定已经拿住了。那衙役还说,往陈州门的路这会儿堵的水泄不通,王爷要出城,得走南熏门,出了城绕点儿路过去。”

    长随是跟挑上来侍候的好些年的,比起那个刚挑上来的小厮,周到聪明的多了,去打听越狱的死囚拿到没有,还顺道打听了往陈州门的路好不好走。

    “嗯。”二皇子放下心,示意小厮把马牵过来,招手叫了个门房过来吩咐道:“跟王妃说一声,晚上不用等我。”

    门房应了,二皇子上了马,众小厮长随护卫跟着,传话的小厮急忙跟进队伍里,一起纵马往南熏门出城。

    ……………………

    盱眙军今天扎营比平时早了小半个时辰。

    蒲高明那顶阔大的帅帐里,蒲高明来来回回踱着步,心神极其不宁。

    “将军且安心。”胡先生看着焦躁不安的踱着步的蒲高明,心里透着丝丝心疼和怜惜,他是蒲老将军的幕僚,是蒲高明的幕僚,也是他的先生,他看蒲高明,是带着长辈的心情,他很疼爱他。

    “您放心,吴三越狱这件事,咱们打听的十分清楚,吴三那个军师黑茂花了极大的功夫,不光买通了刑部的堂官,还寻了京城两个地龙蛇,城门司里,也有内应,将军放心,至少能逃得出城,只要能逃出城就行,咱们的硬探,我亲自挑了二十个,早就到陈州城门外守着了。”

    胡先生温声宽慰蒲高明。

    “万一,没走陈州门?”蒲高明这会儿净想不好的事儿。

    “放心,黑茂买通的那个城门司的内应,是守陈州门的,他结交的那两个地头蛇,地盘都在南城,放心,必定走陈州门,也只能走陈州门,这是他们早就打算好的。”

    胡先生耐心的安慰着蒲高明。

    蒲高明站住,深吸了口气,慢慢吁出去。

    一个护卫在帐蓬口禀报了进来,递了个竹筒给胡先生。

    胡先生接过拆开,看着蒲高明笑道:“好消息,我让人找的那些人,已经进到婆台山后山了,只等号令。”

    为了确保将军这场功劳实打实足够分量,他动用了早年的人情,花了极大的价钱,买了上百条亡命之徒,只等着借吴三这股东风,把婆台山搅出个血雨腥风。

    “天快黑了。”蒲高明看着蒙着绡纱的帐蓬窗户。

    “将军去准备准备吧,信儿应该快来了,信儿一来,将军就启程,路上不用赶的太急,从这里到婆台山,一个半时辰赶到最好。将军记着,一,那百来个亡命之徒,要杀干净,要干净利落,杀干净再进婆台寺,之后,就听秦王爷吩咐。”

    胡先生郑重嘱咐蒲高明,杀干净再进寺,是防着秦王命捉活口。

    蒲高明又深吸了口气,嗯了一声。

    “秦王爷是个精明人儿,不管他怎么问,你只说是我得了信儿,明天天一亮,你就让人送我到婆台寺说究竟。将军,记着,见了秦王爷一定要恭敬顺从,之后,战事一了,立刻回来,不可耽误。”

    胡先生接着嘱咐,蒲高明点头。

    胡先生走到帐蓬门口,亲自给蒲高明掀起帘子,蒲高明再次深吸了口气,昂首出了帐蓬。

    胡先生跟在后面出了帐蓬,天已经黑了,一个硬探飞马直冲向帐蓬门口,胡先生顿时眉眼舒展,应该是信来了。

    硬探直冲到胡先生面前,翻身滚下马,“先生,人出城了,往婆台山去了,兄弟们都缀上去了。”

    “好!”胡先生眉梢有些飞扬,“你去寻将军,和将军一起,这就出发,去吧。”

    硬探应了一声,伸手牵住马,直奔过去寻找蒲高明。

    胡先生背着手,站在帅帐门口,迎着夜风,慢慢吸着气,吐着气。

    这一趟奉调进京,对盱眙军是改头换面的新生活路,可对将军来说,却是一家人的赴死之路。

    从知道且明确了这件事,他和将军就急的夜不能寐,路上再拖,也只能拖得一时,好在拖的这一时,拖来了机会,拖来了生路。

    上天伸出了援手。

    胡先生仰头看天,默默祈祷了几句。

    知道吴三那个军师到处打点想救吴三越狱,他就起了心,让人盯紧了黑茂,没想到那个黑茂还真成了事,从知道黑茂搭上了刑部的堂官开始,他就着手准备今天晚上这个局。

    城门司那个内应是他让人介绍给黑茂的,果然,黑茂就把出城之地,放在了陈州门,接交买通了两个南城的地头蛇。

    他原本只想让吴三,再加上他安排的亡命徒,在婆台山搅一番血雨腥风,让将军带人平定,婆台山上都是京城达官贵人的别庄,清明前后又是踏青出游的最好时候,婆台山上的要紧贵人必定不少,救上几个,就是一场大功劳,至少能让将军有一个带功赎罪的机会,可他没想到,阴差阳错,这贵人竟然贵到了秦王爷夫妇。

    胡先生深吸了几口气,是太巧了,可是,那些大战之功,那些绝处逢生,不都是因为一个巧字?

    这是将军的运道,如果不是将军的运道……

    胡先生眼神微冷,将军一家,已经走在黄泉路上了,就不是运道又能怎么样?没有再坏了。

    这一线生机,是机缘最好,就不是机缘,这一线生机,也得扑上去,奋不顾身的扑上去!

    胡先生知道自己这一夜是没法睡着了,在夜色中站了好一会儿,吩咐护卫提了灯笼,背着手,慢慢走着,挨个看着各个帐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