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八三章 愉快出城的十七爷

第五百八三章 愉快出城的十七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听郭胜说了死囚吴三的事,眼睛微亮,嘴角抿出丝丝笑意,出了片刻神,轻轻抚掌,看起来十分愉快的笑道:“这就都能对上了。”

    郭胜一脸笑,姑娘智珠在握的样子真好看。

    “吴三的事,不用多花功夫,不必理会,只当不知道。告诉富贵,看着江延世,什么时候江延世出城了,就分一半的人出城,聚到你这里来,城里留的,挑耳朵长腿长的。还有,盯着苏烨和二皇子,要是苏烨和二皇子离开京城,立刻禀报。”

    李夏接着吩咐,郭胜连声应了,抬头看着李夏,犹豫道:“十七爷,有点儿反常。”

    李夏轻哼了一声,“他好好儿的,不用担心。”

    “是。”郭胜听李夏这么说,立刻放下心来,垂手退出。

    看着郭胜出去,李夏坐下,接过端砚奉上的茶,出了一会儿神,吩咐请韩尚宫来。

    韩尚宫进来的很快,端砚退到门外守着。

    李夏示意韩尚宫坐,“您觉得,要是诚心诚意为父母祈福超度,对皇上来说,哪座寺最显诚心,最灵验?”

    李夏看着韩尚宫,直截了当问道。

    “婆台寺。”韩尚宫答的极快,“婆台寺的前身,是前朝的福音寺,福音寺算是前朝的国寺,福音寺烧毁前,先李太后年年都到福音寺上香,为国祈福,现在的婆台寺,是先李太后和长沙王府的古太夫人出资重建的,宫里都觉得,婆台寺才是真正福缘深厚,佛法高深的地方。”

    李夏轻轻吁了口气,婆台寺确实是极佳的地方。

    当天,李夏和秦王一里一外,睡到子时就起来,沐浴香熏,诚心斋戒,以进行三天之后的祭祀。

    ……………………

    京城陆府,浆洗房的宋婆子急匆匆冲向阮夫人居住的正院,离院门十几二十步就站住,扬声冲门口的婆子招手呼唤,“老张,烦你禀一声,我有急事,要紧的事,请夫人叫个人出来。”

    守门的婆子老张见宋婆子这幅作派,赶紧直去禀报了,片刻,阮夫人身边的管事嬷嬷郑嬷嬷出来,刚要下台阶,宋婆子冲郑嬷嬷挥着手,“郑嬷嬷别过来,就这么说话。”

    “这是怎么了?”郑嬷嬷唬了一跳。

    “不得了了。”宋婆子气急败坏到要抓狂的模样,“真是气死我了,浆洗房里寿姐儿,五天前,得了两天假回去,谁知道她弟弟正出水痘,她回来之后,竟然一声不响,今天早上,她也发出来了!一头一脸的大水痘!她还不承认!好在她从来不经手大娘子的衣服,夫人的衣物,她也不经手,可是……”

    宋婆子哭腔都出来了。

    郑嬷嬷圆瞪着双眼,唬的简直要魂飞,也顾不上训斥宋婆子了,只点着她,“你快回去,把浆洗房先封了!来人!老沈呢!你带人去,把浆洗上的人都关起来,查那个寿姐儿,去过哪儿,见过谁,来人,去请太医,十七爷呢?快去请十七爷,可不得了了!”

    宋婆子哭出了声。

    大娘子要是有点儿什么不好,哪怕就是身上脸上添了个痘疤,她和她一家子都完了。

    郑嬷嬷一头冲进垂花门,将寿姐儿的事急急说了,李冬拧起了眉,看向阮夫人,“阿果太小……”

    “言哥儿和毛毛还没出过痘……”阮夫人几乎同时说道。

    “你去细问问,这院子里有没有那个寿姐儿经过手的东西,在这院子里侍候的,还有哥儿和毛毛身边侍候的人,有没有跟寿姐儿说过话递过东西的。”李冬回头看向苏叶吩咐道。

    苏叶脸都有点儿青了,答应一声,急忙出门,点了几个人赶紧去查去问。

    阮十七兜了一圈,刚刚回到衙门,陆府去寻他的小厮几乎和他同时在衙门口下了马。

    阮十七听小厮禀完,一把揪过个经过的小吏,托他替自己告个假,他家里出大事了,他得赶紧回去。

    阮十七骑着马,一口气冲进陆府,在府门口跳下马,仰头看着朱漆鲜亮的大门,猛呼了口气,心情十分愉快。

    这什么水痘,他不管是谁的手笔,这会儿他也懒得多查,这是陆府,不管是内鬼还是外鬼,都是他陆仪的事。对他来说,他只知道这是瞌睡送上门的枕头!

    阮十七直冲进二门,一边走一边指着要迎上来,或者根本不是迎上来,而是要赶紧避开的仆妇下人,“都离爷远点!越远越好!都是怎么当差的?水痘也能传进府,你们大娘子才多大?这是要命的事难道不知道?”

    阮十七一边走一边大声呵骂,时不时把手里的鞭子甩的啪啪响,一幅愤怒的不能自抑的模样。

    阮十七直冲到阮夫人正院门口,离院门四五步站住,用鞭子点着带着丝丝惊恐看着她的看门婆子老张,“去请你们十七太太出来,快!”

    老张哎了一声,赶紧跑进去传话。

    李冬出来的很快,神情焦急,跨出院门,提着裙子几步冲到阮十七面前,话没说出来,眼泪先掉下来了,“你来了,浆洗上有人染上了天花,苏叶正在查这院里,还有言哥儿和毛毛身边侍候的人,太医也该到了……”

    “别急,有我呢,没大事。”阮十七看到李冬,浑身的张扬不耐立刻没了,“你听我说,你和阮氏赶紧把人查清楚,你和阮氏,还有言哥儿和毛毛,阿果身边侍候的人,没事儿的都带上,赶紧收拾收拾,咱们这就出城,到婆台山避几天去,水痘已经带进这府里了,防是没法防了,避出去是最好的办法,快去收拾,外头太医,还有别的,有我呢。”

    阮十七说着,轻轻拍了拍李冬,示意她放宽心。

    听他这么说,李冬长舒了口气,“那也好,我去跟阮氏说一声。”

    “快点收拾,不用收拾太多东西,别庄那边东西全,要少什么,就到咱们家去拿,这边的东西动用的越少越好。”

    “我知道。”李冬回头应了句,急急进去,和阮夫人匆匆收拾了些东西,阮夫人抱着阿果出来,李冬带着言哥儿和毛毛,上车出城,往婆台山别庄避痘去。

    阮十七心情愉快的看着十几辆大车依次出了陆府大门,一跃上马,刚要抖缰绳跟上,突然又勒住马,烦恼了片刻,叹了口气,招手叫过小厮吩咐道:“你去一趟李家,先把这府里这痘的事,跟夫人说说,再跟夫人说一声,痘的事没大事,避到城外不过是防患于未然,就是走得急,吃食上头没来得及准备,问问夫人府上有没有可用的食材,要是有,就让人往别庄送一趟。”

    小厮答应了刚要走,阮十七又叫住他,接着吩咐道:“出来再去趟徐家,把这些话跟徐舅爷说一遍,说一遍就行了,别的不用多说,问了你就说不知道。”

    小厮是跟在阮十七身边侍候了好几年的了,久经历练,知道他这吩咐是什么吩咐,利落的答应一声,上马直奔李家三房府上。

    李夏沐浴斋戒到第二天,郭胜悄悄进来请见,禀报了两件事。

    其一,江延世领了巡查皇庄及京畿春耕春种的差使,午后出的城。

    第二件,是陆府内有水痘发作,阮十七带着李冬和两个孩子,以及阮夫人和阿果,到婆台山陆家别庄避痘去了。

    李夏愕然之后,眉毛都竖起来了,错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阮谨俞!”

    郭胜眉毛高挑,连眨了几下眼,“婆台山不妥当?”

    “那是最好的地方!这个蠢货!”李夏一口气堵在胸口,又闷又疼的几乎透不过气。

    郭胜用力眨了下眼,又眨了下,片刻,唉了一声,后面就没音了。

    这位十七爷,躲麻烦躲进龙潭虎穴了。

    “只怕还不只陆家和阮家,”郭胜小心的看着处在暴怒边缘的李夏,“说是,十七爷启程前,让人往李家,还有徐家走过一趟。”

    李夏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慢慢吐出来,调着呼吸。

    “十七爷是个聪明人,要不,我让人去……提个醒儿?”郭胜试探着问了句。

    李夏猛的睁开眼,冷冷看着他,“你是个经常布局打猎的,那进了网的狐狸兔子突然掉头逃了,你会怎么想?会怎么办?”

    郭胜垂下头不说话了,要是这样,那十有八九就是打猎不成反要成猎物了,要是他,立刻就逃之夭夭了。

    李夏抬手捂在脸上。

    她想把阮谨俞剁成肉泥,再混进夜香行那只装屎尿的大桶里!

    “姑娘,”看着捂着脸一动不动的李夏,郭胜迟疑了片刻,低声道:“柏乔常说起十七爷,说十七爷要是没那么滑头疲赖,就是一员少有的良将,擅谋略,常出奇兵,后手极多,且勇猛锐利,就是在婆台山,十七爷必定也能护得住六姑奶奶和阮夫人她们。”

    李夏一动没动。

    “姑娘,您和王爷好好儿的,成了大事,这才是最要紧的。您和王爷成了大事,就算有所顾之不及,至少还有您照料身后事,有一份身后荣耀,荣及子孙,要是您和王爷……”

    郭胜看着李夏,含糊了后半句话,“她们只怕是都活不成,不但活不成,还是罪臣逆子。”

    李夏两只手滑下去,神情冷厉,“告诉富贵,他手里的人不用出城了,都在城里,随时听候调遣,给八姐姐递个信,让她这一阵子好好在家里呆着,没事别到处乱跑。去……”

    李夏的话突然顿住,呆了片刻,有几分吃力的摇了摇头,“这样就够了,你说的对,我要以大局为重,不然,大局崩溃,就全无生路了,就这样,你去吧,再去跟陆将军说一声,他府上闹了痘疫,阮十七带着阮夫人她们避到婆台山别庄去了。”

    “是。”郭胜应了一声,有几分不忍的看了李夏一眼,垂下头,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隔天京城又递了信儿过来,苏烨领了修缮贡院的差使,叫了李文岚做帮手,领了差使当天,就和李文岚一起,就往长垣码头看那些南边过来的大木料去了。

    宫里,苏贵妃往大相国寺施了银子,做祈福法事,江府那位老夫人和魏夫人一起,往放生池去放了一天生,施了不少银子出去。

    李夏听着这些点点滴滴,安静的斋戒,准备祭祀。

    ……………………

    阮夫人带着阿果搬到城外别庄,徐夫人带着鲜鱼鲜瓜,过去看了一趟,又打发人送了两三趟东西,想来想去不放心,在家里来回转了几圈,让人备车,往徐府找霍老夫人商量。

    霍老夫人听她絮叨了几句别庄毕竟不是常住的地方,诸般的不便当,以及对阿果的担忧,立刻笑道:“这又不是远的去不了,咱们又闲着,我看这样,咱们明儿一早也到别庄去住着,你们府上那处别庄,二太太还占着呢?”

    “占着呢,从出了正月到现在,说是从二月到四五月里,要配的药全是山上水里的新鲜东西,唉,真是疯了一样。”徐夫人一听提到郭二太太,连声叹气。

    郭二太太死揪着沈三奶奶,疯了一样的配那明显是骗人的药,三个孩子从腊月里就扔在大嫂那里,好在那三个孩子对跟在大婆婆身边这件事,极其的乐意。

    “那就到咱们家别庄里去,那个庄子我一年能去住半年,若论便当,比京城家里不差什么,还多些东西呢,那庄子离他们陆家庄子走走也就一刻钟,咱们炖了汤做了饭送过去,那汤还滚烫呢。”霍老夫人接着建议道。

    “行,那咱们明儿一早就走,让朱氏跟着,正好六哥儿领了那什么差使,这几天说是多数时候不在家里,瑞姐儿和孩子就别去了,五哥儿天天早出晚归的,家里没人不行,我看大嫂见天儿在家也是闲着,要不把大嫂也叫上?”

    徐夫人愉快的答应了,提着建议。

    “我也是这么想,把她叫上,加上尚文,咱们正好凑一桌牌。”霍老夫人也十分赞成。

    两人愉快的决定了,徐夫人出了徐府,直奔李家长房,霍老夫人叫了姜尚文进来,吩咐赶紧派人往别庄收拾,再多送点儿东西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