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七四章 除夕

第五百七四章 除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祭灶前后,宫里又传出喜讯,吴昭仪再次怀胎,还有一个当年进宫的侍御也象是怀了胎,只是月份还小,太医不敢断定。

    皇上高兴极了,重赏盛赞了苏贵妃和姚贤妃,他就说,这后宫在姚氏手里,必定是妥妥当当,喜信儿连连。

    宫里这个年过的十分热闹,不过这跟秦王府无关,金太后已经过世了,就象父母去世后分家单过的俗世中的那些兄弟们一样,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对于皇上和宫里来说,秦王已经和诸宗室一样,都不过是姓氏是程的族人罢了。

    秦王和李夏比从前更加深居简出,祭灶隔天封了印之后,直到年三十,秦王和李夏连趟府门都没出过。

    年三十,午后,李夏正和秦王一起,悠闲的查看着各处,李夏指挥着这盆花挪挪,那只灯笼高点低点,秦王笑着看着,时不时应着李夏的目光点着头,婆子一溜小跑进来通传,金世子来了,请见王爷。

    秦王惊讶的看了眼李夏,“我去看看。”

    李夏点头,看着秦王大步往前面过去,拢了拢斗蓬,站了片刻,跟在秦王后面,不紧不慢也往前面去。

    秦王走的很快,看到二门里的金拙言,又看到站在金拙言旁边的唐家珊,心里微松,带着媳妇儿来的,应该没有太坏的事。

    “你怎么来了?出什么事了?”秦王不等金拙言见完礼,劈头问道。

    金拙言一个怔神,随即笑起来,“你别多想,没什么事,今天年三十,家里吵闹的厉害,我和阿珊想着你这儿必定清静,过来找你讨顿酒喝。”

    秦王慢慢舒了口气,往后半步,斜瞥着金拙言,“你想多了,我和阿夏忙了一年,好不容易有这几天功夫清清闲闲过两天安生日子,可没功夫陪你喝酒,请回吧,你要是真闲极了在家里呆不住,去阿凤那儿看看,也许他有功夫陪你喝这闲酒。”

    秦王说完,转身就走。

    金拙言瞪着秦王,看着他甩着袖子转身走的干脆无比,简直有些反应不过来。

    唐家珊想笑忙又屏住,拉了下金拙言,“走吧。”说完,转身先上了车。

    金拙言跟着上了车,车子出了秦王府二门,唐家珊看着还是一脸忿忿然,简直要恼羞成怒的金拙言,实在忍不住,笑的捂着嘴软倒在垫子上。

    “真是狗咬吕洞宾!”金拙言被唐家珊笑的脸都红了,咬着牙愤愤道。

    “你可不是吕洞宾,你明明是……”唐家珊捂着嘴又笑起来,反正他肯定知道她要说的是多管闲事四个字,那就不用说出来了。

    金拙言闷了半晌,嘿了一声,“行了,我多管闲事好了吧。”

    秦王进了二门没走多远,迎面看到李夏,忙紧几步迎上去,不等李夏问,先笑道:“没什么事,这厮大约是担心咱们两个过年过于清静,带着媳妇儿来陪咱们过年来了。”

    “嗯?噢,人呢?”李夏往秦王身后看。

    “被我赶走了,我要陪你,哪有空理他。咱们接着看花草灯笼?”秦王伸手揽住李夏。

    “就是啊,我们这么忙,你没空,我更没空,咱们从东路看起。”李夏一边笑一边指着旁边。

    虽然这个年只有她们两个人,可是她们两个既不孤单,也不冷清。

    ……………………

    夜幕垂下来,郭胜拎了只带盖的陶钵,沿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往陆府过去。

    街道上飘荡着诱人的香味,郭胜时不时抽抽鼻子,辨认着这是羊肉猪肉还是别的什么,炮竹声响在远远近近,偶尔有一支两支烟花飞窜上去。

    空无一人的街道却弥满了团圆的气息。

    郭胜心情愉快的推开陆府那扇小角门,径直进了那间空院。

    空院里没有人,不过廊下红泥小炉火旺的刚刚好,红泥炉旁边放着筐花生,两边各有一把竹椅,竹椅旁边放着只不高不矮正正好的小方几,稍远一些,另有一只矮炉,一张矮桌,矮桌上放着一只红铜大酒壶,一大碗冰糖,一大碗切切的细细的姜丝,矮桌下面,放着两三坛子酒。

    郭胜熟门熟路的走到廊下,解开手里陶钵,捧起放到红泥炉上,挪了几回才满意了,抓了几把花生堆到陶钵四圈,再到矮桌旁,搬了坛子酒出来,拍开封泥,往大铜壶里倒了大半壶,随手抓了些冰糖,又挟了几筷子姜丝放进壶里,将铜壶放到矮炉上。

    一壶黄酒似开非开,陶钵里散发出诱人香味的时候,空院门被推开,陆仪大步进来,“这是什么味儿?这么香。”

    “你这点儿卡的可真是正正好。”郭胜提起铜壶,往两人杯子里斟满酒,“大过年的,不能光吃花生,你尝尝这个,正宗扬州猪头肉,我可是特特请人专门做的。”

    陆仪加快脚步,先伸头看了眼陶钵,“看着比闻着还诱人,我先尝一块。”

    陆仪站着,先拿筷子吃了块猪头肉。

    “这味儿好!扬州猪头肉我吃过,没这个好,老郭的好东西可真多。”陆仪连声称赞。

    “喝口酒更好。”郭胜示意陆仪喝酒。

    陆仪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满足非常的长长吐了口气,“人间至味!”

    “你媳妇儿歇下了?”郭胜也吃了块猪头肉,抿了口酒。

    “歇下了,歇的还算安稳,我在窗下多听了一会儿才过来,唉,真是辛苦,稳婆和太医说都快了,生下来就好了。”陆仪往后靠进椅背里,连声长叹,真是养儿方知报母恩,这怀胎十月,真是太辛苦了。

    “上上个月我远远看到过一回你媳妇,都在前面,象是个男孩。”郭胜往前挪了挪,接着吃猪头肉,陆将军肯定吃过晚饭了,可他的晚饭还没吃呢。

    “你还会相看这个?”陆仪打量着郭胜。

    “我就是瞎说说,不过好象是有这个说法,尖脐团脐……不是,肚子尖生男,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郭胜吃着喝着,顺口胡扯。

    “今年螃蟹没吃好?”陆仪斜着郭胜。

    郭胜打了个呵呵,“我不懂这个,说错了,我是看胡同里那些婆娘们都这么说,都愿意生儿子么,这不是想让你高兴高兴。”

    “儿子女儿,”陆仪认真想了想,“我真没怎么想过,只要母子平安就好,老郭,这几个月,我一想到要有孩子了,真是又高兴又害怕,不瞒你说,这三十多年,我头一回知道个怕字。”

    “咦,你怕什么?”郭胜惊讶了,“象十七当年那样?他是怕他那孩子象他那样是个祸害,你有什么好怕的?”

    陆仪没说话,只靠在椅子里,慢慢抿着酒。

    郭胜呆了片刻,明白了,不以为然的嘿了一声,接着吃他的猪头肉。

    “老郭,”好一会儿,陆仪慢吞吞道:“真要是有个万一,阮氏和孩子,就托付给你了,你一定得把她们平安送回南边……”

    郭胜正挟着块汁水淋漓的猪头肉往嘴里送,被陆仪这一句话说的手一抖,猪头肉又掉回去了。

    “别托付给我,这活我不接。”郭胜放下筷子,两只手乱摆,“你说你,还有十七,怎么一当了爹,全憨不透气了?什么万一?跟着……”

    郭胜响亮的一声嗝,嗝掉了姑娘两个字,“福大命大,哪有什么万一?再说了。”郭胜话锋一转,不可能有万一这事,这原因只有自己知道,跟他可不能说半个字,既然不能说,那就说不明白,

    “你也不想想,真到那时候,还能有人冲在我前头?不可能啊,你托付给我,那是白托付。”郭胜转的极快,“你就放心吧。算了,看在咱们俩这交情上,我就跟你多说一句,你听好了。有王妃在,我是说王妃福大命大,你放心,有王妃在,万事无忧,来来来,吃肉。”

    陆仪一想也是,真要有个万一,郭胜这样的脾气,肯定不屑于躲闪逃避,他又不怕死。他真是糊涂了,这事应该托付给十七。

    ……………………

    宫里的年过的喜庆热闹,苏相府上,这个年也过的十分热闹喜庆。

    吃了年夜饭,谢夫人酒多了几杯,由柏悦和小孙女囡姐儿陪着,歪在榻上,听着小唱,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养神。

    苏相则和苏烨在旁边暖阁里,喝着茶说话。

    “今年总算是局面大开。”苏相捻着胡须,心情相当不错。

    “嗯。”想着惨死的三皇子,苏烨心里微沉,忙抿着口茶,压下心里那股子悲怆,看着苏相笑道:“阿爹,我觉得,得趁着如今的局面,再行几步棋。”

    “嗯!”苏相肯定的嗯了一声,赞赏的看着儿子笑道:“你说说。”

    “从前在皇庄里找到的那些东西,该用用了。”苏烨看来早有打算。

    苏相眼睛微眯,手指慢慢敲着椅子扶手,片刻,嗯了一声,“是该这样,秦王府那边,该落子布局了。你怎么看秦王府?”苏相突然问了句。

    “一时利近而已。”苏烨答的极其干脆,“秦王府一系对二爷并不亲近,真要是认了二爷为主,不会是这样。”

    苏相轻轻叹了口气,点着头,“我也看出来了,那位五爷,只怕是秦王府握在手里,以防万一所用,秦王府,应该是在等宫里的喜信。”

    “嗯,儿子也这么觉得,不过,真要是这一两年有了皇子,只怕也不会是秦王府首选,毕竟,皇上还正当盛年,最后一个出生的皇子,才是秦王府一系所选之人。”苏烨声音微冷,“如今宫里的侍御美人,来源杂乱,一时没法查出来哪些是秦王府的人。”

    “是不是秦王府的人无所谓,你看看今年进宫的这些,都是全无根基的小户之女,不管是哪个生了皇子,背后都没有娘家助力,用不着特意送人进宫,那一条计较家世,就足够了。”苏相叹了口气。这一招真是狠辣而妙。

    “人不可貌相,眼睛最会骗人。”苏烨沉默了片刻,声音低落,“王爷那样谪仙一般的人,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利欲熏心,不择手段,唉。”

    “权势动人心。”苏相神情冷漠,“太后在的时候,就是皇上,都礼让他三分,这人哪,一旦享受惯了万万人之上的权势,再要他从万万人之上下来,那是生不如死。”

    苏烨沉默良久,低低嗯了一声。

    他总觉得,秦王爷不是那样的人。

    ……………………

    隔了半个城的江府,这会儿热闹的不堪。

    江家人丁兴旺,平日里有多鸡飞狗跳,这会儿就有多么的热闹喜庆。

    江延世紧挨江老太爷坐着,陪了那顿年夜饭,就和江老太爷简单交待了句出来,陪着阿娘魏夫人出来,在魏夫人院子旁边的暖阁里坐下,看着夜色说话。

    以往很多年,他都领着差使,从除夕到十六,巡查整个京城的安危,今年他不用领这份差使了,进京城以来,这几乎是头一年,他陪着阿娘魏夫人过年。

    魏夫人舒适的靠在椅子里,端起茶抿了口,吩咐换上热热的黄酒,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江延世站起来,接过丫头拿来的黄酒,给阿娘斟了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冲魏夫人举了举杯笑道:“我陪阿娘喝几杯。”

    “也就你能陪阿娘喝几杯了。”魏夫人笑起来,“你小时候,那时候我们还在山里住着,有一年你非要跟静月她们喝酒,还净是豪言壮语,说什么要灌倒一片。”

    “后来我是灌倒了一片。”江延世一句话没说完,笑起来,“她们都是装的吧?我那时候小,看不出来,还是……那酒?”

    “你那时候是小,不过也看出来了,一个劲儿的跟我嚷嚷,让我别管你,让静月她们不许装假,还说让我给你跟静月她们一样的酒,说你的酒太甜了,是蜜水。”魏夫人想着当年的情形,笑意漫延。

    “真是蜜水?”江延世挑眉看着阿娘,那神情,仿佛是在说,阿娘你怎么能这么骗我?

    “不全是蜜水,黄酒了渗多了水,自然得多加点蜜汁姜丝。”魏夫人笑起来。

    “阿娘真是。”江延世跟着笑起来。

    魏夫人又说了些闲话,看着江延世,隐隐透着几分小心道:“这又是一年,你也不小了,该议亲了。”

    “翁翁让你劝我的?”江延世脸上的笑容凝滞,片刻,敛了笑容,看着魏夫人道。

    “不是,你翁翁成了精的人,哪会让我劝你这话,他知道不用他说,我也会劝你,阿世,你一个人太孤单了,我看着难过。”魏夫人心疼的看着儿子。

    “我没事,阿娘放心,成亲我肯定会成亲的,不过不是这两年,等一等,过了这一阵子再说吧。”江延世神情有几分黯淡,语调十分平和。

    “好女孩子,就象这世间的花一样,这一盆难得,你往前再走走,就会发现,另一盆更难得。你得往前走,往前看看。”沉默片刻,魏夫人看着江延世,神情殷切。

    “阿娘,”沉默良久,江延世看着魏夫人问道:“那你说说,象我这样的人,象你儿子我这样的,这京城有几个?明州有几个?天下有几个?是随便走走就能看到一个的吗?”

    魏夫人直直的看着儿子,好半晌才透过口气,“阿世,你这样……”

    “我没事,这是小事,阿娘不是一直说,遇人不淑,不过是疥癣之忧,这世上还有鲜花,有清茶,有美酒,有无数卷书,不必总是介怀那块疥癣。”江延世说的很慢。

    魏夫人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眼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