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七二章 有去有来

第五百七二章 有去有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和秦王听了一会儿经,到后面静室和严夫人、徐夫人等人说了一会儿话,在寺里吃了顿素斋,就出来婆台寺,下山回城。

    两人并肩,低声说着话,刚转上下山的路,迎面看到江延世和莫涛江说着话,往山上上来。

    四个人都顿住步,莫涛江先长揖到底见礼,江延世紧跟着,也长揖下去。

    秦王含笑致意,李夏微微欠身。

    江延世和莫涛江避到青石山路外,垂头垂眼,看着青衫蓝裙从眼前过去,江延世抬头看向李夏和秦王的背影。

    莫涛江忙推了江延世一把,江延世别开头,沿着积满落叶的青石径外,往上走了十来步,等诸护卫随从过尽,才和莫涛江回到石径上。

    “公子。”莫涛江看着江延世,一声压的极低的公子里,充满了劝诫和警告。

    “你想多了。”江延世轻轻跺了跺脚,昂然拾级而上。

    “他们这会儿上山,所为何事?”李夏越过江延世和莫涛江,下了几十个台阶,和秦王低声笑道。

    “婆台寺,这份心难得。”秦王轻轻哼了一声,让这难得两个字,添上了一抹说不清的意味。

    “大约是莫涛江的意思,莫涛江这个人,难得的方正。可惜识人不明,前有明振邦,现在又是这位江公子,都有点儿配不上他这份方正。”李夏明白秦王这个难得的意思,想着莫涛江,有几分遗憾。

    “打算招揽他?”秦王敏锐的感觉到李夏余意中的遗憾,看着她笑问道。

    “没有,就是觉得有点儿可惜。这天底下可惜了的人,实在太多了。”李夏顿了顿,抿嘴笑道:“招揽英才,拾取遗珠,这是你的事,我就是随口可惜可惜而已。”

    “识人不明,最易出大事,不必太可惜。”秦王笑道。

    李夏嗯了一声,心里却在想着另一种可能,老太爷和老夫人刚走时,过府祭奠是应有之义,可今天这个周年祭奠法会,特持从城里赶到这婆台寺,这份殷勤,可就有点过了……

    江延世和莫涛江进了婆台寺,上了香,江延世和李学璋、李文彬和李文栎说着些没什么意义的闲话,莫涛江恰好站到了李文山身边,和他说起了闲话。

    “……刚刚上山的路上,碰到了王爷和王妃。”莫涛江两句寒暄之后,就往正题上转。

    “王妃和王爷昨儿就过来了,听了一上午经,实在不能再多耽误。”李文山客气答话。

    “王妃这份孝心难得。”莫涛江接话夸奖,“王爷更是宅心仁厚,太子每每提起,都是赞不绝口。”

    “太子仁慈睿智。”李文山含糊的赞了句。

    “定陶王爷身边的朱长史,是王爷的举荐?朱长史就任以来,但凡打过交道的,都是赞不绝口,定陶王爷也极是满意。”莫涛江转了话题。

    李文山陪笑应是,确实是他的举荐。

    “公子和我正在替太子物色一位擅长诗词文章的随侍,这满京城,要论诗词文章,就得数令弟了,五爷的意思呢?”莫涛江笑容温暖亲近,带着几分期待看着李文山。

    “这是先生抬爱,只是,这事我作不得主,得问了王妃才行。”李文山微微欠身,神情坦诚,“先生大约听说过,我这个弟弟从小就跟王妃一起读书,他虽说是兄长,可大事小事,反倒是王妃这个妹妹替他作主拿主意,他的事,都得王妃点了头才行。”

    “那五爷呢?”莫涛江立刻追问了句。

    李文山有几分尴尬的笑了笑,“不瞒先生说,我也差不多,从小儿习惯了。”

    莫涛江笑容依旧,干巴巴喔了一声,不再说话。

    江延世和李学璋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和莫涛江一起告辞出来,下山回去。

    李家诸兄弟将两人送到直通山下的石径处,才转身往回走。李文山给李文岚使了个眼色,李文岚放慢脚步,和李文山一起,落在了后面。

    “刚才莫先生说想让你到太子身边侍候,我没答应。”李文山看着已经走远的李文彬等人,和李文岚低低道。

    “怎么突然生出这样的主意?”李文岚纳闷道。

    “大概是想看看能不能把咱们往太子那边拉一拉,象大伯他们那样。”李文山声音压的更低。

    “挺怪的。”李文岚沉默片刻,皱眉道。

    “看看有没有缝隙吧。我和他说,咱们的事,都得和阿夏商量,得阿夏点了头。”李文山顿住,不知道想到什么,闷闷叹了口气。

    ”阿夏……“李文岚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上回阿夏说让我到定陶王府上做长史,我当时觉得,阿夏和王爷总算选定人了,可后来,你荐了朱大,阿夏一口就答应了,我就又有些拿不准了,五哥,你说,阿夏和王爷到底什么意思?难道真要……等一个极小的?”

    “我也不知道。”李文山答的极快,因为太快,倒让李文岚满眼狐疑。

    “我真不知道。”迎着李文岚狐疑的目光,李文山强调了句,“阿夏不说,肯定是因为不说比说了好,不管他们选谁,咱们看的都是阿夏,别管那么多。”

    “嗯。就是觉得心里没底,我瞧皇上那后宫,要想出来个极小的,挺不容易的。”李文岚应了一句,仰头看着枯干的树枝,顿住步,出了一会儿神,才紧走几步,追上李文山。

    李文山背着手,显的心事忡忡,阿夏选中了谁,他有点儿想到了。

    自从阿夏那一回说过不许再提从前,更不许再问她从前如何之后,他就没再提过,更没再问过。

    可从前,难道也是这样?

    只怕不是,十有八九不是,阿夏现在艰难的很,他能感觉出来,要是跟从前一样,肯定不会这么艰难,就象在杭城时,那时候他和阿夏都弱小无力,可阿夏身上,却一点儿艰难的感觉也没有,那是一种先机在握,智珠在握的感觉……

    阿夏的艰难,是因为她做的是逆天的事吧……

    李文山一念至此,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逆天的事,阿夏是头一回做吗?

    不是!从在横山县,让阿爹不再错断官司,到岚哥儿,到冬姐儿,也许,还有自己,这些都是逆天……

    “五哥?五哥!”李文岚奇怪的看着两眼呆直的李文山,连叫了几声,见他充耳不闻,伸手推了把。

    “我没事。”李文山往前踉跄了两步,伸手扶住棵树,眼泪突然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