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七一章 寺里寺外

第五百七一章 寺里寺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一早的法会并没有能打扰到众人的兴致,一来住的近,最远的,离婆台寺也不过走上一刻钟,二来,潜意识里,对于这场给李老太爷和姚老夫人的法会,大家都没怎么放心上,就象那两位活着时,没人真正尊敬他们一样。

    阮十七被灌的甩着胳膊叫嚣着他海量这点酒算什么,被李文山和唐家贤强行架了回去,陆仪几乎没喝酒,这儿不是城里,不是秦王府,出门在外,他一向谨慎。

    金拙言也喝的不多,他过来,并没有吩咐收拾长沙王府那座别庄,而是住在了秦王府这间别庄里,出门在外,他和陆仪一样,奉行怎么谨慎都不为过的准则。

    李文岚和古六都有点酒多了,两人你的胳膊搭在我肩上,我的胳膊搭着你的肩膀,一起出来,彼此指责对方喝多了,自己没事,豪气十足的要去赏月接着喝,被陆仪吩咐小厮推着两人送回了李家别庄。

    朱六奶奶急忙跟在后面回去照顾两人,李文楠和李文梅都有点儿酒多了,两人一起出来,出了秦王府别庄没多远,就一替一句的唱起了不知道什么调。

    李夏和秦王送走诸人,刚从二门往里走了没几步,就听到李文楠和李文梅开腔就有点走调的不知道什么调,秦王先笑出了声,“倒是……上应月色。”

    李夏抬头看了眼半缺的月儿,也笑起来,这走调确实上应残月。

    “在杭城的时候,我们几个常常这么喝酒,那时候没这么热闹,有一回在西湖边上,你五哥喝多了,说自己虽说长在太原,可照样是凫水高手,非要脱了衣服下水游个来回。”

    秦王语调轻松中透着怀念,那时候没这么热闹,却比现在轻松开心很多,那时候他是敢喝醉的,拙言也敢。

    “五哥实在。”李夏斜了眼秦王,他们可没少捉弄实在的五哥。

    “你五哥那时候比现在豪气,他也爱酒,常跟古六拼酒,两个人的酒量倒是半斤八两,常常是两个人一起醉倒。”秦王被李夏这一眼瞥的赶紧解释。

    “嗯,傻五蠢六么。”李夏慢吞吞接了句。

    秦王失笑出声,“哪有这样的话!”

    “这是郭胜说五哥和六哥的话。”李夏叹了口气,又笑起来。

    “你五哥是个明白人,只是本性忠厚,小六也是,郭胜这厮这份刻薄……”秦王摇头叹气而笑。

    “我还记得你跟我说,不想长大,你说人要是不长大该多好。”李夏想着那个时候的秦王,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很怀念在杭城的时候,可是在不久的将来,就连今天这样的欢快热闹,也是不会再有了。不管是步入黄泉,还是站在万万人之上,她和他都是只有她和他。

    秦王一个怔神,“我记得这话,那时候你小的很,你都记得?”

    “对啊,还记得你和金拙言都爱吃果汁儿糖。”李夏侧着头,斜斜往上看着秦王,一脸的笑说不出什么意味。

    秦五抬手按在额头,“你怎么连这都记得!拙言胡言乱语,没有的事,我都忘了,哪有这事!”

    李夏揪着秦王的衣袖,头抵在秦王胳膊上,大笑起来。

    李夏的起居和秦王自小养成的作息极其一致,两人都是习惯了天不亮就起来,秦王由陆仪陪着打了一趟拳,李夏则抄了几页佛经,两人吃了早饭,往后园逛了半天,法会开始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了,两人一起出门,拾级而上,往婆台寺过去。

    这场法会是正在守孝的李家的大事,从李学璋到稍稍有点头脸的婆子管事,都跟过来听经尽孝。

    陈姨娘自然也跟了过来。

    如今的陈姨娘跟年初刚到京城时大不一样。

    被李夏三言两语就击碎了几乎一切的陈姨娘,完全没有了刚到京城时的明媚飞扬。

    父兄的功名竟然真的没有了,她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见了,她甚至不知道她们都去了哪儿,就象泥牛入海,杳无任何消息……当然,她没有了人手,没有了银子,她就没有了消息,就算她们就在她隔壁,她也没办法知道。

    她挖空心思用尽心力在老爷身上下过功夫,可回到京城的老爷,和在秦凤路的老爷,象是换了一个人,他不理会诗词花月了,也不理会她的美丽和才情,他看她时,象看一件东西……

    陈姨娘麻木的跪在大殿一角,被一群管事婆子挤在后面,悠长的诵经声和清越的木鱼声,一声声敲在她心头,敲的她一阵接一阵的悲伤。

    跪在她旁边的婆子一阵骚动,陈姨娘急忙从悲伤中收回心神,目光顺着急急站起来迎出去的老爷,落在从殿外进来的秦王和李夏身上。

    陈姨娘呆呆的看着从朝阳中进来,仿佛浑身沾满了阳光的秦王。

    这是她头一回看到这位尊贵无比的李家女婿,真是好看,真是贵气。

    陈姨娘仿佛被秦王身上沾着的阳光刺着了眼,眼底一酸,下意识的看向和秦王并肩而立的李夏。

    她看着秦王轻轻牵着李夏,走到佛前,他从方丈手里接过香,递给她,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他伸手扶起她,象是捧着无价之宝……

    陈姨娘心里突然冲上股浓烈的悲怆,她也应该有这样一位夫君,和她金童玉女般并立,视她如珠如宝的夫君……

    她当初是被什么迷了眼?当初和她议过亲的那位少年,听说已经中了举人……

    陈姨娘慢慢伏在地上,无声的痛哭起来,她当初是被什么迷了心?

    秦王和李夏出了别庄,离别庄不远,陈安和父亲老陈头转到别庄侧门,和门口的护卫陪笑道:“这位爷,小的是在王妃身边侍候的竹玉的大哥,陈安,这是竹玉的阿爹,能不能烦您给竹玉递个话,让她出来一趟?”

    护卫仔细打量了陈安,又看了看老陈头,说了句等着,进去找人递了话。

    竹玉正忙着收拾茶具茶叶,王妃从寺里回来,她们就要启程回去王府了。得了婆子的递话,竹玉眉头紧皱,呆了片刻,叹了口气,和湖颖说了声,往侧门出来。

    陈安和老陈头站在侧门外,袖着手伸着脖子,等的已经有些着急了,见竹玉出来,陈安急忙迎上去,“阿爹来了,你也这么慢?”

    竹玉没理会大哥这句责备,出侧门走了四五步,就站住问道:“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出什么事了?”

    “你说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不找到这里,能见得着你?”老陈头气色很不善,“你大哥往府里递了多少回信,让你回家一趟,你理也不理,跟你说我病了,你也不理,你想干什么?你就不怕不孝这两个字?”

    “我不是让孙嬷嬷捎话回去了,这是王妃的吩咐,二门内当差的下人,家里有事要回去,都得王妃点了头,从这话吩咐下来起,王妃就没点过一回头,你让我怎么办?王妃不点头我也非回去不可?我倒是不在乎,就怕大哥和阿爹担当不起。”

    竹玉有些生气,话就有些硬。

    “你这是拿王妃压我?就是王妃,也不能阻了一个孝字!我看你真是反了天了,你真当你翅膀硬了,连你哥你爹也不用放眼里了?你就不怕一个不孝,那是十恶不赦!你别以为我狠不下心!”老陈头气的脖子都有点儿粗了。

    “阿爹来,就是来教训我这个孝字的?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进去了,一堆的事儿呢。”竹玉拧着脖子,语气生硬。

    “好好好,不得了了是吧,你等着,别以为我不敢告你忤逆!”老陈头气的恨不能扬手甩竹玉几个巴掌,只是侧门外几个护卫看着这边,他实在不敢。

    “能有什么事儿?阿爹想你了,我也担心你。”陈安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竹玉,“你还没嫁人呢,就算王妃指婚,也得阿爹点这个头呢。”

    竹玉脸色微变,盯着陈安看了片刻,“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我正当着差,王妃规矩重。”

    竹玉说着,转身就走。

    陈安袖着手,看着她转身真走了,冷笑几声,扬声道:“妹妹,天大地大,也大不过一个孝字。”

    竹玉后背硬直,头也不回的进了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