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六九章 宴聚

第五百六九章 宴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婆台山离的不远,慢慢悠悠,太阳落山前,一行人也到了王府别庄。

    李文山和李文岚站在离王府山庄不远的路口,正往山下张望,看到李夏和秦王,急忙一前一后迎上来。

    阮十七从一棵树后踱出来,迎着金拙言拱手,金拙言左右看了看,“你家言哥儿呢?他不是最爱跟你出城?”

    “听说他小姨也来……”阮十七干笑几声,“就懂事了,陪他阿娘去陆将军府上了。”

    金拙言笑出了声。

    李夏听的清楚明白,却懒得理会阮十七,只看着李文山笑问道:“七姐姐到了没有?”

    “刚刚到,说去和大伯娘说几句话就过来,八姐儿也到了,她们一起到的。”李文山见着礼,答过李夏的话,侧身让过两人,落后半步,往王府别庄进去。

    一行人刚刚进了别庄大门,古六在后面呼喊着,三步并作两步,喘着粗气冲进来,“你们走的真慢,我赶得快!”

    李文岚喜不自胜的上前见了礼,和古六并肩,说起了古六前儿送给他的那一盆小叶昙花。

    李夏洗漱换了衣服出来,李文楠、李文梅和朱六奶奶,以及唐家贤已经到了,李冬到陆府陪伴阮夫人去了,姜尚文陪着霍老夫人在城里大佛寺做法事,都没能过来。

    可喜指挥着众人,在宽敞的三间厅里,一里一外,已经摆好了两桌果品冷碟。

    山里寒冷,李夏吩咐端砚将桌子移到炕上,可喜见李夏挪到了炕上,忙示意于搬几个炭盆过来。

    王府这间别庄是李夏的陪嫁,原是一个富商的产业,并没有地龙之类的东西。

    春天的时候,可喜曾经请过李夏的示下,是不是把这间别庄重新修缮,加装地龙等,李夏没答应。

    这间别庄,也就是这两年能过来一趟两趟,以后就没有能用的机会了,大动干戈的修缮,实在犯不着。

    李夏靠里面坐下,李文楠先往里让朱六奶奶,朱六奶奶急忙摆手,指着炕沿笑道:“你们去坐,我在这里,添酒添茶的便当。”

    “六奶奶只管安生坐着,添酒添茶,有我们呢。”端砚接话笑道。

    “六嫂子坐这里。”李文楠推着朱六奶奶坐下,李文梅推着她,在朱六奶奶对面坐了,自己陪坐在末座。

    “五嫂没来?”李夏看着朱六奶奶问道。

    “五嫂前儿夜里受了点风,头有点儿沉,正好家里要留人看着,她就没过来。”朱六奶奶忙笑答道。

    外间一阵哄笑声传进来,古六声音高亮,“……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李五这厮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识货……”

    “这位六少爷,又排喧五哥。”李文楠斜着外面,气哼了一声。

    “他们玩笑呢。”李文梅忙接了句。

    “净拿五哥玩笑……”李文楠话没说完,外面又传进来古六兴奋简直有些变调的声音:“……你那儿子比你强?十七你这是哪只眼睛看的?我说错了,对着你儿子,你这眼睛就没有了,哎!青出于蓝,难得难得。”

    李文楠噗一声笑出了声,一边笑一边叹气,“还真是,言哥儿淘的简直没办法,前儿六姐姐还说呢,满京城都知道她们家言哥儿淘的没边,只有言哥儿他这个爹,说他儿子乖巧忠厚。”

    “我觉得言哥儿还行啊,不算淘。”李文梅认真想了想,和李文楠道:“挺懂事的,前儿我去六姐姐家,还看到他正扫院子呢,扫的似模似样,我问他怎么他扫起院子来了,言哥儿说是他阿娘的教导,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多难得。”

    “怎么扫起院子来了?”李文楠听的眉毛都扬起来了,看着李夏问道。

    “我罚的。”李夏淡定道:“秋天叶子落的最多的那几天,下人们扫了一堆树叶,刚刚拢好,被他一头扎进去,吼吼哈哈几声,把拢好的树叶踢的漫天飞舞,到处都是,我就罚他扫两个月的地,你见到隔天,就够两个月,他就不扫了,姐姐说他看到扫帚都绕道走。”

    李文楠、李文梅和朱六奶奶都笑出了声。

    “言哥儿最怕王妃,他到我们家来,淘气太过,阿娘一句要告诉他小姨,言哥儿立刻就乖巧无比,还要跟到阿娘旁边,捶腿揉肩。”朱六奶奶看着李文楠笑道。

    李文楠久不在京城,有些事她不大清楚。

    “阿夏你可真是……”李文楠一句话没说完,笑出来,“从小到老都辖制得住。前天和三嫂说话,刚寒暄两句,到第三句,三嫂就问我,说我们家到处配偏方这事,不知道王妃知道了没有。”

    “二太太那偏方配的怎么样了?”朱六奶奶上身往前,带着一脸的好奇问道:“真有能……的方子?”

    “配的怎么样不知道,反正已经把小二房折腾的家无宁日了,”李文梅接过话,这秘方不秘方的事,在座的人中间,她最关心,知道的也最多。

    “前儿个赶着祭灶那天,三嫂和罗家二奶奶去刮锅底灰,说这锅还有讲究,得是子孙繁盛,儿女双全的人家,找来找去,就刮到了六姐姐家,阮家是真正的子孙繁盛,六姐姐又儿女双全,三嫂和罗二奶奶去刮灰,二太太和胡夫人就缩在旁边盯着。

    头一趟,说是动手的时辰早了一线。第二趟,又说晚了,最后刮的六姐姐家锅都要被刮漏了,才算是凑到了这一样锅底灰。”

    李文梅说着,有些生气起来,“人都那样了,哪有什么法子?母亲简直……失心疯一样。”

    “还差多少味药?”李夏有几分好奇。

    “多着呢!”李文梅看起来十分烦恼,“三嫂被母亲指使的脚不连地,还有罗二奶奶,陈家那位五爷没成亲,这配药什么的,就都是罗二奶奶顶上来。”

    李文梅再次烦恼叹气,看着李夏道:“三嫂说从没听说过这种配药配成这样的方子,她觉得母亲遇上骗子了,我也是这么觉得。”

    李夏仔细听着,没答话。

    李文楠嘿了一声,“才能觉得,本来就是,二婶这就是遇到骗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