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六六章 人各不同

第五百六六章 人各不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奉调进京的盱眙军,拖家带口一步三挪,从去年腊月走到今年腊月,才不过到了杞城,离京城还有三四百里。

    入了腊月,盱眙军就驻下不挪步了,蒲高明派人往枢密院柏景宁处请示下,盱眙军拖家带口,天寒地冻,行军不易,又进了腊月,接着行军只怕还要扰民,让沿途的州县不得安宁,请示下,能不能过了年再接着行军。

    柏景宁一句多话没有就准了,这一年的事已经够多的了,又进了腊月,这个腊月正月,最好都安安生生,再说,盱眙军早一天还是晚一天到京城,无关紧要,什么时候到无所谓,只要平安无事就行。

    离祭灶没几天了,半夜里,大雪纷飞,瑞雪兆丰年,这是好事。

    一大早,郭胜两只手揣在袖筒里,低着头,大步流星进了秦王府侧门。

    “郭爷早。”门房忙迎上去见礼。

    跟李府的门房一样,他们跟郭胜没熟和不太熟的时候,都是称郭先生,等到很熟悉了,就都改称郭爷了,先生这称呼,放郭爷身上不恰当。

    “今儿天冷,郭爷怎么没穿件斗蓬?正好我这儿有一件,干净的,没上过身,郭爷先凑和凑和。”门房见郭胜揣着手缩着肩,一副冻着了的样子,一边说,一边就要转身就要进去拿斗蓬。

    郭胜一把拉住门房,“别客气,我这不是冷,习惯了,你给往里头禀一声,问问王妃得不得空儿。”

    郭胜说着,抽开手,挺直后背,又用力抖了两下肩膀,让自己和平时一样挺拔精神起来。

    他真不是冷,他这是一筹莫展发愁愁的。

    他最近的差使泥泞一团,昨儿个蹲在红泥炉旁,跟徐焕喝了半夜闷酒,早上起来,冲了个冷水澡,硬着头皮来见王妃,差使再怎么泥泞一团,他再怎么不情愿,也得过来跟王妃禀报了。

    李夏起得早,吃了早饭,已经转着园子转了一大圈,赏了大半个时辰的雪景了,听说郭胜来了,折上往前院的路,一路赏着景,进了挨着外书房的暖阁。

    郭胜垂手跟进,看着端砚守到了门口,上前半步禀报:“盱眙军那边,盯到现在,都是些琐细小事,两个月前,我让磐石多调些人,磐石点了三十来人,交给董老三和海庆领着,死盯着蒲高明,可还是没能盯出什么。

    早先安排的内线,也是半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有,蒲高明凡事只和那位胡先生商量,那位胡先生成天呆在蒲高明军帐中,出来就是巡营,不吃不喝不玩不乐,实在是,”

    郭胜抬头看了眼李夏,一脸苦笑,“实在是无处下嘴。”

    “说说那些琐细小事。”李夏凝神听着,吩咐道。

    “是,这两三个月,人手足,别的也没什么法子,就用了最笨的办法,死盯,盯死,但凡从盱眙军中出去的,都盯着,进京城的,转手给富贵,让人接着盯,去别处的就……没有去别处的。

    从六月里起,就是冯杰进京之后,蒲高明派往京城的探子就比从前多了不少,六月比前半年多了一倍,七月起又多了四个,八月到上个月,都跟七月一样。

    但凡进京城的,从离了盱眙军起,就不停人的盯着,这些探子,都是到京城打听消息的,有的专门蹲在枢密院外那条街上,各个饭铺子茶坊听话儿,有的在宣德门外,守着六部小吏常去的几家分茶铺子和茶坊。

    除了这些,还有蒲家的管事,一个月多的时候来回七八趟,少的时候,来回四五趟。

    那些探子在京城都是住客栈,蒲家的管事到京城,是住到蒲高明大女儿婆家,车驾司的姚明安家。”

    郭胜顿了顿,眉头微皱,“从上个月起,蒲家的管事没再住到姚明安家,而是在和姚明安家隔了两条街的地方,寻了家客栈住下了。

    蒲家这个管事,也跟那些探子一样,每天到处喝茶听话儿,倒不怎么打听,就是支着耳朵听,来来回回说话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对了,蒲家那个管事,从上个月住进客栈起,常往天清寺一带喝茶,一去就是大半天,就是坐着喝茶,没见有什么人上去攀话。”

    “蒲高明这个人,你怎么看?”李夏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郭胜问道。

    “治军有方,才具不差,为人也精明,只是过于贪婪。”郭胜答的十分谨慎,他没见过浦高明,这些,是他盯浦高明这将近一年的印象。

    “王爷说,蒲高明这个,放到盱眙,生生放坏了,要是一直在北边,倒是一员难得的良将。”李夏想着浦高明这个人,从前诸军祸乱,她杀了不少人,蒲高明和蒲家也是要杀之列,蒲高明经金拙言递了折子上来,愿以全幅家资充军费,并带三个儿子到北边前线效死力,金拙言说他算是一员良将,北边兵少将更少,她最后还是答应了……

    郭胜微微皱眉。

    “这个人很顾家。”李夏想着从前,“从上个月起,蒲家的管事不再住到姚家,只怕是,蒲高明听到了什么不好的信儿,姚家没什么事,那就是……这是对蒲高明不好的信儿,盱眙军和蒲高明犯下的事儿,足够把蒲家满抄斩,蒲高明怕连累了他大女儿和姚家。”

    “朝廷打算治罪蒲高明?”郭胜惊讶问道,他怎么半点消息也没听到?

    李夏没理郭胜,怔怔的看着窗外,想出了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冯杰进京后,蒲高明派进京城的人手多了一倍,他盯着冯杰,必定是有所担心,他怕他是第二个冯福海,北上的两路军又出了事。”

    李夏眼睛微眯,“北上的两个将军暴亡,至少,吓着了蒲高明。让他担心成这样……这样的信儿,市井中肯定听不到,那些各部小吏们,也不可能知道,这信儿,必定是从姚家听到的。

    蒲高明这样的一军统帅,要治罪,必定要皇上点了头,他正统领着盱眙军……真是治罪,也是极机密的事,蒲高明是个很精明的人,要让他相信,这人……”

    李夏看着郭胜,郭胜听的两眼放光,“这人必定出自中枢,王妃圣明!”

    李夏瞥了郭胜一眼,“朝廷并没有治罪蒲高明的打算。让人从天清寺那边放出话,就是刚才那句话,王爷说蒲高明是一员良将,久放地方,眼看要废掉了,实在是可惜了。”

    “是,王妃放心。”郭胜已经听明白了,这是有人想把蒲高明逼上冯福海的老路,王妃让他递这名话,大约是想要拉他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