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六三章 祥瑞驱晦

第五百六三章 祥瑞驱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会上的孔雀祥瑞,让皇上非常高兴。

    从去年秋天到现在,这一年里,太后大行,魏国大长公主走了,三皇子走了,又发生了江后的事,这一连串的不吉带来的晦暗,仿佛都被这两只突出其来的孔雀带走了。

    一直到临近腊月,从宫到到朝廷到整个京城,都是一片喜欢之意。

    这喜庆漫延到各家,就连李家二房也沾上了孔雀祥瑞的光,有了吉兆。

    光禄寺卿郭家的花会上,这小一年心情都没好过的郭二太太,一个人坐在暖阁一角,抿着茶,看什么都不顺眼的看着满院的茶花水仙,以及一个两个假惺惺赏着花你捧我夸的各家太太小娘子,放下杯子,也不知道啐谁的啐了一口。

    满京城都是贱人!

    “是二太太吧?”一个声音透着笑,在郭二太太身边响起。

    郭二太太侧脸朝上斜过去,来人比她年纪略大,雍容大方,迎着她明显不善的目光,微微欠身笑道:“我姓胡,夫家陈氏,夫君如今领着荆湖布政使的差使,咱们见过,二太太不记得我,我可记得二太太。”

    “原来是胡夫人。”郭二太太一听就知道了,急忙站起来还礼。

    “常听我家眙哥儿说起你家哥儿,这两个孩子真是要好的不得了。”不用郭二太太让,胡夫人欠身坐到郭二太太对面,先攀交情。

    听胡夫人说到她家宝贝儿子,郭二太太刚刚挤出来的一脸笑容几乎维持不住。

    林哥儿就是被她家那个混帐儿子带坏了,才惹出那样的祸事!林哥儿那么好的孩子,都是被她家那个混帐带坏了啊!

    见郭二太太气色不善,胡夫人笑容里也掺进了无数勉强,好在丫头送茶过来,胡夫人接过,低头抿了几口茶,神情恢复,才抬头接着道:“您也知道,我原本随我们老爷在任上,赶回来,就是因为眙哥儿出了事,不瞒二太太说,我是九月里,才知道贵府上哥儿,也跟我们眙哥儿一样。”

    胡夫人的话戛然而止,喉咙哽住,眼泪差点下来,她家眙哥儿,还没成亲呢。

    郭二太太连连眨巴着眼,好一会儿,才不敢相信的看着胡夫人确认道:“您这话,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家哥儿也?”

    郭二太太点着胡夫人。

    胡夫人用帕子按着眼泪,一边点头,一边长叹,“这俩孩子,也不知道得罪了谁,我是在我们老爷任上听说的,当时差点,唉,当天就让人收拾行李赶回来了,到今年八九月里,我们府上二奶奶,您认识的,就是罗尚书家姑娘,和你们府上嫁进唐家的那位七姑奶奶交好,听七姑奶奶说了你们家哥儿的事,我才知道。”

    胡夫人一边说,一边掉眼泪。

    郭二太太确认了陈家那位五爷陈眙也跟她家儿子一样,被人阉了,心里莫名一阵愉快,一起阉了,总算没欺负她们家没人……

    没等她那份愉快扩散开,又一个念头冒出来,七姑奶奶怎么知道她家林哥儿的病?是了,肯定是老大媳妇说的,老大媳妇肯定把这当成笑话儿了,到处跟人说,七姑奶奶跟她娘一样,当成笑话儿了,还当到跟人说,一个两个,都不是东西!

    郭二太太一脸愤然。

    “你们林哥儿,跟我们家k眙哥儿,要说起来,是不大好,读书不肯出力,爱玩爱闹,要说起来,不过就是荒唐了些,两个孩子胆子都小,淘气是有,可断做不出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也不知道是谁下的狠手,竟然……唉!”

    胡夫人说的眼泪又掉下来。

    这些话与郭二太太的认知极其符合,可不就是这样,孩子不过就是贪玩了些,也不知道哪个恶棍,竟然做出了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郭二太太也掉起了眼泪。

    “你家哥儿,现在怎么样了?”胡夫人按着眼泪,看着郭二太太关切问道。

    “还能怎么样?伤成那样。”郭二太太听到一句怎么样了,只觉得心里堵的透不过气。

    割了个光光溜溜,还能怎么样?

    “我家哥儿也是,说起来,你家哥儿还好些,成了亲,有儿有女,也算……”胡夫人喉咙一哽,片刻,才接着道:“你也知道,我家眙哥儿,原本是今年成亲的,现在,唉,您不知道我有多难,这亲事定好了,可现在,没法成亲,也没法退亲,拖了今年一年,明年怎么办?”

    郭二太太听胡夫人这么说,眉宇一下子舒展了不少。

    可不是,她家林哥儿早就妻妾成群,有儿有女了,虽说少了点,可总算有个儿子了,幸亏她见机的快,早早的给林哥儿娶了媳妇。

    “你家哥儿的伤,都是哪儿请的大夫?大夫怎么说?能治的,跟从前一样吗?”胡夫人上身微微前倾,三切关切七分好奇问道。

    “那伤……怎么好?满京城的大夫都请遍了,说是……好好儿了,除了……都好好儿的。”郭二太太一脸忿忿,满京城的大夫,个个混帐!个个都是混吃混喝的骗子。

    “这不能怪京城的这些大夫,毕竟,那样的伤,一般的大夫吧儿治得好,这得找偏方。”胡夫人挪了挪椅子,靠近郭二太太,看着她问道:“你找过偏方没有?”

    “有治这个的偏儿?”郭二太太惊讶无比。

    “还真是有。”胡夫人看着郭二太太,带着笑,声音压得很低,“我家哥儿还没成亲,不象你们府上,有儿有女了,这事儿,我真是,费尽了心机,这世上的事,就怕有心人,还真有这样的偏方儿。”

    “你快说说那方子!”郭二太太两只眼睛亮的放光,竟然能治好,那真是太好了!

    “这方子,七八月里就得了,是南边来的方子,你也知道,南边那些人,养什么蛊什么的,他们擅长这个,我得了方子,就让我们二奶奶找了你们七姑奶奶,去陆将军府上,问了阮夫人,又托阮夫人问了陆将军。听说过这方子没有。”

    胡夫人靠近郭二太太,说的极其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