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六二章 祥瑞

第五百六二章 祥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场文会,热闹绚丽,却几乎没有文会该有的随意自在。就连到场的时间,都卡在那一刻钟前后,那一刻钟的末尾,江延世陪着太子到了。

    秦王和李夏到的很早,不过没到迎祥池边的花丛中,而是在正对着迎祥池保真楼上。

    保真楼正对着迎祥池,早几天前,苏烨就让人把保真楼包下了三天,保真楼关门三天,不过这不影响秦王和李夏坐在楼上雅间那低垂的帘子后面,看着迎祥池的热闹。

    秦王和李夏并肩站在帘子后,陆仪站在另一扇窗户旁边,意态闲适随意的看着外面的热闹和风景。

    “老二真是神彩飞扬。”李夏远远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二皇子,笑着赞叹了句。

    “过于刻意了。”秦王看着比平时谦和许多的二皇子,跟着笑起来。

    二皇子的礼谦下士和那份春风般温暖,谦和和温暖的过于刻意了。

    “我觉得文会么的,最没意思,不是来会文,是来吹捧的,不过,象苏公子这样的才子,大约非常喜欢。”李夏又看了一会儿,撇了撇嘴。

    秦王失笑,“六郎喜欢文会吗?”

    李夏呃了一声,随即笑起来,“让我想想,嗯,六哥好象不怎么喜欢,不过也不一定,我听他抱怨的时候,真真假假的分不清楚,至少不讨厌。”

    “六郎人缘不错。”秦王看向被围在中间的李文岚,和李文岚身边的五皇子,五皇子侧后,金拙言手里的折扇摇的十分潇洒。“你真打算让六郎去老五身边做长史。”

    “嗯,反正也就是挂个名而已,六哥去最合适。”李夏的目光从李文岚看到江延世,“太子身边有江延世,老二身边有苏烨,老五身边有六哥,这样就差不多了。”

    “嗯。”秦王嗯了一声,看着站的有几分呆意的五皇子,片刻,硬生生移开了目光。

    “若论铺陈布置,看起来苏烨也不比江延世差。”李夏再一次打量花海一般的迎祥池。

    “还是差了不少。”秦王也打量着迎祥池,“清雅有余,奢华不足,少了点儿气势。”

    两人正指指点点,闲闲的议论着,几声清越的鸣叫声传过来,李夏和秦王急忙转头看过去,迎祥池西边,两只五彩斑斓的孔雀,欢快的鸣叫着,落到屋脊上,再振翅飞起,往前飞进迎祥池,落到了中间的棚子上,再从棚子上飞下,昂然叫了几声,振开了绚烂的尾屏。

    “祥瑞。”秦王脱口道。

    “从西边来的。”李夏看向孔雀飞过来的方向。

    “法云寺?”秦王接了句,看向陆仪,没等陆仪说话,李夏摆手道:“这个让郭胜去查事半功倍,不是大事,看样子,大约是法云寺过来的。”

    迎祥池的那只孔雀,正在中间的棚子前,在太子和二皇子面前,不停的振动着五彩斑斓的雀尾。

    李夏瞄着只能看到背影的江延世,眼睛微微眯起,苏烨主理的文会上,送这样的祥瑞,后头拖的是什么样的手段?要对付的是谁?

    “只怕一会儿有旨意来,咱们走吧。”秦王看着因为孔雀而激动喧嚣起来的迎祥池,和李夏低声道。

    “嗯。”李夏低低应了一声。

    秦王抬手揽着她,转身出门,下楼走了。

    一直四平八稳的文会,被两只从天而降的孔雀打破了平稳,皇上的旨意到的极快,让人把孔雀请到宫里,赏赐了所有参加文会的士子每人一方砚,几琔墨和几支湖笔。

    孔雀被内侍带走,却没把激动喧嚣带走,苏烨笑容不变,不动声色的挪到郭胜旁边,带笑道:“听说孔雀极不好侍候。”

    “这个我不懂。”郭胜一听就明白了,“我对这种孔雀灵芝什么的,不懂,听说你们府上仙鹤养的极好?”

    “不是我。”苏烨答的极其干脆。

    “这祥瑞……”郭胜干笑了几声,“有意思。”

    “嗯。”苏烨随口嗯了一声,看着和太子低低说着话儿的江延世,眼眶微缩,不是秦王府,不是自己,那就,只能是他了。

    他要干什么?

    因为这祥瑞,文会倒是散的比预想的早。

    朱铨和李文山、李文岚一起出来,路上人多车多,三人干脆安步当车,沿着御街信步往前。

    过了桥,人少了,朱铨话题微转,“……刚才听六郎和金世子的话意,金世子想让六郎做五爷府上长史?”

    “是有这意思。”李文岚点头。

    “六郎从翰林院到五爷身边做长史,有些委屈了,五爷虽是皇子,可毕竟……”朱铨看着李文山,说到毕竟,话微顿,这话不该这么说,“我的意思是,是不是过于低就了。”

    “五爷府上长史一直没能挑到合适的,听说是姚娘娘托到王爷那里,王爷实在没什么人好指使,反正我闲着。”李文岚摊手解释道。

    李文山嗯了一声,点头表示赞同。

    “要不,我去吧。”朱铨看看李文山,又看向李文岚。

    李文山一个怔神,“你在工部不是好好儿的,刚升了主事……”

    “我也不瞒你们两位。”朱铨一脸苦笑,“我实在是不想在工部熬下去,我管的那一摊子,天天就是算各种工钱料钱,一笔笔算帐计帐,实在……简直成了商户家帐房先生了,偏偏我看那些数目字,但凡长一点,都得看上两三遍,心里才有个数,又不会打算盘,实在是苦不堪言。”

    “那倒是,我也讨厌那些数目字,也算不清楚。”李文岚一脸同情,朱铨这话,他感同身受,回回去太外婆那里,看到太外婆查帐对帐,他都如闻天书,只有瞪目结舌的份儿。

    那些数目字儿,真是太可怕了。

    “工部这差使虽说繁杂了些,可熬过这几年,往后就好了,五爷身边这长史,六哥儿做还好,朱兄要是做了,只怕有碍往后的前程。”李文山郑重提醒道。

    “我也想搏一把。”朱铨沉默片刻,看着李文山,坦然道。

    “我跟……王爷说说,看看王爷什么意思。”李文山看着朱铨,片刻,叹了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