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六零章 多想无用

第五百六零章 多想无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车子到唐府门口,门房急迎出来,说是他家奶奶没在府里,做法事去了。

    黄二奶奶一拍额头,她被这些大事弄糊涂了,七姑奶奶这一阵子几乎天天跟着六姑奶奶满京城做法事还愿,她还跟着去了好几回呢。

    不用黄二奶奶再交待,青衣忙问了今天去了哪间寺庙,听说去了大佛寺,忙放下帘子,看向黄二奶奶,黄二奶奶不停的摆着手,示意去大佛寺。

    六姑奶奶和七姑奶奶都在,这话说起来就更便当了。

    黄二奶奶的车子径直往离万胜门不远的大佛寺,下了车进去,下午的法事还没开始,李冬和李文楠等人刚刚吃了素斋,正坐在静室里喝茶说话。

    李冬见黄二奶奶进来,急忙就要起身,沈三奶奶也在,坐在李冬外面,忙伸手按下李冬,“你们都别动,有我呢。”说着,起身替黄二奶奶去斗蓬。

    沈三奶奶站起来时,李文梅也早站起来了,让人烫了杯子过来,亲手接过杯子沏茶。

    黄二奶奶忙侧过身,一边自己解斗蓬,一边笑道,“都别客气,我吃过饭了,不过,那点心不错,是六妹妹府上带来的?多谢八姐儿的茶,给我沏的略浓一些。”

    黄二奶奶将斗蓬递给青衣,伸手按着沈三奶奶重新坐下,伸头在桌子上看了一圈,指着碟子点心夸了几句,李文楠立刻明了的端起那碟点心,送到黄二奶奶面前。

    黄二奶奶中午饭没吃好,就赶着出来探话了,这会儿又看到合口的点心,也就不客气了,连吃了三四块。

    “二奶奶这中午饭到底是吃了还是没吃啊?”罗二奶奶看的笑起来。

    “吃是吃了,吃的不多,六妹妹家就这样点心,做的最好,京城头一家。”黄二奶奶端起茶抿着,“你们说你们的,刚才说什么呢?”

    “说阮夫人呢,六姐姐说一会儿早点去,去陪她说会儿话。”李文楠笑答道。

    “刚刚她打发人过来看咱们法事做的怎么样,问我几时回去,看样子想找人说说话儿。”李冬接话笑道。

    “说起来,阮夫人怀胎到现在,我还没见过她呢,不知道变了没有。”李文梅连说带笑道。

    “那一会儿我也去瞧瞧,”黄二奶奶立刻接话,她最喜欢这样的事儿了,“唉哟,我空着手……也不是空着手,不过那几样东西好象不合适给怀了身子的人吃。”

    她带的几样东西,是给李夏挑的。

    “我们也都没准备,阮夫人不计较这个,反正平时有什么好东西,也没漏过她。”李文楠笑道。

    “那倒是。”黄二奶奶笑接着句,看向罗二奶奶问渞:“你去不去?”

    “当然去,不去不成了反叛了?”罗二奶奶愉快的答了句。

    她是个闲人,李冬的还愿法会,她场场不落,不但不落,还要附上一场她先把愿还上的法会,这一阵子几个人几乎天天在一起,她简直象是重新回到没出嫁前的愉快时光。

    “二嫂中午饭都没吃好,是为了要赶过来跟我们一起做法会?”李文楠瞄了眼空了一半的点心碟子,看着黄二奶奶笑问道。

    “哪是因为这个!”黄二奶奶正要说话,又顿住,罗二奶奶在呢,这话最好别当着她的话说,“你二哥,这事那事的,吵得我也没吃好。对了,你不是说从东到西一家家还愿,算着……”

    黄二奶奶掐指算了算,“该是法云寺吧?”

    “唉,”李冬听到法云寺,先长叹了口气,“可不是该是法云寺,可法云寺,唉!”李冬又是一声长叹。

    “江大公子隔三岔五去法云寺赏花喝茶。”李文楠无缝接话。

    “江大公子!”罗二奶奶一声惊呼,神仙一样的江大公子啊!

    “你都嫁过人了!”李文楠嘴角往下斜瞥着罗二奶奶,李文梅拍着罗二奶奶的肩膀,笑的止不住。

    罗二奶奶却根本不理她俩,只盯着李冬,“为什么江大公子去喝茶,咱们就不去办法会了?他去……那个,不是正好?”

    黄二奶奶一口茶笑喷了。

    “不好!”李冬是个实在人,“怎么不好你别问我,我说不清楚,是十七郎说的,特意叮嘱我,法云寺的法会晚一晚,江大公子成天去喝茶。”

    “也是噢!”罗二奶奶不知道想到什么,嘿嘿嘿嘿笑起来。

    “你想哪儿去了!”李文楠一巴掌拍在罗二奶奶肩膀上,“你看看你这个任事不管的。”

    “我可不是任事不管……对了!”罗二奶奶还真被李文楠拍出一件要紧的大事,“差点忘了,今天你们不去看阮夫人,我也得走一趟,找她有要紧的事。”

    “要送子的方子?”黄二奶奶反应极快。

    “不是。瞧二奶奶说的,早就要过了,说是没有。是别的事。”罗二奶奶看向沈三奶奶,迟疑了下,上身往前,带着几分神秘,“是我们老太太,说是听人说有个秘方,能让那……子孙根,”

    子孙根三个字,罗二奶奶说的十分含糊,不过也足够让大家听清楚了。

    “说是,能再长出来,说是南边的方子,跟那什么蛊术什么的,我们老太太让我问一问阮夫人,说就是她们那边的方子,问问她知不知道,听说过没有。”

    沈三奶奶脸色绷起来了,真有这样的方子?不会吧!

    “对了,十七爷也是南边的,说不定十七爷知道。”罗二奶奶看向李冬。

    李冬微微蹙着眉,看了眼沈三奶奶,“这话还是头一回听说,南边有没有,倒没听十七郎提过,平时说话说不到这上头。不过,”李冬又看了眼紧张的听她说话的沈三奶奶,“要是真有这个秘方,那宫里头要是用了秘方怎么办?”

    李文楠噗一声笑起来,看着罗二奶奶,不客气道:“你们老太太这是净做好梦,说句不好听的,真要是有这样的秘方,只怕也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不过这不关你的事,你们老太太既然让你打听,你打听了告诉她就是了。”

    “要是真有秘方……”沈三奶奶提着颗心。

    “陈家用不起的,咱们家更用不起。”李文梅看着沈三奶奶,“三嫂别多想了,我跟七姐姐想的一样,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秘方。”

    黄二奶奶瞄着沈三奶奶,照她看,她可不希望能这秘方,老三这样,可比从前好。

    前面一阵锣罄声响,下午的法会开始了。

    几个人忙停了闲话,起来漱了口,理好衣服,出到殿内,听了一会儿经,就退出来,上了车往陆府过去。

    阮夫人看起来精神很好,脚步轻快,肚子微微凸起,也就是从侧面能看出来些。

    罗二奶奶围着她转了好几个圈,小心翼翼的摸了几下阮夫人的肚子,羡慕不已。

    李文梅转圈打量着阮夫人,看她除了从侧面,从前从后都跟从前一样,莫名松了口气。这怀孩子,也没什么么。

    几个人陪着说了一会儿闲话,不敢多劳累着阮夫人,就告辞出来,阮夫人也没听说过再生子孙根秘方,说是回来问一问陆将军,将几个人送到垂花门,阮夫人给李文楠使了个眼色。

    李文楠走出几步,唉哟一声,“看我这记性,七郎叮嘱了我好些遍,要从将军这里要一本什么兵书,我竟然忘了。”

    “兵书在将军书房里,要找一会儿。我让人带你去找。”阮夫人立刻接话道。

    “你们先走,我得找了书再走。”李文楠和李冬等人摆着手,跟着阮夫人往里进。

    “早朝的事,你知道吗?”两人重新走进垂花门,沿了游廊走了几步,阮夫人低低问李文楠。

    “听说了,午饭前,七郎打发人告诉我的,说是我知道了好警醒些,看着别犯了什么忌讳。”李文楠低低答话。

    “那就好。”阮夫人轻轻舒了口气,“中午将军回来了一趟,这事儿,将军说是王妃的手段,他和金世子都没想到,王爷,”阮夫人顿了顿,“将军没说。”

    李文楠紧紧抿着嘴唇,好一会儿,看着阮夫人突然问道:“徐家舅母去哪儿了?这些天做法会,徐家舅母天天来,今天早上,突然打发人说有间铺子出了点儿事,她得和徐家舅舅亲自走一趟,我总觉得……”

    “这事我还不知道。”阮夫人低低叹了口气,“你阿娘那里,你去说一声,你们府上,也警醒些,冬姐儿那边不用多操心,十七叔精明得很呢。”

    “丁家二郎在外头……”李文楠话没说完,就笑起来,“我真是,她们府上那位老夫人多精明的人儿,你也别多操心,有将军呢,还有阿夏。”

    “我知道,我就不多留你了,天儿不早了,你还得去一趟李府。”阮夫人在正房门口停步,和李文楠笑道。

    李文楠伸手扶着阮夫人,将她送进屋,自己转身出来,先去和母亲严夫人说话。

    黄二奶奶心情愉快的回到府里,在二门里下了车,一拍额头,这才想起来,今天出去是要探话的,探话这件大事,她竟然忘了个一干二净,她光顾着什么去法云寺喝茶的江大公子,和什么子孙根了,就连这回来的一路上,她都在琢磨这秘方到底有没有……

    她可真是!

    黄二奶奶带着三分不安七分尴尬,给严夫人请了安,回到自己院子里,对着二爷李文栎吱唔了半天,才算吱唔明白,她出去探话这趟差使,什么也没探出来,不过她没好意思说没探到话,是因为她忘了个一干二净。

    李文栎急急忙忙给父亲李学璋回了话,李学璋一颗心顿时提起老高,竟然什么话也没能探出来!

    打发走李文栎,李学璋在屋里不停的转圈,连转了不知道多少圈,猛一跺脚,直奔出门,往严夫人正院过去。

    李文楠路上赶的快,紧跟在黄二奶奶后面,进了严夫人正院,也不多扯,只说了早朝的事,和阮夫人那几句,就跟严夫人告辞出来。

    在院门口正好撞上李学璋,李文楠忙避到旁边曲膝见礼。

    李学璋见是李文楠,顿时露出笑容,“是七姐儿,来给你娘请安?这就要走了?如意没来?”

    “来跟阿娘说几句话,如意在家呢,就是怕她闹,才这么急着赶回去。”李文楠笑应了几句,再次曲膝告辞,脚步匆匆的回去了。

    李学璋站在院门口,看着李文楠走远了,才往院门进去。

    蔓青正要摆饭,见李学璋进来,忙看向严夫人,见她冲她垂了垂眼皮,知道她不想留李学璋在这里吃饭,忙垂手退下,赶紧让人传话,晚饭等一等,等去要了再送过来。

    “……今天早朝,出了大事。”李学璋没说几句,就直入正题。

    “嗯,我听说了。”严夫人看着李学璋,“刚刚散了朝,五哥儿就打发人过来说了这事,刚刚,楠姐儿过来,也是说这事。”

    “五哥儿打发人来了?”李学璋一个怔神,五哥儿打发人来,没到他那儿……

    “只是知会一声,咱们守着孝。”严夫人声音沉缓。

    “就是守着孝……”李学璋一声长叹,“老二又在太子身边领着差使,我一听说,这心里,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想到了明家,赫赫扬扬一代名门,说没,就没了。”

    “老爷别想太多。”严夫人示意蔓青沏碗茶给李学璋,“一来,咱们和明家不能比,二来,老爷正守着孝呢。这守着孝再有什么祸事,那就真叫祸事从天而降,这从天而降的事,老爷想再多,准备的再周到,也没什么用。”

    李学璋接过茶,拧着眉抿了一口。

    “只要没有从天而降的祸事,老爷守孝不宜外出,老大天天在家闭门读书,能有什么事儿?至于老二,退一万步,就算太子出了什么事,也没有把属官抄了家杀了头的理儿,老爷别想那么多。”

    “话是这么说,总得知道一二。”李学璋心里缓和不少。

    “老爷这孝,还有一两年呢,这一两年里,老爷连出门都不宜,就算了如指掌,也不过就是个知道而已,等一两年之后,谁知道又是怎么一番情形,老爷放宽心。”

    “这话也是。这是楠姐儿捎来的话?说是楠姐儿今天去了陆将军府上?这是,王爷的意思?”李学璋反应倒是极快。

    “是我这么想的,楠姐儿就是来说一声早朝的事,她怕我不知道。”严夫人一句话没多说。

    “嗯。”李学璋心里微宽,坐着喝了一杯茶,起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