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五九章 转圈探话

第五百五九章 转圈探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皇后被宫内圈禁,面上平静的甚至没人提起一个字,可平静的表面之下,在京城官宦世家中间,却如同地震一般。

    午时前后,李学璋就得了信儿,信儿是二儿子李文栎带回来的。

    李文栎脸都是白的,“阿爹,太子回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太子整个人都是灰的,太子刚回来,江公子就到了,江公子是冲进去的,阿爹。”

    说到最后,李文栎声音微抖。

    “别急,”李学璋压下那份震惊,稳着声音安慰儿子,接着扬声吩咐叫大爷来。

    李文彬今天没出去,几乎立刻就到了,听了父亲简短几句话,愕然的半张着嘴,一屁股跌坐在椅子里,“莫先生还邀我会文……”

    李学璋皱起了眉,他叫他来,是想商量商量……

    “阿爹,把老五叫过来……”李文彬反应倒是不慢,很快就开始想办法。

    “大哥真是,老五是秦王府里面的人。”李文栎拧着眉,不满的看着他哥,“我听他们说,江娘娘这事,是秦王府和苏家联手,苏娘娘闯到早朝上,金相附议,你叫老五过来商量!”李文栎再次不满的斜瞥了他哥一眼。

    “老二这话说的对,”李学璋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踱步。

    他在家守孝,轻易不能出门,他能得到的信儿实在太少了。

    “你舅舅呢?附议没有?”李学璋猛的站住,看着李文栎问道。

    “附议了,说是,古尚书首先发难,接着是柏枢密,接着就是舅舅了,然后就是金相,罗尚书也附议了。”李文栎倒是打听的十分清楚。

    “你舅舅……”李学璋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他奔丧回来到现在,他这个妻兄一趟也没有来过,他递了话想过去见面,回话却是让他安心守孝。

    李学璋心里涌起一阵懊恼,呆了片刻,深吸了口气,先吩咐大儿子,“莫先生既然请你会文,你既然答应了,该去还是要去,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躲躲闪闪,莫先生是个能说话的,你跟打听打听,怎么回事,太子现在如何,江公子有什么打算,能打听多少是多少。”

    “是。”李文彬忙欠身答应,得了这些吩咐,明显安心多了。

    “你去一趟……”李学璋看着二儿子,刚开了个头,又顿住,犹豫了片刻,改口道:“你在太子身边领着差使,此时不宜到处走动,让你媳妇走一趟吧,既然是你媳妇,”

    李学璋拧着眉沉吟片刻,“让你媳妇去一趟秦王府,找九姐儿说说话儿,问问九姐儿,出什么事了,王爷可还好,再让你媳妇跟九姐儿抱怨几句你在太子身边当差,前程不明的话儿,看看九姐儿怎么说,让她现在就去,快去吧。”

    李文彬和李文栎一起站起来应了,各自去忙。

    看着两个儿子出了门,李学璋慢慢往后退了几步,按着椅子扶手,缓缓坐下,一只手按着杯子,怔忡出神。

    当初他刚到江宁府,头一次见到老五和九姐儿……一恍十几年过去了,当初是夫人提醒他,老三一家经过江宁府,该请他们过来见个面,毕竟是一家人,一损俱损……

    老三还没到,老罗和古先生先陪着秦王到了江宁府……

    那个时候满天满地的春风,那份畅快意气,他仿佛还能感觉得到。

    他是什么时候跟夫人生份了的?他竟然没留意。

    李学璋呆呆坐了好半天,慢慢站起来,慢慢往后院进去。

    黄二奶奶领了找李夏探话的大事,不敢耽误,忙换了衣服,让人拿了几样时令新鲜吃食拿着,叫上青衣跟着,上车出门。

    车子晃晃摇摇,黄二奶奶的心情也是一片摇晃,江娘娘被圈禁了!

    “这不早不晚的,怎么突然要去秦王府?出什么事了?”青衣是自小跟在黄二奶奶身边侍候的,两人几乎无话不说。

    “可不是出大事了。”黄二奶奶猛的一甩帕子,甩出了一脸一身的烦恼,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江娘娘被高墙圈起来了。”

    “啊!”青衣一声惊叫,惊叫没全叫出来,就急忙抬手捂自己的嘴,黄二奶奶一听她惊叫,手伸的也极快,青衣的手按在自己嘴上,黄二奶奶的几乎同时按在青衣的手上。

    “你叫什么!出息呢!”黄二奶奶松开手,没好气的训了句。

    “太吓人了,咱们二爷……”青衣连挥了几下手,她们二爷是在太子身边领着差使的。

    “是江娘娘圈禁,又不是把太子圈禁起来了,哪跟哪呢!”黄二奶奶没好气的甩了青衣一帕子。

    “二奶奶这话是哄自己的吧,江娘娘是太子的亲娘,这亲娘圈起来了……奶奶是为了这事去王府?”青衣心眼转的很快。

    “嗯,”黄二奶奶烦恼无比的叹了口气,“让我去找九姐儿探探话,二爷说,娘娘这个圈禁,只怕是秦王府和苏家联手弄出来的。”

    黄二奶奶凑到青衣耳朵边,咬着耳朵道,青衣抬手捂在自己嘴上。

    “二爷说,是老爷的意思,让我去找九姐儿探个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说让我跟九姐儿抱怨几句二爷在太子身边领差使的话,听听九姐儿是个什么意思。”

    黄二奶奶烦恼无比的拧着帕子。

    “去探九姑奶奶的话?”青衣一脸的不敢相信加好笑,“九姑奶奶当初在家里的时候,谁能探着她的话儿?这话可是二奶奶自己说的,满府下人,没分家前,谁不怕九姑奶奶?二爷让二奶奶去探九姑奶奶的话,这简直……笑话儿。”

    “可不就是这话!”黄二奶奶双手一拍,“我跟你们二爷说,九姐儿可不是能探话的人,你们二爷那一脸的不以为然,还说什么,你们女人家话赶话的,你留心着些,不就探到了,你瞧这话说的。”

    “蔓青说过一回,说二爷被五爷卖了,说不定还得对五爷感恩戴德,说五爷要是被九姑奶奶卖了,指定得乐呵呵的帮九姑奶奶点自己的身价银子,二奶奶听听这话。”青衣对她家二爷并没有太多尊敬。

    “我也这么觉得,唉,你说说,非让我去探话,我不去不好,去了吧,这不是丢人去的么?丢人也就算了,我这脸面也不值钱,可这脸面不要了,也探不出话啊,走这一趟,就是白丢一趟人!”

    黄二奶奶烦恼极了。

    “二奶奶这话倒是。”青衣诚实接话,接着出主意,“要么,二奶奶这一趟就是走一趟,也别探什么话了,找九姑奶奶说几句闲话就回来。”

    “我就没打算开口,可就是走这一趟,谁知道九姐儿……我不说话,她大约就能知道个八八九九,这真是!”黄二奶奶唉声叹气,“这事儿关着你们二爷……不是关着你们二爷的前程,他的前程我才不管呢,这关着咱们一家子,还有玉姐儿……唉,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黄二奶奶烦恼的恨不能哭上一场。

    “那要不,二奶奶就跟九姑奶奶明说?”青衣也跟着愁起来。

    “九姐儿那脾气,明说暗说她该怎么还是怎么样,咱们这一大家子,我瞧着,也就是老四一家,九姐儿肯正眼瞧几瞧,得了,王府去了没用,咱们去唐府!”

    黄二奶奶话说到一半,突然福至心灵,这探话,转个弯也可以,用不着直来直去啊,找七姐儿去,她们二爷是七姐儿嫡亲的兄长,七姐儿是个能说话的,她又跟九姐儿极要好,这个弯一转,不就一切妥当了!

    “对对对!找咱们七姑奶奶,七姑奶奶为人好,又是咱们嫡亲的,二奶奶这心眼就是灵光。”青衣拍手称赞。

    黄二奶奶主意这么一改,顿时心情轻松而愉快起来,扬声吩咐了车夫,车子往前几步,调了个头,往唐府过去。